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一词多义现象理据探究
作者 : 未知

  摘要:认知语言学认为多义词(polysemy)各个义项之间的关系不是任意的。一方面这些义项的不断拓展反映了人们在客观世界中的身体体验的不断发展和对周围世界的深入思考,另一方面多义词中一个中心义项统领其他义项的现象也反映了认知语言学中的经济原则和省力原则,以及象似性原则等基本原理。
  关键词:认知语言学;一词多义;经济原则;省力原则;象似性原则
  中图分类号:H0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118(2012)05-0311-02
  
  西方哲学中一直存在着两大主流的认识论,即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而当前流行的认知语言学认为自己既不完全是经验主义,也不完全是理性主义,根据Lakeoff等人的观点,认知语言学的哲学基础更具体的说是体验哲学。体验哲学理论主要包括三项基本原则:心智的体验性,认知的无意识性,思维的隐喻性。基于体验哲学,对于语言的发展,认知语言学家提出了一个较为令人信服的假设:我们的祖先是从认识自身和空间开始认识世界的,因此身体部位和空间概念是我们形成若干其他概念和抽象概念的两个主要基础,它们成为人类原始思维的出发点,从而逐步发展出我们的推理能力,语义系统和知识体系(王2005)。归根到底,认知,意义是基于身体经验的。语言符号也是这样,遵循着“现实—认知—语言”的进展程序,在很多情况下语言纷繁的语义现象背后是存在理据的,认知语言学就是要解释语言符号背后的认知机制。本文将根据认知语言学中所主张的心智的体验性分析一词多义现象背后的理据性。
  一、各个义项之间的关系
   诸多传统的语言学观点认为多义词的词义是固定的,孤立的,忽视了语言内部系统和外部世界的关系,忽视了人对语言的认知过程。认知语言学认为多义词(polysemy)各个义项之间的关系不是任意的。一方面这些义项的不断拓展反映了人们在客观世界中的身体体验的不断发展和对周围世界的深入思考,另一方面多义词中一个中心义项统领其他义项的现象也反映了认知语言学中的经济原则和省力原则,以及象似性原则等基本原理。本文的分析将以以下三个人体器官中的核心器官为例子。
  (一)handn.
  1、手;(兽的)前脚2、(钟表等的)指针; (工具等的)把, 柄, 臂, 摇杆3、手状物; (烟叶的)一束;(枪托的)手腕部4、人手, 雇员(指工人, 船员等)手艺人, 技工5、\[pl. \] 握有; 管理;控制;有权力6、支援, 帮助;参加;插手,干预7、手段, 技巧, 方法8、书法, 字迹, 签名9、面, 边10、答允; 婚约, 求婚11、手中的牌; 打牌人; 牌戏的一盘12、一掌之宽13、(织物, 皮革等的)手感。
  (二)eyen.
  1、眼睛, 眼珠, 眼圈2、眼光; 视力; 观察力, 辨别力 看, 注意\[目\]; 3、\[pl. \]眼神, 眼睛表情4、见解, 观点; 判断5、眼状物; 针孔; (耳)环, 索眼6、[气]风眼, 风的中心; 风吹来的方向7、\[美俚\]私人侦探, 侦探8、[植]芽眼; 花心; 花盘;[微]眼点;9、[物]光电池, 光电管,信号灯 10、监视器
  (三)heartn.
  1、心, 心脏2、内心; 心地; 衷心3、核心, 中心, 要点, 实质; 精华; 灵魂4、心境, 心情5、感情; 爱情; 良心; 胸怀6、元气; 勇气 气质, 精神7、意中人; 情人8、心形物9、\[主英\](土地的)肥沃程度10、桥牌上的红心; \[pl. \]一套红心牌; 一种去掉红心的牌戏11、坚固的部分12、作物结实的状况
  二、根据认知语言学的基本原理,通过分析以上词汇的语义发展,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归纳语义的发展的理据
  (一)从三个例子分别可以看出,三个词语的所以的语义义项有具有该器官的特征,或具有该器官类似的重要地位,或者是直接或间接地由该器官引申出来的某些事物或活动。在三个例子中将所有的相关义项归纳在一个核心义项的统领下的这种现象,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来说符合经济原则,即用最经济的手段实现最大化的收益。对于语言经济原则(the principle of economy),美国哈佛大学教授Zipf 在其出版的专著《人类行为与省力原则》中,证实了“人类行为普遍遵循省力原则”这一观点。人类通过经济原则建构起来的新概念的基础是其自身经验,包括语言的使用和习惯。尽管语言词汇的发展不像语言新结构的产生受到许多条件的限制,受到当时语言状况制约,但是语言词汇的发展也不是无限的,这必须考虑人类认知的能力和限度。因此语言中的经济原则是对语言无限制发展的一种制约。同时这也符合认知语言学中的以旧代新的原则。具体来说,在这三个例子的义项的发展中,具体的概念用来指代不那么具体或比较抽象的概念(例如,用“眼睛”这个概念来指代风暴中心的那个圆形的区域,即产生了风眼这个义项)。
  (二)以上三个例子中将众多的义项集中在一个中心义项的之后,除了符合认知语言学中的经济原则之外,同时还符合省力原则。省力原则是人类交际原则中的一条重要原则,即尽量用最小的气力来达到最佳的认知效果(蔡2008)。从体验哲学的角度而言,这样的将众多义项集中在一个中心义项之后的语义排列现象,对于语言习得者而言,有利于语言的习得者在语言的习得过程中,利用认知关联原则,将相关的义项串联起来,这避免了在庞大的语言词汇中搜寻两个拼写形式迥异的词汇,从语言的习得体验而言这样符合认知语言学中的省力原则。
  (三)以上三个例子后含有若干个相互联系的意象图式,这意味着这三个物体和其他具体,抽象的实体之间有某种相似性。从以上三个例子中每个例子的语义发展过程来看,可以清晰地看到概念系统的形成顺序正应和了认知语言学所主张的通过对自己的身体的认识逐步拓展到对周围空间关系的认识和理解。身体部位和空间概念是我们形成若干其他概念和抽象概念的两个主要基础,它们成为人类原始思维的出发点,从而逐步发展出我们的推理能力,语义系统和知识体系。Langacker认为概念化是一种认知活动,是人的思维对现实现象概括的结果。一种语言的概念化方式往往是成系统的,有规律的(王2005)。所有的相关语义义项凭借意象图式结构而建立起一个内在的空间逻辑关系。更具体的说,以上三个例子中语义义项的发展清晰地体现了认知语言学中意象图式的象似性的原理。在eye这个词的例子中,语义义项从眼睛及与眼睛有关的事物义项过渡到针眼再过渡到风眼,这样的语义发展体现了形状象似性,因为眼睛,针眼,风眼都具有圆形或类似圆形的形状特征。再从手的语义义项的发展顺序来看,从手到把, 柄, 臂, 摇杆,到支援,到笔迹这样的语义义项的发展体现了距离象似性的认知语言学原则,因为以把,柄, 臂,和笔迹与中心义项“手”的距离而言,从人类文明发展史的角度而言,“笔迹”的出现是文明发展的产物,它相对于“柄, 臂, 摇杆”而言产生的时间可能是相对较后面的,因此这个义项与中心义项“手”的距离也就相对较远。
  从以上三个例子的一词多义的现象中可以看出,这些一词多义的现象在语义义项的发展中都是体现了认知语言学中的一些核心原则,例如经济原则,省力原则,象似性原则等理据。这些语义现象背后的这些理据也反映了语言的发展并不完全是随意的,没联系的,而是证明了语言发展的规律性,有序性。意识到这些纷繁的语义现象背后的这些认知原理将有助于我们对于语言的进一步深入的认识,同时这也有助于在语言的教学和研究中把握语言的规律性,而不会迷失在浩瀚的语言海洋。
  
  参考文献:
  \[1\]蔡基刚.英汉词汇对比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8).
  \[2\]束定芳.认识语义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8.
  \[3\]束定芳.汉语反义复合词构词理据和语义变化的认知分析\[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8,(11).
  \[4\]王馥芳.认知视角下的句法变异\[M\].北京:外文出版社,2006.
  \[5\]王寅.认知语言学探索\[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5.
  \[6\]石毓智.认知语言学的功与过\[J\].外国语,2004,(2).
  \[7\]吴珊,李福印.汉语多义词“立”的认知语言学研究\[J\].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学报,2008,(3).
  \[8\]Lakoff George.Women, Fire, and Dangerous Things: What Categories Reveal about the Mind \[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7.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