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低俗文化环境下未成年人保护机制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一方面使人们的工作效率提高、休闲娱乐方式的种类更加多样、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变得更加便捷,同时也带动着文娱等行业的繁荣发展,但是一些低俗信息借助互联网也得以快速传播,未成年人深受其害,低俗文化屡禁不止的背后是大众“娱乐至死”的放纵,实名制、辩论式、法律严惩或是保护未成年人成本低、见效快的有效方式。
  [关键词]网络低俗文化 未成年人保护 实名制 辩论式 法律
  一、何为网络低俗文化
  所谓网络低俗文化,就是现实中已经存在的低俗文化借助网络这一媒介进行传播,不过与现实中存在的低俗文化相比,其传播的速度更快、造成的影响更为广泛。文化可大致分为高雅、通俗、低俗这三个层次,其中通俗与低俗的界限难以区分,对同一事物有人认为是低俗,有人认为属于通俗的范畴,毕竟高雅或是通俗、低俗是主观的判断,很难有固化的标准。但是在一个社会中总有主流的正向的价值观在引导着人们的思想,进而影响人们的行为,而低俗恰恰与主流价值观相悖,所以大众对低俗是有一个整体的印象的。一提到主流价值观,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认为这是对自己思想的钳制,与人追求自由的本性相违背,甚至一些人故意与主流价值观对抗,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正是积极的主流价值观的存在才使得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正是因为大部分人信奉主流价值观才使得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盛。例如,主流价值观是孩子应该接受教育,应该在适合的年龄结婚生子,应该用自己的所学和劳动去换取收入,世界上是不应该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发生,即使有也应该是极少数的。只有大部分人愿意努力奋斗去获得更好的生活,才能创造社会财富,社会才能发展进步,相反,如果一个人随便扭动扭动身体就可以获得普通人奋斗一辈子也获得不了的收入,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已经怀孕生子并成为网络红人受到追捧,随便直播一下都可以获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入,这对价值观正在形成的未成年人来说,无疑助长了未成年人不劳而获的思想。人的本性都是避苦趋乐的,在学校学习无疑是辛苦的,学到最后还是要到社会上找工作,工作起来也是非常辛苦的,可能工资也是微薄的,而眼下又有不用去学校学习还可以轻松赚钱的典范,自然以其为榜样,即使被父母强迫着去上学,估计也没有上学的心思。所以,尽管对低俗文化没有一个具体的定义,但我们可以从一些事例中总结出低俗文化的一些形式:渲染暴力,追异猎奇;明星绯闻,娱乐至死;以“性”为卖点,专打”擦边球”;刺激奢华消费,流露拜金意识;淡泊苦难,漠视死亡以及真实的广告、虚假的谎言。
  二、网络低俗文化为何不可避免
  有需求才有市场。快手作为以“快手,记录世界记录你”为愿景的手机软件应用,是人们将生活中有趣或是新奇的画面分享到快手这个平台上的一种途径,更多的人能看到用户传到快手上的视频,而一些人为吸引大众的眼球,往往拍摄一些与大众通常的认知相反的视频或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视频,例如,与交警争执、在警车上拍视频,甚至还有人为了吸引眼球,冒生命危险拍摄涉及色情、暴力等低俗甚至可能是违法的视频。大众在猎奇心理的驱使下,往往对网络主播拍摄的视频或是直播的稀奇的内容感到好奇,那些网络主播的行为违反常规,也不能让大众从中获得有价值的东西,为何这些无厘头的视频内容会受到大众的热捧?甚至有些观众不惜花费巨资为主播买礼物,这些大众的心理是怎样的呢?霍夫斯塔特说,自我们的历史之初,我们对民主化和大众化的渴望就驱使我们排斥任何带有精英主义色彩的东西。通俗甚至是低俗是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通过与一些网民交流发现,大部分普通人的生活方式是相似的,都是按部就班的经历了学生时期,然后毕业之后找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之后就结婚生子,每天为家庭与工作的一些琐事烦恼。而当网络上出现这样一些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于常规,感觉他们生活得很肆意洒脱,他们做了一些你平常因为各种“顾虑”而不会做的事情,他们是很“特别”的存在。在网络虚拟性的特点下,大众不用再担心现实社会中的一些道德压力,为他们喜欢的主播点赞、关注或买礼物,就算无法改变现实中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网络上支持自己喜欢的主播也是一种精神的慰藉,其实也是大众借支持网络主播来发泄自己对现实的不满的一种表现。当现实生活中的压力无法排解或是整天无所事事、精神空虚时,大众便会把视线转移到网络中来,寻找排解压力的方式或是精神寄托,于是这些“特立独行”、“光鲜亮丽”的主播便成为大众的精神寄托。
  无疑,网络时代的到来带来巨大的变革,每天都处在极剧的变化中,网络改变了很多东西,社会中的竞争越来越大,人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网络还带来了经济的发展,虽然我国的脱贫攻坚成效显著,但我认为,社会的贫富差距还是越来越大,随着网络的发展,世界的联通变得更加容易,各种文化、价值观相互碰撞,使人们在这个本就变革的时代中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当网络中出现一些“与众不同”的一群人时,他们的生活方式更简单、更随意,奢侈、拜金、放纵等成为这些人的标签,于是这群人成为普通大众崇拜的榜样,即使这些网络主播的账号被封,问题是否从源头解决了呢?低俗的内容为何会吸引人们的眼球,是大众低俗还是低俗是人本身的需要?人的一些缺点如懒惰、逃避、遗忘、享乐、不愿接受新事物等看似是阻碍个人发展的缺点,但这其实也是人体的自我防御系统在发挥作用,例如懒惰是为了让人体得到更多的休息,遗忘可以使人们忘记不开心的事情,等等。低俗是不是也是为了满足人体的某种需要而存在的一种文化呢?比如,之前流行的社会摇就满足了大众的感官刺激,而快手一哥天佑的喊麥对大众来说也是心里压力释放的一种途径,喊麦的内容虽然粗俗,但这种粗俗、简单的内容却更能引起大众的共鸣,所以,低俗也是大众疲劳时放松的一种需要,低俗内容自古就有,不过现代互联网的存在和大众生活压力的增加,使得低俗文化盛行。
  著名传播学者德弗勒曾指出:“因为能够欣赏低俗内容的受众最广大(这不代表教育受得高的人不接受低俗内容,只是程度有差别而已),低俗内容最容易争取并维持注意力,替传播组织吸收广告,开辟财源。此所以低俗节目牢不可破。如果压力团体不断加以攻击,媒介即使暂时有所收敛,但长久来说,低俗内容毕竟是根深蒂固、盘踞不去的”。低俗文化既能吸引大众的眼球,满足大众的感官刺激,并且低俗文化通俗易懂,完全不需要费神思考就可进行消费,同时低俗文化满足了大众对娱乐的需求,借对低俗文化的追捧表达对现实精英文化的不满,以此释放自己在现实社会中的压力。网络中一些低俗语言的出现一方面因为网络的虚拟性以及开放性,加上网络道德规范尚未完全建立,所以人们更容易借网络宣泄自己的情绪,将人性中的暴躁、冷漠、嫉妒等不良情绪不加遮掩地表达在网络环境中。所以,只靠相关网络平台查封一些不良主播的账号是无法禁止低俗文化的传播,因为每一个网民都可能将网络当成发泄不良情绪的工具,除非控制网民的言论自由,否则低俗之风无法禁止。   三、如何避免低俗文化对未成年人的负面影响
  未成年人正处在价值观形成的重要时期,而近几年网民不断低龄化,未成年人正暴露在信息良莠不齐的互联网之下,一些低俗、色情、无下限、拜金、傍大款、未成年人怀孕生子等不良信息充斥着网络,如果说成年人对这些不良信息只当是饭后消遣,而这些不良信息对价值观正在形成的未成年人来说,无疑是沉溺其中或将其作为走上人生巅峰的捷径。抖音网红“温婉”账号被封,她传达出的读书无用、不劳而获的价值观被一大帮未成年人信奉,有人为她账号被封叫冤,“觉得这个小姐姐好好,想以她为榜样,像她一样不用上学,当网红赚大钱。”还有未成年人怀孕生子的视频受到一大群未成年人的追捧,甚至立马有未成年人效仿此种做法。因此有人说中国的青年一代危在旦夕。
  如何改变目前这种状况呢?当今社会处于转型时期,各种价值观相互碰撞,互联网就像一个五颜六色的大染缸,它对进入染缸的群体不加区分地进行染色,既无法强制未成年人不进入互联网,也不可能单独开辟一个适合未成年人浏览信息的互联网。网络低俗文化虽无法完全禁止,但有一个做法可以快速减少网络低俗文化的产生与传播,即对网络用户实行实名注册认证,除了举报可以匿名外,网民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点赞等都应与现实生活中的个体相关联,网络中的个人形象与现实生活中的个人形象息息相关,人们会因爱惜自己的形象而不会肆意发出或传播低俗内容,以免被贴上低俗的标签。现实社会中的道德、法律规范无形中也适用于网络空间。当然,实名认证并不会完全禁止低俗内容的产生,就像微博中有些实名认证的用户仍然会说脏话,但是实名认证会让网民在说话时掂量一下自己所说的是否合理,而不是肆无忌惮、不加思考地宣泄自己的情绪。
  其次,大部分低俗内容并未违反法律,例如,传播拜金、不劳而获等消极思想,难以使用国家强制手段进行制裁,如果由相关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删除相关言论或是视频,一方面网络用户数量庞大,如何对每一条信息进行监测是一个难题,另一方面对低俗内容进行判断时,如果判断不当,可能涉及侵犯公民言論自由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对网络中因为低俗内容而引发的热点事件设置一个擂台,制定合理的辩论规则,由正反双方各自提出论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真理越辩越明,最后由相关专家进行总结,得出相对正确的一方。此种做法是为了让大众在热点事件面前不要只做一个围观者、起哄者、消费者,而要做一个思考者,用自己的理性去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要一味地被情感支配,如果你支持一方,请拿出令对方信服的理由。其实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辩论中你了解了对方的观点,你学会了理性思考,即使最终你支持的一方获胜了,可能你也会认可对方提出的某些观点。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道:“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也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而辩论就是为了使大众多些理性思考,从而减少对娱乐的痴迷。
  辩论使得未成年人在面对低俗文化时,不是一味地逃避或是接受低俗信息,而是通过自己的辩证地思考最终获得正确的认知,我想这更有利于青年一代正确价值观的形成,同时也有利于青年一代思辨习惯的养成,这对祖国未来的发展大有益处。而网络平台则需要为辩论提供场所,并为辩论的总结聘请相关专家,并做好防止网络用户个人信息泄露的工作。
  最后,有些低俗文化涉及色情、毒品、暴力、赌博等,可能触犯我国刑法,必须予以严厉制裁,我国《刑法修正案(九)》第17条、第26条、第27条、第28条、第29条、第30条、第32条主要针对网络犯罪行为,尤其对售卖或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编造或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等行为进行严厉制裁,进一步表明了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刑法中的淫秽犯罪、毒品犯罪、暴力犯罪、赌博犯罪等都有详细的规定,但是构成相关犯罪需要一定的条件,如果情节轻微尚不足以构成犯罪时,宜采用缴纳行政罚款并禁止相关行为的做法,罚款数额应该巨大,以达到严惩的目的。
  总结
  网络用户实名认证在微博等平台已经实行,如果相关措施做好,并不会使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当然,重名的人也很多,但实名认证多少会对个人心理形成一定的压力,使个人注意自己在网络中的言行,进而减少低俗内容的产生或传播;其次,对没有违反法律的低俗内容,可以采取辩论的形式,让未成年人和其他网民经过理性思考与辩论,得出正确的结论;最后,对违反法律的低俗内容,应该以刑法或行政性法律进行惩罚,以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帮助未成年人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612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