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简?爱》小说与影视的互文性解读

作者:未知

  摘 要:“互文性”否认文本的独创,认为没有任何文本可以脱离其他文本而被创造。影视是在小说的基础上改编而成,二者之间存在互文性。本篇文章用互文性理论来解读《简·爱》小说与影视,主要从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语言表现三方面来研究小说与影视之间的改造、扭曲、浓缩、省略、凸显等转换之处并分析其中隐含的原因。以此得出小说改编为电影并不是简单的移植过程,而是进行转化的过程,二者是互相阐释、互相补充的,二者各有优劣,互相不可代替,共同创造人类精神财富。
  关键词:《简·爱》 互文性 小说 影视
  一、故事情节中的互文性
  《简·爱》小说与影视的互文性在故事情节上主要表现在浓缩与省略、凸显、叙述时序三方面。
  (一)故事情节的浓缩与省略
  小说是通过语言文字的叙述来表现故事情节,而影视是靠镜头的转移,画面的更替来表现故事情节。《简·爱》小说改编为电影,将小说中的故事情节真实再现,同时也存在对故事情节的浓缩与省略。首先,电影将通过冗长的篇幅叙述整个故事情节的小说搬上荧幕在有限的时间内展示出来,这本身就是对故事情节的一种浓缩与省略。其次,电影中的具体故事情节也存在着浓缩与省略。如简爱在得知罗切斯特已有妻子之后,在暴风雨的夜晚逃走一直到回到他的身边,这个过程在影片中只用了几个镜头。镜头一近景简爱逃离桑菲尔德府拼命地向前奔跑,途中风雨交加,四周一片荒凉。随后被圣·约翰及其两个妹妹救活;镜头二特写简爱的画技高超;镜头三特写是圣·约翰发现简爱的真实身份并告知她已继承了叔叔的财产,接着圣·约翰向简爱求婚,遭到简爱的拒绝;镜头四远景加特写简爱出现在桑菲尔德府,她与罗切斯特重逢。而这个情节在小说中却整整用了十章来描述。
  (二)故事情节的凸显
  《简·爱》小说改编为电影时,在小说中看似十分平淡无奇的情节,而在电影中为了表达效果的需要往往进行浓墨重彩地渲染。如小说中只是平淡地描述了罗切斯特房间失火—“夜黑的可怕,我的房门似乎给碰了一下,仿佛外面黑过道里有谁摸索着走路,手指从门上摸了过去似的”,后来简爱发现罗切斯特房间着火了。从文字层面上我们并没有深刻地体会到一种惊悚感,这似乎只是失火之前的征兆而已。但电影与其相比,它的表现却更令人战栗。除此,小说末尾简爱归来时桑菲尔德庄园已成为一片“焦黑的废墟”这一情节也进行了凸显,首先全景写桑菲尔德府破败的剪影,接着近景空洞的门,破损的墙壁、窗格、遍地堆满烧坏的房梁。末了特写墙、窗洞、天井里一片坍塌的烧焦的木料,枯草丛生镜头等。
  二、人物形象中的互文性
  人物形象出现在大多数的文本中,小说文本与影视文本中也存在着形形色色的人物。电影是由小说改编而来,故电影是小说文本的再现,包括小说中的人物形象。电影将小说文本再现并不是一种简单的重复,挪移,而是一种转化。《简·爱》影视对其小说再现也进行了转化,在人物形象方面主要表现在扭曲、省略两方面。
  (一)人物形象的扭曲
  《简·爱》影视中对一些人物进行扭曲,将相貌平凡,矮小的简爱扭曲为文静乖巧的美少女;将相貌不佳,脾气粗暴的罗切斯特扭曲为帅气、随和、深情的男主人;将英格拉姆小姐由一个美貌,气质不凡的贵小姐扭曲为不漂亮,没有气质,傻白甜的形象以及对伯莎的粗暴、凶残进行弱化。《简·爱》影视对小说中人物形象进行适当的扭曲,符合了那个时代观众的喜好并且能够吸引了他们,从而达到电影本身的目的。
  (二)人物形象的省略
  小说在改编为电影时不會将其中的众多人物形象都搬上荧幕,必然会对一些人物进行省略。如简爱小时候的保姆白茜,是位性子急的仆人,照顾简爱的起居生活,经常打骂简爱,但她也有仁慈的一面。比如,夜晚经常给简爱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来满足简的好奇心,有时去厨房偷偷地拿点茶点,小蛋糕给她,可以说简爱小时候唯一得到的温暖都源于白茜。但影片中却没有这个人物以及对简爱长大后拥有坚毅、善良、不卑不亢的品质有很大的影响的谭普尔小姐也没有出现等。因此小说文本在改编为电影时,常常会保留故事的主要人物,适当地讲述一些次要人物,同时也会删去一些人物,以此来确保电影在有限的时间内故事逻辑的完整性。
  三、语言表现中的互文性
  由于小说和影视借助的媒介不同,小说改为电影时语言表现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主要体现在省略与改写两方面。
  (一)语言的省略
  文学的基本材料是语言,是给我们一切印象、感情、思想以形态的语言,“电影是以镜头画面的形式进行叙述和描写的,又以声音(对话、旁白、音响、音乐等与画面)的结合、镜头与镜头的组接为基本特征,故电影不可能像小说那样有大量的语言存在”。《简·爱》电影对小说中很多语言进行了省略。在小说文本中多处引用《圣经》的语言。
  (二)语言的改写
  《简·爱》小说改编为电影时,不但对小说中的语言进行了提炼、浓缩、省略,而且也对其进行了转换、改写。如小说中罗切斯特在谈及他与伯莎的婚姻时,他说,“我发现梅森小姐是个美丽的女人,高高的,黑黑的,十分庄严,她奉承我,取悦我,我受了迷惑和刺激,我的感官兴奋起来,我以为我爱她。”而电影中罗切斯特却这样说,“伯莎,父亲为了她的财产要我和她结婚,我在婚前甚至很少与她说话,我同她居住了四年,她脾气暴躁品行差劲等”。小说中,表明罗切斯特先生曾经贪图过伯莎的青春美貌,但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直到遇到简爱,他的精神世界又一次复苏。而电影中将他与伯莎的婚姻完全沦为一种金钱的交易,自己对伯莎没有一点好感。
  综上所述,《简·爱》影视由其小说改编而成,二者之间并不是粘贴与复制的过程,而是吸收与转换的过程,二者各有优势与劣势。,二者是相辅相成、互相阐释的,是共同为人类创造精神食粮的。
  参考文献
  [1][法]朱丽娅·克里斯蒂娃.符号学[M].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
  [2]彭吉象.影视美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3]程德祥.电影音乐在音乐艺术教育中的审美价值[J].电影文学,2012.
论文来源:《新教育时代·学生版》 2019年1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635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