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州哈尼族服饰图案中的文化解读

作者:未知

  摘 要:哈尼族是一个国际性民族,主要分布在中国云南和东南亚的缅甸、泰国、老挝、越南等,支系较多,其服饰绚丽多姿,极富内涵。云南省红河州哈尼族服饰从样式、颜色、图案等方面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哈尼族以梯田农耕文化为核心、以自然为主的文化信仰。文章列举红河州境内哈尼族服饰中的部分图案,希望能够帮助读者解读服饰图案中的文化内涵。
  关键词:哈尼族服饰;服饰图案;文化内涵;梯田文化
  红河州是我国哈尼族居住最集中、历史最悠久的地区之一。全州哈尼族人口为80.86万人,主要聚居于红河南岸的元阳、红河、绿春、金平四县,还有少量散居于红河北岸的建水县坡头乡和普雄乡及石屏县的新城乡和龙武乡,支系有哈尼、白宏、弈车、腊咪、糯比、糯美、昂倮、西摩洛、果作、哈欧、各和等。哈尼族崇尚自然,相信万物有灵。在他们看来,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风雨雷电以及花鸟鱼虫,都有神灵的智慧。
  在漫长的发展史中,哈尼族不因没有本民族的文字而将历史文化丢失,反而将本民族的历史、信仰,身边大自然环境的美景,生产生活的感悟凝结在服饰上,通过不同的图案描绘出哈尼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记载着他们对历史文化以及本民族文化信仰的理解。红河州境内的哈尼族以开垦梯田种植稻谷为主,在梯田的孕育下,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服饰文化,其服饰图案背后的文化内涵更是值得我们深挖研究。
  1 红河州哈尼族服饰基调
  哈尼族服饰多以黑色土布为主、绣精美纹饰图案、戴银饰点缀,形成多姿多彩的服饰特色。但因生活区域气候的差异,服饰类型也有所不同,如红河县大羊街乡的弈车支系因生活于海拔在1400米左右地带,光热充足,常年下身穿着紧身短裤,而生活在元阳、金平县的糯比支系因生活于海拔在1700米左右地带,冬冷夏凉,穿着厚实保暖的长衣长裤。无论服饰类型如何变化,哈尼族崇尚黑色、佩戴银饰以及图案意义是始终如一。
  哈尼族视黑色为生命色、保护色、吉祥色,从古至今黑色都是哈尼族的服饰基调。银饰是哈尼族服饰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一般都是祖传和嫁妆,除了装饰功能外,也能体现家庭的经济水平。服饰中的图案则是反映和记录哈尼族生活、历史、文化、信仰等内容的重要符号。
  2 红河州哈尼族服饰常见图案及文化内涵
  哈尼族的服饰中的图案题材广泛,内涵丰富。红河州哈尼族常见的服饰图案有象征吉祥的星星、月亮、太阳等;有反映生活的几何纹、八角花纹,三角纹等;也有象征信仰崇拜的鱼、鸟、狗牙纹等,这些图案不仅记录了哈尼族漫长而艰辛的迁徙史,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的审美意识,也反映了哈尼族以梯田农耕为核心的社会意识形态。
  2.1 反映自然生态的图案
  在哈尼人心中,有山有水的地方就是美好的家园,在千百年的农耕史中,他们创造出了森林、村寨、梯田、江河“四素同构”的良性农业生态系统和灿烂的梯田文化。在哈尼族服饰中,很多图案就反映了他们的生活环境,常见的山形纹、波纹、三角纹代表了哈尼族居住的环境有连绵不断的山川河流,马缨花、八角花、鸡冠花、蕨菜纹反映了哈尼族居住环境生长的植物情况,而工整有序、或自由组合的螺旋形、回字形、三角形、条纹、菱形等几何图案则是代表梯田。这些图案既有对祖先生活环境的记忆和现在生活环境的反映,又有对迁徙历史的记录,与自然地貌及梯田农耕文化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金平县哈尼族果作支系妇女服饰中常用银泡缝钉成三角的图案,寓意“山脚”生长着树木。元阳县糯比支系服饰以黑色土布为底,在袖口、围腰、衣襟的边缘用蓝色丝线绣有条纹、山形纹,蕨菜纹等,代表着糯比支系的居住环境有山有水有植物。红河县甲寅乡后山每到春季就开满美丽的马缨花,被称为“妥底玛依”,被视为吉祥山花。当地哈尼族多将此纹样绣在女童帽的顶部及四周,象征幸福生活。
  2.2 反映自然现象的图案
  哈尼族对宇宙的认识多局限于星辰、月亮、太阳,在哈尼族宇宙诞生传说中曾提到,诞生天地的天地蛋是由日、月共同孵化出来的。哈尼先民还通过对日月星辰的观察判断季节的变化、时间的轮回,按照节气播种农作物。因此,对太阳、月亮、星辰的崇拜是哈尼族原始的宗教信仰之一。哈尼族常把日月星辰图案装饰在服饰上,特别是太阳纹饰,他们把太阳作为万事万物的最高主宰来崇拜,祈求神祖庇佑。元阳县昂倮支系少女出嫁时穿的龟甲式银泡衣,整件衣服用小银泡缝钉成满天星,胸前以贴布绣工艺用彩色布条拼接组合成一个较大的圆形,并缝钉银泡装饰,与周围一圈排列整齐的锯齿纹组合成代表光芒万丈的太阳纹饰。建水县哈尼族糯美支系内着青色土布上衣,袖口、衣襟用红、绿、白丝线绣几何纹样,外着深色坎肩,胸前挂一枚较为显眼的刻有太阳光芒图案的圆形凸面银胸牌装饰。元阳县糯比支系寿衣后摆衣角也有日月星辰元素,三角白底土布上用红、绿、黄、紫等彩色丝线绣月亮与星座图装饰。红河州境内的哈欧支系、腊咪支系、白宏支系等服饰上都有着形态各异的日月星辰图案,他们认为日月星辰是天神赐予的福祉,穿戴于身代表着幸福吉祥。日月星辰图案也成了哈尼族服饰中最基本的装饰图案。
  2.3 反映图腾崇拜的图案
  图腾崇拜是人类最早的宗教信仰形式之一。哈尼族图腾崇拜是以各种动物为造型,追溯其起源,主要衍生自远古时期的动物神话传说,内容与哈尼人的日常生活、农耕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鱼是哈尼族种源神话中最典型的象征,是哈尼族创世神话的主体,史诗《窝果策尼果》中说道:太古之初,由大雾形成了大海,海中出现了一条大鱼,它煽动鱼鳍,扇出了天、地、日、月、人、海七对神。他们认为鱼是万物的始祖,鱼生人,生万物。对鱼的崇拜表达了哈尼族祈求生命繁衍的愿望,鱼状图案较多应用于银链上,常挂于妇女胸前。弈车支系妇女更是喜在腰间佩戴一串银鱼腰链。白鹇鸟是传说中带领哈尼人民找到哀牢山福地的神靈,为哈尼族带来粮食、光明和幸福,被视为吉祥神鸟。在服饰上衣、挎包以及银饰中常出现鸟状图案,如绿春县哈欧支系男子的马褂后襟上就绣有白鹇鸟的图案。鱼、鸟、螃蟹、青蛙、田螺等水族动物都是哈尼族的崇拜物,他们将其演变成图案纹饰渗入服饰文化之中,大多反映在配饰上。其中,最具代表的元阳县昂倮支系妇女婚嫁节庆佩戴于胸前的水族银饰牌,也被称为生命起源图。胸牌呈圆形状,中间有凸起的乳状,四周刻有鱼、螃蟹、青蛙、白鹇鸟图案,是哈尼人的“四大水神”,(鱼、鸟意义同上)螃蟹为水神,有螃蟹的地方就有水;青蛙能为梯田除害虫,预报天气变化。将“四大水神”穿戴于身,不仅表达了哈尼族淳朴的宇宙观,也表现出哈尼族典型山地稻作的文化特色。   2.4 反映祖先迁徙史的图案
  元阳县哈尼族昂倮支系妇女寿帽“吴芭”是哈尼族传统服饰中最具神秘色彩和文化魅力的服饰。寿帽上的图案复杂、色彩丰富,浓缩了哈尼族古代社会的迁徙历史和社会组织,是引导哈尼族亡灵回归祖地的“指路经”。“吴芭”由内外两层缝制而成,内层用黑色土布缝合成圆筒状,外层缝缀绣有花纹图案。图案分为花边和主图案两部分,花边由两层用五彩丝线刺绣的狗牙花组成,狗牙花图案的作用是驱鬼辟邪、保护人类不受鬼神侵害。主图案从左至右,依次分为红色的三级花纹、三角形区和蓝色三级花纹区。红色三级花纹由红色蕨菜纹和狗牙花纹组成,代表哈尼族现在居住的环境是生长着蕨菜类的温暖湿润的半山区。五个三角图案代表了哈尼族是居住在山上的民族。大小不一的五个三角则代表了哈尼族祖先从远古到现在所经历的历史阶段,亡魂在“吴芭”的指引下,从现在居住的红河南岸哀牢山区,渡过红河,经石七,到谷哈密查,再到诺玛阿美,最后返回到祖先所在的“惹萝普楚”。“吴芭”记载的指引路线实则就是哈尼族祖先迁徙的历史,与哈尼口传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里所述的迁徙路线是相符的。三角形上的图案有树根、树干、树尖,分别代表哈尼族社会里最重要的“最、批、技”三种人,即最重要的头人—官、主持宗教祭祀活动—莫批、工匠技术人员—工匠,而最下方密密麻麻的底层齿纹则是象征平民百姓。送葬头饰“吴芭”图案蕴含了哈尼族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可以说是记录哈尼人迁徙史的活化石。
  3 红河州哈尼族服饰图案与梯田文化
  哈尼祖先在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用整个民族的心力开垦梯田,节日节庆、宗教祭祀、饮食文化、房屋建筑、服饰文化等都与梯田农耕文化息息相关,可以说哈尼族的生活离不开梯田。哈尼服饰来源于自给自足的梯田农业,从原料的栽种、纺织、靛染、剪裁到具有内涵的纹饰图案都依托于梯田农耕。
  梯田依山而建,呈现出了线条的美感,在服饰图案中,线条纹、梯形图案、几何图案都是梯田形状的反映,是哈尼族对山地生活和梯田农业的艺术体现。绿春县哈尼族将红、绿、白、蓝等颜色的布条拼接成袖子,宛如藍天、白云、太阳倒映在梯田里。哈尼族男童帽帽檐上常绣有“回”字几何纹,代表的正是迂回曲折的梯田。
  水是梯田农耕的命脉,在哈尼人看来,人、树、水是一个轮回循环的生命系统,有了树就有水。因此,在哈尼族服饰图案中,树的图案也较为常见,如“吴芭”、陪葬的钱包等都饰有树形图案。红河县弈车支系的绣花腰带上绣的万年青树、河流、小溪图案也反映了哈尼族对水的崇拜和渴望。对于水的崇拜不仅反映在树形图案,还有上述的水族银饰胸牌中“四大水族”图案等。
  农耕工具对于哈尼族而言也有着重要意义,除宗教祭祀活动时敬献生产工具外,也被应用到服饰图案中。如元阳县新街镇哈尼族昂倮支系男子节庆装的马褂、裤子上饰有犁耙图案。金平县糯美支系妇女盛装的领围、斜襟、衣摆、袖口等处常饰有水车花图案。
  4 结语
  哈尼族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生活实践中,以其特有的审美视角和感受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纹饰图案,从远古创世的神话到万物有灵的宗教信仰,从山川河流、日月星辰的美景到祖先迁徙的艰辛历史,服饰图案已经不仅仅是审美意识的反映,它承载着极其丰富的文化信息,是哈尼祖先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研究哈尼族服饰图案,并不仅局限于图案本身,更主要的是对哈尼族历史文化、梯田文化,以及哈尼族生存环境、人文哲学的解读,进而更好地保护、展示及传承。
  参考文献
  [1]黄绍文.穿戴神话:哈尼族服饰艺术解读[M].昆明:云南美术出版社,2010.
  [2]李朝春,李克山.祖先踪影:三星堆与哈尼梯田文化[M].昆明:云南美术出版社,2010.
  [3]林力.哈尼族剪纸文化研究[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
  [4]白永芳.哈尼族女性传统服饰及其符号象征[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3887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