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上的审视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通过对全区综合实践活动教师的调查问卷,发现了当前综合实践活动教师队伍专业发展中存在诸多问题:青年教师多,老年教师少;被动接受多,主动规划少;价值认同多,角色认同少;实施困难多,寻求突破少。针对这一现象,笔者进行了认真反思,并提出了四项建议。
  关键词:综合实践活动教师;调查;分析
  中图分类号:G623.9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992-7711(2019)09-011-2
  综合实践活动是一门伴随着新课改而生的年轻课程,它集中体现了新课程的诸多理念,如综合性、实践性、自主性、开放性、生成性等等。它超越学科的界限,需要综合运用多种学科的知识,可是又没有现成的教材参照,可谓学科边缘;它需要教师具备资源开发与利用的能力、主题选择与设计的能力、对学生研究过程的指导能力、活动组织与管理的能力,这些能力似乎只有“专家+通才”才能具备,可谓能力边缘;综合实践活动强调学生的自主探究与生成,课堂上有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可谓价值边缘。行走在课程教学的边缘的这群综合实践活动教师的专业发展现状究竟如何呢?本学期笔者对全区综合实践活动指导教师做了一次无记名调查,发放调查问卷52份,收回有效问卷51份,从调查结果来看,当前综合实践活动教师队伍的专业成长主要存在“四多四少”的现象。
  一、青年教师多,老年教师少
  综合实践活动是一门年轻的学科,目前我区的小学都是哪些教师在从事这门学科的指导工作呢?调查显示,年龄在30岁以下~40岁中青年教师的占了86%;“学科专业背景”一题调查显示,语数英学科占82%。从事综合实践活动指导工作的年限在5年以内的占82%;72%的教师是兼职。
  目前综合实践活动教师年龄结构呈现年轻化,其中以31岁~35岁教师为主力军,他们的学科专业背景大部分是语数英传统学科,从事综合实践活动指导工作的年限普遍不长,相当一部分教师(25%)是刚刚接手综合实践活动的教学工作一年,在这支队伍中,兼职教师占了大多数,他们同时要承担学科教学的工作,很难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综合实践上。
  二、被动接受多,主动规划少
  从事综合实践活动的教师都有自己的专业学科背景,他们是如何规划自己的专业发展的?他们会选择怎样的行走轨迹?
  “你是否会选择综合实践活动而离开您原专业的学科教学”一题,只有12%的教师选择了是,57%的教师选择了否,他们更愿意选择自己原本的学科教学,不确定的占31%,这部分教师还没有确定自己的专业发展学科及方向。
  关于申报综合实践活动系列职称80%的教师选择了否,从数据上能够看出兼职教师更愿意坚守自己的学科,希望寻求学科发展的突破。
  在专业发展的选择上,70%的教师选择了担任学科教师,18%的教师选择综合实践活动专职的占18%,有12%的教师选择兼职综合实践活动教师。
  以上三个问卷旨在了解综合实践活动教师专业发展规划情况。由于受传统教育观念的影响,综合实践活动是门“副课”,又不是自身专业所长,大部分教师更看重自己原本的学科教学。但是依然有12%的放弃原学科从事综合实践活动和18%的专职选择又让我们看到希望,他们坚定信念,勇于接受挑战,坚持边缘上行走,相信他们一定会收获专业发展的硕果。
  三、价值认同多,角色认同少
  在老师心目中,综合实践活动对学生有没有帮助?学科价值认同的有多少,对自身的角色又是怎么看的?是否认同自己的角色?认同学科价值是否代表认同自己作为综合实践活动指导工作的角色?
  调查结果显示了综合实践活动教师对学科价值的认同和对自身角色的不认同。98%的老师认为综合实践活动对学生有帮助,47%的教师认为综合实践活动教师在家长心目中的地位低,这样的差距形成了很多教师对自己的评价。家长对综合实践活动不了解,即使了解也认为是“副科”,关心不多。这也是大部分教师(70%)更愿意从事自己学科教学的原因。教师专业发展需要价值的认同,更需要角色的认同,更多的教师在学科教学上更容易找到双重的认同感。
  四、实施困难多,寻求突破少
  要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教师要先转变观念,率先践行,提高自身的能力,包括课程开发能力、实施能力、组织管理能力、方法指导能力、监控评价能力等等,老师们实践的情况如何?
  88%的教师认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和学科课程相比更加困难,难以胜任,10%的教师选择难度差不多,他们已经能够把握课程的脉搏。同时,综合运用多学科知识指导活动的能力和课程开发能力的欠缺是当前教师们最棘手的问题,也有相当一部分教师(41%)对综合实践活动的基本课型并不了解,很难有效开展活动。通过访谈,笔者也了解到,兼职综合实践活动指导工作的教师几乎没有人去看这方面的专业书籍,更多的老师感觉到兼职这门课是一种负担。
  五、反思与建议
  1.确定行走目的地:意识+规划
  “教育需要启蒙,教师专业意识的发展需要自我启蒙”。综合实践活动教师的专业成长空间是无限的,成熟是相对的,成长是绝对的。综合实践活动学科的边缘化容易使教师产生专业自卑感。很多教师没有经历过科学研究的系列学习和培训,缺乏必要的外部支持、自身指导能力缺乏,常常感到沮丧和无所适从,时间久了容易打退堂鼓,甚至影響自己学科教学的自信。作为教师,无论是选择自己的学科还是综合实践活动,都应该做到心中有数,提前规划,注意瞻前顾后。这样更有利于自身的发展,从而真正体验到教育的价值感和幸福感。
  2.启动行走助推器:学习+实践
  综合实践活动强调让学生获得亲自参与实践的积极体验和丰富经验,不断发展学生的实践能力;在活动主题的选择上,它不拘泥于固定的内容,可以从自然、社会生活中自主地发现问题;在学习方式运用上,强调通过自主的、实践的方式,综合运用各种知识解决实际问题。这些特点决定了课程实施的过程具有复杂性。长期习惯于学科课程教学的教师,在知识结构、教学能力和综合素质方面存在着这很大挑战。综合实践教师急需提高专业素养,通过理论学习、听讲座、阅读等方式,拓展自己的知识领域。将理论性知识、方法论知识、实践性知识进行有机的整合,这样才能在实践中拥有专业自信,游刃有余地应对生成。   3.激活行走源动力:发现+反思
  作为综合实践活动的指导教师,我们要实现专业的发展,还需要更多的实践过程:成长=发现+实践+反思。综合实践活动的性质决定了教师需要更多地关注生活、关注学生,有意识地发现,关注生活中潜在的课程资源。比如关于秋天的落叶,我们可以开展“落叶的秘密”综合实践活动,探究落叶为什么背面朝上、落叶有哪些作用,既了学到知识,又形成了环保的理念;春游前可以开设规划课,让学生合理规划自己的游览线路;面对生活中的数字,我们可以让学生了解生活中的编码,比如身份证编码、邮政编码、电话号码等等,开发“有趣编码”系列探究活动。这些主题来源于生活,符合学生的兴趣,基于学生的体验,对学生来说非常有意义。关键是,作为综合实践活动教师,用专业的眼光去捕捉生活中的课程资源。这样,我们的内容才是现活的,富有生命张力的,我们的课程才能茁壮成长、呈现勃勃生机。每次上完课,我们都能够找到一个切入口进行反思、改进、再实践,养成这样的习惯,会让我们的课程不断走向成熟。
  4.转变行走方式:整合+合作
  综合实践活动实际的面和相关领域比较多,作为教师我们的时间有限、精力有限,这时候我们要学会运用整合的理念、全局的观念,合理地整合学校的活动和工作,合理地整合各学科的知识、开发和利用各科资源,为学生构建真实的生活场景。例如,在《走近端午》的活动中,我将活动与学校德育处的专题案例和阳光节日相整合,极大丰富了学生的认知,激活了学生参与的热情。同时,综合实践活动教师要学会合作与沟通,不端更新自身的知识结构,通过教师间多种方式的交流与合作,一起分享课程实施的经验,探讨课程实施的策略,反思存在的问题,在合作中求发展,这无疑是教师发展的高效途径。
  马斯洛认为:“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改进自己的冲动,一种更多地实现我们的潜力,一种朝向自我实现或人性充分发展的冲动。”作为一名综合实践活动教师,我们如果仅仅是抱着被动接受的态度,会陷入“被成长”的尴尬,那么等待我们的將是职业的倦怠,将是创新能力、创新热情的缺失。反之,如果能唤醒内在的成长需求,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素养,那么这种触及精神世界和灵魂深处的力量,将使我们不断不断迎接挑战、超越自我,获得生命成长的满足与自由。
  “边缘”的学科是独特的,只有超越边缘地成长,才能独树一帜,独具风景!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552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