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巧解“马纠纷”

作者:未知

  上午9点多,敖尼尔派出所值班室里进来了一女两男,双方不停地争吵。女人大声嚷嚷:“就是我家的马,你别想诬赖我。”“就是,就是……就是我家的马。”旁边一位瘦高的男人不停附和着。“是不是你家的马不是你说了算的。”矮个子的男人语速较慢,半天才插上一句话。
  正在值班的我赶紧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别吵,别吵。一个一个来,谁先说?”女人指着矮个子男人说:“他诬赖我们偷了他家的马。我家的马都是有标记的,马的右屁股上都印着W的字母。他凭什么说我偷了他家的马?”
  矮个子男人慢条斯理地说:“我家的马,是一匹2岁的枣红色母马,马鬃是黑色。我们两家都在一个沟里放马,放马的时候,这匹马就跑到了他家马群里。他家的马我都认识,以前没有这匹黑鬃枣红马。这匹马跑进了他家的马群,他就给马烙上了记号,非说是他家的马。”
  女人瞪着眼睛说:“你说马是你家的,证据呢?”
  “就是我家的马,是我家那匹大红马生的。”矮个子男人说道。
  “别吵,别吵。张大哥、王大嫂、王大哥,既然你们来到派出所,我们就能找出证据,证明这匹马是谁家的。”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所长于树清听了双方陈述后说。
  我心里不禁暗暗佩服于所长的工作能力,辖区每户居民他都能叫上名字。
  “这事好办啊,既然马的妈妈在,那就给两匹马做个DNA检测,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于所长接着说道。
  “小于,你可别逗了,咱这山沟里哪能做DNA检测?”王大嫂笑道。
  “有能做的地方,这事我们负责联系。但是,检测费用很高,差旅费加上DNA检测的费用至少也要一万元吧。咱们事先说好了,不是谁家的马,由谁家出做DNA检测的全部费用,你们看怎么样?”于所长耐心地说道。
  “我同意。”张大哥不停地点头。
  “这匹马才值几千块錢,做个DNA检测要一万多块?”王大哥吃惊地说。
  王大嫂沉默起来,激动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于所长看出了端倪: “目前做DNA检测就能找到最有效的证据,我觉得还是应该做,也省得你们两家吵来吵去的,伤了邻里之间的和气。”
  “我不同意做DNA检测,费用太高,不管谁家掏钱都不划算。我让一步,这马我们家不要了,给老张。但是,他要给我2000块钱。”王大嫂说。
  “我只同意做DNA检测。”老张摆摆手。
  于所长微笑着,淡定地看着僵持的两家人。话锋一转,翻起了“陈年旧账”:“王大嫂,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大雪铺天盖地,山沟里的积雪齐腰深。你家的马群找不到了,那可是27匹马呀,找了十几天都没有消息,最后还是张大哥翻山越岭给你找回来的,张大哥的脚都冻僵了。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你们两家多年的交情,不是金钱能衡量的。现在因为一匹马闹得不可开交,真是不值得啊。”
  听完于所长一席话,王大嫂和张大哥坐在值班室里一言不发。
  “这匹马我不要了。于所长你说的对,因为一匹马伤了感情不值得。”张大哥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老张大哥你别走,这匹马我不能要,这本来就是你家的马。对不起呀,老张大哥。我是一时财迷心窍了。”王大嫂不好意思地说。
  两家人终于握手言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95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