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模态话语分析研究
作者 : 未知

  【摘要】电影海报不同于语言的意义构建方式,它的社会功能是通过图像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来实现的。例如《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海报就以一个女人与众多灯笼的形式,在红与黑的色调的对比下,形成夸张的画面造型,产生震撼的视觉效果。
  【关键词】多模态话语 社会符号学 海报
  
  一、引言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交际话语已不仅仅以文本模式体现,而且以图画、动画、声音、图标、颜色等多模态同时体现。电影海报是电影宣传的主要形式,是一种常见平面视觉艺术,其主要功能是为影片做宣传,提高电影的票房收入。传统对海报的研究采用的是内容分析法和艺术分析法,然而电影海报作为语篇要传递电影情节、卖点、文化内涵、潜在意义等信息,而这些信息是观众在对集文字、图像、颜色等于一体的“复合话语”的解码过程中得出的。朱永生提出将这方面的研究称之为“系统功能符号学”。本文应用多模态理论以《大红灯笼高高挂》海报为例,解读电影海报语篇,以提高对海报的多模态话语识读能力。
  
  二、什么是多模态话语分析理论
  
  多模态话语分析是建立在Halliday的社会符号学理论基础上的一个崭新的话语分析形式,分析包括语言、图像、空间以及其他语篇资源。这就把话语分析从语言的社会符号研究发展到图像、声音、动作等多种模态语篇的高度。在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法中,语言实现了三大纯理功能,而且构成意义潜势和行为潜势,表示了人们能说什么和能做什么。其他的社会符号同样也应该具有这样的社会功能。Hodge & Kress(1988:Vii-viii)归纳出用以指导阐释多模态话语的两个理论前提,一是社会层面是理解话语结构和过程的首要前提,也就是把社会结构和过程当作出发点来分析意义。从该前提出发,仅关注语词是不够的,因为意义不仅存在于语言系统,也存在于其他符号体系中。二是语言理论必须看作是社会实践的诸多符号理论的一种,因为多模态是语篇的内在本质。如果单种语码不与其他符号体系相联系,就得不到充分的理解。
  
  2.1多模态话语的定义
  朱永生指出模态《modaity》是指交流的渠道和媒介,包括语言、技术、图像、颜色音乐等符号系统,多模态话语即同时使用两种或两种以上模态的话语。许多学者对多模态都作出了相应的定义。李战子认为多模态指的是除了文本之外,还带有图像、图表等的复合话语,或者说任何一种以上的符号编码实现意义的文本。胡壮麟把多模态话语的定义为有表达意义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单模态所构成的话语。
  
  2.2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
  社会符号学研究的是各种社会符号资源所体现出来的社会交际功能。社会符号系统所传达的社会意义(Halliday 1978)是社会符号学所关注的,这里的符号资源包括语言之外的图像、音乐、照片等非语言符号资源。Hodge & Kress(1988:vii-viii)认为:“社会层面是理解话语结构和过程的首要前提,也就是把社会结构和过程当作出发点来分析意义。从该前提出发,仅关注语言是不够的,因为意义不仅存在于语言系统,也存在于其他符号系统”(转引自叶起昌2006)。
  Kress和Leeuwen以Halliday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为基础发展了多模态话语的社会符号学分析理论,认为图像也是一种社会符号。Kress和Leeuwen认为,图像中的视觉符号不仅可以反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发生的各种事件,而且可以表现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因此,在分析图像时,系统功能语言学中的三大元功能,即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分别对应为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
  
  三、《大红灯笼高高挂》海报作为多模态话语的分析
  
  3.1再现意义分析
  再现结构对应的是概念功能,它在视觉上建构了图像中的事件、参与者以及环境的本质。根据Kress和Leeuwen再现意义(representational meaning)的观点,概念再现是指表达图像的范畴、结构和意义。李战子指出图片中的能够构成斜线的矢量是叙述图像的标志,矢量的参与者即为叙事再现行动过程中动作的发出者。再现意义可以从图像的尺寸、构图中的位置、与背景的对比、色彩饱和度或显著性、聚焦程度,以及“心理凸现程度”(如人形,尤其是人脸对观看者来说都具有心理凸现性)等方面来判断。
  《大红灯笼高高挂》海报最上方横写着“大红灯笼高高挂”,黑底白字犹如挽联,片名下方颂莲的房间,屋子里满是大红灯笼,桌上、梳妆台上、床上到处是鲜艳、抢眼的大红灯笼,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向读者传达出一种封建权威无处不在的意境,但是在红色的大背景中又加入深色寝具陈设及黑色的灯台,与主色调形成鲜明的对比。黑色是一种符号,更是一种暗示,是无法摆脱的封建权威。图片采用仰拍的角度拉长了人物上方的空间,形成空旷的虚无感和压抑感,无形中制造出阴森压抑的气氛。整个画面的色彩与构图表现出一种沉重,一种博弈与拼杀的可能,但最终归于失败的结局。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中气氛阴冷、凝重、压抑,红灯笼作为语言符号所暗示的是至高无上的男权的信息,意味着暴力和强权,隐喻着封建礼教,点灯便预示着宠幸。同时也暗示着封建男权下女人被压抑的热情和欲望。灯笼已经成为女人地位象征,是姨太太精神生命的图腾。惟有点灯才可以“想怎样就怎样”,才可以像人那样活,才可以打破这个封建家族高墙深院内灰色的悲凉。因此,图片传达的信息与所要表现的主题是一致的。
  
  3.2互动意义分析
  根据Kress和Leeuwen的观点,视觉语法中的互动意义(interaetional meaning)是指图像中的世界与观看者之间的特定关系。图像可以造成读者和图像中的世界之间特定的关系,他们以此和读者互动,并提示读者对所再现的景物应持的态度,这就是图像体现出来的互动意义。在实现这种互动意义时,有三个要素:接触、距离和视点,它们可以共同作用,创造出读者和再现内容之间的复杂、微妙的关系(李战子2003)。摄影师在拍摄过程中的选择如同语言使用者在话语过程中的选择一样,图像并不是简单的事实再现,而是经过重构后的事实,是“生成、传播和阅读这些图象的社会机构的利益”。在拍摄的角度上,摄影师可通过图像中参与者的目光指向与观看者之间建立起来一种接触关系。当参与者的目光不指向观看者时,这种想像中的“接触”,即参与者与观看者之间想像的人际关系就不存在,这种图像被称之为“提供”(offedng),表达提供信息的意义
  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这幅海报中,摄影师选择了这种不建立接触关系的提供信息的方式。这是一种带着距离的客观的观察,始终与事件的发生有着一定距离。颂莲的面 部表情是忧郁、质疑、倔强的,在她的前方的墙上有一扇半开的黑色的窗,似乎有一丝希翼的光。Kress和Leeuwen认为社会距离可以由远景、近景和中景等取景方式来实现。远景表现的是冷漠的社会距离,中景体现的是公共事物的一种互动,近景则体现人物与受众的亲密关系。根据距离尺度,颂莲出现的是远景,表现出的是一种社会底层的凄冷。
  
  3.3构图意义分析
  构图意义对应的是语篇功能,它关注的是图像和文本的信息值和重点的分布。Kress和Leeuwen提出构图意义(composional meaning)及构图意义的三种资源,即信息值、取景和显著性。信息值(information value)是指图片中的各种元素占据不同的位置而实现各自的价值。任何特定元素在整体中的角色取决于它是被放置在左边还是右边,中间还是边缘,或者图片在页面空间的上方还是下方。不同的位置具有不同的信息值。Kress和Leeuwen认为图片左边到右边是已知信息和新信息过渡;图片中间到边缘就是主导信息向受支配信息的扩散:图片上方和下方是理想到真实的过渡。李战子把“理想的”解释为信息的理想化或概括性的实质。不同元素在前景或背景中的不同位置、大小、亮度等方面的差异,可以引起读者不同程度的注意。
  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这幅海报中,深色相框在图片的中间,是图片里较为显著的信息,是理想化的,是封建家族权威的象征:海报最上方及最下方是黑底白字横幅标题,在红色主调中突出并预示矛盾斗争的最后结局。上标题下方、黑色相框正上方是被包裹着火焰的一组红灯笼,下方是黑色灯台上的两盏红灯,又放置于黑色的炕柜上。下标题上方是一身红衣的颂莲,倚靠在深色床上,目光忧郁、倔强而又迷茫。这暗示了她即使抗争最终也必归失败的信息。海报左右两侧从上到下用黑色墙壁和垂挂在墙壁上的红色幔帐将整个构图连接起来,使整幅图片连贯且重点突出,能够引起受众的吸引力。
  
  四、结语
  
  本文以Kress和Leeuwen的社会符号学为总的理论框架,运用多模态话语分析的理论,对《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海报在图像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上进行多模态话语分析。在分析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海报不同于语言的意义构建方式,但同语言符号一样,海报作为社会符号同样也具有社会功能,对这幅海报的分析印证了运用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进行多模态分析的可行性,以提高读者对多模态话语的识读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