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效应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实质就是知识联盟,知识集聚对技术创新起着重要作用,进一步发挥知识集聚能力的作用可以促进组织创新,促进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及其成员的技术创新能力与创新效率的提高,提升自身的综合竞争实力。通过分析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过程,研究了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模式,以期为产业技术联盟相关理论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 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集聚效应
  [中图分类号] F5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6-0047-02
  Abstract: The essence of Jingdezhen Ceramic Culture Industry Technology Alliance is a knowledge alliance. Knowledge agglomeration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Further playing the role of knowledge agglomeration ability can promote organizational innovation, promote the improvement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bility and innovation efficiency of Jingdezhen Ceramic Culture Industry Technology Alliance and its members, and enhance their comprehensive competitive strength. By analyzing the process of knowledge collaboration in Jingdezhen Ceramic Culture Industry Technology Alliance, this paper studies the knowledge collaboration model of Jingdezhen Ceramic Culture Industry Technology Alliance, with a view to providing reference for the related theoretical research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 alliance.
  Key words: Jingdezhen ceramic culture industry, technological alliance, knowledge synergy, agglomeration effect
  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是指由陶瓷科研机构或其他机构、企业、大学联合组建的集开发、调研于一体的产业技术创新合作组织,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提升产业技术创新能力。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效应指的是联盟成员设定了统一的目标后把自身领域的知识资源全部提供出来,然后联盟成员一起沟通交流,把各种知识资源进行筛选和融合,使分散的知识系统化、结构化,从而创造出知识价值的最大化。目前有关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的研究课题,多体现在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类型、组建以及政府对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支持等方面。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创新的基础在于知识的集聚,把景德鎮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筛选的各种知识资源进行整合,实现知识资源的合理优化配置,可以进一步促进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及其成员的技术创新能力与创新效率的提高,提升自身的综合竞争实力。
  一、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过程分析
  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各组织的相关人员制定项目目标,对各组织筛选的知识梳理和整合;二是,联盟成员之间互相学习借鉴,取长补短,并通过自身知识的聚集提高其创新能力。虽然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制定有明确的技术创新目标,但是并没有相关的知识体系来对实现目标的行为作出支持,因此,各盟员必须对自己所掌握的知识资源进行优化整合。本研究借鉴了前人相关的研究成果,并形成了基于自身观点的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知识积聚过程体系,也就是相关技术人员围绕既定目标筛选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之间优势知识资源,同时把筛选出的知识资源放到一个平台上进行资源共享,从而目标成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对共享的资源进行吸收与融合,最终实现知识的再利用。
  (一)技术创新目标
  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是一个契约型合作组织,该组织回来共同的创新目标进行合作,在合作过程中将彼此的优势资源拿出来实现共享,并形成自身内部又是资源的优化整合。共同的目标导向加大双方合作的紧密度,其导向作用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引导联盟成员对各种知识资源进行筛选和转移,并把各种知识进行科学整合,使之形成系统性的联盟知识体系;二是联盟成员在科研项目研究中,在知识资源共享的基础上取长补短,在相互促进中完成知识的再创造。
  (二)知识挖掘
  知识挖掘是指相关人员从特定目标出发,对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和成员都掌握的知识资源,筛选出与项目开发有关的优势资源,将这些资源放到一个平台上,双方共同进行基于项目目标的资源优化整合,使各种知识得到充分利用。随着联盟成员合作与交流的不断深入发展,相互间的信任和默契越来越高,更乐于彼此间分享自身特有的技术、工艺与有用知识,进而在交流中相互促进。另外,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内汇集了各个领域知识,大学高校、科研机构掌握着丰富的科技成果和知识资源,有效利用这些前人已经取得的研究成果,会为联盟成员省去很多自主研发的时间和精力,同时大学与科研机构的知识资源优势也达到了最大发挥。在项目的开发过程中,会有新成员陆续加入联盟组织,也就意味着这些新成员所拥有的优势资源也能与整个联盟组织实现共享,整个联盟的知识资源体系就会得以不断的丰富和强大,通过这种方式弥补联盟知识的不足,还有利于联盟成员抓住市场需求与了解技术发展方向。   (三)知识转移
  知识转移指相关人员根据既定目标对知识进行筛选并引入特定项目团队或组织内,然后各联盟成员可以从自身目标需求出发利用所需知识。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内各知识分布并不均衡,即各成员之间在知识存量、知识结构和知识价值上都不是平均的存在和区别,这种差别的表现形式就是知识位势差,合理的知识位势差可以促进对共享知识资源的吸收,提高知识利用率,但知识位势差过大或过小反而对成员间知识转移形成阻碍作用。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利用互联网形成开放模式,是多元化的知识资源融入到科研团队的知识资源体系,由此导致联盟组织结构的多样性,这种发展趋势,一方面是联盟组织的知识结构更加丰富,促进成员间知识转移。同时稳定的联盟组织为成员间深入交流与合作提供了保障,并且在稳定的联盟内盟员间乐于分享知识,进而促进知识转移;另一方面联盟成员多样性会使成员间存在各种差异,而差异越大,越是影响知识的分享和转移。联盟成员间的差异过大既不利于主体的知识吸收也不利于知识转移的主动性,也就是联盟成员在知识结构与知识存量上差距越明显,则吸收不了共享中知识资源,而且也打击成员间知识转移的积极性。
  (四)知识融合
  知识融合也就是把筛选过来的各种知识融合为系统化的“结构化知识”,并运用到新技术与产品中。知识融合是对知识重新组合和再创造过程,首先要把筛选出来的知识进行优化整合和编辑处理,将其纳入到联盟的可共享知识资源体系之内,其次根据实际发展需要,在新知识体系里提取相关的知识运用到新技术和新产品中,并形成新的知识。联盟成员间进行交流与合作,大量知识在联盟内实现资源共享,各成员根据自身需求,对知识进行内化整合和创新,并将新的知识融入到其中,实现知识价值创造,增加联盟主题知识的广度和深度。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具有动态开放性特征,且其对知识融合的影响是双向性的,具体表现在,给予新成员的个性化特征,加入联盟后导致联盟网络异质性加大,而老成员之间走没有这种影响。因为联盟成员间交流与合作的进度和深度受到不同文化氛围的影响,当成员间在知识结构与知识存量差异过大时,就会影响到彼此之间知识吸收和整合。其次,新成员的不断加入,联盟对已有的成员的依赖程度就会有所降低,从而巩固了联盟稳定性。当联盟对个体成员的依赖性减小时,即使某一成员未参与到联盟技术开发项目的活动中,也不会对整个项目的进展造成大的影响,成员间这是整合与创新以及其他成员间的交流合作都会继续保持正常。
  二、景德镇陶瓷文化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协同的集聚模式
  (一)以知识创新为基础的知识集聚模式
  芮明杰在研究中,对网络状产业链的知识创新进行了分类,即“标准创新类”和“模块创新类”,其中标准创新类是指以标准为核心的知识创新;模块创新类是指以模块本身为核心的知识创新。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构建了共同的技术交流平台,以产业技术创新为核心共同攻克各种技术难题,开展技术创新活动,促进产业技术与商业接轨。以标准创新为基础的知识集聚模式主要是指,联盟成员把与共同目标导向相关的分散于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内外的各种知识筛选出来,并进行优化整合和再创造,形成一个新的知识体系,然后再将这个知识体系纳入到联盟结构的知识体系之内,由此形成一个所有联盟成员共同认可的体系标准,这个标准既为产业标准,围绕着产业标准,联盟成员之间共同进行技术创新和技术创造,在家创造出来的新知识纳入联盟标准,由此促进产业标准的优化升级,促进产业标准竞争力的提升。
  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的发展主要依靠技术资源有效配置形成,在此基础上建立基于产业标准的事实标准。其过程即是联盟成员把各自的知识资源外化的一个过程,从而融入产业标准。在这个阶段,联盟在对技术参数和各个模块的界面规则进行处理时,需要统筹调动所有知识来提供支持,从而构建出体系化的知识系统。标准的进一步深入,使联盟成员在整个标准创新当中处于主导地位,引导技术创新活动,对联盟的各种优势资源进行整合,在联盟成员中,谁获得了符合产业标准的核心技术,谁的实力就最强大,并有可能发展成为掌握技术话语权的标准集成商。
  标准化的优化升级,需要更多优势知识资源的支持,个联盟成员之间,通过联盟体系内的优势资源共享,和新知识的吸收与内化,使界面规则技术参数的系统化程度升高,产业标准优化升级的速度加快,在此过程中,標准集成商始终把握着项目进展的方向,引导和规范各联盟成员共同参与技术创新活动的行为,为联盟系统知识的优化升级提供了保障。
  模块创新模式在推动联盟标准创新上优势明显,有利于联盟成员对自主知识产权的把握,并在标准竞争中掌握话语权。联盟成员需要共同努力,把自身的专业技术和各成员的专业知识相结合,攻破各种技术难题,构建自己的知识产权,从而为标准的形成奠定知识基础和提供专业技术。在标准形成后,联盟成员以产业标准为导向对模块技术进行创造,形成新的技术。各联盟成员把产业标准里有用的知识系统转化为本组织自身的东西,就是知识资源内化的过程,也是界面规则、技术参数等转化为自身能力的过程。一方面就是在相同的模块里,找出它们共同的知识,成功吸收对方占优势的知识和技术,从而实现相同模块间技术和知识的转化及实现知识创新;另一方面,吸纳不同模块间的知识和技术,在本模块上加以利用而实现本模块技术创新的目的。
  (二)不同地位联盟成员的知识集聚
  根据联盟成员自身的知识结构和存量的特点,以及在联盟中的分布形式,可分为核心成员与非核心成员两种。
  核心成员与非核心成员是两个动态属性,其地位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会随着发展发生互相转化。当核心成员在联盟中失去主导地位之后就会降为非核心成员;反之,非核心成员通过自身努力,改变自身知识结构,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从而在联盟中的地位不断提升,成为核心成员。
  核心成员的主要任务是制定技术标准并对标准进行推广。一方面把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的知识资源体系进行整合创新,投入到产业化与商业化应用;另一方面与模块商共同合作进行模块创新,促进产业发展。核心成员的主要职责体现在技术标准的制定和优化;非核心成员的主要职责体现在对联盟标准及配套技术产品进行优化。通过对核心成员与非核心成员的合理定位,可以明确他们的任务和作用,使知识资源得到合理配置,在实际应用中发挥最大的作用,促进产业竞争力的提高。
  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知识创新平台在产业技术创新活动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开放的技术创新网络环境中,它通过联盟成员对知识资源体系中知识资源的共享,确保了成员间知识集聚的正常运行。新成员的陆续加入使联盟的规模不断扩大,一方面使联盟的知识资源呈多样化,巩固了联盟组织,从而增强了知识集聚效率;另一方面联盟成员间知识价值和知识结构的异质性,将增加成员间知识转移和吸收的难度。因此,景德镇陶瓷产业技术联盟必须把异质性进行合理的控制,是成员间的知识位势差始终处于可调整的范围之内,在此条件下进行知识资源优化整合,就能使联盟的技术创新能力与效率大大提升。
  [参考文献]
  [1]李建玲,刘伊生,马欣.共性技术联盟的利益分配研究[J].中国科技论坛,2013(7):51-57.
  [2]王一刚,姜振寰.高新技术产业技术联盟有效运行的策略选择[J].学术交流,2013(7):102-105.
  [3]蔡继荣.联盟伙伴特征、可置信承诺与战略联盟的稳定性[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2,33(7):133-141.
  [责任编辑:潘洪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330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