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回顾性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 分析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措施。方法 回顾性分析门诊磁共振成像(MRI)室和特检科需要镇静进行检查的4200例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措施。结果 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17%(133/4200), 死亡率为0.05%(2/4200)。常见不良事件为恶心呕吐44例(33.08%)、返流误吸32例(24.06%)、呼吸抑制38例(28.57%)、躁动17例(12.78%)和苏醒延迟2例(1.50%)。结论 镇静药物选择水合氯醛时应与糖水混合以预防恶心呕吐的发生;年龄小(特别是早产儿)、有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疾病以及先天性心脏病是患儿发生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可能诱因, 应给予干预措施, 以降低不良事件发生率, 提高镇静质量。
  【关键词】 儿童; 清醒镇静; 门诊检查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2.109
  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 以及儿童保健的健康教育覆盖率的提高, 儿科门诊患儿的检查也随之增多, 在进行一些检查, 特别是MRI、脑CT、脑电图、心脏彩超等检查时, 患儿多不配合, 因此要求使用药物使其处于充分镇静状态, 这样檢查结果才更准确和完善, 降低了门诊检查的误诊率, 也加快了门诊检查的周转率[1, 2]。而镇静药物的使用亦会诱发不良事件。本研究回顾性分析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措施,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收集本院2014年10月~2015年6月门诊MRI室和特检科需要镇静进行检查的4200例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1. 2 方法 回顾性分析患儿的病历资料, 尤其是麻醉镇静前病史以及门诊镇静相关评估资料, 找出患儿门诊镇静常见不良事件, 分析不良事件的发生原因和防治措施。
  2 结果
  4200例门诊镇静患儿中男2233例, 女1967例;年龄10 d~6岁;MRI检查患儿1656例, 特检科检查患儿2544例;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17%(133/4200), 死亡率为0.05%(2/4200)。 常见不良事件为恶心呕吐、返流误吸、呼吸抑制、躁动和苏醒延迟。发生恶心呕吐44例(33.08%), 其中2014年10月~2015年3月发生了40例, 其原因主要是水合氯醛味苦, 难以入口, 后期给予糖水混合水合氯醛后, 患儿恶心呕吐发生率明显降低, 2015年3月以后共发生4例。发生返流误吸32例(24.06%), 其中普通病房患儿19例, 包括神经内科5例、康复科8例、骨科6例, 19例患儿均有神经系统疾病, 喂养困难;新生儿病房13例, 其中早产儿8例, 足月新生儿5例。26例患儿误吸内容物少, 经侧卧位吸引、雾化和激素治疗后改善;5例患儿经气管插管, 气管内冲洗或纤维支气管镜灌洗, 予以激素和抗生素等治疗后, 1周内基本痊愈;1例患儿因胆红素脑病行MRI检查, 发生返流误吸后, 经对症支持治疗后, 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发生呼吸抑制38例(28.57%), 主要表现为舌后坠、发绀、呼吸困难。12例舌后坠患儿均为腺样体扁桃体肥大, 通过置入鼻咽通气道或口咽通气道改善呼吸后完成检查。26例发绀和呼吸困难患儿中, 哮喘6例, 肺炎5例, 先天性心脏病7例, 喉软骨发育不良8例;16例患儿经鼻导管和面罩给氧, 缺氧症状改善, 完成检查;9例患儿推迟检查;1例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合并肺部感染, 经过气管插管抢救后, 最终因呼吸功能衰竭而死亡。发生躁动17例(12.78%), 其中13例患儿因检查前刚睡醒, 入睡困难, 检查时体动明显, 影响检查操作, 待其进入下一个睡眠周期再行检查;4例患儿因检查药物镇静不完善, 再次给药后完成检查。发生苏醒延迟2例(1.50%), 均为早产儿。
  3 讨论
  本研究结果表明, 10 d~6岁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17%, 常见不良事件包括恶心呕吐、返流误吸、呼吸抑制、躁动和苏醒延迟, 这些不良事件曾有过报道[3-9]。水合氯醛味虽苦, 对胃肠道有刺激作用, 却是患儿门诊镇静相当温和的药物[10]。有研究表明, 口服50~75 mg/kg水合氯醛不会导致呼吸抑制和血流动力学剧烈波动[11, 12]。本研究所有患儿镇静药物均使用水合氯醛, 药物剂量为10~50 mg/kg。早期由于水合氯醛的味道极其难以入口, 患儿的恶心呕吐发生率高, 在后期予以糖水混合水合氯醛后, 明显降低了恶心呕吐发生率。有神经系统疾病的患儿返流误吸的发生率高, 此类患儿本身神经系统发育的不完善, 喂养困难, 可通过灌肠给药的方法降低返流误吸的发生率。Litman等[4]对1394例行MRI检查的患儿进行了回顾性分析, 发现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与低体重、有窒息史以及早产均有关。本研究有13例新生儿发生返流误吸, 其中8例为早产儿, 均与原有的基础疾病有关, 建议此类患儿采用灌肠给药;有2例早产儿苏醒延迟, 其原因可能是水合氯醛代谢产物三氯乙醇有相当长的半衰期, 在体内消退延迟[8], 建议此类患儿从小剂量开始给药, 逐步增加剂量。腺样体扁桃体Ⅱ度和Ⅲ度肥大的患儿在口服水合氯醛后, 易出现舌后坠, 需常规备好鼻咽通气道和口咽通气道。有研究证实, 既往有呼吸系统疾病病史与患儿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有关[10-12]。肺炎和哮喘患儿易出现发绀和呼吸困难, 特别是处于肺炎进展期和哮喘症状未控制的患儿, 容易导致喉痉挛和支气管痉挛, 建议此类患儿应考虑门诊检查的时机, 最好处于恢复期;如果病情需要必须检查时, 需备好急救抢救药品和设备。喉软骨发育不良的患儿因本身发育不完善, 也易出现发绀和呼吸困难, 检查前需评估患儿气道情况, 选择最佳的检查时机。先天性心脏病患儿门诊镇静检查时呼吸抑制发生率较高, 可能是此类患儿长期缺氧, 机体代谢较差, 药物代谢时间明显延长。Rangamani等[13]对先天性心脏病患儿门诊检查时发现, 呼吸抑制明显增加, 甚至需要气管插管改善呼吸。建议此类患儿先评估其基础疾病状态, 最好让其处于较佳的生理状态再做检查;如果病情需要必须检查时, 应从小剂量开始给药, 逐步增加药量, 同时备好抢救药品和设备。本研究中17例患儿检查时发生躁动, 大部分与患儿检查前刚睡眠结束有关, 建议检查前尽量不要让其入睡;也有患儿是对于药物的耐受, 需再次给药才能完成检查, 但需注意药物总量, 以防中毒。综上所述, 镇静药物选择水合氯醛时应予以糖水混合以预防恶心呕吐的发生;年龄小, 特别是早产儿、有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疾病以及先天性心脏病是患儿发生门诊镇静相关不良事件的可能诱因, 应给予干预措施, 以降低不良事件的发生, 提高镇静质量。   參考文献
  [1] Stern KW, Gauvreau K, Geva T, et al. The impact of procedurl sedation on diagnostic errors in pediatric echocardiography. J Am soc Echocardiogr, 2014, 27(9):949-955.
  [2] Chen J, Lin Z, Lin H. Progress of application of sedation teachnique in pediatric ocular examination. Eye Sci, 2014, 29(3):186-192.
  [3] Malviya S, Voepel-Lewis T, Prochaska G, et al. Prolonged recovey and deleyed side effects of sedation for diagnostic imaging studies in chindren. Pediatrics, 2000, 105(3):E42.
  [4] Litman RS, soin K, Salam A. Chloral hydrate sedation in term and preterm infants:an analysis of efficacy and complications. Anesth Analg, 2010, 110(3):739-746.
  [5] Mayers DJ, Hindmarsh KW, Gorecki DK, et al. Sedative/hypnotic effects of chloral hydrate in the nenate:trichloroethanol or parent drug. Dev Pharmacol Ther, 1992, 19(2-3):141-146.
  [6] Allegaert K, Daniels H, Naulaers G, et al. Pharmacodynamics of choral hydrate in fomer preterm infants. Eur J Pediatr, 2005, 164(7):403-407.
  [7] Tait AR. Anesthetic management of the child with an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Curr Opin Anesthesiol, 2005, 18(6):603-607.
  [8] Sanborn PA, Michna E, Zurakowask D, et al. Adverse cardiovascular and respiratory events during sedation of pediatric patients for imaging examinations. Radiology, 2005, 237(1):288-294.
  [9] Grunwell JR, McCracken C, Fortenberry J, et al. Risk factors leading to failed procedural sedation in children outside the operating room. Pediatr Emery Care, 2014, 30(6):381-387.
  [10] Coskun S, Yuksel H, Onag A. Chloralhydrate in children undergoing echocardiography. Indian J Pediatr, 2001, 68(4):319-322.
  [11] Boswindel JP, Litman RS. Sedating patients for rodiologic studies. Pediatr Ann, 2005, 34(8):650-654, 656.
  [12] Boswindel JP, litman RS. The pharmacology of sedation. Pediatr Ann, 2005, 34(8):607-613.
  [13] Rangamani S, Varghese J, Li L, et al. Safety of cardiac magnetic resonance and contrast angiography for neonates and small infants:a10-year single-institution experience. Pediatr Radiol, 2012, 42(11):1339-1346.
  [收稿日期:2018-07-0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836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