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背景下新乡贤群体参与乡村治理的实践与思考

作者:未知

  【摘 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日益成为学术界和业界研究的焦点。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实现离不开基层治理模式创新。弘扬新乡贤文化,鼓励、支持新乡贤参与基层自治,符合当前政策要求,同时也是推动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农村政治参与多元化的重要方式。本文通过分析温州市新乡贤参与下的乡村治理实践,思考如何让新乡贤更好地参与到乡村治理中,最终推动乡村治理现代化。
  【关键词】乡村振兴;新乡贤;乡村治理;现代化
  中图分类号: D422.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2457(2019)34-0271-002
  DOI:10.19694/j.cnki.issn2095-2457.2019.34.128
  1 温州新乡贤助推乡村振兴工作概况
  温州素来乡贤资源丰富,世界温州人就是“大乡贤”的概念。早在2003年,温州便成立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并召开世界温州人大会,加强乡贤的联谊联络。近几年,在新乡贤助推乡村振兴工作上,温州做了一系列举措。
  一是健全乡贤信息库。构建全市“一盘棋”的乡贤信息网络。如瑞安完成遍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总数1300多人的乡镇(街道)乡贤数据库建设工作,同时建立“智囊团”“致富团”“和事团”“志愿团”等能人乡贤目录库;泰顺专门建立以泰商为主要研究对象的乡贤研究会,根据从事行业、专业特长等实施分类建档管理;洞头排摸乡贤2100余名并绘制“乡贤地图”。
  二是规范乡贤工作机制。在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组织架构內,形成市委统一领导、统战部门牵头协调、相关部门各负其责的乡贤工作格局。如苍南出台《镇村乡贤联谊组织组建方案》,建立乡村振兴理事会、美丽乡村促进会、尊师重教促进会等乡贤联谊组织,成为基层协商民主、助力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平阳通过个人自荐、群众推荐、组织选荐等形式,遴选出8993名乡贤,在全县638个村居成立乡村振兴共建委员会,建立委员会议事制度。
  三是搭建乡贤联络平台。在巴黎、罗马、纽约、洛杉矶等重要海外城市建立“乡情驿站”,为有志回国创业、投资家乡的海外乡贤提供对接平台。运用“统战+互联网”的思维,联合38家市直属单位精心打造世界温州人“云社区”新媒体平台,进一步推动了内外乡贤信息互通、资源共享,关注家乡、反哺家乡。以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为依托,以乡镇(街道)为主体,以村(居)为补充,统筹乡贤资源,搭建乡贤联络平台,建立乡、村两级乡贤联络站点。
  四是畅通乡贤参事渠道。建立乡贤在推进乡风文明、参与村务管理、提供决策咨询、维护公序良俗等方面的“参事议事”机制和平台,充分发挥议事决策智囊团、纠纷调解和事佬、移风易俗示范者作用。通过成立乡贤参事会,定期组织乡贤出席乡镇、村居有关会议,参政议政,为民代言,对镇、村班子的工作进行监督评判,推进基层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
  2 温州新乡贤参与乡村治理的探索与实践
  2.1 推动乡贤人士参与村两委换届,增强村级组织活力
  以清江镇北塘村知名乡贤苏德生为例,历史上该村一直存在村组织战斗力涣散的问题,2008年,苏德生看到了乐清市关于加强引导和鼓励外出经商的能人志士返乡担任村官的政策,于是选择了回乡发展,并在村班子换届时顺利当选为北塘村村支书和村主任。
  苏德生牵头成立了乐清市北塘果蔬专业合作社,出资近9000万元,引导全村土地向村集体委托流转,对300多个露天坑进行了拆除,治理河道5000多米;由村建设基金会垫资搭建温室大棚,以“无公害”质量标准化要求,由专业户种植,实践成功后,逐年支付租金。
  目前,北塘村已有98%以上的土地委托村集体流转,村集体把农户委托的土地承包给北塘村果蔬专业合作社经营,实行统一管理、收购、包装、销售,并得到上海等地市场的认可,先后获得了“第三届中国草莓节金奖”“乐清市农业龙头企业”“乐清市十佳农民专业合作社”等荣誉称号。与合作社成立前相比,村集体经济收入从3.4万元增加到500万元,村民年收入从1万元增加到5万元,实现了特色产业带动全民致富的目标。
  2.2 推动乡贤人士参与家乡风貌改造
  以淡溪镇寺西村知名乡贤黄顺杰为例,2009年以来乐清市委市政府先后出台了多项针对旧村改造的一系列优惠政策。 2011年开始,淡溪镇开始推动辖区内乡贤参与村庄面貌改造工程计划,在外乐商黄顺杰决定响应家乡政府号召,将绿城·玉兰花园项目落在了家乡,为保障项目推进,市政府与绿城签订了关于绿城参与我市农房集聚建设的战略框架协议。市、镇两级政府多次来寺西村现场指导解决问题。在乡贤的影响力之下,寺西村很快整村完成了拆除。从2011年到2016年,项目总投资7.7亿元人民币,总建筑面积20.21万m2,一期已交房总建筑面积为16.3万m2。
  寺西村的旧村改造是乐清乃至温州首个整村拆除改造的成功案例,由全国房地产著名企业——绿城集团代为建设和管理,所用资金源于民间(资本),不需要国家投资,所建房屋除村民安置(含补偿)外,有部分推向市场,取得了村(村民)、企业双赢。
  2.3 发挥乡贤人士示范带头全面振兴乡村经济
  以大荆镇下山头村知名乡贤方玉友为例,他们回乡投资石斛文化园,成立浙江聚优品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石斛+”的一二三产融合产业链,仅一期项目就为当地解决600多人就业,带动村民增收。并通过公司化个品牌化运作,着力打造“聚优品”田园综合体。
  2013年,方玉友、方玉占兄弟俩把带领全村致富的途径,锁定在种植优质铁皮石斛上,并确定了重点致力深加工研究的发展思路,成立了浙江聚优品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得益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下山头村承包地经营权流转入股合同顺利拟定,全村95%以上的土地都归入合作社,统一规划、统一调配。   3 关于新乡贤参与乡村治理的几点思考
  3.1 培育更广泛的新乡贤群体,让他们切实参与到乡村治理当中
  一方面,在建立新乡贤组织的基础上,完善组织章程、决策和管理程序;另一方面,不断挖掘和吸收新的力量参与到组织中,让新乡贤治村的理念传承下去。在本土生活的新乡贤,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力量身体力行地参与到乡村社会治理中去,同时挖掘和引导新一代的乡贤力量。在外经商人士、现任或离任官员、专家学者等已外出的新乡贤,他们同样对自己的家乡有着很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虽然他们不在村里生活,但是可以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来弥补这一不足,更多地利用外出乡贤的力量参与到乡村治理中。另外,对于一些发达地区乡村的外来乡贤,他们与村庄没有血缘的联系,但新乡贤组织也可以通过筛选,吸纳他们成为新乡贤,共同参与乡村的治理,推动乡村发展。
  3.2 理顺新乡贤治村与村民自治的关系
  新乡贤参与治村与村民自治本质上并不冲突,他们是相互补充、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关系。在以上温州新乡贤参与乡村治理的实践中可以看到,新乡贤既有通过参与选举担任村官的方式直接治理村庄,也有通过新乡贤组织协同村委会进行村庄治理,还可以通过个人的能力力量为村庄做贡献参与乡村治理的。新乡贤群体一般具有较高声望和威望,如果个人处理不当,容易造成简单粗暴的权威式治理,尤其是直接担任村两委参与治理的时候。所以在参与治理过程中一定要注意遵守国家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遵循村民自治和村规民约的相关规定、利用精神文明和道德体系等共同建构起乡村治理制度化体系。对于新乡贤组织而言,对于组织领导人和人员要有严格的筛选,并引导组织和成员积极参与村莊的公益事业。对于通过个人力量参与乡村治理的新乡贤而言,要避免其为满足私欲而绕开村“两委”直接参与村庄治理,影响村“两委”的正常工作。
  3.3 乡村治理走上善治之路的核心是要做到新乡贤与村两委统一意志
  在乡村,一般新乡贤没有正式的头衔和治理权,但他们却因为个人的道德品行、社会地位等在村民中拥有威。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力量推进家乡的建设,协调解决乡民的各种困难。这些都能引起乡民们的尊重和认同,产生威望。在当下,之所以提出要推行和鼓励新乡贤参与到乡村治理中,可能就是看到村两委存在有权力而缺乏威望的问题,希望将村两委对乡村的治理结合新乡贤的威望,改变原先“乡贤拥有本土权威却无治理权”与“基层治理单位村两委拥有治理权却往往无法拥有本土权威”的困境。所以,新乡贤与村两委的统一意志就显得非常重要,是乡村治理走向善治,走向乡村现代化建设的核心。另外,新乡贤可以有效地降低治理的成本,他们与村民沟通起来更加地顺畅,村民对乡贤们的信任度也更高,可以加速各项政策的贯彻和实施,有效缓解乡村治理难题。
  【参考文献】
  [1]吴蓉,施国庆,江天河.乡村振兴战略下”新乡贤”治村的现实困境与纾解策略[J].宁夏社会科学,2019(3):130.
  [2]李金哲.困境与路径:以新乡贤推进当代乡村治理[J].求实,2017(6):90.
  [3]郎友兴,张品,肖可扬.新乡贤与农村治理的有效性:基于浙江省德清县洛舍镇东横村的经验[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7(4):17.
  [4]白现军,张长立.乡贤群体参与现代乡村治理的政治逻辑与机制构建[J].南京社会科学,2016(11):84.
  [5]马克斯·韦伯.经济与社会:第1卷[M].阎克文,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07224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