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尴尬

作者:未知

  传统认为,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然而,发生以下情形,喜事转眼就可能变成尴尬:久旱逢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洞房花烛夜——梦中,金榜题名时——重名。
  人生难逢喜事,却常遇尴尬,因此快乐少,烦恼多。教师职业常见一种尴尬——愈是认真负责的教师,愈可能被投诉。我年轻时就经历过这样的事:因为太过较真,眼里揉不得沙子,教育学生过程中言行失当,被家长告到校长那里。初涉教坛的我,不仅尴尬,还很受伤。最受伤的一次,是我带的班级因为纪律糟糕而遭到全校批评,我为这个班级付出一切,最后的结局却是下课。那段时间,我常听《最爱的人伤我最深》:“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进退我无权选择……”
  真是深刻而惨痛的教训啊!这也是一种尴尬: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多年之后,我一步步成长为有经验的教师,有经验的管理者,有经验的校长。回想从前的自己,我的那些尴尬完全是自找,因为认知不足而陷入教育困境。今天许多青年教师同样如此。
  首先来看作业,尤其是假期作业。各科教师都瞄着假期,觉得时间好长,结果造成学生互相之间寒暄询问作业总量,不是数量,而是重量——你的假期作业几斤?布置这么多作业,教师根本就没有时间批改。许多学生都是在开学前狂补作业,这样的假期作业有多少效果?
  其次来说管理。我们总觉得学生得管,可是,好学生真是管出来的吗?必要的规范不可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我们的管,真的是为学生好吗?真为学生好,需要放手,需要宽容,让学生自主,让学生选择,给学生试错空间,让他们经历与体验。我们的管,很多时候是基于自身利益的急功近利。
  再次来做一个迁移,由人及己,教师需要管吗?不少学校对教师的管理极其严格,上下班打卡,各种检查评比,强调有痕管理,凡事留下印记。领导提倡推门听课,教师天天带着不安上课。我们不禁质问:这样的管理,能培养出优秀教师吗?这样的管理,教师的主动性与创造性如何得到激发?
  如果我们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认为学生就是我们教育的对象,就是要管、要骂,那么,尴尬的结果迟早会发生。
  教育的尴尬也是人生的尴尬。小的时候盼着快快长大,以为长大了没人管就会自由。长大之后终于明白,小时候的无忧无虑才是最幸福的时光,成人的世界有太多压力、太多无奈。
  青春很美好,可终将逝去。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暮年听雨僧庐下。成熟的代价是青春不再。
  现实中,有多少人为了追逐财富而透支健康,等到生病之后又不惜金錢来找回健康。人生的目标究竟是什么?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这些皆是我们必须面临的人生尴尬。
  至于说戴着镣铐跳舞,其实是人生的常态,并不算尴尬。或者说,尴尬才是人生的常态。在尴尬中,我们慢慢成长,慢慢成熟。
  人生是一场修行,当我们从尴尬的粹炼中穿越而出,终于能做到心如止水、收放自如,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本栏责编 晓 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742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