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战士在烈火中永生

作者:未知

  “惠姐她人很好,有耐心和包容心,一直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看待,在我家住的那三个月里,她每天都在煤油灯之下教我写字。她还说,等我长大了,要回来接我一起革命,谁知道,我还没等到她来接我,就接到了她在战争中牺牲的消息,她才16岁啊……”眼前这位80多岁高龄的历史见证者郑绸老人,此时一边回忆,一边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她口中的这位谢惠是谁,又是怎样牺牲的?笔者走访了几位当年的知情人,慢慢揭开了发生在1948年的那一幕……
  一个少女的战士梦
  1932年11月12日,在原陆丰县河口麦湖乡兆水坑村的一户贫困人家,一个女婴呱呱落地。出生的那一刻,她的哭声特别特别响亮。在她满月之时,父母希望她以后能安安静静、平平安安地做个贤惠的女子,所以取名谢惠。
  谢惠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其中,二哥谢国良为东北大队第四中队指导员,在28岁时于河田沙坑一场战争中牺牲;三哥解放后在陆丰公安局工作。
  大概5、6岁时,父母将谢惠许给了邻村九龙排一户人家做童养媳,但是未过门。年幼的谢惠一直跟随着父母生活, 1943年秋天被送到由地下党员谢特英任教的昂天湖村小学读书。
  对于知识的渴望以及想改变童养媳命运的执着,让谢惠一进入校门就开始发奋图强,学习特别优秀,也成为了学生活动骨干。没有多久,她参加了党领导的少先队,开始协助地下党开展革命工作,以学生的身份,为地下党送信、传递消息,带送进步书刊、革命传单,参加革命宣传活动,以良好的表现获得了党和群众的赞扬。
  1948年,年仅16岁,已经有了多年协助地下革命工作经验的谢惠,瞒着父母,通过层层考验正式成为一名民运队员,也是为数不多的女战士之一,与河口昂塘村的叶玲、叶菲等女战士为伍,开始了革命的道路。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希望看到父老乡亲解放的那一天……
  邻家小姐姐般的温柔与疼爱
  1948年初夏,谢惠接受组织的安排,调到上护继续搞民运工作。期间,她怀着满腔的革命热情,多次发动和组织群众革命斗争,按时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受到了领导和战友们的好评。
  1948年8月的一天,为了便于革命,谢惠和女战友叶玲、叶菲等人住进了上护郑万明(同为革命战士)家,这一住就是三个月。
  郑万明有个妹妹叫郑绸,谢惠刚住进来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个比她小几岁的小妹妹,总是对她爱护有加。
  为了与敌人周旋,白天,谢惠就与战友们在吃过早饭后就躲到上护镇圳下排山里以及燕子岩山上,靠摘野果子充饥。傍晚时分,大家才一起下山。晚上,大家集中在一起学习。
  每当学习完后,谢惠就会回到郑万明家睡觉。在临睡时,她就拿出粗糙的草纸,温柔又耐心地教郑万明的妹妹郑绸识字、写字。她深知女孩子要想改变命运就要靠知识和文化,所以就特别认真地教郑绸识字。由于年纪小,郑绸总是有写错字的时候,可谢惠从来都不责怪她,而是一遍又一遍地教她重写,直到她会写为止。
  为了不牵连郑绸等乡亲们,谢惠总是细心地交待郑绸,不要称呼自己“同志姐”,而是称呼自己“惠姐”。在同住的三个多月里,郑绸对于谢惠这个女战士小姐姐充满了崇拜。她永远记得,谢惠在临走前的最后一天晚上跟她说:“我过二年就会来接你,你要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
  谢惠就跟随着作战队伍离开了。结果,这一走,便是郑绸与谢惠见的最后一面……
  在烈火中永生
  1948年11月間,河田联防队和紫金县南岭反动武装几百人,来到上护解放区进行大扫荡。
  谢惠所在的队伍已获取情报,得知反动武装即将进攻上护乡。指导员朱靖祥马上命令铁鹰队由队长带领向大各方向撤退到上村子村集中,然后进入新田激石溪。为保护和配合战友,谢惠主动向队伍领导请示,要求与当时的战友缪化民一起执行护队和送信任务。最终,她与前来的其他铁鹰队队友成功汇合。
  当铁鹰队到达上护上村子时,天快黑了,队长有些疲惫地交待大家,今晚就在这里住,明天天亮就马上离开。于是,部队就在上树子村住下。
  第二天,天刚刚亮,狡猾的敌军绕道到上护半岑凹穿过到上村子村东侧。铁鹰队哨兵疏忽大意,没有发现敌军。该村一位妇女叶未出门挑水,刚好发现了敌人,便大声喊道:“敌人来了!敌人来了!”
  听到有妇女大喊,敌军马上用机关枪进行扫射。铁鹰队所有队员当时正在门坪里列队,遭到突然的袭击,便边打边向上村子屋后撤退。在这万分危急之际,有两位战士为了掩护部队撤退,勇敢地挡住敌军,猛烈向敌军射击。敌军受阻击向后退了一段路,铁鹰队队友员趁机躲进了上村屋后的树林里。
  在敌军的三面夹攻下,那两位负责掩护的战士不幸中弹,英勇牺牲。此时的谢惠,为了掩护其他队友们撤退,一直跟在队伍最后面。在快要进入树林时,左腿不幸中了敌军的子弹,但她并没有就此投降,放弃抵抗,而是顽强地拖着流血不止的伤腿,进入丛林躲藏起来。
  敌军快速地跟进了丛林,但是却没有找到铁鹰队员,于是又举着枪乱扫一顿,并大声叫喊:“藏在山林中的人快出来投降,不然就放火烧死你们”。一连喊了几次都没人回应。
  “给我烧!狠狠烧!”带头的敌军下了命令。于是,丧心病狂的敌军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点着火把扔进了树林……
  随着风势,火苗在干燥的丛林里越烧越快,越烧越旺,匍匐在草丛里的谢惠被烈火包围,但她坚贞不屈,始终怀着对革命的执着信念,咬着牙不出声……
  牺牲时,她年仅16岁。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250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