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绛县极端气温变化特征及其对农业生产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本文主要选取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气象局1980—2018年的平均气温、极端最高气温以及极端最低气温等观测数据资料,对新绛县近39年来的温度变化特征进行分析。结果表明,新绛县近39年来年平均温度主要呈现出波动上升的趋势,气候倾向率为0.595 ℃/10 a;偏冷期为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20年代90年代末期以及21世纪以来的年份以偏暖期为主。极端最高气温呈波动性上升的趋势,气候倾向率为0.22 ℃/10 a,即每10年新绛县年极端最高温度增加0.22 ℃。极端最低气温整体上呈现出上升的变化趋势,气候倾向率为1.065 ℃/10 a,达到了显著性检验水平,这充分表明新绛县近39年的年极端最低气温增温趋势比较显著。在全球气候变暖大背景下,新绛县年平均气温、极端最高气温、极端最低气温均呈增暖趋势,导致一些异常气象灾害频发,给农业生产造成不利影响。
  关键词    气温;变化特征;农业生产;影响;山西新绛
  中图分类号    P423.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9)10-0162-01
  1    资料与方法
  本文气象数据主要来源于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气象局,主要为1980—2018年的平均气温、极端最高气温、极端最低气温观测数据资料。季节的划分主要参考常规标准[1]:春季为3—5月、夏季为6—8月、秋季为9—11月、冬季为12月至翌年2月。温度变化特征分析主要采取常规的线性趋势法[2]。
  2    结果与分析
  2.1    年平均气温变化特征
  通过分析1980—2018年新绛县年平均气温年际变化趋势可知,新绛县近39年来年平均温度主要呈现出波动上升的趋势。年平均气温变化的线性回归方程为y=0.059 5x+12.382,气候倾向率为0.595 ℃/10 a,即每10年新绛县年平均温度增加0.595 ℃,且该趋势达到了显著性检验水平,这充分表明新绛县近39年的年平均气温上升趋势较为显著。由新绛县年平均气温统计资料还可以获悉,历年平均值为13.6 ℃,年平均气温最大值为14.9 ℃,出现于2013年;最小值为11.8 ℃,出现于1984年;二者之间相差3.1 ℃。此外,由曲线图还可以看出,新绛县近39年平均气温大致可以分为2个时期:偏冷期和偏暖期。偏冷期为1980—1996年,该时间段除了1994年和1995年之外,其他15年平均气温均低于历年平均值,气温异常偏冷年份有1980年、1983年、1984年、1985年、1992年、1993年、1996年;偏暖期主要为1997—2018年,该时间段除了2003年和2009年,其他20年平均气温均高于历年平均值,气温异常偏暖年份有1999年、2006年、2007年、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总体来看,新绛县1980—2018年各年代偏冷期为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20年代90年代末期以及21世纪以来的年份以偏暖期为主。
  2.2    极端最高气温变化特征
  通过分析1980—2018年新绛县年极端最高气温变化年际变化可知,新绛县近39年来年极端最高气温呈波动性上升的趋势,气候倾向率为0.22 ℃/10 a,即每10年新绛县年极端最高温度增加0.22 ℃。此外,由新绛县极端最高气温统计资料还可以获悉,近39年新绛县极端最高气温气候平均值为39.3 ℃,年极端最高气温最大值为41.6 ℃,出现于2017年(7月21日);最小值为36.8 ℃,出现在1983年(7月16日),两者之间相差4.8 ℃。总体来说,新绛县1980—2018年极端最高气温处于36.8~41.6 ℃之间,主要出现于5月下旬至8月上旬。
  2.3    极端最低气温变化特征
  分析1980—2018年新绛县极端最低气温变化趋势能够看出,新绛县的年极端最低气温整体上呈现出上升的变化趋势。新绛县年极端最低气温变化的线性回归方程为y=0.106 5x-15.683,气候倾向率为1.065 ℃/10 a,达到了显著性检验水平,这充分表明新绛县近39年的年极端最低气温增温趋势比较显著。此外,由气温统计资料分析还能够获悉,近39年新绛县极端最低气温的气候平均值为-13.6 ℃,极端最低气温最大值为-9.1 ℃,出现于2015年(7月30日);最小值为-21.3 ℃,出现在1990年(7月15日),兩者之间相差12.2 ℃。总体来说,1980—2018年新绛县极端最低气温处于-21.3~-9.1 ℃之间,主要出现于12月至翌年2月。
  3    结论与讨论
  分析结果表明,在全球气候变暖大背景下,新绛县年平均气温、极端最高气温、极端最低气温均呈增暖趋势。此趋势导致一些异常气象灾害频发,会对农业生产造成不利影响[3-4]。极端最高气温不断加剧,极有可能出现高温热害,引发干旱灾害,还会加剧作物病虫害,在很大程度上抑制农作物的正常生长,使得玉米、棉花等作物的生长发育以及产量均会受到不利影响。此外,极端低温会给作物带来严重冻害,同样不利于作物的生长[5-6]。
  4    参考文献
  [1] 杜军,路红亚,建军.1961—2010年西藏极端气温事件的时空变化[J].地理学报,2013,68(9):1269-1280.
  [2] 闫俊霞,张建峰,张春玲.1961—2008年华南地区极端温度变化趋势研究[J].安徽农业科学,2010(25):13879-13880.
  [3] 王鹤龄,张强,王润元,等.气候变化对甘肃省农业气候资源和主要作物栽培格局的影响[J].生态学报,2017,37(18):6099-6110.
  [4] 杨轩,王自奎,曹铨,等.陇东地区几种旱作作物产量对降水与气温变化的响应[J].农业工程学报,2016,32(9):106-114.
  [5] 崔曜鹏,谭政华,吴荷,等.近60年桓仁地区极端气温变化特征及其趋势分析[J].现代农业科技,2015(8):240-243.
  [6] 司鹏,罗传军,任雨.极端温度事件对我国华北农业气候资源的影响[J].安徽农业科学,2015(29):223-230.
  作者简介   杨英(1967-),女,山西新绛人,工程师,从事气象局综合业务工作。
  收稿日期   2019-02-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9395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