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光子治疗在化疗性静脉炎护理中的应用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探讨光子治疗在化疗性静脉炎护理中应用的优越性及方法。方法将2015年1月- 2017年6月本院收治的发生化疗性静脉炎的60例患者随机分为光子治疗组与传统治疗组,每组30例,分别予以光子治疗(红光照射)与传统治疗(外用喜辽妥药膏)1个疗程(5天)后,分别记录各组治愈率,显效率,无效率。对1个疗程效果欠佳者继续第2个疗程,统计并比较两组最终的治疗效果。结果经1个疗程治疗后,光子治疗组的治愈率、显效率及无效率分别为60.0%( 18/30)、36.7%( 11/30)、3.3%( 1/30);传统治疗组分别为26.7%( 8/30)、46.7%( 14/30)、26.7%( 8/30)。经2个疗程后光子治疗组最终治愈率、显效率及无效率分别为76.7%( 23/30)、20.0%( 6/30)、3.3%( 1/30);传统治疗组分别为66.7%( 20/30)、26.7%( 8/30)、6.7%( 2/30)。光子治疗组短期治疗(1个疗程)治愈率明显高于传统治疗组,无效率明显低于传统治疗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而2个疗程后光子治疗组与传统治疗组的疗效指标均无统计学差异。结论传统方法治疗化疗性静脉炎虽有效,但治疗周期长。而光子治疗治愈速度快,治疗周期短,且具有方便易行,安全,费用低的特点,值得在临床护理中广泛推广。
  [关键词]化疗;静脉炎;光子治疗;红光;喜辽妥
  [中图分类号] R4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84-04
  胃肠道恶性肿瘤是侵袭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手术是唯一的根治性治疗方法,但常需在术前采用新辅助化疗以提高根治性切除率,术后采用辅助化疗等手段巩固根治性手术效果[1-2]。这一综合性治疗模式现已成为国内许多综合性医院胃肠外科及肿瘤科医生的共识。此举明显改善了患者的预后,也受到了患者的普遍欢迎。但由于化疗药物对静脉的刺激,化疗药物性性静脉炎(简称化疗性静脉炎,下同)的发生率可达83.35% - 90.33%[3],对其如何处理也因此成为胃肠外科护理中重要的工作内容。本研究对2015年1月- 2017年6月收治的60例化療性静脉炎应用光子治疗(红光照射),并与传统的治疗方法进行对比性研究,发现光子治疗对化疗性静脉炎较传统治疗具有明显优势。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5年1月- 2017年6月纳入本研究的患者共60例,男38例,女22例。年龄38 - 70岁。平均(58.2±8.2)岁。将60例化疗性静脉炎随机分为光子治疗组30例与传统治疗组30例。两组一般资料与病种等情况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1.2 方法
  本研究中静脉化疗药物及化疗基本方法:D1奥沙利铂150 - 200MG/周围静脉滴注;D1 - D2,或D1 - D5,5-FU总剂量3.0 - 4.5G,分2次或5次周围静脉滴注。
   1.3 化疗性静脉炎的诊断标准及纳入本研究的病例标准[3]
  化疗性静脉炎诊断标准:(1)有化疗药物使用史;(2)给药途径为周围静脉;(3)给药静脉出现皮肤发红,疼痛,色素沉着,静脉变硬,甚至呈条索、结节样改变。纳入本研究的病例标准:(1)进展期胃肠道肿瘤,其中胃癌(包括胃食管结合部癌)22例,直肠癌24例,结肠癌14例。(2)化疗后出现化疗性静脉炎(诊断标准见上)。(3)获得患者知情同意。(4)患者具备一定的文化水平。(5)患者对自己的感受能用语言作出明确的表达。
  1.4 传统治疗组治疗方法
  传统治疗一般采用喜疗妥外用药(多璜酸粘多乳膏)适量外涂静脉炎发生处。每天4-6次,均匀涂抹,直至皮肤渗透吸收。设定5d为1个疗程[4]。如未能治愈,第6天开始第2个疗程。
  1.5 光子治疗组治疗方法
  1.5.1 仪器与设备本组应用的光子治疗仪为C2-630y型光子治疗仪(无锡亿洲光学电子有限公司生产)。
  1.5.2 光子治疗照射前的准备治疗前操作及护理人员预先评估患者全身及需治疗患处情况。为使患者及家属对病变部位及病情的认知度增加,得到他们的配合,需向患方讲述光子治疗的目的及注意事项。在红光照射过程中,可能有部分患者会出现局部针刺感与烧灼感,但一般不会导致皮肤损伤。护理操作人员在治疗前宜预先同患者沟通并告知。
  1.5.3 操作注意事项 红光(光子)是一种可见光,不宜直视,否则可能使患者眼部不适,故应嘱患者在治疗过程中闭上眼睛,戴上墨镜或遮光罩,也可用纱布覆盖,以避免光线刺伤眼睛。操作及护理人员、周围人员同样需注意红光对自己眼睛可能的伤害。对较大面积者,可多部位多点分次照射,以确保治疗范围全覆盖。一般可先取1 -2个照射点,将红光光斑直径保持在10 - 12cm并对准患处,红光发射窗口距治疗部位表面保持在10 - 12cm,使照射面积不超过250cm2,(否则效果不佳)。病变部位治疗时因需暴露,最好将室温保持在22℃- 28℃之间,照射时间一般每次20 - 30min,每天上午和下午各治疗1次,视病情也可3次/d。5d为1个疗程,1个疗程未痊愈者可继续第2个疗程。
  1.6 疗效的判断设定3个疗效标准[3]
  (1)治愈:患处疼痛明显减轻,红肿消退,静脉发硬或索条样改变明显改善;(2)显效:局部外观或物理检查情况改善不确定,但自觉症状好转;(3)无效:患处症状与体征无好转或改善。以上疗效的判断必须得到患方的认可。
  1.7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2.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处理,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率表示,采用X2检验,P< 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1个疗程的效果比较
  两组患者经Sd(1个疗程)治疗后,光子治疗组治愈率60.0%,较传统治疗组(26.7%)有显著性优势,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无效率3.3%,与传统治疗组(26.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2 两组患者2个疗程效果比较
  未治愈(显效与无效)的患者在继续第2个疗程(5天,共10天)后统计,传统治疗组与光子治疗组的总治愈率、总显效率、总无效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传统治疗方法虽也能达到光子治疗的效果,但所需治疗周期长。见表3。
   2.3 不良反应与并发症
  所有60例患者均如期完成治疗,未发生与光子治疗及喜疗妥相关的严重并发症及安全事件。仅有1例光子治疗组患者出现轻微眼部不适,经金霉素眼膏使用,闭眼休息后症状消失。1例传统治疗组患者在第2个疗程结束时出现一过性皮肤轻度搔痒,停止治疗后症状自愈。两组患者不良反应率均为3.3%( 1/30),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胃癌与结直肠癌是胃肠外科的主要疾病,对进展期患者,手术后常需经静脉化疗。经外周中心静脉置管(PICC)开辟了无痛性静脉治疗通道,避免了因输人高营养、高渗透压液体及输入化疗等强刺激药物可能造成的局部组织坏死,减轻了因反复静脉穿刺对患者造成的痛苦。虽然PICC已经是公认的化疗静脉通路,并已被广泛应用于临床,但PICC毕竟是一种侵入性穿刺手术,有一定风险,并有机械性静脉炎的诸多报道[5-7],需长期的定时维护。患者可能因来去不便,也有因自身经济原因拒绝PICC,最終选择经外周静脉留置针化疗。
  化疗药物刺激性大,随着化疗药物的重复与周期性使用,外周静脉针输注时,容易导致周围静脉内壁损伤,从而出现所谓化疗药物性静脉炎。表现为局部出现不同程度的红肿热痛、色素沉着,甚至沿静脉呈条索状改变,颜色也可能由红变黑,静脉逐渐萎缩、闭塞乃至消失。据解放军海军总医院谷金玲报道,静脉化疗静脉炎的发生率可达90%以上。
  化疗药物性静脉炎的出现一方面给患者的身心造成负担,同时也导致患者对胃肠外科护理工作满意度的下降。以往对化疗性静脉炎的治疗莫衷一是[5.8-9],如局部热敷、硫酸镁湿敷、新鲜马铃薯切片外用、如意金黄散等中药联合神灯或微波热疗等,但存在效果不确切,操作繁琐等问题。喜辽妥乳膏是广泛运用于皮肤炎症的外用药物,也是目前较为公认的治疗化疗性静脉炎的传统药物[10-11]。喜辽妥(多磺酸粘多糖)为纤维蛋白溶解药,其主要通过作用于纤维蛋白溶解系统和血液凝固而发挥抗血栓形成作用。此外,它还通过抑制多种参与分解代谢的酶以及影响前列腺素和补体系统而产生抗炎作用。据研究,多磺酸粘多糖还能通过促进间叶细胞的合成、细胞间物质保持水分能力的恢复等机制,促进病变结缔组织的再生。尽管如此,经我们临床数年观察,喜辽妥仍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缺点及弊端。如治疗周期长、较严重的情况下治疗效果不明显、与使用剂量相关的局部刺激症状、少数患者出现接触性皮炎、过敏反应、开放性皮损或伤口无法使用等。
  光子治疗早期由美国航空局于上世纪1990年代提出,主要用于宇航员缺乏重力刺激下的肌肉萎缩及难愈合创面的治疗[12]。近20年来,光子治疗以其简便易行,治疗效果确切,费用低廉等特点,逐渐在临床多领域应用[13-15]。实验研究证实,人类组织内的天然色素颗粒对光线有选择性吸收作用。组织吸收的高能窄谱红光可刺激组织中间充质干细胞增殖与分化,促进组织生长因子浓度升高,神经组织及血管内皮细胞再生[16-17]。光子治疗(又称红光照射治疗)发挥功能的高能窄谱红光是通过特殊的滤光片得到的600 - 700nm波段的红色可见光,属弱激光类,其临床疾病治疗的机理有赖于其固有的化学与物理特性,包括其红色可见光的波长、红光所产生光子的穿透能力、皮肤组织内各类物质对光子的吸收能力以及由此产生的生物化学变化等I墙]。
  按照上述原理研制而成的高能窄谱红光治疗仪(光子治疗仪),作用方向性强,可调节,它所产生的光子能量可以快捷而有效地渗透于皮下,作用于皮下3 - 5cm的组织,且可在相应区域的细胞内发挥效应。有研究发现,细胞内线粒体对此特定波长的光子吸收能力最强。通过红光照射,线粒体氧化酶活性提高,酶促反应增加,同时促进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 PD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转化生长因子( TCF-B)以及人体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 bFCF)分泌增加,从而促进创面血管生成,加快细胞新陈代谢的速度,增加糖元含量、蛋白质合成及三磷酸腺苷分解,进一步促进了细胞的合成,促进了伤口和溃疡面的愈合。与此同时,红光照射后由于白细胞吞噬作用的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机体的免疫功能[19-22]。Whelen则认为,光子能量被细胞线粒体强力吸收所产生的高效酶促反应,可直接激发线粒体内的过氧化氢酶、高氧化物歧化酶、细胞色素氧化酶等多种酶的活性.促进细胞代谢。也有研究认为,光子作用于皮肤以及深层组织,可以产生大量的光化学及光热效应,在提高细胞活性的同时,可明显降低炎症部位5-羟色胺的含量,改善组织通透性,缓解局部疼痛、瘙痒等临床症状。还有研究表明,光子作用能通过增加细胞线粒体内膜的电子转移而增加ATP的合成,通过增加DNA和RNA的合成来加速胶原蛋白的合成,通过提高成纤维细胞的活性,促进肉芽组织生长,促进伤口愈合。
  本研究旨在应用光子治疗法,探索预防与治疗化疗性静脉炎的新路,以减少化疗患者的痛苦,增强患者抗肿瘤治疗的信心,缩短此类患者住院时间及住院费用,并提高患方对护理工作的满意度与综合性社会效益。通过光子治疗与传统治疗两组的疗效对比,发现并证实光子治疗较传统治疗在治疗的时效性方面,早期治愈率方面均有显著性优势,而传统治疗需经两倍时间,即两个疗程,才能达到光子治疗一个疗程的治疗效果。   光子治疗时虽然光密度大,但光热量很少,人体表层组织对其反应较缓和,一般不会对人体造成潜在性损伤。其原理在于光子治疗时发出的红光光谱,可在照射部位形成一层光子敷料,可避免局部组织急剧的升温加热,因而具有较高的治疗安全性。本研究中光子治疗组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均感觉舒适,未见皮肤红斑,过敏,皮炎,皮疹,烧灼伤等情况发生,患者治疗满意度及操作中护理人员满意度均较高。
  综上所述,化疗性静脉炎的光子治疗较传统治疗方法治愈速度快,治疗周期短,且具有方便易行,安全,费用低的特点,值得在临床护理中广泛推广。喜疗妥等传统治疗方法,虽最终也能达到光子治疗的相似效果,但所需治疗周期较光子治疗明显为长,但仍不失为一种化疗性静脉炎的有效疗法,在无光子治疗设施时可积极采用。
  [参考文献]
  [1]赵权权,史晓辉,傅传刚,等.直肠癌新辅助放化疗后淋巴结转移危险因素评估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胃肠外科杂志,2016,19(9):1040-1043.
  [2]苏向前,邢加迪.胃癌多学科综合治疗协作组诊疗模式专家共识[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7,37(37): 37-38.
  [3]谷金玲,谭晓骏,王萍.水胶体敷料治疗化疗性静脉炎的临床观察及护理[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22( 18):2036-2037.
  [4]帅敏,马利林.光子治疗的研究与临床应用进展[J].中国医学创新2017,14( 30):136-140.
  [5]卢斌,刘芬芬.芒硝加冰片外敷治疗机械性静脉炎的效果[J].上海护理,2014,14 (1): 33-35.
  [6]刘华,尹长春,李娅,等.地塞米松及水胶体敷料联合光子治疗仪防治PICC置管后机械性静脉炎的效果观察[J].激光杂志,2015,36( 10):157-159.
  [7]王碧幸,潘珊,罗蔼,等.光子治疗仪联合水胶体敷料防治PICC置管后机械性靜脉炎的效果观察[J].临床医学工程,2015,22(3):359-360.
  [8]李峥,郭雅.硫酸镁冷湿敷在化疗中的应用[J].川北医学院学报,2011,16 (3): 99.
  [9]沈艳.喜疗妥与50%硫酸镁治疗化疗性静脉炎的疗效对比[J].哈尔滨医药,2011,31(3):175-176.
  [10]李旬,项亚娟,刘迎梅.喜疗妥在静脉炎防治中的研究进展[J].上海护理,2009,9 (5): 74-76.
  [11]刘卫娟,邵霞,温丽云.喜疗妥软膏防治肿瘤患者化疗性静脉炎效果的Meta分析[J].中华全科医学,2012,10(5):810-812.
  [12]刘诗琪,刘智平.程庆丰.光子治疗对糖尿病足溃疡临床疗效的影响[J].重庆医学,2016,45(1):91-93.
  [13]程书,刘欢,刘清华.Carnationl0光子治疗仪联合泛昔洛韦治疗老年带状疱疹的效果观察[J].激光杂志,2016,37( 7): 147-149.
  [14]冯书.文光子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临床护理,2016,8 (4): 299-300.
  [15]林珊,陈雅娥,黄小玲.光子治疗仪在治疗浅Ⅱ°烧伤患者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6,13(7):129-130.
  [16] Barbosa RI, Marcolino AM, de Jesus Guirro RR, et al.Com parative effects of wavelengths of low-power laser inregener ation of sciatic nerve in rats following cIushing lesionLD.Lasersin medical science, 2010, 25(3):423-430.
  [17]李冉,杨心一.光子治疗仪联合粘多糖多磺酸治疗化疗性静脉炎的效果观察[J].激光杂志,2015,36 (5):107.
  [18]孙永芳,张选奋,杨雪梅.光子治疗促进慢性创面愈合的研究进展[J].甘肃科技,2015,31( 12):103-106.
  [19]胡海燕,孙佳男,朱立波,等.光子照射直肠癌Miles术后会阴部伤口的疗效观察[J].重庆医学,2016,45(24):3404-3406.
  [20] Silveira PCL, Silva LA, Freitas TP, et aI.Effects of low-power laser irradiation (LPLI) at different wavelengths anddoses on oxidative stress and fibrogenesis pa rameters inan animal model of wound healing[J].Lasers in medicalscience,2011,26(1):125-131.
  [21] ManceraD,SolarteE,FierroL,et aI.Low power laser andLED irradiation effect on proliferation and differentiation of Wistar rats mesenchymal stem cells[C]/8th IberoAmerican Optics Meeting/llth Latin American Meetingon Optics, Lasers,and Applications.lnternational Societyfor Optics and Photonics, 2013: 8785DY-8785DY-9.
  [22]刘美青.优质护理预防静脉输液所致静脉炎的效果分析[J].中国当代医药,2017,24( 28):177-17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4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