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材线虫病除治就地焚烧疫木对森林环境的影响及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文通过对松材线虫病除治就地焚烧疫木的无害化处理方式对森林环境的影响进行简要阐述,针对产生的负面效应提出对策,以期为松材线虫病除治及其综合治理工作提供参考。
  关键词:松材线虫病;就地焚烧;森林环境;影响;对策
  中图分类号:S763.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020(2019)03-0060-03
  1 前言
  松材线虫病是松树一种毁灭性的病害,松褐天牛Monochamus alternatus是它的主要传播媒介。松材线虫Bursaphelenchus xylophilus通过松褐天牛携带进入松树木质部,寄生在树脂道当中,经过大量繁殖移动,导致树脂道薄壁细胞和上皮细胞的破坏和死亡,造成植株失水,树脂分泌急剧减少和停止。其外部症状是针叶陆续变为黄、红褐色,萎蔫至最后整株枯死。多年以来,随着专家学者们对松材线虫病研究的不断深入,提出了松材线虫病除治环节中疫木无害化处理的多种方法,也形成了疫木粉碎、药剂处理、设置诱木、种植茯苓等很多成熟的经验和做法,但在目前疫木的就地焚烧仍作为一种最直接有效的疫木无害化处理方式,被广泛应用。疫木就地焚烧在除治环节中有着操作简单、成本低廉、除害最为彻底等优势,但其处理方式对森林环境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在松材线虫病除治工作中,如何有针对性的高效使用焚烧处理疫木,并降低松材线虫病疫木焚烧处理环节对森林环境的影响,是促进松材线虫病除治乃至推进松材线虫病综合治理有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
  2 除治焚烧疫木对森林环境的影响
  2.1 负面效应
  2.1.1 对森林小气候的影响
  疫木焚烧会产生热量、浓烟、灰尘,导致空气中总悬浮颗粒数量明显升高,焚烧产生的烟雾中中含有大量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以及其它有害气体,污染大气和周边森林环境。疫木就地焚烧改变了焚烧地块和附近森林环境基质,在焚烧时和焚烧后的一定时期内,产生了不适宜野生动植物生存和活动的森林小气候环境。
  2.1.2 对森林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就地焚烧松疫木作为消除松材线虫及其传播媒介松褐天牛最为彻底的方式,但是不能忽视在消灭病虫害的同时也将松木自身携带的种群数量处于劣势的花绒寄甲等松褐天牛的天敌昆虫焚毁。松材线虫病除治过程中,焚烧处理疫木产生的斑块对周边环境带来了一系列影响,造成野生动物逃逸,土壤微生物减少、焚烧点周边植被灼烧致死等。
  2.1.3 对森林安全和森林景观造成威胁
  ①松材线虫病除治时机与松褐天牛的非羽化期相对应,多为干燥少雨的冬春季节,林间枯枝落叶等易燃物较多。除治作业时,在林间或者林缘等附近场地就地焚烧,若防范措施不到位,极易造成森林火灾。②近年来,随着人民群眾对生态环保意识的增强,森林资源也得到了有效地保护,森林郁闭度有了很大的提高。有松材线虫病发生的山头地块,在疫木就地焚烧时需要开辟相对平坦的焚烧场地,林地呈现窗口,森林景观遭到破坏,相应功能弱化。
  2.2 积极作用
  2.2.1 焚烧后促进植被萌生
  随着林区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善和林木产品替代产品的增多,对木材、燃料等森林产品的需求量逐渐呈下降趋势。近年来生态建设和群众认知水平的不断提高,森林环境人为的干扰逐渐减弱,在松针等枯枝落叶较厚的位置,散落的林木种籽难以接触到土壤。在焚烧处理疫木过程中,清理出的场地产生了较好的光照条件,也使散落的各种植物种子能够直接接触土壤,产生的草木灰是一种良好的无机肥料,具有消毒、增强植物抗逆性、促进植物发芽和生根及伤口愈合等作用[1]。
  2.2.2 改变森林群落环境
  适时适当地焚烧处理改变了焚烧地块的森林群落环境,在自然环境下,植物种子在已经消除过有害生物的基质上散落,在适宜的环境下重新萌生,在一定的空间尺度上促进了就地焚烧产生斑块的生物多样性重新构建。马尾松作为火烧迹地上天然更新的先锋物种,也使得重新获得了生机。
  2.2.3 林窗效应明显
  马尾松疫木就地焚烧开拓焚烧场地产生的斑块一般面积均在0.1 hm2以下,为小尺度干扰[2]。林窗边缘形成的边界木对林窗内部环境的稳定性有较好的促进作用。焚烧场地形成的林窗拥有良好的光照等通透条件,让先锋树种得以萌生,边界木的林冠为耐阴植物创造了较好的生存条件,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窗内的植被群落分层逐渐形成,促进生物多样性和森林群落稳定。研究发现林窗面积保持在150~500 m2最有利于种籽的入侵和发生[3]。
  3 对策
  3.1 科学地安排疫木焚烧时机
  就地焚烧疫木的最佳时期与集中除治的最佳时期相对应,均为松褐天牛非羽化期的幼虫阶段[4]。在全年的这个时间段内,气温相对较低,空气对焚烧产生的高温有一定的隔离作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焚烧点四周的植被直接受到焚烧的高温炙烤。若气温过高,空气的隔离作用减弱,极易导致周边林木烤伤甚至死亡。在每个除治工日,应选择无雨雪天气,风力较弱的上午,适时进行焚烧作业,当日焚烧时机选择迟于中午则不利于森林防火。
  3.2 加强焚烧点的精细化管理
  一是疫木就地焚烧点的位置选择应在林内较为空旷、地势平坦、可构筑简易焚烧隔离措施,如用工具清理疫木堆边缘形成隔离带等。火点密度根据相应地块除治任务量的多少来分布,宜疏不宜密,以减少火烧点过多对森林群落环境的创伤。二是焚烧点风险控制上,从疫木收集集中堆放时至焚烧完全结束,应做好相应记录,采取旁站式管理,防治疫木流失,严防森林火灾。三是对焚烧处理形成的面积较大的焚烧点,天然萌生确实困难的应及时开展补植,恢复林业生产条件,修复生态功能,防止林地因除治流失。   3.3 采取其他措施
  ①因地制宜地选择其他疫木除害方式。在条件允许的地方进行疫木粉碎后再利用,疫木处理后种植茯苓来就地消耗疫木。在人迹罕至的松枯死木零散分布地域或者松木孤岛,采用钢丝网罩处理疫木,同时也促进天敌天然繁育。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要持续加大对松疫木利用的研发和除治新技术的转化应用力度,对松疫木的后续利用打好基础。②加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的法制宣传和综合治理力度。通过法治宣传教育等手段,不断加强对林区群众和林权权利人的山林管护和森林病虫害防治的责任义务观念,营造群防群治的良好社会氛围,促进“五个一”(山上不留一棵死树,地上不遗一枝树枝,林内不露一个伐桩,路上不丢一根疫木,房前屋后不见一段松木)的除治要求落地落实。③加大对疫木定点加工企业的扶持力度。各级政府和有关主管部门应积极引导和扶持疫木加工和消耗的企业,在现有的规范化除治条件下,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让企业能够积极的参与到除治工作当中来,促进有关社会化服务企业的创新能力,提高有关企业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水平。④加大除治專项经费保障。在当前的除治工作中,要拓宽资金来源,争取社会力量参与除治投资,充实除治资金保障,创新和引进先进的除治器材,采用更加专业高效的除治队伍。
  4 结语
  松材线虫病疫木的焚烧处理方式是目前使用较为广泛的疫木无害化处置方式之一,在共抓大保护的背景下,虽略显不足,但在有松材线虫病发生且不适宜粉碎、钢丝网罩等其他方法进行无害处理的地区,显得非常适用。与此同时,除治就地焚烧疫木作为除害最彻底的方式,给以松为优势的森林群落和以松为依托的其他生物种类构成的生态系统带来了新的机遇。对于如何有效减少就地焚烧带来的负面效应,彻底克服就地焚烧疫木在松材线虫病除治技术当中的薄弱环节,还有待于政府部门、社会各界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
  参 考 文 献
  [1]刘发林.草木灰对四种松属种子发芽和幼苗生长的影响[J].生态学报,2017,37(17):5673-5680.
  [2]Lorimer C G.Relative effects of small and large disturbance on temperate hardwood forest structure [J].Ecology A Publication of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1989,70(3):565-566.
  [3]Yan Q L,Zhu J J,Zhang J P,et al.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soil seed bank in canopy gaps of various sizes in temperate secondary forests,northeast China[J].Plant and Soil,2010,329(12):469-480.
  [4]陈虎,柏冰洋,史永鑫,等.松褐天牛防治策略探讨[J].安徽林业科技,2016,42(5):57-58.
  (责任编辑:唐 岚)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466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