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量分析下的农村土地流转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尽管安徽省是我国农业大省,同时也是中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发源地,在土地流转总量和增速上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但依然存在土地流转中农户与企业主土地流转信息不对称、土地流转程序不规范、土地价格难以统一等问题。同时也面临着农户对土地所有权的传统观念未减,受让土地经营承受较大风险的困难,参与土地流转、开展规模经营都存在不少风险,这也成为了新时代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巨大挑战。
  关键词:土地流转 计量模型 乡村振兴
  2018年农村土地流转新政策指出:要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实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引导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使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发展与城镇化进程和农村劳动力转移规模相适应,让农民成为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的积极参与者和真正受益者。无论中央政府还是业界学者都已认识到: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进程中,整合土地资源、壮大集体经济、实现农村产业结构升级、促进农民增收为当下脱贫攻坚工作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现有国内外研究利用“共同平等市场”模式[1]、Panel Data面板模型、交互分析法以及皮尔逊相关性检验等方法对我国农村土地流转产权制度、农村土地流转法律限制、土地流转绩效评价以及绩效分析等问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同时针对当下安徽省土地流转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也提出了对策措施。而本文主要以实地调查为主,收集安徽省土地流转现状的一手数据并根据数据做计量分析,拟发现该省土地流转过程中利益分配上存在的问题以及土地流转政策实施过程中的难处,从而为更好地促进安徽省土地流转政策的顺利实施提供意见和建议。
  一、安徽省土地流转的调查分析
  (一)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以实地调查为主并结合计量经济模型做数据分析。为使调研结果更贴合实际,我们根据预先设计的调查问卷提前进行了预调查,根据调查结果我们纠正了问卷中一些不符合实际情况的问题然后进行再调查。本次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1200份,收回有效问卷1000份,问卷有效率达83.33%。在有效问卷中,已参与土地流转的比例为67%,对土地流转制度改革持支持意见的比例为73%,这些珍贵数据真实反应了安徽省农民对土地流转制度改革的认可度,为后期的定量分析提供了宝贵数据。
  本研究基于实地调研取得一手数据,经过数据分类整理,拟建立计量经济模型。通过将土地流转中影响农户土地流转意愿的定性因素定量化,在计量模型中引入虚拟变量,并对取得的结果进行分析,进而对当下农村土地流转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二)安徽省土地流转变量统计
  (三)建立计量经济模型
  1.变量选取。本研究以安徽省土地流出规模为因变量(Y),调查中发现年龄与收入是影响农户土地流转意愿的主要因素,故将年龄(X1)与收入(X2)作为主要变量,同时将土地收益方式(D1)、租金发放是否明确(D2)、合同中是否包含违约金(D3)、土地流转协议方式(D4)、是否需要要素市场化(D5)这五个变量通过转化为虚拟变量模型,使得定性因素定量化。根据Eviews输出结果探求安徽省近年来影响土地流转最主要的因素对土地流转规模的影响,进而为安徽省土地流转提出意见与建议。
  2.回归结果分析。从模型整体的统计检验量来看,模型的Prob=0.00,表明该模型引入的各个因素对农户土地流转影响具有统计意义。从Eviews输出结果来看,农户的年龄与土地流转意愿成反比,随着农户年龄的增加对土地流转的意愿有反向作用趋势,然而这种趋势并不明显,而农户的地租收益对农户土地流转的意愿有正向影响且趋势非常明显,说明地租收益是影响农户土地流转意愿的一大因素。此外,土地流转中流转程序的规范度对农户土地流转的意向影响也较为明显。
  二、安徽省土地流转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一)土地流转过程中的问题
  1.区域间土地流转发展不平衡。通过计量分析,租金问题是影响土地流转较大的因素之一。近年来随着土地流转价格不断上涨,土地流转规模也逐渐扩大。然而调查中发现,土地流转过程中因地区不同租金价格差异较大,不同地区土地租金从400元到800元不等,土地租金差异大且价格难以统一,严重挫伤了部分地区农民土地流转的积极性,是阻碍当下农村土地流转规模进一步扩大的主要因素之一。
  2.农村在技术和人才上资源匮乏,社保体系还不完善。经调查,农村承包户年龄在50岁-70岁的人群居多,占调查样本的41%。可见农村年龄结构老化,农户接受新知识、新技术的能力弱,导致大多承包户一直沿用传统的耕种方法种植粮食作物,不敢创新、不敢冒险,严重制约个人经营能力。[1]此外,农户小农经济思想严重,社保体系尚不健全。[2]大多数农民视自有土地为基本生活来源,普遍重视对自有土地的保留,部分农民有“恋田”情结,不愿对其土地进行流转,出现了“惜转”现象,导致农村土地流转政策难以实施。
  3.土地流转的程序、内容、行为等不规范。土地流转程序不规范表现在:个别农户之间只有口头约定,未依据法律程序办理规范的流转手续、订立必要的流转合同,以至于在流转过程中产生较多矛盾,比如土地租赁权利义务模糊、土地使用关系混乱等。此外,土地征收程序不规范导致在土地流转过程中,农户不能参与到征地的利益分配过程中,农户缺少话语权,参与度低,不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只能被动接受政策,没有完善的反馈机制[3]。
  (二)政策建议
  1.建立土地交易大厅以及完善的土地评估机制,提升金融专业化服务。政府可运用财政资源,积极建立土地交易大厅以及土地评估机制,实行价格上墙,制度上墙的管理体系,充分发挥市场的价格机制,尽量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土地资源浪费,通过良好的市场供求关系,实现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以及有效配置[4]。
  2.完善土地流转交易程序,规范土地流转交易机制。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政府作为中介者,应对土地流转交易程序实行统一规范的操作和管理,积極规范土地流转交易程序,以合同制、备案制等方式代替口头约定,据此明晰土地流转中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充分保护农户的合法权益。此外,应加强对农村土地流转的指导和服务,健全土地流转反馈机制,为农户提供维护权益的渠道,切实保障农民的合法利益。
  3.积极引进先进的知识和技术,加强对农户的政策宣传教育培训。积极引进最新的知识和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增加对农民的教育和培训投入,对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深化和农村土地流转市场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通过政策培训,全面提升农户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农户整体素质,让农户从小农思想中走出来,认识到土地流转的积极作用。此外,通过宣传教育,加强农户的风险防范意识以及维权意识,以改善土地流转整体交易环境。
  4.积极进行土地资源整合,大力推动招商引资。政府作为政策的执行者,应积极倡导土地资源的集中耕种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以达到规模经济。此外,还应大力倡导“公司+农户”模式,积极引进高市值项目,通过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农地的多元化收益,以此凸显土地流转的“减贫”功能,带动农业产业结构优化,促进农村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5]。
  参考文献:
  [1]徐美银.农村土地流转收益分享制度改革研究[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9(04):92-99+106.
  [2]全紫红.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土地流转问题研究[J].乡村科技,2018(24):12-14.
  [3]闻涛.城镇化建设中土地制度改革的财政思考[J].合作经济与科技,2018(21):190-192.
  [4]李林辉.我国土地流转制度改革的模式、问题与对策[J].农业开发与装备,2018(06):20.
  [5]张清勇,刘青,魏彩雯,丰雷.2017年土地科学研究重点进展评述及2018年展望——土地经济分报告[J].中国土地科学,2018,32(02):72-80.
  (作者单位:安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9495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