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及应对措施

作者:未知

  摘 要:文章阐述了历史上数次传染病危机对经济造成的损失,对比了2003年SARS疫情和本次肺炎疫情的严重程度和应对措施,分析了本次疫情可能对投资、出口以及相关行业的影响,并最终提出政策建议和应对措施。
  关键词:新冠肺炎 经济冲击 传染病危机
  近期爆发于武汉的新型肺炎引发政府和十多亿国人密切关注。为避免人员流动造成疫情蔓延,2020年1月23日武汉及湖北地区多个城市封城,公交、地铁、火车等公共交通暂时关闭。国务院办公厅延长春假假期至2月2日,各地大专院校、幼儿园推迟开学。江苏、上海等地区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更为严格的规定,要求辖区内企业不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但实际上不少企业的复工人员和时间都晚于各地政府要求。新冠肺炎疫情及为阻断疫情蔓延的种种举措毫无疑问会对中国短期经济带来不可忽视的冲击。
  一、历史上数次传染病危机
  世界历史上大规模爆发的传染病不仅在短时间内夺去数亿人的生命,还对经济社会造成巨大破坏,带来严重损失。14世纪中期爆发于欧洲的黑死病,导致了超过六千万人死亡,数量几乎占到当时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黑死病造成当地劳动人口减少,提高了欧洲当时的工资水平,其影响延续到15世纪,加速了欧洲封建制度的灭亡。天花在16世纪被引入美洲大陆后,造成当地土著人数锐减,引起当地土著人的大恐慌。到了18世纪,天花仍然在欧洲肆虐,造成当时死亡人数的10%~15%,人口密集地区的染病人数和死亡率更高。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迁,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区域更为广泛。以黄热病为例,其中间宿主伊蚊最远飞行距离仅为300米,但伊蚊所携带的黄热病病毒从西非转移到美洲,从美洲传播到欧洲,都是通过人的行为来实现的。距离现在100年之久的1918年大流感,爆发于美国,但被称之为西班牙大流感。此次大流感对很多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据最新统计1918年大流感造成了世界范围内5000万~1亿人死亡。美国因此损失了大量的劳动力,经济遭受冲击,对民众心理产生了负面影响。我们记忆犹新的2003年SARS,全球累计报告8000多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病死率约为11%。经济数据表明,SARS对经济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第二季度,随着疫情解除,第三季度经济开始反弹。2003年四个季度的GDP增速为11.1%、9.1%、10%和10%。总体而言,2003年SARS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限。不能否認的是,传染性疾病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会秩序混乱、人情淡薄,为居民带来很大悲伤的同时还造成相当大的恐慌。
  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不同于2003年SARS时期
  历史上大规模的传染病对于经济的影响更多的在于其导致相当高的死亡人数,减少整个国家的劳动力数量。现在随着社会科技的进步和发展,无论是细菌性传染病还是病毒性传染病的致死率都显著低于一个世纪以前。但由于交通手段的进步,以及国家之间、国家内部的经济联系更为紧密,传染病传播速度也更快。
  2003年爆发于中国广东省的SARS是让国人最为印象深刻的传染性疾病,也是和本次新型肺炎极为相似的一种疾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10月公布的报告,2003年肆虐中国半年时间的SARS内地累计病例5327例,死亡349人。本次于武汉爆发的新型肺炎截至2020年3月1日,新型肺炎的确诊人数为79971例,累计死亡2873人。所幸目前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逐渐下降,很多省市已经连续多天0确诊。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以外的地区,如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地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增加很快。很显然此次新型肺炎的传染性更强,扩散速度更快。当然国家对此次新型肺炎的整治和控制措施也更为严格。整治措施包括上文提到的封城、延迟春节复工时间等,以上措施减少了净劳动时间。净劳动时间的减少无疑会影响经济生产,影响到实际的投资、消费和进出口等。而且受到全世界其他国家疫情的影响,国际间的商品、服务贸易都会受到冲击。
  不少学者通过回顾SARS对实体经济、金融市场的影响作为依据预测本次新型肺炎对经济、金融市场的影响。但笔者要表达的是,本次新型肺炎对经济、金融市场的冲击和2003年SARS时期程度并不相同。笔者认为,在暂不考虑国家采取宏观经济对冲手段的情况下,本次新型肺炎就经济的负面冲击高于2003年SARS时期。SARS的传染性低于此次新冠肺炎,SARS期间也并未采取封城、延期复工等措施。更为重要的一点。2003年中国经济处于上升周期的初期,从2001年到2005年,GDP增速分别为8.3%、9.1%、10%、10.1%和11.4%,增速逐年加快。2003年总体增速为10%。而近两年,中国正处于国内周期性问题和结构性问题叠加的时期,经济增速逐年下滑,2019年GDP增速为6.1%。在当前经济运行面临挑战的情况下,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对当前经济的冲击负面较大。
  三、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投资、出口、消费的影响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投资、消费和进出口等方面均产生影响。员工复工时间推迟增加了企业的压力,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企业成本增加,经营压力加大必然会影响对未来的预期,从而影响投资决策。再者,有些地区、行业的春节假期延迟到2月10日,净工作时间的减少会影响到制造业和基建领域的投资增速和出口增速。而疫情如果持续扩散,中国货物出口会受到影响,不仅是前文提到的由于生产时间减少导致的产量减少,而且一些出口产品可能受到其他国家的质疑和隔断,增加出口成本,甚至被其他国家拒绝进口。春节期间本来应是消费的重要时间,但受到疫情的影响,整个社会的消费呈现断崖式下滑,且影响最为严重的是旅游、住宿餐饮、交通、娱乐服务业等。
  具体从产业角度来看,第三产业受到影响最大。尤其是对交通服务、旅游、餐饮住宿等行业影响更为直接和明显,一些地区可能会出现负增长。2003年SARS期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32%,2019年已经增加到52%。第三产业已经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中流砥柱,本次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冲击影响毫无疑问会拖累经济总体增长。从结构性来看,由于新冠肺炎造成学校延迟开学,使得不少家庭转向线上教育,并且需求量非常大。可以说新冠肺炎疫情对教育培训行业的影响是冰火两重天,线上机构的生源火爆,但不具备线上教学能力的机构面对学生退款、房租、员工工资等多重压力,生存堪忧。其次,本次疫情对第二产业的影响也不容低估。第二产业主要包括工业和建筑业等行业。劳动力流动受到约束、推迟复工时间、以及交通运输等问题会影响很多工业企业。再次,疫情对于第一产业的影响较为有限。农牧行业是最基础的产业,短期内由于餐饮市场的消费下跌,对于农牧产品的需求会下降,但这种下降是短期的,疫情消灭以后销量自然会上升。   四、应对此次疫情的建议
  通过对本次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影响分析可以看出,这次黑天鹅事件对于经济金融市场短期内都有负面冲击。除了对投资、消费和出口等具有实际影响以外,对金融市场的冲击也要特别关注。金融市场对事件的反应更为敏感,也更容易出现超调的情况。但随着疫情阻隔、市场情绪的理性回归,金融市场将会趨于平稳。
  笔者分析,由于本次疫情导致的人员流动大幅减少、复工时间延迟以及完全不同于2003年的经济背景,使得本次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更甚于2003年SARS时期。但是中国政府具有非常强的治理能力、逆周期调节经验以及宏观经济政策工具,这些条件可应对本次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具体在恢复经济增长方面的政策建议如下:
  (一)扩张的财政政策
  中国有充足的财政政策调整空间。政府可通过对企业减税,尤其是受到此次肺炎疫情冲击较大的餐饮、旅游、交通运输等行业企业减税,降低企业负担。春节本应是消费的旺季,也是许多服务类企业创收的重要时间。经合组织提出一国财政健康的边界线是财政赤字不超过GDP的3%,面对突然的疫情冲击,财政政策需要发力、支出增加,硬守3%的赤字率可能并不必要。通过财政支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以此促进就业和增长。
  (二)合理充裕的货币供应量
  在经济受到外部冲击时,货币政策需要灵活适度调整,以稳定金融市场和增强公众信心。面对本次疫情的冲击,央行可适度的宽松货币政策,引导利率下行,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货币政策固然有传导不通畅的问题,但是宽松的货币政策释放一种积极的信号,中央银行通过与市场积极沟通、迅速回应市场关心的问题,可起到稳定市场信心提振市场信念的作用。
  (三)为中小企业提供补贴
  中小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在本次疫情使得不少中小企业面临损失,岌岌可危。中小企业长期以来存在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也一直是政府非常关注的群体,对于中小企业的帮助要采取合适的方法。如上文所提到的,强制要求商业银行定向提供流动性效果欠佳且难以持续。银行可根据情况对这些企业的还款方式进行优化,降低其还款成本,以降低疫情造成的冲击。同时,可结合财政政策对中小企业进行税收减免、优惠和财政补贴。
  (四)发挥保险保障作用
  疫情的出现和扩散会造成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损失。低收入人群的资产主要是其劳动能力,对其劳动能力的保障则是对低收入人群资产和家庭的保障。目前国家已经将新型肺炎治疗的费用大部分由国家全部承担,但这无疑会增加政府的财政负担。通过商业保险公司与政府合作可发挥保险保障作用。保险公司开发相应的险种,政府对该类险种提供一定的优惠措,提高相关保险覆盖的广度和深度,为暴露于疫情之下的群众提供保障,同时也减少政府财政压力。
  总而言之,此次疫情来势凶猛,确诊病例远超2003年SARS时期,阻断病毒的措施强度也大于当时的SARS疫情时期。所幸目前包括湖北地区在内的很多省市地区已经在抗击疫情中取得明显成效,不少省份已经连续出现新冠肺炎的零增长。本次新型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短期内冲击很大,但中期来看,考虑到中国强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等宏观调控措施,本次疫情对于中国经济冲击会被有效减少。一旦疫情被阻断,经济恢复正常运行,经济增长将逐渐恢复。
  参考文献:
  [1]张连城,贾金思.市场失灵与政府作为——“非典”疫情对中国经济冲击的性质和原因分析[J].经济与管理研究,2003(05):67-71.
  [2]黄益平.新冠肺炎的经济影响与政策应对[J].企业观察家,2020(01):76-77.
  [3]王元龙,苏志欣.非典型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及对策[J].国际金融研究,2003(06):48-52.
  [4]杨翠红,陈锡康.SARS对我国消费的影响程度分析[J].管理评论,2003(04):13-17+63.
  [5]文魁,张连城,朱伟奇,李婧,王军,徐则荣,王克.SARS的经济学思考[J].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2003(04):5-14.
  
  (薛敏、沙晓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金融系)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21813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