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安阳马氏庄园“三雕”纹饰意涵探析

作者:未知

   摘 要:“三雕”纹饰是我国古代物质、精神生活的双重积淀,也是时代风貌的反映。坐落于古都安阳的马氏庄园是清末政要两广巡抚马丕瑶府第,被学者称为“中州大地绝无仅有的官僚府第建筑标本”。其建筑“三雕”纹饰精美绝伦、品类丰富,历史文化与艺术价值很高。文章旨在结合区域文化探析马氏庄园“三雕”纹饰意涵,品读古人思想观念、审美情趣及庄园主马丕瑶的个人特性。
  关键词:马氏庄园;“三雕”纹饰;意涵
  “三雕”即木雕、砖雕、石雕,是我国建筑装饰中浓墨重彩的篇章,其造型意涵包括诸多内容。一方面体现着古人共同的精神需求、审美要求和信仰追求,如根深蒂固的原始崇拜、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以及对幸福生活的普遍诉求等,都凝聚于“三雕”纹饰的意涵表达之中。另一方面也因建筑地域、功能及所有者阶层、个性的差而导致“三雕”纹饰意涵个性化的生成,诉说着某一建筑的独特之美和所有者个人情怀的传达,马氏庄园便具有以上双重特征。
  一、表征了中国原始崇拜体系
  原始崇拜体系是人类精神世界形成的标志,包括图腾崇拜、神灵崇拜、自然崇拜、生殖崇拜等方面,跟随文明进展而演变,贯穿我国精神文化构建始终。作为古人精神世界物质表达的“三雕”纹饰同样受到原始崇拜体系的影响,马氏庄园也不例外。
  (一)图腾崇拜
  图腾被视为氏族最原始的祖先,特别体现在边远地区或少数民族中,汉族虽没有特别强烈的图腾崇拜,但不同区域都有着各自的吉祥物,羊、牛、狮、马、喜鹊等都是备受中原地区尊崇的形象,或多或少地带有图腾的印记。庄园门口的石狮子、抱鼓石,都雕有狮子形象,喜鹊形象在家具木雕中随处可见。
  (二)神灵崇拜
  庄园内还有许多神灵瑞兽题材的“三雕”纹饰,神灵往往带有虚构的色彩,有时与图腾共生,龙便是典型。它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图腾,也是神灵之首,传说龙的出现预示天下太平。马氏庄园龙纹雕饰种类繁多,包括云龙纹、龙凤纹、二龙戏珠纹等。除民族象征外,还有“龙治水”的传说,对于依附黄河、注重农耕的中原地区来说,将龙纳入崇拜对象,意在渴求风调雨顺,由此也可见地方官马丕瑶时刻心系民生。庄园内还有鳳纹、麒麟纹、脊兽中的獬豸,凤凰为群鸟之长、是祥瑞的象征,麒麟和獬豸同样也是古代传说中的瑞兽。
  (三)自然崇拜
  相比于虚构的神灵形象,自然崇拜则是真实存在的崇拜对象,是经过神化的自然物,如自然界的日、月、天、地、云、雨、雷等。马氏庄园家具木雕中云纹遍布,皆因古人在长期耕种生活中发现云、雨给庄稼收成带来的决定性影响,从而产生敬畏之心。二龙戏珠纹中的“珠”由太阳形象演变而来,是太阳崇拜与龙崇拜的结合。这些寓意自然崇拜的“三雕”纹饰反映出古人祈求风调雨顺、丰产富足、消灾平安的实际需要。
  (四)生殖崇拜
  在我国古代思想观念中,生殖崇拜根深蒂固,绵延子嗣既是个体本性需求,又是集体生存发展的根基。古人认为开枝散叶、传宗接代是尽孝的最高境界,有“大孝不匮”之说,人丁兴旺、后代昌盛也被视为幸福人生的标志。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有大量体现祈求多子多孙的题材,如雀替、门楣、挂落等醒目建筑构件上常见石榴纹与葫芦纹,石榴、葫芦多籽,表“多子”,且造型圆润饱满似孕妇肚子,可见生殖观念浓厚;庄园家具中常见的拐子纹有“贵子”的谐音,寓意子孙昌盛、富贵;麒麟送子纹形象是孩童骑于麒麟后背,传说拜麒麟可得子;还有形容男女交合以求子嗣的雕饰,如“鱼戏莲”“蝶恋花”等。
  二、蕴含了中国古典美学思想
  儒家文化是我国古代正统文化,其中蕴含的哲学理念对我国古典美学思想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我国古典美学强调伦理道德教化,强调天人和谐,强调美与善的一致性,还注重强调意象表达。中原文化受儒家文化影响深远,马丕瑶对儒学也尤为推崇,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儒家美学韵味浓厚。
  (一)“天人合一”与“美善同一”
  我国古典美学脱胎于儒家“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核心是“天人合德”,讲求“和谐之美”“中和之美”“崇高之美”,自然与人和谐共生。古人对自然美崇高的信仰和追求是我国古典美学思想的基础,常通过“比德”手法体现,指将自然事物美的特征比作人的品行,通过赋予自然物以某种精神品格,以获得象征意义,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凛冬的盛开梅花等,都可以用作形容人崇高的道德品质。马氏庄园大量自然植物题材的“三雕”纹饰如梅、兰、竹、菊、莲等形象都是被拟人化的自然物,赋予其个性特征,用以象征人崇高的道德品质,借物比人,使象征对象与主体合二为一,充分反映了“天人合一”的思想理念。此外,梅、兰、竹、菊、莲等形象还被视为真善美的化身,因善而美,代表美好人格。将道德现象融于自然现象,将认知与情感融于艺术创造的方式,有强烈道德教化意味,体现了我国“以善为美、美善同一”的古典美学思想。
  (二)立象以尽意
  我国古典美学思想认为意象是美的本体,以“意”为美。此外,安阳是《周易》的发源地,特别受到《周易》中“立象以尽意”美学思维的影响,意指以某种具体的事物形象来传达抽象思维。正所谓“图必有意,意必吉祥”,通过由“象”表“意”、以“象”抒情、托物言志的方法传达古人的吉祥观念与美好的精神寄托。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的鹿、松、蝙蝠、万字纹、盘长纹等,即是通过立象来传递福寿绵长的美好寓意。
  三、传达了中国传统幸福观
  我国传统幸福观的本质是“吉祥”,指人事美好前景的某种现象,表达古人对幸福生活共有的、普遍的美好祈愿。主要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子孙繁息的生殖观念,这点与生殖崇拜类似,故此处主要阐述幸福观的第二个层面——求吉纳福的生存观念,即“福”“禄”“寿”“喜”“财”。“五福”内容大致构成了古人心向往之的幸福人生,往往也是传统吉祥纹饰首要传递的内涵。
  “福”是福气,概念较为宏观。因神灵瑞兽能够带来吉祥,所以古人的祈福观念常与神灵崇拜结合,还有一部分是通过借音阐义创造出的吉祥寓意。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表示“福”的神灵题材有龙、凤、麒麟等,均是能够带来祥瑞、镇宅辟邪的神灵形象。借音阐义类的题材有蝙蝠、梅花等,“蝠”通“福”,被视为幸福的象征;五瓣的梅花指代“五福”。“禄”即俸禄,是身份优越的幸福,对“禄”的向往本质是对“官位”的向往。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相关题材有鹿、葫芦、狮子、云纹等,“鹿”、“芦”通“禄”,寓指加官进爵、科举及第的美好期望;“狮”通“师”,马氏庄园门口成对的石狮子寓“太师少师”,有高官俸禄之意;云纹单独使用时可指高升、平步青云。   “寿”指长寿,是寿命绵长的幸福。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相关题材有寿字纹、万字纹、回纹、盘长纹、灵芝纹、桃、松、太湖石等。寿字纹是“寿”字变形后的图案化表现;万字纹、回纹、盘长纹都有无穷无尽、绵长无期的特征,寓意福寿绵长;灵芝、桃、松、太湖石等是长寿的代名词。
  “喜”作喜庆,是对喜事发生的企盼,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相关题材有如意纹、双喜纹、喜鹊、莲花与鲤鱼等。如意纹取法器如意头部造型,有万事顺心如意之说;双喜纹由两个“喜”字拼合而成,是婚姻喜事不可或缺的吉祥符號;喜上眉梢纹是喜鹊与梅花的组合,传说喜鹊鸣叫是吉兆,寓意好事登门;莲花与鲤鱼的组合取谐音作“连年有余”。
  “财”代财富,是物质层面的幸福。马氏庄园“三雕”纹饰中此类题材较少,反映马丕瑶重精神轻物质的高尚情操,主要代表是牡丹,又名富贵花,意指荣华富贵。
  四、体现了马丕瑶个人特性
  身份不同的个体或群体,祈望目标与精神追求也不同,“三雕”纹饰的题材及意涵也呈现阶层分野。统治阶层的精神追求更为宏大,例如对至上皇权的宣扬、昌盛国运的希冀等;官僚阶层则偏爱寓意仕途顺遂的题材,或是注重为官之道及自我品性的要求;平民百姓的精神追求较为微观,子孙兴旺、发财富、故事传说等题材运用较多;而文人雅士多崇尚清高雅致的题材。
  (一)马丕瑶阶层地位
  晚清政要马丕瑶位高权重、待遇优厚,但马氏庄园“三雕”纹饰造型却素练简单、朴实无华。题材以崇德尚贤的植物类内容为多,雕刻技法也更趋于简约,充分反映了上等官僚阶层不同于平民百姓、豪绅商贾的思想观念。庄园内喜用鹿纹、葫芦纹,谐音“禄”,指代入朝为官,体现了马丕瑶对家族仕途的重视和期望;一品清廉纹主体为一支盛开的莲花,“一品”指古代朝廷最高等级的官位,暗指马丕瑶官阶显赫,青莲寓“清廉”,体现了马丕瑶清正廉洁的为官之道;屋顶正脊吻兽的雕饰是獬豸形象,又称神羊,传说可辨别曲直,是正大光明、清平公正的象征。马丕瑶作为一个地方官能够颇受当政者赏赞,与清廷关系密切,在当时实属少见。具有庞大数量龙纹雕饰的马氏庄园也与其他传统民居装饰特色相去甚远,可见马丕瑶深受皇恩、地位非常。
  (二)马丕瑶崇高的道德品质与精神追求
  古人常用自然世界中的美好事物比喻高尚道德情操,马氏庄园内莲、菊、梅等纹饰遍布大小角落,还有由梅兰竹菊组合而成的四君子纹、松竹梅组合而成的岁寒三友纹,这类植物题材常作为高尚个人情怀的比喻。莲不仅有“廉”之意,还象征表里如一、不攀不附、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人格,周敦颐《爱莲说》中便以莲花比君子。通过植物本身外形特征及生活习性所引发的情感可以体会植物纹中的意涵,梅花坚韧清冽、松树刚劲挺拔、竹子气节高昂、菊花操介清逸、兰花坚贞不渝。这些“三雕”纹饰题材不仅体现了马丕瑶崇高的道德品质与坚毅正直的为人之则,更是在晚清动荡的历史时刻对自身及子女洁身自好、不忘初心的严格要求。
  五、结语
  马家一门人才辈出,为我国历史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一座马氏庄园可谓半部近代史,马丕瑶廉洁公正的为官作风更是被作为现代社会廉政教育的典范,其精神品格都在马氏庄园精美的“三雕”纹饰中得以展现。“三雕”纹饰是我国古建筑装饰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美化了物质生活,也反映了时代风貌,其意涵探析对于品读古代艺术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可以帮助我们拓宽历史研究的视角。
  参考文献:
  [1]钟福民.中国吉祥图案的象征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2]王利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与现代视觉传达设计[M].沈阳:沈阳出版社,2010.
  [3]左满常,白宪臣.河南民居[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
  [4]张大伟.马丕瑶府第研究[A].中国民居学术会议,2007.
  作者单位:
   浙江师范大学
论文来源:《大观》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6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