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上市酒企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由于国家政策等多方面影响,酒类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基于2012—2017年我国上市酒企的经验数据,实证检验酒类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影响因素。研究发现,企业规模和管理层持股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正相关,财务杠杆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负相关,股权集中度、董事会规模、独董比例、盈利能力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关系并不显著。
  关键词:酒企;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企业规模;管理层持股比例;财务杠杆
  中图分类号:F23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07-0098-05
  引言
  据统计,2012—2017年沪深两市共有2 815起上市公司违规行为,涉及上市公司1 323家。其中,近670家公司存在两次及以上的违规行为事件,违规多为信息披露方面。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是公司与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沟通的主要渠道,然而,近年来频频曝光的财务舞弊案使公众开始质疑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的质量,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规范信息披露,有助于保护投资者利益,减少信息不对称,从而提高资本市场配置效率。
  近年来,受国家政策和市场等多方面影响,酒类上市公司业绩出现较大波动,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引起各界关注。基于此,本文拟探析酒类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并对其影响因素进行研究。
  一、酒类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的现状
  (一)信息披露考评结果不稳定
  深圳证券交易所自2001年开始对深交所上市的公司的信息披露进行年度评级,考评结果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监管信息公开”中“信息披露考评”栏内进行公开,按A、B、C、D四个字母等级进行划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考核评级越高,说明上市公司的会计信息披露质量越高。本文手工收集并整理了从2011年开始的上市酒企信息披露考评结果,信息披露评级为A的企业数量在逐步上升,B级的企业数量在逐年下降,深交所的上市酒企呈现出较好的发展态势,评级为C级的酒企数量从2011—2015年逐年下降,但2016年出现了小幅度的上升,部分企业的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不够稳定,评级为D级的企业数量2011—2014年均为0,但2015—2016年少部分企业出现了D级,说明少部分企业不重视会计信息披露,导致信息披露评级下降。
  (二)会计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完整
  本文根据CSMAR国泰安数据库的违规事件数,并结合各上市酒企在深交所和上交所网站公开的违规事件,进行手工收集、整理后,得到2012—2017年上市酒企的违规事件数和违规类型。在上市酒企違规事件中,违规类型为其他、推迟披露和重大遗漏是前三大类,但“其他”是较零散原因的合集。因此,推迟披露和重大遗漏是上市酒企最重要的违规类型,说明上市酒企会计信息披露不够及时、内容不完整。
  二、理论分析及研究假设
  一般来讲,规模较大的公司比较小公司拥有更大的资金需求,为了吸引市场投资者,规模较大的公司往往更注重自身形象和声誉,也更容易受到潜在投资者和社会公众的关注。因此,公司倾向于披露更高质量的会计信息。
  假设一:企业规模大小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呈正相关关系。
  根据理性经济人假设,企业大股东往往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股权集中程度越高,大股东就越可能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对会计信息进行控制和操作,出现对中小股东的“掏空”行为,进而导致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相对较低。而股权集中度较低时,没有谁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因此,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相对更高。
  假设二:股权集中度越高,上市酒企的“掏空”行为越严重,即股权集中度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呈负相关关系。
  管理层持股是企业对管理层的一种股权激励制度,它是减少代理成本的一种重要方法,管理层持股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道德风险”给企业造成的损失。当管理者的持股比例较低时,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也会相对较低。
  假设三:管理层持股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水平呈正相关关系。
  董事会是公司内部治理结构的重要内容,是信息披露的重要决策机构,董事会人数的增多对信息披露会形成更强的约束力和控制力,规模较大的董事会能更好发挥其监督职能,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
  假设四:董事会规模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呈正相关关系。
  为履行其职能,独立董事一般不会与公司管理层勾结,并通过维护公司股东的利益来实现自身价值,扩大自身影响力。其次,独立董事一般是声誉和能力均较好的独立个体,他们可以运用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帮助企业解决日常经营中的难题,提升企业价值,并监督企业管理层更好地进行会计信息披露,减少信息不对称。
  假设五:独董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呈正相关关系。
  根据信号传递理论,盈利能力越强的企业越是倾向于向外界展示和突出自己,以此维持他们的地位和声誉,从而获得股价的上扬。当公司陷入财务困境,为维持公司股价,管理层可能遗漏或推迟披露重大事项,或者直接进行财务舞弊,导致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下降。
  假设六:企业盈利能力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呈正相关关系。
  财务杠杆也称为筹资杠杆,其能给企业带来额外的收益,同时也能给企业带来财务风险。较高的财务杠杆会使投资者认为企业偿债能力不足,投资风险较大,进而削减对企业的投资资金。当上市公司的财务杠杆过高时,破产风险随之增大,管理层就会对相关会计信息进行隐瞒,会计信息的披露也会变成有选择性的披露。
  假设七:财务杠杆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呈负相关关系。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本文选取2012—2017年上市酒企的数据作为研究样本,样本筛选如下: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17年第四季度《上市公司行业分类结果》筛选酒企数据,结合企业最近年度报告中的业务概要,将“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列示企业中的非酒类企业进行删除。剔除数据缺失的样本后,最终获得37家酒企共167个样本。衡量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会计投资者保护指数》来源于北京工商大学“投资者保护研究中心”网站,并经过手工收集整理所得,其他数据均来源于国泰安CSMAR数据库。   (二)变量定义
  1.被解释变量。关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AIQ)的衡量,目前学术界主要有四种方法:一是以深交所的信息披露考评衡量(沈剑、李红霞,2014;马媛,2016;张海燕,2017);二是以会计投资者保护指数衡量;三是以盈余质量衡量(Penman,2002;Francis et al.,2004;Barth,2008);四是以自建指标衡量(崔學刚,2004;肖紫薇,2017)。由于深交所的信息披露考评只针对深交所上市的酒企,盈余质量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存在差别,自建指标主观因素太强,而投资者保护指数从四大维度进行评分,且由独立的第三方进行科学评分。因此,本文采用投资者保护指数衡量会计信息披露质量。
  2.解释变量。本文共有七个解释变量,借鉴已有学者的衡量办法,企业规模(Size)将用酒企总资产的自然对数表示;股权集中度(Q10)采用酒企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之和来表示,为了保证结论的稳健性,将采用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Q1)进行稳健性检验;管理层持股比例(MEP)用管理层持股总数量除以总股数来表示;董事会规模(DS)用董事会人数表示,人数越多,董事会规模越大;独董比例(DD)用独立董事人数占董事总人数的比例来表示;盈利能力(ROA)用总资产净利率表示;财务杠杆(Lev)采用资产负债率来反映。
  3.控制变量。由于企业的发展能力和营运能力也可能会对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形成一定影响,因此,本文将两项能力作为模型的控制变量。其中,发展能力(Growth)选取了营业收入增长率表示,营运能力(ATA)选用总资产周转率衡量。
  (三)模型设定
  四、实证检验及结果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分析
  本文的实证部分利用Stata15.0进行数据处理、回归分析,绘图利用的是Excel。
  从表1可以看出,酒企会计信息披露质量(AIQ)最小值为41.92,最大值为73.59,不同酒企之间的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差异较大;酒企规模普遍比较大,总资产的自然对数(Size)较高,最小值也达到了19.6707;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Q10)均值为0.5768,说明大股东持有公司股份数占一半左右,大股东与中小股东持股比例之和差距不是很大;管理层持股比例(MEP)均值为0.0225,最小值为0,部分酒企管理层未持有公司股份数;上市酒企均设立了董事会并聘请了独立董事,董事会规模(DS)符合国家相关规定,酒企董事会成员均值为9.3713,但最小值为6,不同酒企董事会规模存在一定的差距;独立董事比例(DD)最小值为0.1818,各大酒企均设立了独立董事,均值为0.3664,说明独董占董事会成员1/3左右;总资产净利率(ROA)只有0.0662,酒企盈利能力尚待提升;资产负债率(Lev)比较正常;营业收入增长率(Growth)均值为0.1439,整体发展能力良好,但最小值为负数,部分酒企营业收入变化趋势不容乐观;总资产周转率(ATA)不高,均值为0.5510,这也体现了酒企的行业特色。
  (二)相关性分析
  为了检验各变量的相关程度,为后续研究奠定基础,在进行回归分析前,本文对主要变量进行了相关性分析。
  根据表2结果可得,企业规模(Size)、管理层持股比例(MEP)、董事会规模(DS)、总资产净利率(ROA)、营业收入增长率(Growth)、总资产周转率(ATA)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AIQ)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这与本文的预期相符,初步验证本文的假设;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之和(Q10)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AIQ)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这与预期不符,可能是由于酒企股权集中度提高后,产生了一定的利益协同作用,更易解决单一股东无法解决的问题,同时增加对于管理层的监督和督促,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信息不对称,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水平。不过,两者具体关系有待下文进行多元回归分析检验。
  为进一步验证各变量之间是否存在多重共线性问题,避免影响回归结果的准确性,本文还进行了方差膨胀因子(VIF)检验,通过检验得知各解释变量之间不存在多重共线性问题。
  (三)多元回归分析
  通过回归分析结果可知,调整R2为35.31%,模型的拟合优度整体良好。企业规模(Size)的回归系数为1.2814,且在1%的水平上显著,有力地证明了企业规模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间的正向关系,验证了假设一。
  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之和(Q10)的回归系数为负,与假设二的预期符号相同,但结果并不显著,可能是由于酒企股权集中度的提高促进了企业经营效率的提升。同时,大股东持股比例的提高也会促使其更加关注企业的会计信息。因此,股权集中度的提高会进一步倒逼经理层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
  管理层持股比例(MEP)的回归系数为7.2447,且在10%的水平下显著,验证了假设三,管理层持股比例的提高有利于提升管理层的主人翁意识,将自己的利益与企业利益相关联。
  董事会规模(DS)的回归系数为正,与假设四的预期符号相同,但并不显著,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有待提升。独董比例(DD)的回归系数显著为负,这与假设五预期结果不符,表明独立董事没有充分发挥监督管理作用。
  盈利能力(ROA)的回归系数为正,与假设六的预期符号相同,但结果不显著,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高低并未受盈利能力太大影响。财务杠杆(Lev)的回归系数为-6.2945,且在1%的水平上显著,验证了假设七。
  从控制变量来看,发展能力(Growth)显著为负,可能是因为营业收入增长率高的酒企为了避免引来竞争对手,或者出于保护自身商业机密的考虑,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反而不高。营运能力(ATA)显著为正,总资产周转率越高,流动性越强,资产获取利润的速度就越快。根据信号传递理论,营运能力好的企业更愿意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水平向利益相关者传递利好的信号,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提高企业价值和声誉。   (四)稳健性检验
  为了进一步验证回归结果的稳健性,本文进行了以下稳健性检验:一是股权集中度的衡量采用第一大持股比例(Q1)替代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之和,回归结果与前文无本质差异;二是用现金与利润总额比(CP)替代总资产净利率来衡量盈利能力,回归结果也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因此,本文的实证分析结果是稳健的。
  五、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一)研究結论
  1.企业规模和管理层持股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正相关。这与本文的研究假设一致,企业规模越大,企业越倾向于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获取企业的长远健康发展;管理层持股比例越高,参与企业管理的积极性越强,越是有利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优化。
  2.财务杠杆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负相关。这与本文的研究假设一致,根据信号传递理论,财务杠杆高的酒企倾向于隐瞒自己的真实负债率,以免造成股价的波动,会计信息的披露也会变成有选择性的披露,进而降低公司的会计信息披露质量。
  3.股权集中度、董事会规模、盈利能力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关系不显著,独董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负相关。这可能是由于股权集中度一方面可以提升酒企的经营效率,提升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另一方面在股权集中度高的酒企,大股东可能会出于自身利益攫取中小股东的利益,在二者的矛盾结合下,两者关系不显著。酒企的董事会职能和独立董事和独立性可能并没有充分发挥,致使其未显著提升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水平。随着监管措施的完善,盈利差的企业也无法降低信息披露质量,因此可能形成盈利能力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关系不显著的现象。
  (二)政策建议
  1.建立健全会计信息披露的相关法律法规制度。虽然关于规范会计信息披露要求和方式方法的法律法规较多,但至今仍未形成完整的体系,且存在很多漏洞,现阶段会计信息披露仍存在各种问题。国家相关部门应当分析目前存在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制定关于会计信息披露在证券市场如何规范的具体法律法规、披露细则和操作规范,对于目前法律法规不清晰之处尽量细化,以免企业利用规定的模糊性钻漏洞。同时必须完善相关会计准则和会计制度,规范企业的会计行为,进而规范企业的会计信息披露行为。
  2.加大会计信息披露违规的惩处力度。有时,会计信息披露违规成本相对违规所得收益更低,部分上市酒企便有了违规的驱动力。会计信息披露不及时、内容不完整,推迟披露和重大遗漏便成为上市酒企最重要的违规类型。部分企业存在短期的特定目标或者侥幸心理,只要相关监管部门不发现,这些企业就不愿意披露部分对企业股价可能不利的信息,进行选择性的信息披露。对于酒企披露违规,有关部门需完善相应的信息披露处罚措施,并制定会计信息披露的问责机制,加大披露不完整、不真实的惩罚力度,保证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相关要求有法可依。加大信息披露违规成本后,倒逼酒企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从而引导资本市场健康长远发展。
  3.酒企需要重视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提高。通过对信息披露样本的统计发现,信息披露评级为“B”的企业占比最高,信息披露评级均值出现下降的趋势,2015—2016年出现了评级为“D”的酒企,这表明部分酒企对信息披露不重视。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有助于提升企业的透明度,在缓解信息不对称和代理问题后,分析师对于企业的预测精度提高,企业的资本成本得以降低,股票流动性增加。在企业内部,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的提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首先,提高会计人员职业素养和职业水平;其次,加强企业内部审计,增强内部审计的独立性,内部审计师对会计信息提供过程可以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形成内审部门与会计部门相互制衡的关系。
  4.小型酒企可通过合并、重组等方式适度扩大企业规模。在信息披露质量的影响因素分析中发现,企业规模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正相关。适度的企业规模可以产生规模效应,部分小型酒企可以通过合并、重组或其他方式实现规模的扩大,但是,不能盲目追求扩张,需要注意企业规模与经营目标的匹配性。
  5.合理利用财务杠杆。由于利息的抵税作用,企业在筹资中适当举债,调整资本结构可以给企业带来额外收益,但过高的财务杠杆会导致财务风险。在前文的实证分析中发现,财务杠杆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负相关。因此,酒企需要合理利用财务杠杆,既发挥抵税作用,又不至于产生过高的财务风险。
  6.适当提升管理层持股比例。在信息披露质量的影响因素分析中,管理层持股比例与会计信息披露质量显著正相关,作为一种股权激励制度,它是减少代理成本的一种重要方法,能最大限度地连接管理层和投资者的利益,提高管理层的主人翁意识,缓解利益冲突,管理层拥有股东和管理者的双重身份后,与企业形成命运共同体,为企业的长远发展考虑,从而提高会计信息披露质量。管理层持股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道德风险”给企业造成的损失。因此,上市酒企可适当提高管理层的持股比例,为更好地留住优质管理层,可采用股份期权的方式授予企业股权。
  参考文献:
  [1]  沈剑,李红霞.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影响因素研究——基于能源企业的实证分析[J].西安科技大学学报,2014,(6):754-760.
  [2]  马媛,张伟.企业战略差异、信息披露质量与会计信息价值相关性——来自深市2010—2014年上市公司的数据[J].财会通讯,2016,(36):13-17.
  [3]  张海燕.环境不确定性、会计信息披露质量与债务成本[D].合肥:安徽大学,2017.
  [4]  崔学刚.公司治理机制对公司透明度的影响——来自中国上市公司的经验数据[J].会计研究,2004,(8):72-80.
  [5]  肖紫薇.我国企业碳会计信息披露影响因素研究[D].西安:长安大学,2017.
  [6]  宋洪琦.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影响因素与测度的实证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1.
  [7]  姚海鑫,冷军.内部控制、外部监管与上市公司会计信息披露质量——基于博弈论的分析[J].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3):247-25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39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