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红楼梦》人物名
作者 : 未知

  《红楼梦》中到底写了多少人物呢?兰上星白在《红楼梦人物谱》曾指明:“上至朝廷命官,下至平民百姓,共收七百二十一人,人各有传,字数长短不一,此书中又收《红楼梦》所述及的古代帝王二十三人,古人一百一十五人,后妃十八人,列女二十二人,仙女二十四人,神佛四十七人,故事人物十三人,共二百六十二人,每人略考其生平及传说。连上二者合计,共收九百八十三人。”
  中国人的姓名自古以来就负载着丰富的国文化内涵,也蕴含着趣味多样的细节故事。“名,自命也,从口从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以口自名。”名字已经渐渐从生活中互相识别变成了中国人在传意、抒怀、寄情等方面丰富的空间。而红楼梦中再现了中国姓名、字号的格局、模式、方法,充分体现了曹雪芹对姓名这门学问的审美意识和审美取向。曹雪芹通过对《红楼梦》人物的命名取号,选姓定名,为小说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涂上了瑰丽夺目的色彩,成为全书艺术构思时不可缺少的艺术细胞。
  四大家族的命名贾王薛史更是意味着具有代表性封建家族的家亡血史。脂砚斋曾评说贾家四春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名字意味着“原应叹息”,“春”为一季,百花齐开;时过令移,百花凋零,她们四人的名字也恰好是一个春天的四个时间段,元春得春气之先,占尽春光,故有椒房之贵。但春光(盛景)易逝(早亡),则秋冬(衰败)不远了。既有个人命运预示,又有家族败落的暗喻。迎春是当春花木,迎其气则开,过其时则谢,其性类木,故又谓其为“二木头”。探春是有春则赏,无春则探,不肯虚掷春光,故其为人果敢有为。惜春谓孤负春光,青灯古佛伴其一生。四春则成了“原应叹息”。这也正说明了在封建制度下的女性命运,感叹四人短暂的青春年华。虽然是生在朱门绣户中却也藏不住无尽的悲哀。
  再如宝玉、黛玉、宝钗和妙玉,他们是书中的四个主要人物,他们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宝”“玉”二字,将四个人的名字相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矛盾,相互依存。曹雪芹的起名可谓煞费苦心。“钗”、“黛”都和妇女的装扮有关,它们代表着两种不同类型的封建少女。黛玉使人想到质本洁来还洁去,冰清玉洁。而宝钗总希望宝玉能够通过读书而取得禄位,总是脱不了“禄蠡”的性格,玉和钗的性格判然分明。“宝玉”二字一分为二,“宝”字和“钗”字相连,成了宝钗;“玉”字则和“黛”字相连,成了黛玉。这种设计,在相当程度上,也概括了《红楼梦》的情节:宝玉本钟情于和黛玉的“木石前盟”,结果却与宝钗结婚成就了“金玉良缘”。妙玉和宝玉,在思想性格上有极其相似之处,故两人也都有一个“玉”字,妙玉便成了宝玉的一面镜子。曹雪芹仅仅用四个名字就涵盖了文中主要人物相互串联的微妙关系。在其他文学作品中是难以见到的,与《红楼梦》齐名的其他三部名著在人物命名这方面根本无法匹敌:《三国演义》是历史演义小说,人物名字早有定论;《水浒传》也是由民间传说发展得来的,让我们记忆深刻的只不过是各个英雄好汉的绰号;而《西游记》作为神怪小说,其中人物的名字更是千奇百怪。只有在《红楼梦》中我们才可以从人物姓名身上不断挖掘、发现,也正是如此,《红楼梦》人物姓名学也成为了红学家以及红学爱好者的宝藏。
  一部鸿篇巨制的长篇小说,除了动人心魄的内容和精湛的艺术手法之外,人物命名也能如此之细之切,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红楼梦》的人物命名确实是匠心独具,鬼斧神工,令人解不尽其中味。清人周春曾说道:“看《红楼梦》有不可缺者二,就二者之中,通官话京腔尚易,谙文献典故尤难。倘十二钗册、十三灯谜、中秋即景联句,及一切姓氏上着想处,全不理会,菲但辜负作者之苦心,且何以异于市井之看小说乎?”周春巨眼.其言中肯而精到。今日读书作书之人很少有人从小说人物姓名字号方面着眼,或是仅从诗词名句中找出某人之名号出于某首诗词,这实在“辜负作者苦心”了。曹雪芹作为一代文章妙手,《红楼梦》也被称为旷世奇书,这一切绝非是今日一些“红学家”们的溢美之词。通过本文对小说中人物姓名字号的研究,我才可以深刻体会到作者的艺术修养之深厚,表现之纯熟。仅以此文献给我所热爱的《红楼梦》。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