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小人书里的“红色记忆”

作者:未知

  每当我摊开多年来收集的那些“红色经典”的小人书,内心深处总会漾起阵阵美妙的涟漪。
  小人书也叫连环画,是过去普及国民教育的特殊载体,也是我的“启蒙老师”。我从小就喜欢看小人书,用割白柳条、捡废品、割青草换来的钱,将供销社里出售的小人书陆续“请”回家中。这些小人书,多是当时流行的“红色经典”,比如《智取威虎山》《小兵张嘎》《大刀将军》《南昌起义》《八女投江》等等。我和小伙伴挤在炕头上津津有味地看完后,还把小人书带到学校,放在班级的“图书角”里,供同学们翻阅,得到同学们的欢迎,老师也因此多次表扬我。
  上中学,我仍然时刻惦念小人书,想方设法筹集买书的钱,甚至不惜去深水塘捡鸟蛋,用卖蛋的钱换来一本本小人书。我通过各种渠道收藏了近百本“小人书”,基本都是红色革命主旋律题材,如《海岛哨兵》《永不消逝的电波》《狼牙山五壮士》《平原游击队》《赵一曼》《小英雄雨来》等。我视若珍宝,都包了书皮,轻易不外借,晚上睡觉时,还将它们放在枕头下面,生怕损坏了。放学后,我和同学们坐在村口的大柳树下,一遍又一遍地朗读这些书,对故事情节倒背如流。
  参加工作后,我陆陆续续收藏了数千本“红色”小人书。2009年夏天,我和同事去内蒙古的呼和浩特出差。奔波了一天的我们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住处时,偶然听说呼市的某街正在举办图书展。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当时整条街道成了书的海洋,我在各个书摊前转了四五个来回,还真找到了一个小人书的展台。我如饥似渴地在书堆中挑选心仪的“红色”小人书,一挑就是两个多小时。待回到住处,已是华灯初上,我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虽然又累又乏,但心里却颇为欣慰,因为我“淘”到了3组经典“红色”小人书。其中《革命传统教育故事》共5本,这套“红色连环画”均出自贺友直、张伯诚、冯春杨、孙铁生、洪荫培名家的手笔,品相基本在九成以上。
  而《创业谱》连环画全套应为四本,但我只淘到两本:一本为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大寨战歌》,一本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和辽宁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的电影版《创业》。《大寨战歌》绘画近乎白描,封面是大寨人民凿石奋战的情形。无论是封面还是内容,这本连环画都给人以巨大的精神鼓舞。《大寨战歌》32开本,平装,出版时间为1976年。“铁人”王进喜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创业》这本连环画以“铁人”的故事为蓝本,讲述了石油工人周挺杉在党的领导下,粉碎阶级敌人的破坏阴谋,保证油田会战胜利进行的故事。《创业》是国内电影连环画中的精品,不仅场面宏大,情节一波三折,而且人物性格鲜明,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和较高的史料价值。
  对于我来说,“红色”小人书不是薄薄的连环画,而是厚重的精神脊梁。它們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潜移默化地熏陶着我,在我心中树立起了赵一曼、邓中夏、董存瑞、雷锋等一个个英雄群体的雕像,而每每想起书中的英雄人物和事迹时,我就有了一股力量,激励我勇往直前,去战胜一个个困难和挑战。
  从艺术角度讲,我所收藏的“红色小人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封面设计色彩明快、鲜艳,细节真实而饱满,内画线条流畅、构图新颖、层次分明。
  我不是单纯的“小人书管理员”,为使这些“红色种子”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发芽、开花,我特地将自己多年收藏的4000多本“红色小人书”拿到县图书馆,数次举办了“红色小人书展览”,参观学习的人数超过3万人次。尤其是最近举办的“革命题材小人书个人展”上,参观人数达4000多人,可谓盛况空前。
  红色经典连环画以鲜活的故事形式,再现昔日艰苦岁月、革命先驱以及少年英雄,激励着人们奋斗拼搏。从这个角度说,我的“红色收藏”还任重道远呢。
论文来源:《新天地》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461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