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美好为何在她眼里成为恶心之事

作者:未知

  从来不打扮自己,从来不穿暴露的衣服,从来不在意自己的身材……跟这个年龄段其他爱美的姑娘不同,25岁的小洛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她每天灰头土脸,周围的人都觉得她是异类。原本美好的东西在小洛眼里都变了味,丝袜、高跟鞋都不是正经人穿的,看见别人的衣服稍微露一点就觉得恶心。
  心理点评
  小洛的苦恼源于自小形成的理念跟现实发生冲突。她一直秉承了父母的观念——“女孩子的隐私部位不能给别人看”,但却被要求脱衣体检,也就是被陌生人看到。她的观念被彻底颠覆了,她变得无所适从,也变得偏激异常。由此,她开始厌恶女性一切美好的东西:漂亮的脸、好身材、好看的衣服、高跟鞋、丝袜等,越美好越意味着引诱侵犯,意味着失节,她厌恶别人,也厌恶自己。
  “以人为中心”心理疗法认为,心理问题的出现是因为一个人内在的认识和外在环境之间的冲突导致的。小洛的“问题出现”,是因为她曾经的家庭教育教导她“隐私部位不能给别人看”,但是体检的过程中却被别人看了隐私部位。这件事情让她很难接受,她感觉到了“被冒犯”,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心理创伤”。
  一个“心理创伤”如果未得到很好的安抚、解决,就會有“泛化”的风险。小洛从开始对自己遭遇的事情不满、不舒服,到后来看到空姐制服不舒服,甚至于对所有的“漂亮姑娘”都存在某种偏见……这就是一个从某个点到一个面的“泛化”过程。
  小洛觉得检查身体是一种被冒犯的行为。她在心理上无法完全地“接纳”这个行为,以至于出现了很多的情绪。她把自己被“冒犯”的痛苦放在了关注别人身上,因此出现了“一看到漂亮姑娘就往不良少女上面联想”。这种想法,一方面是她被“冒犯”之后针对自己的一种情绪,属于自我攻击的部分;另一方面,也被她转嫁到对待别人的态度上,攻击对外的部分。建议小洛接受心理咨询,逐步认识到自己偏激的认知源于父母灌输的价值观,而父母的价值观已经脱离当今社会文化的常态。女性早已解放,身体不等于节操。
  小洛的自述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的思想都比较传统,对我的要求也较严格。打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女孩子的隐私部位不能给别人看,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父母的一再叮嘱让我认识到了身体对一个女孩子的重要性。
  姑娘嘛,都爱美,我也不例外。我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喜欢穿裙子。上学的时候,校服都是裤子,让我特别烦,裤子怎么能展现我那又直又长的腿?这么说吧,我很愿意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我还刻意保持身材,就是想让周围的人都能看见我的美。
  但是这一切都被一次体检彻底毁了。高中时,有一次体检竟然要脱掉衣服。我对这项检查十分抵触,一直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检查,内心一直在挣扎,迟迟不肯脱衣服。好几个人开导我,说就是个检查,医生也是女的,没关系。最终我无奈地接受了这项检查,事实上也如大家所说,就简单地看下,但我的内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持续了好几年,并且越来越严重。最初,我也只是对其他人的一些行为不能接受,比如原来特别喜欢空姐的制服,看见她们穿着漂亮的制服,配上丝袜、高跟鞋,拖着行李箱,走得婀娜多姿,我就会追随她们的背影,羡慕得不行。可是经过体检事件后,再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就觉得特别恶心。过去看见打扮得漂亮的女生,都忍不住夸几句,还会去模仿,可现在一看到漂亮姑娘便会往“不良少女”“不正经”上面联想。我原来喜欢的那些漂亮饰品,现在看着都觉得恶心。之前,我一直在保持好身材,但是现在我觉得好身材就是在暗示让别人来侵犯。所以我不再管自己的身材,把所有裙子以及暴露的衣服该收的收,该扔的扔,颜色也都变成了黑、灰。我觉得这是在做正常的自己,但是别人看我的眼光就像看一个精神病人。
论文来源:《家庭医学》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6973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