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印度当代电影作品中的女性意识觉醒和成长

作者:未知

  摘 要:电影作为一种浓缩的艺术形式,常常是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反映。《摔跤吧!爸爸》中的女性积极争取自己的平等权利,《神秘巨星》中的女性勇于反抗男性霸权,《厕所英雄》中的女性力图通过张扬女性意识而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体。三部印度电影中女性意识的觉醒和成长过程,正是女性主义运动发展历史进程的缩影。本文以三部电影为例,探寻女性意识的发展路径,为当代女性在女性主义运动的浪潮中提供一个自我身份找寻和确认的镜鉴。
  关键词:印度电影;女性意识;追求平等;反抗霸权;独立自主
  中图分类号:J9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9)05-0096-03
  女性主义运动自兴起至今,经历了三次浪潮,从把争取妇女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平等权利作为主要目标的第一次浪潮,到第二次的批判性别歧视、反抗男性霸权,再到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第三次浪潮,关注的焦点变为赋予妇女个人的权利。女性主义运动一直致力于改变传统观念对女性的束缚,解放女性自身的思想,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李银河在《女权主义》中提到:“女性的可悲地位是由特殊的社会与文化造成的,因此,女性运动的任务就是向既存秩序挑战,改变既存秩序,提高女性地位”[1]。不同的民族或阶级,不同的文化传统、社会环境下的女性,受到的压迫不同,当然也就会有不同的具体权利诉求,女性意识产生和发展的路径也会有所不同,但其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解放妇女,争取自身的合法权益。为了更好地理解女性运动的发展逻辑,也希望能够给当代女性提供一个寻找自我身份的借鉴,本文通过三部具有阶段代表性的印度电影作品:《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厕所英雄》进行解读分析,从被迫学摔跤到主动要求参加比赛成为摔跤冠军的吉塔,勇敢追求音乐梦想的尹希娅,在丈夫的压迫中爆发反抗的娜吉玛,到“没有厕所就离婚”的贾耶,她们都是响当当的女主角,都在种种困难险阻中选择积极自救,改变以往女性等待被救的局面,这些电影女主角的转变之路也正影射着女性主义运动的追求和发展道路。
  一、追求平等:《摔跤吧!爸爸》中女性意识的萌芽
  摔跤,在印度一直都被认为是只有男性才能够参与的体育运动。而电影《摔跤吧!爸爸》所讲述的是摔跤手父亲教育指导两个女儿参加摔跤比赛的故事。父亲马哈维亚意外发现女儿身上的摔跤天赋,便决定训练女儿学习摔跤,也把拿世界金牌的梦想寄托在女儿身上。两个女儿一开始是拒绝的,她们想方设法偷懒,企图反抗父亲的这种“专制”行为。直到她们在同学的婚礼上,听14岁的同伴讲述被迫嫁给陌生的老男人,从此一生都要在养育孩子和做家务中度过,非常羡慕她们可以有机会学习摔跤进而改变人生。这段对话给姐妹俩带来了巨大的震撼,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从此便开始专心训练,一步一步走上全国冠军的領奖台。从“爸爸要我摔跤”到“摔跤吧!爸爸”,她们不断地从父亲那里汲取营养,茁壮成长,影片最后的比赛大女儿以自己独立的姿态获得胜利和掌声,这不仅仅是她为她自己、为金牌而战,更是为了全印度千千万万女性的尊严而战。
  玛丽·沃尔斯通克拉夫特在其著作《女权辩护》中大力抨击卢梭等启蒙作家在妇女问题上的偏见,卢梭认为“妇女因为体力不如男人,所以应该是软弱的和被动的,从而推论说女人生来就是为取悦男人,服从男人,所以她的责任就是尽量迎合她的主人,这就是她生存的伟大目的”[2]。卢梭表达的也许正是印度大部分女性真实的生存状况。印度是传统的父权社会,男尊女卑的社会观念根深蒂固,就算到了今天二十一世纪,仍有大量女性没有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无法获得平等的就业机会,甚至可能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也无法保障。但这也正是沃尔斯通克拉夫特和印度电影所要进行反驳和批判的,男女本质相同,在同样的事情上,比如摔跤,女性和男性是拥有平等权利的。虽然姐妹俩的女性意识首先是在父亲的“强权”压迫下生发出来的,而且她们的觉醒也只是限于为自身的困境所作的努力和反抗,这的确也是第一次女性主义运动中所具有的局限性。但是,她们从底层女孩到摔跤冠军的成长和蜕变,勇于争取自己与男性的平等权利,以及获得最后的胜利,改变自身作为一名印度女性的固定的悲惨命运,便给千万深受传统道德标准束缚的印度女性带来勇于追求平等自由权利的希望。
  二、反抗霸权:《神秘巨星》中女性意识的发展
  贝蒂·弗里丹在《女性的奥秘》中提到二战后,成为“幸福的家庭主妇”被引导成为当时千万美国妇女竞相追随和效仿的人生终极目标,但这“幸福的家庭主妇”背后隐藏的是无尽的烦恼和痛苦,根本原因便是社会和家庭对女性的性别歧视和男性的霸权压迫[3]。“一个称职的妻子、母亲,甘愿为家庭奉献一生的女人”是印度社会对女性的认同标准,这和美国女性“幸福的家庭主妇”背后隐藏的是同样的价值指向。在性别歧视根深蒂固、男性霸权无所不在的印度,女性生下来就被认为是一种耻辱,天生比男性卑贱,深受男权社会的迫害。但纵观历史上的女权运动以及电影中女性身份的构建,几乎都是从反抗开始的,第二次女性主义运动浪潮中的女性们更是如此。相比《摔跤吧!爸爸》中,两个女儿的女性意识是被动觉醒的,是在父亲的“逼迫”之下推动完成的,《神秘巨星》这部影片当中,尹希娅和母亲娜吉玛的女性意识都是自发而生的,她们是主动起来反抗强压在她们身上的性别歧视和男性霸权的。
  极具唱歌天赋的印度少女尹希娅从小热爱音乐,而她强势的父亲却百般阻挠她实现成为超级巨星的梦想。尽管如此,她还是积极乐观地去面对和反抗深藏生活中的种种歧视和男性霸权:她主动与音乐人联系,为电影配乐;偷偷地在网上发布自己蒙面唱歌的视频,一夜成名;鼓励母亲离开家暴成性的父亲;独自完成登机手续,并向霸占自己座位的男性要回属于自己的靠窗位置。她的自我意识觉醒是彻底的,是源自内心的,由内而外的。母亲娜吉玛最后敢于在机场选择和丈夫离婚,多少也有受到她的影响。娜吉玛是深受性别歧视、男性霸权压迫的一代,她躲避丈夫的逼迫,偷偷生下女儿尹希娅;为了家庭和孩子,默默忍受丈夫的家暴。是尹希娅的坚持,让她隐藏的意识再次复苏,和丈夫离婚,带女儿离开,化身为捍卫女儿梦想、勇敢反抗男权的女战士。   尹希娅和娜吉玛都用自己不同的个性和方式表达了对传统的挑战,演绎了女性意识的成长过程。尹希娅不仅自己一直在和各种性别歧视、男性霸权作斗争,还力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影响和改变母亲,使得母亲娜吉玛认清男权社会的压迫,并最终在忍受已久的男性霸权的压迫中爆发和反抗,这是女性意识发展所迈出的一大步。贝蒂·弗里丹在《女性的奥秘》最后一章节“女性的新生”中,为所有美国女性指明了一条走出困境、摆脱无名的烦恼、寻找新生的道路:女性要有自己的追求,不要因为婚姻和家庭而放弃自己的梦想,同时也要利用自己的智慧寻求适合自身发展的职业,积极融入社会。这也是给娜吉玛和尹希娅在反抗男性霸权、选择离家出走后而指明的一条道路。
  三、独立自主:《厕所英雄》中女性意识的成长
  在第三次女性主义运动浪潮的影响下,女性认识到并学会“逐渐消解隐匿在大众思维习惯背后的深层文化枷锁,从思想和生活方式上弘扬被男权遮蔽了的自身价值”[4],将自身视为独立的女性个体, 强调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主体性的自我,女性的主体意识也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展现。《厕所英雄》便是聚焦于一向被印度人民视为“禁忌”的厕所话题,把它融入现代女性的生活故事当中,从而在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揭开了女性主义运动的新篇章。
  影片围绕新婚妻子贾耶发现丈夫凯沙夫家里没有厕所,提出要离婚的故事展开。贾耶出生在思想开明的家庭,受过高等教育,拥有强烈的独立自主意识。她穿短袖牛仔裤,骑男式自行车,在校园里和同伴们谈笑风生,狠狠教训路上调戏女性的流氓,维护自己的肖像权,大胆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情……结婚当晚,她得知丈夫家里没有厕所,自己凌晨四点要和村里的妇女们一起到野外去上厕所,当时便说出了这话“如果我知道你家没有厕所,我是不会嫁给你的。”野外如厕,不仅不方便,有很大的安全隐患,而这更是对女性极大的歧视。贾耶果断选择回娘家,一边按照原来的方式过自己的生活,一边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印度社会修建厕所的情况,为争取在农村地区建公厕而努力。离婚事件在印度社会是极其罕见的,面对来自凯沙夫奶奶、自己母亲和众多妇女们的批评和指责,贾耶情绪爆发,激动地列数印度女性在社会上遭遇的种种不公和束缚,呵斥没有意识反抗、不懂得为自己权利奋争、只是按照别人规定的方式生活的女人们。贾耶的执着最终打动了凯沙夫,也唤醒了沉睡的女人们。凯沙夫不断奔走,向政府申请建造公厕,妇女们开始学会反抗传统的父权。影片最后,凯沙夫家里建了厕所,印度政府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建立公共厕所的计划。
  《厕所英雄》虽聚焦于建厕所这一生活小事,但其涉及女权、宗教、婚姻、传统文化等各种关于现代人生活的话题,它向观众展示出新时代的女性在这快速发展的社会中是如何坚守自己的权益,执着地追求自己作为独立个体所拥有的权利。这也正是女性主义的发展趋向,新时代的女性对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价值有了全新理解,追求女性作为个人在社会中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强调每个个体本身所具有的责任,确立个人是作为人(而不是男人或者女人)在社会中独立自主生活的意识。
  法国女性主义的杰出代表西蒙·德·波伏娃在其著作《第二性》一书中曾说:“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5]。在现代印度社会中,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依旧根深蒂固。印度传统文化以“无我”的思想来要求女性,这使得女性的自我意识严重匮乏,也就导致女性被动地接受一切传统的束缚,拒绝改变甚至拒绝承认这个世界存在改变的可能性。女性一直是电影导演的镜头焦点所指,女性题材是电影创作中的一大母题,而电影往往是一个民族国家文化的反映,它在真实反映社会现实的同时,也给予现实困境提供想象性的解决办法,为真实的社会改良提供参考方向。通过这三部带有强烈女性主义色彩的印度电影,从中了解印度社会女性意识的发展轨迹,而这轨迹也正是全球女性主义运动由发生到不断走向成熟的缩影。从《摔跤吧!爸爸》姐妹俩在父亲的帮助下为争取平等的权利而进行不懈的努力和斗争,到《神秘巨星》尹希娅和娜吉玛向种种性别歧视说“不”,奋起反抗男性霸权,再到《厕所英雄》中的贾耶通过摆脱传统思想的禁锢,勇于为广大女性的合法权益而斗争,并鼓励女性要独立自主,找寻自己的生活定位。虽然女性主义的发展必定受不同文化和环境的影响,但都正以多元化的形式参与到社会文化的建构中,女性意识的成长正不断地走向成熟,女性实现自我价值的可选择路径也越来越多元化。
  参考文献:
  [1] 李银河.女性主义[M].山东: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16.
  [2] (英)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斯图尔特·穆勒著.王蓁,汪溪译.女权辩护妇女的屈从地位[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98.
  [3] (美)貝蒂·弗里丹著.程锡麟,朱徽,王晓路译.女性的奥秘[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
  [4] 徐辉.印度电影中的女性主义觉醒[J].民族艺林,2017(3):112-120.
  [5] (法)西蒙·德·波伏娃著.郑克鲁译.第二性Ⅱ[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9.
  [责任编辑:武典]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006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