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中韩贸易影响的实证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利用2010年1月-2018年8月的月度数据,考察了人民币汇率及其波动对中韩贸易的影响。本文采用C.AltCfl模型来测定人民币对韩元汇率的波动性,利用ADF方法对各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通过EG两步法进行长期协整检验,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误差修正模型来考察变量间的短期关系,最后得出结论。研究结果表明:人民币实际汇率在长期内对中韩进口是显著的,对中韩出口影响不显著,汇率波动在长期内不存在显著影响。在短期内,人民币实际汇率及其波动性对中韩贸易均无显著影响,但可以较大的力度从短期不均衡状态恢复到长期均衡状态。
  关键词:汇率波动 EG两步法误差修正模型 中韩贸易
  中图分类号:F7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0298(2019)03(a)-094-02
  从1992年中韩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以来,随着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双边贸易也得到迅速发展。近段时间以来,中韩因为“萨德事件”发生了较多的摩擦,研究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中韩贸易的影响不仅可以了解汇率波动带来的影响,而且有助于了解政治问题是如何反映到双方国家的经济中去的。
  对于人民币汇率波动对我国贸易收支影响的实证分析,近些年来,不同的学者分别采用不同实证分析方法得到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刘旸[1]运用VAR模型、协整分析技术等方法对2000年1月2003年7月我国总体层面和行业层面进出口贸易的汇率传递弹性进行了测算,结论是:人民币汇率波动对进出口价格指数的传递效应不完全而且滞后,汇率传递对进口的影响要大于对出口的影响;李富有、孙敏[2]运用协整分析和误差修正模型对中日贸易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实证分析结果为:无论是在长期还是短期,中国的汇率制度改革对中日进出口贸易的影响都相对微弱;娄春杰[3]运用不完全传递理论模型,用计量经济学中的Johansen协整检验方法检和脉冲函数反映汇率变动对中韩贸易收支的影响,结果显示:实际汇率贬值变化对中韩两国之间的贸易量有正的影响,但影响不大,两国经济发展水平,两国国内价格水平是其重要的影响因素。
  综合以上研究,笔者发现,国内许多学者对于汇率变动与国际贸易之间的关系研究在方法、变量选取、样本区间和样本量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导致出现结论不一致的现象,同时,关于中韩贸易的已有研究还存在以下局限:样本数据多为年度或季度数据,样本量有限;没有全面地分析人民币汇率波动对韩进出口的影响。当然,关于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中韩贸易影响的研究并不多。
  1 中韩贸易概况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对韩国出口产品以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品为主;进口产品则以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工业制成品为主,因此,其顺差金额远不足以弥补逆差金额。韩国企业在我国直接投资可以拥有中国丰富的劳动力和原材料资源,以低成本拓展中国市场。在中韩双边贸易中,韩国政府一直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方面,韩国的历届政府都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合作交流关系;另一方面,韩国政府为了维护本国市场的利益,常采取单方面的贸易保护措施,加剧了中韩贸易的逆差程度。尤其是在2016年7月8日,美韩军方一致决定在驻韩美军基地部署萨德系统,这一事件引发了中韩巨大的争议,也无疑成为了中韩贸易中的焦点问题。
  2 中韩贸易实证分析
  2.1 数据的收集与整理
  本文的数据区间均为2010年1月2018年8月的月度数据。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CGDP)和韩国国内生产总值(KGDP)均来源于EIU Country data。中国对韩国出口(X)、中国从韩国进口(I)均来源千万得数据库。实际汇率是在名义汇率的基础上剔除了通货膨胀因素后的汇率,中韩CPI数据来自EIU Country data,名义汇率数据来源于万得数据库。由于数据为经济变量,取其自然对数能够很好地克服递增型异方差。
  由于人民币汇率波动不可直接取得,本文采用GARCH模型得到的条件方差来衡量汇率的波动性[4],即Vt=at。利用EViews8.0对上述模型进行估计,得到的结果如下:
  2.2 实证分析
  2.2.1序列的平稳性检验
  由于本文所采取的数据均为经济时间序列,要对各个序列做平稳性检验。本文采用ADF检验方法来检验各序列的平稳性,表1是各序列的平稳性检验结果。
  由表1可知,在5%的检验水平下,各序列均是不平稳的,而各个序列的一阶差分均平稳,因此各个序列是一阶单整的,即为I(I)过程。
  2.2.2汇率及其波动率与进出口的实证分析
  本文采取EG两步法进行协整检验并建立误差修正模型。同时,加入一个虚拟变量进入进出口方程中,用来考察萨德事件对中韩进出口的影响。
  第一步作协整回归,结果如下:
  第二步进行以上述方程残差为基础的协整检验。由Eviews检验结果知,ul.t和u2,t具有平稳性,即LNX,LNKGDP,LNR和LNV存在协整关系,LNI、LNCGDP、LNR和LNV也存在协整关系。由方程(1)可知,在长期内,KGDP每上升1%,出口将上升0.6398%。实际汇率及其波动对出口并没有显著影响。而文中加入的虚拟变量是显著的,D的估计参数为正,表明萨德事件增加了中国对韩国的出口。由方程(2)可知,在长期内,CGDP每上升1%,进口将上升0.7984%。实际汇率上升1%,进口将上升0.094%。而此式加入的虚拟变量不显著的,表明萨德事件对中韩进口影响不大。
  本文用u1,t和u2,t分别建立误差修正模型,结果如下:
  从方程(3)可知,(对数的)月度中国对韩国的出口增长量序列与其滞后一、二期的出口增长量、月度滞后一期的韩国GDP增长量存在密切的关系,实际汇率及其波动在短期内不影响出口。当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将以(-1.7797)的调整力度将非均衡状态拉回到均衡状态。从方程(4)可知,(对数的)月度中国从韩国的进口增长量序列与其滞后二期的进口增长量、月度滞后一期的中国GDP增长量存在密切的关系,实际汇率及其波动在短期内不影响进口。当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将以(-0.8735)的调整力度将非均衡状态拉回到均衡状态。
  3 结语
  本文采用2011年1月- 2018年8月的月度数据研究中韩贸易,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在长期内,当汇率下降,中韩进口量将增加,这与传统理论是一致的,但中韩出口量并未受到大的影响。人民币实际汇率的波动在长期内对中韩出口和中韩进口都不存在显著影响。第二,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和韩国国内生产总值均能够拉动进口和出口,充分说明汇率问题并不是中韩贸易失衡的主因。萨德事件对中韩出口有显著影响,而对中韩进口并没有显著影响。第三,从误差修正模型可知,人民币实际汇率及其波动性对中韩贸易在短期内均无显著影响。同时,出口方程、进口方程的误差修正系数分别为-1.7797和-0.8735,表明中韩出口、进口均可以以较大的力度从短期不均衡的状态恢复到长期均衡状态。
  本文的结论表明,要解决我国对韩国的贸易逆差问题,靠汇率政策是不可行的,而要结合我国经济的发展狀况,改善贸易结构,促使两国贸易关系平稳健康地向前发展。
  参考文献
  [1]刘旸.人民币汇率波动对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影响分析[D].东北财经大学,2014.
  [2]李富有,孙敏.人民币实际汇率变动对中日贸易影响的实证分析(2000-2011)[J].现代日本经济,2013(2).
  [3]娄春杰.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中韩贸易的影响[D].辽宁大学,2011.
  [4]张晓峒.计量经济学[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785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