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心理发展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关注未成年人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未成年人在接受大量的信息时也会受到网络暴力信息的影响。未成年人关注网络暴力信息有一定的社会原因和心理原因。网络暴力信息对他们的心理发展有极大的负面影响,例如,容易产生暴力倾向和影响其人际关系的互动,使其丧失深度思考的能力,形成空虚迷茫的价值观念等。从实施层面上来讲,建立合理的把关机制,对未成年人进行思想文化层面上的感召等具体措施可以使得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心理层面上产生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关键词:网络;暴力信息;儿童心理;未成年人
   中图分类号:G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9)05-0023-05
  当代中国社会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各样的信息充斥于社会中。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信息的易得性提高,儿童和青少年成为受众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将未成年人的年龄规定为0~18岁[1]。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和所接受的教育对个人未来的发展影响较为深远。未成年人思维敏捷、观察力强、想象力丰富,同样乐于接受新奇的事物,对任何事物都想尝试。在互联网大环境下,未成年人所接受的信息越来越广,这其中未免会接受到一些关于冲突和暴力的信息。研究本选题, 有利于找出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心理以及对其价值观所产生的具体影响,并加以量化与概括,同时从执行层面上,探讨一套合适的解决方案,引导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把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心理层面上产生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一、 網络暴力信息的产生及原因
   “暴力”指的是那些不符合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的力量[2]。网络暴力信息也是暴力的一种形式,是指通过网络来传递的一些具有煽动性与诽谤性的文字、图像、音讯等[3]。
   研究者普遍认为:网络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的影响是深远持久的。美国学者George Gerbner认为,媒介的暴力内容对童年后期的儿童犯罪具有“诱发效果”,但无必然联系。这种影响是一种长期的、潜移默化的过程[4]。
   贺建平等在Gerbner涵化理论的基础上对网络暴力内容对童年晚期和青少年时期的影响做了研究,他们发现童年时期接触暴力游戏、暴力新闻时间最长的孩子在青少年时期对暴力行为的赞成度会有所提高,也更容易产生暴力情绪[4]。王玲宇和张国良在一次对上海儿童的调查研究中发现,儿童的年龄越大,赞成暴力的程度就会越高[5]。
   昆明理工大学王勇教授认为网络上的有害信息相当广泛,其中就包括网络游戏中的暴力信息,经过调查,他发现未成年人网民数已经占到网民总数的百分之26.6,约占1.43亿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处在儿童阶段的群体,泛滥成灾的暴力凶杀界面,污染着他们的心灵,甚至造成了终身的阴影[6]。
   中国人民大学张振锋认为,网络暴力信息能够导致未成年人思想混乱、心理异常、身体损害。这些信息价值观扭曲,道德低下,色情、暴力、反科学是诱发未成年人犯罪的一个重要因素。经过调查表明,47.1%的未成年犯在小学阶段就曾接触到暴力信息,受到主动因素与被动因素影响,未成年犯在犯罪前接触不良信息的途径多样,其中最主要的是不良网站、网络游戏与网络聊天,这三种途径所占比例78.9%、45.7%和43.3%,并且他们辨别能力较弱。网络暴力信息严重影响着他们的生活和学习,使他们对学习失去兴趣,阻碍了他们的人际关系建构,让他们对社会事件变得冷漠,缺少社会责任感,同时引发未成年人犯罪[7]。
   暴力信息的产生和发展有一定的社会因素,我国正处在社会的转型时期,改革开放40年以来,经济大幅发展,人均收入水平提高,如今经济发展更是进入“新常态”。但是改革难免会造成很多社会问题,例如,收入和分配不公平,部分人无法享受改革所带来的福利,贫富差距拉大。因此,处在底层的部分百姓对社会转型中存在的问题有强烈的不满倾向。此外,处在转型当下的部分人生活压力大,就业竞争力度强,焦虑迷茫而又压抑,网络正是其宣泄口之一,而暴力信息正满足了这两类人的心理需求。
   二、未成年人关注暴力信息的原因
   从主观上来说:所谓变动是新闻信息之母,冲突是社会中的显著变动,暴力更是冲突的极端形式[8]。人们会本能地被暴力冲突性的信息所吸引。换句话说,攻击性是人的本能,而暴力信息正满足了其精神上的需求:被攻击性压抑的孩子会本能性的被暴力信息所吸引。弗洛伊德认为人最原始的攻击性本能被压抑这种心理防御机制所限[9]:即俄狄浦斯期幼儿想占据异性父母未果,只能将本能的欲望压抑于潜意识深处,原初未被满足的愿望可以通过一定的暴力渠道得到满足和发泄[9];奥地利的精神分析学者,客体关系之母梅兰妮·克莱茵同样认为儿童天生就具有攻击性本能。他们的精神世界充满了初始的驱动力,有谋杀或者自杀的倾向[10]。
   从客观原因上说,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已经建成完善的基础教育体系,绝大多数人得以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但中国的义务教育环节仍然存在着许多制约其发展的问题:如教师水平参差不齐,地域、地方教育环境的差距,部分教师的格局不高,家长和教师缺乏对孩子心理发展的全方位理解,家长与老师对孩子的过度管教,部分孩子在学校成绩差,饱受压抑等。上述因素致使部分孩童在成长的过程中出现逆反心理,剑走偏锋。
   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个体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重要时期,而父母正是其子女精神世界上的引路人,良好的家庭环境对个体价值观的形成和发展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在中国,很多家庭都存在着同样的问题,第一类问题就是父母感情不和谐导致离婚:据调查显示,近年来我国的离婚率呈上升趋势 ,2017年上半年我国的离婚率为33.23%,以天津等大城市最为明显(60.8%)[11]。在家庭中另一普遍存在的问题即家暴:在中国普遍的家庭中,有51.0%的少年儿童曾被父母打过,经常被父母打的少年儿童占22.7%。在这些存在家庭暴力的家庭中,有18.0%~30.7%的子女遭受着父母的严重体罚[12]。家庭环境的不和与家暴致使许多儿童和青少年的心理饱受压抑,他们关注暴力信息正是其宣泄内心压抑情绪的一种途径。因此他们在课堂之外或多或少会关注一些网络暴力信息。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暴力信息在互联网中的传播更加频繁,甚至渗透在互联网中的各个角落。2005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最迅猛的一年,从2005年年初到年末,我国网民的人数从1.1亿增加至6.38亿人次,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率也从 8.5% 上升到了 50.3%,此后逐年递增[13]。未成年人网民数已占到网民总数的26.6%,约有1.5亿人,其中包含大量的学龄期儿童[14]。在网络上非学术性信息中,47%的信息与色情或暴力有关,60%的中小学生是无意之中接受到色情或暴力信息,有24%的18岁以下未成年人(包括青少年和儿童)经历过网络暴力,而这其中的17%的群体曾坦言自己曾经伤害过他人[15]。未成年人接受不良信息的途径是多种多样的,最常见的三种是暴力网站、网络游戏和网络聊天。三种途径所占比例为78.9%、45.7%和43.3%[17]。除了暴力网站外,未成年人获取暴力信息的最多途径是网络游戏。据调查发现,80%的电脑游戏充斥着暴力,而进入国内消费市场的95%的网络游戏充斥着极端的暴力信息[17],比如《绝地求生》《王者荣耀》这类角色扮演类游戏。未成年人在游戏中会体会到极端的快感。
   综上所述,未成年人在日常生活中极易接触到暴力信息。而网络技术的多元化发展,传播方式的拓展,网络把关的不到位,增强了暴力信息传播的力度。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个体价值观养成的重要时期,如果此时家长和老师不能客观地教育自己的孩子;或者孩子无法在学校取得良好的成绩并进一步得到老师同学的认可,他们就会剑走偏锋,大多数未成年人会通过网络游戏这种方法来缓解自己内心中的焦虑和压力。正如上文所述,国内消费市场的95%的网络游戏充斥着极端的暴力信息[16]。网络游戏中的暴力信息势必影响着未成年人的心灵。
   三、网络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的影响
   (一)使部分未成年人产生暴力倾向,从而形成人格障碍  传播的内容具有特定的价值与意识形态的倾向,这些倾向总是潜移默化地“培养”人们的价值观与人生观的形成。如上文所述,大多数的网络游戏存在着暴力信息,长期接触暴力信息的儿童,其潜意识深处也会刻上“暴力”的烙印。长期受网络暴力影响的儿童和青少年内心往往有着强烈的攻击性,攻击性促使他们的共情能力被削弱,情感被严重隔离。他们的行为轻则对家庭成员造成生理或心理上的伤害,阻碍他们的人际关系建构;重则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对整个社会造成危害。调查显示,47%的未成年犯在小学阶段就曾受到网络暴力信息的影响[17],而网络游戏是他们获取暴力信息重要的途径。此外,未成年人的辨别能力较差,他们多使用较为原始的心理防御機制。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并不客观理性,因此容易混淆社会的实际情况与媒介所呈现的社会情况。长期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人容易形成各种各样的人格障碍:例如自恋型人格障碍、冲动型人格障碍,重则会形成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这三种人格障碍的共同特征是自大、自恋,对现实稍不满意就会暴怒,网络游戏中唯我独尊,征战沙场的英雄主义使得他们变得自大而又自恋。在网络中,他们所扮演的角色是无所不能的,而在现实之中,他们又是无能为力的,反复对比之下会更加激化他们自卑和痛苦的心理,巨大的反差使他们难以承受内心的落寞,而人格障碍就是在这种巨大的反差中逐步形成的。
   (二)影响未成年人自我认同的构建
   网络暴力信息会使得儿童或者青少年的心智更加空虚,“空心病”年龄范围呈低龄化。 “空心病”是2016年北京大学徐凯文教授提出的一个新的概念:在北大新生中,有30%的学生厌学,有40%的学生认为人生空虚没有意义[18]。徐凯文在提到“空心病”的最大症状是快感丧失、孤独,部分学生会出现严重的情绪问题,“空心病”与抑郁症类似,但是按照抑郁症的疗法却并不管用。“空心病”的成因是因为大学生这类群体出现自我认同的危机。自我认同的构建是21世纪自体心理发展的方向,其包含自我理解与自我实现两部分。自我理解即对自我内在潜力与能力的觉察;自我实现即实现自我宏观的目标,是内心对“客我”(社会化自我)的定位。受“空心病”影响的学生自我认同感较低,与内心深处的联结不够紧密。与内在自我联结度的不够导致了与客观世界的情感隔离,这也是绝大多数患“空心病”的大学生内心孤独的根本原因。“空心”使得当代大学生无法感悟生命的意义。从大的环境来讲,“生命意义”的困惑不仅存在于大学生这个群体中,许多中小学生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许多未成年人把对学校和老师的不满投射到游戏中,只有在游戏中他们才能显示出他们的强大,但是虚幻并不能代替现实;网络游戏中的暴力信息使他们迷失自我,形成浮夸的“自我”,从长远角度来看,这对青少年时期自我认同的构建起到阻碍作用。如果说,当代中国的价值虚无主义是“空心病”形成的社会基础,那么网络游戏中的暴力信息则使得未成年人的心智更加空虚,进一步丧失与内在自我的联结。青少年时期是个体价值观形成和发展的重要阶段,如果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个体内心充斥着迷茫和无力,势必影响着青年期和成年早期人格的发展,进入大学后患“空心病”的几率更大。
   (三)使未成年人“心灵麻醉”,丧失深度思考的能力  拉扎斯菲尔德和默顿认为 , 现代大众媒介具有明显的负面功能。它将现代人淹没在表层信息和通俗娱乐的滔滔洪水当中[19]。从微观上分析,遭受网络暴力信息袭扰的青少年精神萎靡、无心学习,他们注意力不在课堂而在网络。注意力的分散致使他们学习成绩不够理想,最终会促成他们形成厌学心理。中国的基础教育向来注重个体的学习成绩,分数的多寡决定了个体在成年早期所在平台的高低。
   从宏观上分析,他们会逐步地丧失深度思考的能力,深度思考是成功者必备的素养之一,社会的转型需要先进思想的推动,只有把零散、碎片化的精神信条加以整合,进一步形成思想上的结晶,民族文化才能更加繁荣。我们党一直在各级学校中宣传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目的就在于此。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他们思想的广度和深度直接影响着几十年后民族文化发展的深度和厚度。而网络游戏中暴力信息使他们只关注现实中的冲突而不着眼于长久的未来,当下正需要越来越多的儿童与青少年去了解中国,关心世界,未成年人正确的人格培养关乎国家未来的前途和命运。    (四)影响未成年人人际关系的构建
   社会是由各种复杂的关系构成的,客体关系流派主张人类行为的动力源自寻求客体,关注外部客体(父母和孩子世界中的其他重要的人)对于建立内部心理的影响。客体关系理论同样着重讨论自体人格的变化和成长;人们的核心人格是在幼年时与父母的互动关系中形成的,但是人格始终处在不断地变换和发展之中,我们在后天与人交往中会发展出新的人格。在家庭中,家长是个体心理发展的主要影响源;个体在迈入学校之后,同伴则是与其互动最多的客体[10]。被暴力信息所吸引的未成年人在与父母、同伴之间的互动中会表现出鲜明的攻击性特征:当事与愿违时,他们便会把自己的攻击性投射给外界,投射于与之相关密切的人和物或者社会团体。在潜意识层面,他们对与之互动频繁的客体是充满仇恨和敌视感的。“客体关系之母”克莱茵曾经提出“投射性认同”这个概念:“指一个诱导他人以一种限定的方式来作出反应行为模式,这种行为模式广泛的应用在人际交往中。[17]”如果个体内心对他人充满着攻击和敌意,那么他们的潜意识会诱导他人做出带有攻击性的行为来伤害自己。他们内心的这种仇恨和敌视部分则来源于网络游戏中的暴力信息。因此,带有攻击性的行为特征势必影响他们良好人际关系的建构。
   四、减少网络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伤害的策略  网络中的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价值观的塑造有一定的消极作用,隔离和规避网络暴力信息在大环境下显得十分重要,但过程一定是漫长的、艰难的。我们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努力减少网络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的伤害。
   (一)建立合理的把关机制
   未成年人的自制能力较差,因此他们的行为需要监督人加以规范。最可靠的方法就是建立层层的把关机制。以各级人大和政府为主导,加强和完善相关法律的制订和执行,将“网络实名制”落实到实处;同时通过“技术过滤”手段,在源头上遏制暴力信息的传播和扩散。从信息的传播渠道上分析,各级政府应建立合理的网络信息监测系统,对不良信息进行辨别、加工和处理。开展这项工作时,要确定重点监测领域,全面获取有关信息。
   在未成年人的日常学习生活中,以家长和老师为主要依托对象。家长作为未成年人的首要监护者,要正确看待网络的双重性,引导孩子在网络中获取更多关于心灵成长的知识。老师作为未成年人的在校监护者和“意见领袖”,应该发挥其影响,塑造其“人格魅力”,深入了解未成年人的心理发展状况,从而觉察到未成年人的精神需求和所面临的困难,引导他们更加健康的成长。
   家长和老师也应该培养未成年人全方面的“网络素养”,教育始终是影响未成年人发展最重要的因素。未成年人在宽松和文明的成长环境下会免受不良信息“侵蚀”。
   (二)对未成年人进行思想文化教育,培养青少年的大局观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他们的心智健全程度关系着国家未来的发展。学校和家长要培养他们的大局观念,培养富有“家国情怀”的个体。精神分析学家认为:一切竞争归根到底都是人格层面上的竞争[20]。健全的人格需要宏大的格局观念来做支撑。当青少年树立宏伟壮阔、胸怀天下的理想之时,他们便不易被眼前之事所迷惑,不易被网络游戏和网站里狭隘的暴力信息所吸引。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处事准则和价值观念会影响孩子的行為举止,子女会在内心吸收并进一步模仿父母的行为标准,即所谓的“内摄性认同”[10]。父母在家庭中做好养育孩子的角色时更要为子女树立良好的榜样,积极引导子女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三) 学校应开展媒介素养教育,提升未成年人的媒介素养   清华大学陈昌凤教授认为:媒介素养的基本内涵就是让孩子们从小就开始认识媒介,能够鉴别信息和对媒介上的信息有着合理的批判[21]。在新媒体环境下,未成年人将大量的时间投入虚拟社会中,无穷尽的信息充斥于未成年人的世界之中。对于未成年人来讲,首要的原则是学会甄别信息。甄别信息同样也意味着对媒介信息的理解和批判。老师和家长要适当地引导孩子,让孩子在互联网中主动挖掘有利于自己的信息和资讯,这样才能更好地提升未成年人的媒介素养。未成年人的媒介素养关乎着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关乎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因此,对于国家和学校来讲,开设有关媒介素养的课程有着重要意义。
   除此之外,新闻媒体应发挥其监督作用,新闻媒体诞生之初就被赋予对社会环境进行监测的职能。对于社会上丑恶的现象,新闻从业者应加以无情地批判和揭露,给未成年人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
   五、结 语
   网络暴力信息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发展有着极大的危害。老师和学校要对未成年人进行教育,提升其媒介素养;政府应建立合理的把关机制,严格执法;新闻媒体应发挥其监督作用,弘扬社会正气,除恶行善。三者强强联手,给予未成年人以良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参考文献:
   [1] 韩尚耀.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监护制度研究[D].河南大学,2013.
   [2] 刘国钧,陈绍业.图书馆目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57:15-18.
   [3] 俞文丹.媒介暴力分析[J].南京大学学报,2008(1).
   [4] 贺建平.网络暴力游戏与青少年暴力行为的相关性[J].新闻界,2009(1).
   [5] 王玲宇等.网络暴力游戏对青少年的“涵化”影响——对上海市中学生的调查[J].当代青年研究,2005(5).
   [6] 王勇.媒介融合环境下网络有害信息传播与治理研究述评[J].昆明理工大学学报,2013(2).
   [7] 张振锋.网络不良信息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影响[J].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2017(1).
   [8] 刘彬.大众传播媒介对儿童的影响[J].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08(4).
   [9] (奥)弗洛伊德.梦的解析[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15-16.
   [10] (奥)梅兰妮·克莱茵.儿童精神分析[M].北京:九州出版社,2017:116+135.
   [11] 格隆汇.2017年上半年离婚大数据分析[R].北京,2017.
   [12] 何欢.农村少年儿童遭受家庭暴力现象透析[R].北京,2017.
   [13] 侯玉波.中国网民网络暴力的动机与影响因素分析[J].北京大学学报,2017(1).
   [14] 易般.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上海,2016.
   [15] 张祥.忧虑与规制: 中国当代青少年犯罪抑制与网络影响[J].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2013(1).
   [16] 燕道成.精神麻醉:网络暴力游戏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J].新闻与传播研究,2009(2).
   [17] 常莉.媒体中暴力信息对青少年攻击性影响研究综述[J].科技信息,2012(35).
   [18] 徐凯文.时代空心病与焦虑经济学[R].北京大学官网, 2016-11-03.
   [19] 郭庆光.传播学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2011.
   [20] 曾奇峰.幻想与现实[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社,2017.
   [21] 陈昌凤.基础教育加点料,媒介素养不可少[R].宣讲家,2012.
  [责任编辑:杨楚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0275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