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背包客小鹏:只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有可能会成功

作者:未知

  大四经历人生第一次背包旅行,没想到从此—发不可收拾,毕业后很快辞职背包走天下,一年后去荷兰攻读MBA。成为职业旅行者之前,小鹏做过8份完全不一样的工作,每份都坚持不到3个月,就连背包旅行,也差点在30岁时放弃。
  年龄的变化让他恐慌,但在跨过30岁的坎之后,他却主动与自己较劲:走遍了旅行清单上所有的目的地,坚持写游记并出版了6本书,踏入完全陌生的建筑领域造青旅……没有人知道坚持下去会走向何方,包括小鹏自己,可他在每个岔路口都做出了选择,敢于all in。
  迷茫不是最可怕的,他要看看,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能不能好好过完这一生。
  绝境有时候反而是一条捷径
  三十而不立,无家可归,这辈子是不是就这么完蛋了?
  这种致命的想法,在那段时间里长期地霸占着小鹏的脑海。
  白天的时候,他还可以拽着自己走入人群,假装风平浪静。可一到了晚上,回到自己北五环外那个不大的房间里,他就不得不独自去面对那份恐惧了。内心里的怀疑与害怕,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出,啃噬着他当初那份义无反顾的勇气。
  那是他背包旅行的第八个年头。
  几年前,一个编辑找到他,要把他发表在网上的游记发布到他们的报纸上,之后还给他送来1300元的稿费。就是那个时候,小鹏决定做一个职业旅行者,以游养游,靠稿费去背包环游天下。
  但事情远比他想象地要难。去远一点的地方,—趟背包旅行需要花费的钱太多了,少则好几千,多则好几万。而稿费呢,每干字300元,时多时少,还不一定月月能接续……相比物质,更让他惶恐的是年龄。年轻的时候,他可以把房子租得离北京的市区远一点,可以长途旅行时就把房子退掉,没钱的时候,朋友也乐意支持一个为了梦想而冲动的人,代他们去实现心中那份未竟的梦。
  可是,他能一辈子这样过下去吗?
  到了三十而立的年龄,他似乎不能再用年轻做借口了。任何自信、勇气,到了年龄关口,就变得像纸一样,—把火就烧成灰烬。
  恰逢由顾长卫导演、蒋雯丽主演的《立春》上映,将他自我否定的情绪放大到极致,走出电影院,他陷入了绝望。“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梦想很高很远的音乐教师,但现实很残酷。每天早晨望着天花板,不知道要做什么,很绝望,无所事事的迷茫将所有自信都撕成碎片。”
  距离失败最近的时候,小鹏想过回到“正轨”。
  在那条道上,他知道自己可以过得不赖。
  高考时,他是天津市的前50名,之后在南开大学最热门的国际经贸专业读了四年,毕业一年后,又去荷兰读了MBA。凭借自己的学历,找一份好的工作绰绰有余,何况他还有家里的资源,自家表哥就是做贸易的,挺好。跟外国人打交道,英语能用到,还挣钱。
  是坚持,还是放弃?
  小鹏决定在旅行中寻找答案。“有些旅行者只想在孟威村住两天,可收拾行囊时却发现已经待了几个星期。”读到《孤独星球》中的这句评语时,小鹏的心立即飞到了那个原生态村庄。
  旅行的最后—站,就是它了。
  那是一个没有通电、没有网络、不通公路的村子,位于湄公河上游,与世隔绝。小鹏在那儿生活了一个月,与客栈老板一家相处愉快。他给老板家有音乐梦的儿子送了一把吉他,提前交一个月房租并借出1 00美元给孩子治病。然而离开前,他却被老板偷了300美元,去理论,反而被瞬间歇斯底里起来的老板抽刀相对。“I want to kill you!”老板冲他大喊。
  危急中小鵬躲进了另一家客栈,担心店主寻上门来,他一整晚都没敢合眼。
  正值东南亚的雨季,硕大的雨点砸在屋顶上,仿佛要击穿这层破铁皮。小鹏根本无法听到其他任何声音,屋里屋外一片漆黑,在这举目无亲的地方,小鹏的内心被冰冷的黑暗与恐瞑层层包裹。
  然而,就在这个雨夜,小鹏突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如果想获得内心的平静,就一定要穿越茫茫黑暗。”第二天再次被老板威胁时,他突然就不怕了。仔细观察老板的神情,那个人的眼里有未能藏好的担忧,他希望能吓走小鹏。
  这般真实的险境如果都能走过去,那之前困扰自己人生的黑暗,相信也能找到答案。如今,小鹏已经能平静回顾那惊魂一夜: “在人生最黑暗的夜晚,这样的绝境是让自己成熟起来的—条捷径,所以我选择了坚持走下去。”
  小学生型写作者写出了百万畅销书
  十年后的2017年,小鹏终于鼓起勇气,用自己擅长且喜欢的方式——写游记,将这段十年前就想讲出口的故事,完整地写了下来,我们得以通过《孟威村的雨季》看到他在而立之年如何于黑暗中追光。
  这不是小鹏的第一本书,在这之前,他已经出版过五本书,其中最卖座的《背包十年》,相信你即使没有读过,也有听过。坚持写作十余年,谈及写作时,小鹏却自称小学生类型的写作者,因为只能写发生在自己身上和身边的故事,写不来虚构故事。
  即使是身边事,也并非一开始就能写。
  “我的高考语文不及格,本科四年没有写过任何文章,连当时流行的校园BBS也没有注册账号,更别说发帖子。”小鹏直言,连自己大学时做的个人网站,里面的所谓游记也只有地点、特色、推荐指数三项而已。
  开始写真正意义上的游记,是因为个人网站从1.0迭代升级到2 0版本需要添加内容。那时他正在荷兰读MBA,时间充裕,于是翻出以前去阳朔、五台山拍的照片,回忆着写作。
  那时的网站页面是静态的,一页只能放700字,小鹏便把阳朔分成1 0篇,每篇700字,就写—个点,如九马画山、龙脊梯田、西街……写的时候,小鹏不仅把记忆里的东西翻了出来,还通过谷歌、百度等认真查询了相关历史背景、人文风俗等,—通折腾后写出第一稿。
  这仅仅是开始。第一稿之后是重新写作的二稿、三稿,不断琢磨、润色,然后再读上三四遍,每—遍都要进行优化。最后放到个人网站上。   他没有专门看过写作方法论的书,而是读了很多游记,比如余秋雨,比如三毛。那是他精神的向导,那些文字里有梦想与自由。小鹏也用自己的语言,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反复打磨、反复修改。
  没有天才的造诣?那是小说家该烦恼的。
  游记只需要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写出来。细节、故事、情绪,这是小鹏强调的三点,能让自己的游记与别人的绝对不同。
  细节的背后是见识,每个人见识不同,在同一地方所见所感自然也不同。
  故事总是未知的,背包旅行不同于跟团,阴差阳错、意外或巧合让每天都充满无限可能,这样的故事让人期待并愿意读下去。
  情绪拥有魔力,同样的事会让人产生不同的感受和情绪反应,情绪的感染力能让更多人进入自己的世界。
  坚持,日积月累地修炼,是写作的本质。
  而写下的文字,不仅会对读者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更会影响到未来某个时刻的自己,帮助自己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雨季。
  脚步可以停下,人生不能停滞
  成为走遍世界的第十人曾是小鹏的梦想,他走过很多地方,看过不同的风景,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
  2013年,小鹏去了南美洲,在那之前,他已经划掉了所有旅行清单上的目的地,打算在“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为漫长的旅途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可事与愿违,因为签证出问题,那次旅行提前终止,思考着下一站去何处的小鹏,在订下回国机票的那一刻,发现回家的念头变得清晰且急切。
  原来,无论经历了什么,家永远在那里,等着自己回去。
  回来后,小鹏没有一个特别想去的目的地,旅行的脚步可以暂停,但是人生不能就此停滞。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十几年的旅行中,小鹏住得最多的是青年旅舍。身为旅行者,他很清楚旅行者最需要什么,而他,可以为旅行者提供一个远方的乌托邦。
  在那里,有音乐、有电影,有开放的社交空间。
  在那里,人们能停下来,而不仅仅是急于赶路。
  在那里,有旅行书籍、精美画册,让人在静静翻阅中对远方产生积极的向往。
  于是,小鹏用了十个月,在丽江打造了第—个“背包十年青年公园”。
  盖房子不是旅行。小鹏不知道那会不会有收益、有效果,有没有人会喜欢,甚至连自己会不会喜欢都不知道。不懂建筑,不懂装修,没有多余的经费请设计师……天知道最后会到捣鼓出个什么东西来。
  不确定,不自信,内心惶恐,最初的半个月,每天失眠,但依旧得从早做到晚。
  早上趁头脑清醒,小鹏拿着本子开始画图,都是手绘。好在住的纳西族房子结构固定,他只需要明确房子要多大、多宽、多高,窗户开在哪儿,店门离地面多高。当然就连这些,也得参考别人的做法,学习在国外住过的一些地方的处理。
  就这样,一砖一瓦,一桌一椅,终于打造出第一个给自己和旅人的家。
  而后,有了香格里拉、成都的第二个和第三个“背包十年”。
  成都店在2018年6月开业,这是一个更纯粹的青年旅舍。很多硬件、设施等丽江、香格里拉店没有考虑周到的细节,这次全部考虑了进去。
  “我们用了最高標准去打造,和国际最好的青年旅舍接轨。”对成都店,小鹏是满意又自豪,“大家评价都非常好,到现在没有—条差评。”
  小鹏给成都青旅店下了全新定义——4B青年旅舍。Bed、Breakfast、Book、Beer,这四个B正是他结合多年旅行经验总结出的,旅途中最重要的居住要素。
  正如小鹏在成都店开业演讲时所说: “我希望可以成为这样一个人,因为我的存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把青年旅舍变成他们在路上的家。我想让更多人知道,青旅不应只是一个洗澡过夜的地方,它也不一定寒酸简陋,它不仅可以像星级酒店一样安全舒适,还能给予星级酒店做不到的一些事。比如在这里你可以结识新的朋友,开始一段恋情,重拾一个梦想,以及让那些被生活磨掉的锋芒再次闪光。”
  未来,小鹏会继续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用一两年时间打造青旅,一两年时间写书,每个月到世界各地去旅行。旅行已然融入他的血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Life is a journey。
论文来源:《高考金刊·理科版》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7417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