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黑山高速公路是债务陷阱还是成功之路?(节选)

作者:未知

  听说黑山第一条高速公路建设将在他家附近开始时,住在首都波德戈里察以北约14公里耶林达布(Jelin Dub)的村民武卡欣·彼得罗维奇(Vukasin Petrovic)开玩笑说,如果高速公路真的建成他就从高架路上跳下来。
  在巴尔干半岛的这个小而欠发达的角落里,(通过高速公路实现)安全和快速旅行的梦想一度遥不可及,直到高达160米的桥墩崛起在地平线上。现在,69岁的彼得罗维奇经常坐在他家门前的一把大木椅上观察施工进度。他发誓说,一旦工程完工,他将成为第一批在高速公路上驾车的人之一。
  黑山政府顾问瓦特罗斯拉夫·贝兰(Vatroslav Belan)表示,当政府首次提出该项目时,它在国内和国际上被批评为“空谈”和政治“忽悠”。
  “现在我们正受到一种不同的压力——要尽快建好这条高速公路,”贝兰说。
  这条正在施工的41公里长的高速公路,受惠于“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中国贷款和工程专业技术支持。它是一条180公里长的高速公路的第一阶段,将把亚得里亚海的巴尔港和内陆国家塞尔维亚连接起来。
  路透社的一份报道称,中国对高速公路项目的贷款“使黑山的债务飙升”。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发展中心的一份被广泛引用的报告称:“黑山的债务问题是巨大的。”该报告引用了一项由世界银行于2017年2月发布的一项研究,该研究估计该国的公共债务“在没有财政调整的情况下,占2018年GDP的份额将攀升至83%”。
  根据国际标准,中国贷款的2%利率,以及20年的还款时间表和6年的宽限期,被认为是非常优惠的。
  根据黑山财政部的一份报告,黑山2018年中央政府债务占GDP的70.1%。但即便是上述的83%的数字,也不过与欧盟的平均水平相当。
  西方媒体没有报道的是,黑山的调整其财政的努力已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認。世界银行预计,黑山政府2018年财政赤字将降至3.2%,并将逐渐在2020年达到盈余。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8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大部分财政调整措施已经实施,2017年基本财政状况已经改善。如果财政调整全面实施,该战略将大大改善财政状况并导致财政盈余——盈余在2020年会占到GDP的4.5%,使2020年政府债务占GDP比例降至53%。
  黑山的领军建筑企业毕马克斯(Bemax)为了修建这条高速公路现在雇佣了约700名员工,其中约600人是当地工人。
  波德戈里察北部维拉克(Vilac)地区的村民维迪奇·博吉奇(Vidic Bogic)说,当地之前并没有日常水电供应,而中国工人在附近施工时则为村庄修建了供水供电设施。
  圣尼古拉斯教堂(Saint Nicolas Church)的修女泰希奇·米莱娜(Tesic Milena)表示,这条高速公路在教堂里十分受欢迎。她不断听到高速公路会如何通过提高交通效率、降低运输成本而让黑山人收益。
  “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非常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于2013年发布的国家人类发展报告称,“沿海地区的失业率最低,为11.4%,而在北部地区,近33%的活跃人口失业。”这份报告称,基础设施不足是黑山融入欧盟的障碍之一。
  尽管高速公路改善了黑山与欧盟的连通性,西方仍指责中国在此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中东欧研究室主任刘作奎表示,恐惧是毫无根据的,也是夸大的,尤其是考虑到黑山已经是北约成员,且可能在2025年就可以加入欧盟。
  “中国的参与项目现在将黑山与欧洲连得更紧密了。”他说,该地区受益于中国的资金和建筑专业技术,从而节省了欧盟在巴尔干地区的资源。
  对于黑山来说,这条高速公路代表了“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政治议程中坚持的道路”,政府顾问贝兰说:“一条通向欧洲和最发达国家区域的道路。”
论文来源:《对外传播》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5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