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用骨肽发生不良反应的危险因素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分析注射用骨肽发生不良反应的危险因素,为临床合理用药提供方法指导。方法:对我院2016年至2018年接受注射用骨肽( 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 H20051237)治疗的 640 例住院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根据临床不良反应上报情况,分析不良反应发生的影响因素,注射用骨肽发生不良反应的独立危险因素采用多因素。回顾分析,结果:接受注射用骨肽治疗的640例患者,不良反应发生率7.5%(48例),其中,出现皮肤过敏(主要为皮疹)反应的为75.0%(36例)。呼吸系统方面的不良反应占4%(2例),中枢神经系统方面占4%(2例),消化系统方面占13%(6例),心血管系统方面占4%(2例);结论:注射用骨肽发生不良反应的危险因素较多,在临床治疗中应结合患者具体情况合理用药,降低不良反应发生风险。
  【关键词】 注射用骨肽;不良反应;危险因素
  【中图分类号】 R715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5-0019(2019)12-288-01
  AbstractObjective:To analyze the risk factors of adverse drug reactions (ADRs) of bone peptide for injection and to provide methodological guidance for rational drug use in clinic. Methods: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was made on the clinical data of 640 hospitalized patients treated with bone peptide for injection (produced by Harbin Triple Pharmaceutical Co., Ltd. and H20051237) from 2016 to 2018. According to the reported clinical adverse reactions,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adverse reactions were analyzed. The independent risk factors of adverse reactions of bone peptide for injection were retrospectively divided into multiple factors. Results:The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was 7.5% (48 cases) in 640 patients treated with osteopeptide for injection. Among them, 75.0% (36 cases) had skin allergy (mainly skin rash). Respiratory side effects accounted for 4% (2 cases), central nervous system side effects accounted for 4% (2 cases), digestive system side effects accounted for 13% (6 cases), cardiovascular side effects accounted for 4% (2 cases). Conclusion:There are many risk factors for adverse reactions of bone peptide for injection. In clinical treatment, rational drug use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the specific conditions of patients to reduce the risk of adverse reactions.
  注射用骨肽的成分較为复杂,主要包括:氨基酸、微量元素、无机盐、无机钙、磷、有机钙及多肽类骨代谢因子等;辅料成是甘露醇。其主要作用为调节骨代谢,同时还能对成骨细胞产生刺激使其更快增殖,并促使机体更快形成新骨。除此之外,注射用骨肽还能对机体内的磷、钙代谢产生调节作用,增加机体内的骨钙发生沉积,进而防治发生骨质疏松;还具有一定的镇痛及抗炎作用[1]。目前临床当中主要使用注射用骨肽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风湿及增生性骨关节类疾病等,并能显著提高患者的骨折愈合速度及质量。近几年以来,因为注射用骨肽的疗效较为理想且确切,在临床当中的应用范围也逐渐扩大。虽然在注射用骨肽的使用说明书当中已经明确的指出相关药物不良反应包括过敏、发热、红疹或血压降低等,但是各地临床在近几年的用药过程中相继出现了说明书中未经记载的其他药物不良反应,比如:面色灰暗、呼吸困难、胸闷及寒战等,且呈逐年增加的趋势[2]。因此,本文针对注射用骨肽在临床当中的使用情况及相关不良反应影响因素做一综述,旨在为临床用药的合理性提供参考意见。
  1 注射用骨肽的作用机制
  我院为骨科专科医院,注射用骨肽为骨科中较常用的一种辅助药物,其在多种骨科疾病的临床治疗当中均起到了较显著的疗效。相关研究报道,注射用骨肽中富含的多肽类代谢因子,可以诱导骨髓细胞进一步进行转化,变为骨细胞,进而达到促使机体形成新骨的目的,能有效缩短骨折患者的骨折愈合时间,并对成骨不全的治疗也具有一定的疗效[4]。还有相关报道指出,注射用骨肽当中的多肽类及活性肽类生长因子可以调节机体的骨代谢,并对坏死骨具有一定的修复作用,用于股骨头坏死的治疗具有较为理想的疗效[5]。除此之外,注射用骨肽当中所含有的无机钙、无机盐、氨基酸及有机钙等成分,能够对机体的磷钙代谢产生一定的调节作用,同时还能使得骨钙沉积得到进一步增加,因此临床中也用其治疗骨质疏松及骨质增生等疾病。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部分学者研究提出,注射用骨肽能够改善患肢关节周围的微循环及组织营养,进而达到抗炎、镇痛之效[6]。   2 影响注射用骨肽在使用过程中发生不良反应的相关危险因素
  即使注射用骨肽在临床辅助治疗骨科疾病过程中的临床价值较高,但随着其不断广泛的应用,有报道指出注射用骨肽除了说明书当中指明的常见药物不良反应之外,可能会引发机体出现系统方面的相关不良反应,如血压降低、四肢无力、寒战、呼吸困难、呕吐及恶心等。研究指出,因为注射用骨肽当中所包含的成分多种活肽类物质,在多次输入至机体当中以后,会导致机体产生相应的抗体,进而引发一系列的变态反应[7]。也有学者提出,注射用骨肽在使用过程中发生不良反应的原因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8]。因此,分析其使用过程中产生不良反应的相关危险因素对提高临床用药的安全性及合理性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积极意义。
  注射用骨肽属于一种复方肽类制剂,成分较多,导致临床使用过程中发生药物不良反应的原因可能为药物多次通过静脉输入至机体当中,导致体内产生相应的抗体,引发系列变态反应出现。本研究对我院2016年至2018年接受注射用骨肽治疗的 640 例住院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记录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分析不良反应发生的影响因素,结果接受注射用骨肽治疗的640例患者,不良反应发生率7.9%(48例),其中,出现皮肤过敏(主要为皮疹)反应的为75.0%(36例)。呼吸系统方面的不良反应占4%(2例),中枢神经系统方面占4%(2例),消化系统方面占13%(6例),心血管系统方面占4%(2例));且通过单因素分析影响不良反应发生的相关危险因素,结果提示包括持续用药时间、每日给药剂量、药物浓度、给药速度、肾功能(1名患者轻度肾功能不全)、肝功能、基础病史、过敏史及年龄(48名患者年龄均在50岁以上);进一步的将单因素分析结果指标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因素回顾分析,结果提示:过敏史、药物浓度、给药速度、基础病史及年龄是影响注射用骨肽发生相关药物不良反应的独立危险因素[9]。研究指出,年龄≥40岁的患者在用药过程中发生相关不良反应的风险更高,推测其原因可能为,老年人的各项生理及机体功能都发生不同程度的衰减所致[10]。且阅读注射用骨肽的用药说明书可以发现,在说明书当中未提及药物不良反应与老年人之间的相关性,描述为尚不明确。持续用药时间及基础病史方面,推测注射用骨肽当中因含有较多的无机钙及有机钙磷等成分,加之用药时间的不断增加,使得用药患者体内钙浓度进一步增加,进而引发出现相关药物不良反应[11]。因此,建议合并基础病的患者,特别是合并与钙磷代谢相关基础疾病者,在用药过程中一定要格外注意用药的剂量及时间。且针对既往出现过敏史者,在使用注射用骨肽进行相应的治疗干预时应该给予更为密切的监测及关注[12]。
  综上所述,影响注射用骨肽在临床使用过程中发生相关不良反应的危险因素主要包括药物浓度、给药速度、过敏史、持续用药时间、基础病史及年龄;因此,医护人员在用药前一定要明确患者的相关既往病史及个人资料,对合并相关危险因素的患者在用药过程中一定要进行更为严密的监测,注意老年患者给药剂量及输注速度,对不良反应争取做到早发现、早处理。
  参考文献
  [1] 胡青.注射用骨肽发生不良反应的危险因素分析[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7,10(31):122-123.
  [2] 姜溪,陈芙蓉,任雷鸣,等.注射用复方骨肽的药效学及其作用机制研究[J].现代药物与临床,2017,32(6):961-966.
  [3] 陳宏亮.复方骨肽注射液联合玻璃酸钠注射液治疗膝关节骨性关节炎[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7,17(8):27-28.
  [4] Wang C, Liu Y, Fan Y, et al. The use of bioactive peptides to modify materials for bone tissue repair[J]. Regenerative Biomaterials, 2017, 4(3):191-206.
  [5] 李得和,马新科,曹军华,等.我国不良反应通报药品的风险再评估与应对措施分析[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8,38(6):577-583.
  [6] 冯云峰.老年原发性骨质疏松症应用注射用骨肽配合骨质疏松治疗仪治疗效果研究[J].中国医药导刊,2017,19(4):329-330.
  [7] 申建兴,辛健.复方骨肽注射液联合唑来膦酸治疗胸腰椎骨质疏松性骨折的临床研究[J].现代药物与临床,2018,33(6):1481-1485.
  [8] Haque Bhuyan M Z, Tamura Y, Sone E, et al. The intra-articular injection of RANKL-binding peptides inhibits cartilage degeneration in a murine model of osteoarthritis[J]. Journal of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 2017, 134(2):124-130.
  [9] 王少峰.骨肽注射液辅助近端防旋髓内钉治疗转子间骨折34例疗效观察[J].中国药业,2017,26(23):50-52.
  [10] 赵宇,尹坤,陈华东,等.骨肽注射液用于复杂胫骨平台骨折术后患者效果观察[J].山东医药,2018,58(4):69-71.
  [11] 汪志举,王俊生,张鹏,等.骨肽注射液对四肢骨折患者骨代谢、红细胞相关指标及炎性因子水平的影响[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8,18(9):177-181.
  [12] 张景春.骨肽注射液对骨关节骨性关节炎患者碱性磷酸酶活性的影响[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7,37(10):244-24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147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