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电视剧《白鹿原》的文化互文性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白鹿原》是陈忠实先生历时五年打造的长篇小说,曾先后被改编为秦腔、话剧、交响舞剧、电影、电视剧等艺术形式,根据其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以其优秀品质及史诗气质赢得了观众的广泛认可。本文在互文性理论视野下,对改编后的电视剧《白鹿原》进行文本研读,分析其与历史、文化以及其他社会因素之间的文化互文。
  【关键词】《白鹿原》 影视改编 文化互文
  引言
  克里斯蒂娃将互文性分为水平互文性和垂直互文性。具体在影视作品中,水平互文性主要强调在电视剧内部之间,剧情前后形成互文、展开对话;垂直互文性指从历史的或当代的角度研究文本与其他文本之间的关系。罗兰·巴特也认为:“任何文本都是互文本;在一个文本中,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其他文本。”人类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大文本,影视作品从某种程度上说便是对社会这个大文本的解读。电视剧《白鹿原》对历史文化在内的社会大文本的互文主要体现在历史背景、传统文化及社会文化几个方面。
  1.电视剧《白鹿原》与历史背景的互文
  小说《白鹿原》记述了从清末到建国初发生在白鹿原上的故事,涉及了大革命、三年内战、抗日战争等历史大背景。电视剧在改编时遵循小说的时间轴讲故事,其中较为突出的历史事件包括二虎守长安、闹农协、饥馑瘟疫以及中条山战役等。
  电视剧第23集中有一段讲述民国十五年(1926年)西安城遭受军阀围城的事。枪声、炮火、废墟以及无以计数的死难中,观众跟随着电视画面重历了这段“二虎守长安”的历史。1926年4月,原镇嵩军首领刘镇华在吴佩孚的支持下,率军西入潼关,并在占领陕西东部各县后,对西安城发起猛攻。刘镇华围城8个月之久,国民军将领杨虎城、李虎臣率全城军民浴血坚守,后因冯玉祥将军率军入陕助阵,西安才得以解围。在镇嵩军围攻西安过程中,始终是二虎,也就是李虎臣和杨虎城二人守住古都西安,这也是“二虎守长安”说法的来源。但是,很多人都是在电视剧《白鹿原》中才知道镇嵩军,也才知道了这场西安保卫战。
  电视剧《白鹿原》在第49-51集的时候讲到饥荒年时,由于久旱无雨,庄稼颗粒无收,白鹿原涌入大量饥民,原上人也是艰难度日,白家父女不得不上山向土匪借粮。这里提到的“年馑”也是有史料记载的,当时北方八省持续大旱,在1927-1929年之间,庄稼几乎绝收,饿殍遍地,多达1200多万人饿死在这场惨绝人寰的灾难中,其中以陕西和甘肃两省最为严重。饥馑之后,白鹿原又遭受了突如其来的瘟疫。瘟疫的惨状自不必详述,白嘉轩的母亲及妻子都先后在瘟疫中离世。
  2.电视剧《白鹿原》与传统文化的互文
  白鹿原地处关中平原,本就是周秦文化的发祥地,自张载创办“关中学派”以来,历代大儒的出现使得本地的传统文化愈加厚重。作为在这种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族长,无论时局如何变幻,白嘉轩对于礼教仁义都身体力行。
  白嘉轩是《白鹿原》里的核心人物,他在旱灾时抱病带村民祈雨,在饥馑时上山向土匪借粮,对石头一家、对鹿子霖、对黑娃都能以德报怨,真正做到了朱先生所说的“为富思人兼重义,谦让一步宽十丈。”同时,他还修祠堂团结族人们的凝聚力,建学堂让孩子从小就习书学典,立乡约以礼教仁义束人治族,使白鹿村成为远近闻名的“仁义村”。
  《白鹿原》里的很多故事都是围绕土地展开的,朱先生问白嘉轩,“嘉轩啊,啥是你的命啊?”嘉轩答“地嘛。”白、鹿两家换地、买地,李寡妇一田卖二主等情节都告诉我们土地是農民赖以生存的根本。白家门楼上始终挂着“耕读传家”的匾额,白嘉轩也始终把耕读视为治家理事之本,他一年到头都跟长工鹿三一起躬耕田垄,勤事稼穑;他带领族人们兴办学堂,被朱先生赞为“功德无量的大善事”。“耕织传家久,经书济世长”不仅是白嘉轩的指望,更是中国封建社会早期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条件下所流传与沿袭下来的生活方式与文化传统。
  “仁德道义”和“耕读传家”等文化在电视剧中的诠释既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形成互文,又传达了原作者和编辑对传统文化回归的期盼以及对于礼仪、情怀和传统价值观的期冀。
  3.电视剧《白鹿原》与社会文化的互文
  随着小说《白鹿原》及同名电视剧的不断传播,西安周边现已建成白鹿原影视基地、白鹿原民俗文化村,白鹿仓等关中风情体验地。白鹿原影视城有电视剧里的“白鹿村”,在这里,无论是坐北朝南半边盖的民居,还是以木梁承重,以砖、石、土砌护墙的院落,抑或是气势恢宏、雕梁画栋的祠堂,都让小说中的文字鲜活起来。白鹿原民俗文化村依原而建,南望秦岭、东临灞河。村内保留了最原始的自然森林公园形态,溪水潺潺、绿树成荫,通过仿古建筑、美食特产、传统技艺表演等完美呈现出关中文化。白鹿仓则是一个集农耕文化、休闲娱乐、美食购物为一体的仿古文化街。影视城实景搭建的白鹿村、滋水县城再现了关中古村落的面貌,观众们也通过影视作品感受到了原滋原味的关中风情,这些都是《白鹿原》影视作品与社会大文本互文的具体体现。
  4.结语
  《白鹿原》是陈忠实笔下的一部经典之作,搬上屏幕的《白鹿原》也让人惊叹不已。改编是找到影视文本与小说文本间的渗透关系,从而达到艺术形态转换的一种方式。《白鹿原》的改编从叙述语言到影像语言的转换上做了加法,电视剧文本与社会大文本之间的互文使得受众更好地了解了符号意义,引发了人们对社会生活的进一步思考。
论文来源:《商情》 2019年1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136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