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女性与一位外教的尴尬情路

作者: 分忧草

  
  三个颇有“远见”的成都女人,把一名外籍教师当作自己人生的“跳板”,她们期待着他是自己的领航人,以帮她们重新起航,实现出国留洋的目的。于是,在这所外语进修学院里,有了外籍教师与三位中国女性尴尬的情路历程。
  
  千里姻缘
  
  凯特斯是美籍英国人。2001年秋天,时年27岁的凯特斯到四川某大学就读中文。在就读期间,他与大部分来华留学生一样,一边学汉语一边寻找机会打工,希望以此了解中国。2002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凯特斯获悉成都有一些由外籍教师执教的外语进修学校,于是凭借自己得天独厚的条件,顺利地加盟了某大学的外语进修学院,当了一名英语教师。授课之余,凯特斯把目光投向了成都的女孩,因为他最欣赏成都姑娘那种在热情中蕴含着几分羞涩的特有的妩媚。
  他曾不止一次地袒露自己的心迹:如果今生有缘,他很愿找一位成都姑娘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外语进修学院将凯特斯的聘期定为三年,这使他有充足的时间,去接触不同年龄、不同文化层次及各种身份的女学生。时间长了,凯特斯在与她们的接触中发觉,与其说自己对那些女孩有某种渴望,还不如说她们对他更有一种渴望,渴望能在他的帮助下漂洋过海,到异国他乡去寻找一片崭新的天地。
  对此,凯特斯倒不以为然,他反而觉得那些姑娘心地坦诚,没有虚伪。亮出自己的态度,这是西方的观念。于是,他也给这些姑娘们一个典型的西方式的直白:I love you!所有的姑娘都知道这是逢场作戏。然而这样的戏,毕竟也有真演的时候。2002年8月,一个名叫林玉的姑娘走进了教室,成了凯特斯的学生。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28岁的林玉还没有结婚,大学毕业后,通过应聘在一家外贸公司当一名涉外财会。如果不是觉得自己的英语口语还稍欠火候,她有可能去日本当一名公司外派的会计师。
  也许是她的清高,林玉对于自己的婚姻一直看得比较慎重。论才论貌,林玉应该属于上乘,以前在大学读书时,身边有许多追求者,然而她却不屑一顾。或许是从小受到她早年曾留学法国的祖母的影响,在林玉的心中,似乎总觉得东方男子缺乏某种气质,她常常向她的好友袒露,她心中的偶像就是英国著名男影星休・格兰特。因而,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应该具备格兰特的那种味道。她坚持在遇到一个可以把自己的纤手交付到他掌中的男子之前,她会像她的名字那样,一直“守身如玉”。
  缘分这东西可遇不可求,该来的时候你推也推不掉。当林玉来到凯特斯班上学习口语时,她似乎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突如其来。
  凯特斯讲课从不死板,他会时不时地跃身坐在讲台上,犹如坐在公园的草坪上那样讲授课文,且时常嘴里嚼着口香糖,那姿势粗犷中又带点优雅。他有时会一边讲课一边忽然坐在某个姑娘的身旁,用英语和她对话,而这样的机会又经常给了林玉。
  本来林玉对凯特斯那种美国式的玩世不恭不以为然。然而,当凯特斯以特有的西洋授课法坐在她身边时,当他亮开那一口纯正的伦敦英语时,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况且就在凯特斯坐在她身边时,她总是从他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些什么。
  随后的日子里,一切顺理成章,一切如愿以偿。2003年7月,林玉与凯特斯演绎的一场浪漫剧终于画上句号,他们穿上了结婚的礼服。
  在成都锦江大酒店,他们举行了糅合进东西方文化的婚礼。那天,林玉的表妹邝思也参加了她的婚礼,这位在外商写字楼做秘书的表妹悄悄地对她的表姐说:“你可要当心,外国男人不可靠。”
  对此,沉浸在幸福中的表姐对她的表妹说,她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出国留学
  
  婚后,凯特斯与林玉如同以往,一个仍在授课,一个仍是他的学生。所不同的是,在凯特斯的班上又增加了两名女学生,一位是林玉的表妹邝思,一位是邝思的好友国丽。邝思希望通过她的洋姐夫,有朝一日能帮助她闯荡海外,开创事业。而国丽这位还在成都某名牌大学中文系就读的学生,倒是想通过朋友沾点光,一起搭上出国的“列车”。
  长期生活在美国的凯特斯,对于与异性的交往从来无所顾忌。他一会儿请邝思和国丽泡酒吧,一会儿又请她们吃宵夜,一会儿又打保龄球,一会儿又跳舞。当然这些过程林玉都参加了,不是因为她不放心,而是因为她表妹对她说,你应该一起参与,看看凯特斯是如何结交异性朋友的,这或许对你有好处。
  偶尔林玉看见凯特斯对邝思和国丽,做出一些在西方看来算不了什么的亲热举动,诸如搂搂腰肩,送点小礼物,说几句赞美话的时候,林玉心中虽说有点不自在,但有点文化品位的她还是能够宽容的。有时高兴的时候林玉也会对她的两位小妹妹开玩笑说:“你们老抢我的镜头,以后我不参与你们的活动了。”有时候,她也真的没有参加聚会。
  这样的聚会维持了一段时间,直到2003年10月的某一天,才有了些变化。
  那天林玉受一位朋友之托,需要兑换1000美元,于是她回到住所取钱。当她打开房门时,看见自己的丈夫和表妹邝思正十分亲热地拥吻在一起。此时,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林玉和邝思长时间地沉默,倒是那位洋丈夫对这样的场面应付自如。他拥着林玉说:“亲爱的,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爱你。邝思很热情,你们中国人都很热情,我喜欢热情的女孩,你不必介意,这在我们美国是司空见惯的。”林玉只说了一句:“这不是美国!”然后就往外走。
  两个星期后,一切都归于平静。林玉终于体验到邝思曾对她说过“外国男人不可靠”这句话的味道。后来邝思也向林玉解释道,她并不想做对不起林玉的事,只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通过凯特斯圆出国的梦。林玉原谅了她的表妹,她觉得邝思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当初自己进外语进修学院学习,不也曾想踏着洋人的肩膀远走高飞?只是自己多了一层罗曼蒂克的幻想罢了。
  邝思说得对,洋人终究是洋人,他们是靠不住的,但作为一块跳板,不妨借用一下。于是,林玉决定利用自己的优势,率先走出国门。她向丈夫摊牌,说自己受不了丈夫的那种西方式的浪漫,为了适应西方的生活习惯,也为了将来与丈夫更好地生活,她想到英国去读书,亲身感受一下西方的文化。凯特斯对此毫无疑义,他觉得这正是妻子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东方女性的温柔贤良和善解人意。于是他满口答应妻子的要求。
  按照预定的计划,凯特斯陪林玉飞往美国拜见自己的父母,然后赴英国与年迈的爷爷相会,随后再帮林玉办妥了进入伯明翰大学攻读国际商务专业的手续。2004年1月,林玉远涉重洋,开始了她的新生活。
  临行前,林玉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宴请了邝思和国丽,在这场凄凄切切的告别宴上,轮到林玉来开导邝思和国丽了。她说凯特斯不是优秀的男人,请她们不要过于依赖他,一切好自为之。临走时,林玉吩咐她们要多通信来往。
  
  另有所爱
  
  一个月后,凯特斯送走妻子回到了成都,依然是一边学习,一边教英语。而邝思与国丽仍然在他的班上学英语。孤身一人的凯特斯当然不会甘于寂寞,他依然具有成熟男子特有的魅力,像一块磁铁时时吸引身边的女人。林玉远在天边,邝思最能理解这位表姐夫心中的空虚,而填补这种空虚,邝思自认为已非她莫属。比起林玉来,邝思确实要开放得多,她从不在意凯特斯与国丽之间的单独约会,况且国丽将凯特斯的每次邀请都如实告诉了邝思。邝思对国丽说,我根本不在乎他要干什么,况且他又不是我的丈夫,只要他能帮我出国就行。
  邝思的这番话,国丽最能理解。哪个不想改善自己的生活。21岁的国丽稚嫩得如一株含苞欲放的蓓蕾,她长得清纯靓丽,然而21年的短暂人生中却让她充满矛盾。她家三代居住在四川边远的一个山区小县城,经过自己的勤奋,她才考入了这所西南名牌大学的中文系,她发誓日后一定要出国做大事挣大钱。
  国丽总算对得起自己,在大学读书各门课成绩都是班里的佼佼者,成为班里众星捧月的公主。然而公主总想找一位出色的“白马王子”,以此改变她的命运。她认定自己这辈子决不会找一个平庸的男人。于是她便寻找机遇,等待着“梦中情人”出现,使她的前程增添一缕灿烂的锦绣。
  终于,在她的好友邝思的引导下,她走进了外语进修学院,并认识了凯特斯。一开始,她只把凯特斯当作是一个热情随和的异性朋友,况且他又是有妻室的人,偶尔凯特斯对她有某些亲昵的举动,她总是很有礼貌地巧妙回避。然而,当林玉走后,国丽以一个少女特有的敏感觉察到,凯特斯对她有某种异乎寻常的关心,不是那种西方式的玩世不恭,似乎是一种绅士般的脉脉温情。国丽感到凯特斯对她与对邝思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说实在的,凯特斯并不喜欢邝思,他认为这样的女人在美国的大街上随处都有。而他理想中的情人是像林玉、国丽那样的娇柔可人的东方女性。对于国丽,凯特斯似乎真的动了感情,这是因为林玉的信来得很少,偶尔来了一封,却对他说,一个叫约翰的青年男子对她学业上有很大的帮助。
  凯特斯明白这种“帮助”意味着什么,他知道林玉已被渐渐地“西化”了。他不能容忍一个东方女子被西化,如同自己作为一个西方青年不被“东化”一样,双方只是可以相互欣赏各自不同的文化。由于情感上的失意,凯特斯把目光瞄准了仍具东方韵味的国丽。没有多长时间,国丽便投入他的怀抱。因为国丽的目标很明确,找个英俊、有才又有钱的男人帮她摆脱尴尬的命运。
  后来的日子是邝思与凯特斯渐渐疏远,取而代之的是国丽。发生在成都的这些事,远在英格兰的林玉都一清二楚,因为邝思都在信中告诉了她。而邝思与国丽之间的关系没有因凯特斯的原因而不和,她们仍然如姐妹般地互诉衷肠。谈起凯特斯,她们都感觉自己成了他的掌上玩物,有时林玉来信也说,她们三个女人都是不幸的。感叹归感叹,一切依然照旧,毕竟她们还是沿着自己设计的人生轨道在行驶。
  
  各有所得
  
  接下来的日子,对凯特斯来说,颇有些棘手了。
  先是国丽在一个夜晚,神秘兮兮地告诉凯特斯,她有身孕了,而且告诉他这孩子身上含有英国的血统。接着国丽的父母找到了外语进修学院的负责人,大吵大闹地一定要校方立即处理“外国流氓”凯特斯,并交涉堕胎的费用及巨额的精神赔偿。还有是国丽不顾凯特斯的劝阻,执意要生下她家的第一代混血儿,这是她出国的筹码,她宁可为此被自己所在的大学开除。最后是学院为了息事宁人,请凯特斯暂时离开了学院。
  似乎有些焦头烂额的凯特斯,随即打电话给美国的父母,向他们索要3000美元给国丽,并请求一直疼爱他的英国祖父,宽恕他在中国的“冒险”行为。谁知这位老人对凯特斯大加赞赏,竭力主张国丽生下孩子,以便使凯特斯家族的血脉融进东方文明。国丽终于被自己的学校开除了,她的父母不让她住在家里,凯特斯只好请朋友借房子给她住。
  2004年11月,国丽在成都生下了一个体重9斤的男婴。从进入医院待产直到母子平安出院,一直都由邝思精心照料,这使国丽心中充满了感激。国丽的父母声称要与女儿断绝来往,也根本不会看这个孩子。这个时候邝思成了国丽的知心朋友,她告诉国丽,父母是要她想办法与凯特斯正式结婚,她会让林玉办妥与凯特斯的离婚手续。其实这也是国丽心中所期望的。
  第一次做了父亲且感受到东方家庭的温暖及无穷乐趣的凯特斯,此时已真正爱上了国丽,他希望与她组成一个永久的家庭。因此他准备与林玉办理离婚手续。就在此时,凯特斯接到了林玉的电话,她先是祝贺他当了父亲,然后又告诉他,她将于圣诞前夕回来,至于离婚问题回来再谈。
  2005年国庆节前夕,雍容华贵的林玉挽着高大英俊的英国小伙子约翰回到成都。三个女人再次相聚,顿时忘情地抱成一团,又哭又笑地诉说着别后之情。凯特斯却神色黯然地看着约翰不知所措。这次林玉对凯特斯实话实说,她不想过问他与国丽之间的事,她会在适当的时候办理离婚手续,只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先帮她的表妹邝思办理赴美国留学的一切手续。事已至此,凯特斯无法拒绝,他答应照办。为了使这次聚会增添一些欢乐的气氛,约翰吩咐乐队演奏一些中、英、美等国的乐曲,三个女人分别与约翰先生跳了舞,而凯特斯先生则坐在一旁有些失落。
  林玉将携着自己的新男友共度新的生活;邝思指日可待地等着来自美利坚的签证;凯特斯在中国的这几年也不虚此行,一切迎刃而解,他总算可以说声OK了;国丽也终于得到了她想得到的东西,不过,她是否也会像林玉那样另起炉灶却不得而知。
  (本文人名均为化名,拒绝任何形式的网载和转载)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69849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