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板书:马晓华

作者:未知

  沙海荒洲戈壁滩,
  大漠飞尘卷狼烟。
  孤寂苍凉人罕至,
  胡杨无奈伴苍天。
  在丝绸之路苍茫的古道上,
  一条大漠在眼前。
  时而是沙尘肆虐狂风舞,
  时而是万赖寂静的鬼门关。
  天上的太阳,刚露笑脸,
  驼铃响过,乌云翻滚又闹天(啦)。
  就好像一张娃娃的脸,
  说变就变在瞬间。
  在这451平方公里的荒漠上,
  有新疆兵团八师一个英雄团。
  他们战天斗地,改造沙漠,
  垦荒卫戍建家园。
  我说的是:
  团里的职工马晓华,
  一名普通的护林员。
  在这寸草不生的荒漠里,
  他扎根边疆几十年。
  把青春热血洒沙漠,
  平凡的岗位不平凡。
  往脸上看,皮肤黝黑皱纹褶,
  衰老沧桑挂眼帘。
  一双手疙疙瘩瘩竟是棱,
  还有那刀疤伤痕,用药布缠。
  破旧的裤褂卷着裤腿,
  有一双球鞋脚上穿。
  看年纪足有六十多(啊),
  其实他才四十三。
  恶劣的环境催人老,
  枯燥的劳作把岁添。
  那一年,激情岁月马晓华,
  从武警部队复了员。
  分配了工作进工厂,
  待遇不错又清闲。
  这时候,老父亲拉住他的手,
  语重心长把话谈:
  “孩子啊,你爹我戍边垦荒几十载,
  为改造沙漠奋斗终身数十年。
  听党安排跟党走,
  一辈子都干护林员。
  这戈壁荒滩变了绿洲,
  我们全家心里特别甜。
  可我年老体弱恐怕无多日,
  需要有人来接班(啊)。
  你是军垦的后代我的儿,
  你不接班谁接班?
  在部队你干得好,
  立功受奖,还是党员。
  咱荣誉面前要知党恩啊,
  我们的根永远在兵团。
  咱不图今后多富贵,
  脚踏实地守护好这片沙漠田。”
  老父亲就这一番话,
  马晓华听完泪潸然。
  心里头,暗暗就把那个决心下,
  植树造林,把一生献给戈壁滩。
  马晓华挑起了父亲的担,
  说到做到没食言。
  在“生态戍边、生态立团”伟大的使
   命感召下,
  他军人的执着韧劲又还原(了)。
  这夏天,沙漠里植树浇水特别难,
  浇一次水就要15天。
  赤日炎炎似火烧,
  洒下的汗水成了盐。
  又仿佛进了蒸锅上笼屉,
  分秒中就能把你烤成干。
  冬天到,寒冬腊月飞沙走,
  冰冻三尺一日寒。
  绿洲娇嫩难抗冷,
  这沙土地,需要添衣覆盖再加棉。
  所有的飞禽走兽无踪影,
  只有那“嗖嗖”的狂风呼啸在耳边。
  恶劣的气候没有吓倒钢铁汉,
  他放怀一笑很坦然。
  不管是环境多艰难,
  他依然,
  护林、育林、浇水、巡逻在每天。
  他要到沙丘那边转一转,
  他要和刚栽的树苗见一见。
  他要到抽水机前看一看,
  他要到胡杨林里串一串。
  他要把今天的任务办一办,
  他要把护林员的职责念一念。
  他要到草长莺飞的白杨树前站一站,
  他要到巡逻的七沟八梁探一探。
  他要把除草的工作干一干,
  他要把全年的绿化算一算。
  他要到分管的沙漠去体验,
  他要把美丽的戈壁全走遍。
  这英雄:
  不怕酷暑热,
  不怕风雪寒。
  不怕蚊虫咬,
  不怕泥水缠。
  不怕路途远,
  不怕工作难。
  不怕生命有艰险,
  越是艰险越向前。
  穿破了鞋底儿不知多少双,
  手上的老茧,要经常一层一层往下掀。
  他感人的事迹说不清,
  我给大家说两篇。
  十年前,马晓华立下军令状管理
   着十亩胡杨田。
  小小的胡杨刚出苗,
  缺了水只能活两天。
  浇水还要带拔草,
  完草还要把土添。
  马晓华带领着全家三口人,
  冒着高溫守苗园浇水拔草培新土,
  一干就是十五天。
  胡杨树苗长势好,
  马晓华就觉得心里甜。
  他负责管护的380亩防风林和
  一万多亩绿色植被全部在沙漠最边缘。
  离团部有二十几公里,
  最近的连队也有十里路遥远。
  马晓华天天巡逻不间断,
  走的路,可绕着乌鲁木齐转八圈。
  有一天,漆黑的夜晚,不见五指,
  他巡逻,正骑着摩托在值夜班。
  忽听远处有声响,
  有人正把国家的柴草往外搬。
  马晓华大喝一声冲过去,
  把摩托挡在了车辆前。   盗贼恼凶成怒撞过来,
  拖拉机把摩托给撞翻(啦)。
  马晓华斗智斗勇巧跟踪,
  及时报警,擒获了盗贼保安全。
  他忍耐着寂寞孤独和困苦,
  独自一人,搭一间草棚守田园。
  渴了喝沟里浑浊的水,
  饿了啃一口冰冷的馒头干。
  白天劳作在丘林里,
  夜晚枕着沙包眠。
  常常被呼啸的大风给惊醒,
  天天是腰痛背疼腿发酸。
  为了理想甘做苦行僧,
  长时间不能和家人来团圆。
  儿子见了生人躲着走,
  老婆哭着骂他“骗了俺”。
  就这样春来冬去岁月老,
  马晓华襟怀坦荡无怨言。
  那一年,老父亲生命垂危想儿子,
  可他正给树苗浇水在田间。
  弥留之际父子见,
  生死离别就三天(啦)。
  马晓华痛不欲生紧握父亲的手,
  悲怆地发出肺腑言:
  “爸爸啊,我必须,为了国家舍小
  家,这自古忠孝难两全。
  继承您遗志守好这片林,
  完成你我之间的诺言。
  您老的奉献精神永不死,
  您的身影时时刻刻在眼前。
  我让您孙子继续接我班,
  咱们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当护林员。
  您安详地闭眼放心去(吧),
  您的英灵含笑在九泉。”
  马晓华,送别了父亲上了路,
  又一头扎进戈壁滩。
  一份耕耘一片情,
  感人的故事美名传。
  他多次评为劳动模范,
  是兵团树立的优秀党员。
  还经常代表兵团作报告,
  他的事迹,还专门做成了专题片。
  学习他,爱岗敬业秀平凡,
  学习他,一生扎根在兵团。
  学习他,改造自然战荒沙,
  学习他,对党忠心报恩还。
  现如今:
  戈壁驮铃悠扬传,
  绿洲湖水麥浪田。
  天山牧场牛羊盛,
  塞外胡杨映天蓝。
  葡萄美酒瓜果香,
  民族团结建家园。
  (我)歌颂八师马晓华,
  千万个英雄成长在兵团。
  咱们不忘初心跟党走,
  新疆处处是春天。
  谨此献给优秀的护林员马晓华,献给英雄的新疆兵团。
  点评:
  《马晓华》是一篇十分规整的快板书作品,无论是选材、结构、辙韵、句式,都非常符合快板书“打板、说书、讲故事”的艺术属性。
  作者在一开篇采用了描写景物的创作手法:沙海荒漠戈壁滩,大漠飞尘卷狼烟。孤寂苍凉人罕至,胡杨无奈伴苍天。几句唱词就将大漠戈壁那恶劣的自然环境呈现在读者的眼前,同时也为作品后续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做好了铺垫。
  接下来就是介绍作品的时代背景,为作品的主人公进行“开脸”,语言朴素真诚,写法流畅自然。特别是作品中间的几句“五字垛”感情真挚,令人读来如临其境。作者还匠心独运地化用了《抗洪凯歌》的写作技法,巧妙自然,既无硬山搁檩之嫌,又继承了前辈大师的高超笔法,只是在一些词句上还需进一步准确、精致。
  通篇作品真实地反映了在祖国边陲农垦战线上,护林员马晓华二十年如一日抛家舍业、爱林护林的感人事迹,我也被作品中马晓华甘于奉献、无怨无悔的精神所感动,作品中讲了几件事儿:一是马晓华与偷拿国家柴草的盗贼做斗争;二是马晓华为了工作与家人聚少离多;三是马晓华与弥留之际的老父亲做最后的诀别。件件事情都很感人,只是略感枝杈多了一些,主要故事不能够尽用笔墨,这样一来也就少了异峰突起,作品的高潮部分也被自己冲淡,正所谓“面面俱到,也就面面不到了”。
  我感觉如果主线能够集中、精练,删减一些枝蔓,加大力度写好一件事,写清一件事,写透一件事,更能体现快板书“有人、有事、有情、有趣”的艺术特色。不难想象,如果在经过丰富合理的板式设计和耐心细致的认真编排,呈现于舞台,作品《马晓华》肯定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快板书节目。
  (点评人:快板书演员 王文水)
  (责任编辑/邓科)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718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