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欧阳修:做喜欢的事,当笑就笑当骂则骂

作者:未知

  OC仔最近在课文学到《醉翁亭记》,背得颇为吃力,突发奇想,不如去看看当时是怎么样的呢!或许看了当时场景以后就好背了呢?
  OC仔发现自己穿梭到了一场林间宴席,“这一定就是那场宴会了!”但席首并不是一个鬓发如霜的老人,而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拿着小酒壶自斟自饮,有了几分醉意。正要打听时,听席间人说话才知,那个中年男子便是欧阳修。
  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
  OC仔:叔,您说您是“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这次怎么就“装醉”了呢?
  欧阳修:为什么愿意醉?因为高兴。高兴这山好水好。
  OC仔:山好水好大家都看得到,您这番姿态,是觉得大家不知道您的高兴吗?
  欧阳修有点震惊,眼前这孩子居然看出了他高兴后面掩盖的东西:你看这周围有老人,有孩子,有唱歌的,有散步的,有钓鱼的,有饮酒的,有射箭的,有下棋的,推杯换盏,起坐喧哗......有人说,下棋射箭,自然会有输有赢,要我说,只要大家乐在其中,大家就都赢了。大家开心了我也就开心了。我剛到滁州时,看到这里到处都是山,山是美景,也是阻碍。这里“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老百姓日子清苦。我执行了“宽简之政”的政策,削减公务员数量,把资金用于基础建设。老百姓日子好了,这重重大山才从“阻碍”变回了美景,老百姓才能尽情享受,我才能跟他们一起共享山水之乐。
  OC仔:滁州山好水好,那您还想回朝廷吗?
  欧阳修愣了一下,饮了一杯酒:竟然还是你个少年问出口了!你看这一天中朝暮的晦明,四季的变换,相似又不同,多像人生。人这一生,有日出而林霏开,也有云归而岩穴暝,有春花似锦,也有秋冬肃杀,这才是正常的规律。我出身贫寒,小时候没钱买书,我便到街坊家去借书来抄,我记性不错,往往书没抄完就背下来了。大家都说我是神童,可是我连续两次落榜!夸赞的声音少了,我反而可以静心读书。三年后,连中监元、解元和省元,进士及第。我觉得那是我生命中的春天,一切就像这山林里的小野花,熬过寒冬,终于可以舒展开放。不久后我去洛阳就职,遇到一群可以切磋诗文的知己,遇到有“知遇之恩”的开明上司,同年迎娶新娘......那时算是我人生中郁郁葱葱的夏天。回不回朝廷,自有时序。
  文学应当是自由的
  欧阳修沉吟片刻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前两次科举没考上么?因为科举考试写文章要写骈体文,而我的偶像是韩愈。昌黎先生就主张继承先秦两汉散文传统,反对专讲声律对仗而忽视内容的骈体文。
  OC仔:骈体文不好吗?韵律美,形式美,文辞对仗。《醉翁亭记》里面不也有骈体文吗?“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荫。”《滕王阁序》,也是骈体文的杰出代表。
  欧阳修:是的,骈体文很美,朗朗上口。我也会写,但万事过犹不及。你原本可以自由表达,却被限定必须用骈体文,那么骈体文就成了束缚人的东西。举个例子,曾经有匹飞奔而过的马踩死了路上的一条狗,我让大家记下这件事,有人写“有犬卧于通衢,逸马蹄而杀之”,有人写“有马逸于街衢,卧犬遭之而毙”,我只写了六个字“逸马杀犬于道”。你看,这样是不是很简单明了?如果我有机会向皇帝进言,一定会改革科举考场上盛行的骈文之风。
  欧阳修后来真的做了这件事。虽然阻力不少,有人追着他的车骂,有人往他家扔祭文,但他终究顶住压力做下来了。结果是一改大宋文风,唐宋八大家北宋占六位。欧阳修位列其中,其余五位都是他的学生。
  OC仔:我突然有点纳闷,您在朝堂上敢于直言,写起小情诗来,怎么如此深情妩媚啊?什么“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什么“庭院深深深几许”......您一定是个多情种子吧!
  欧阳修哈哈大笑:文章嘛,什么好玩就写什么!多亏这滁州山水,在这儿几年,我的凌厉刚烈之气消退了不少,人也变得更从容。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不同的情感自然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写政论文章,在朝堂上唇辩臣僚,需要让大家清晰明白我的想法,但日常生活里,写点情趣小文,无伤大雅!
  乐而忘忧,对酒当歌
  OC仔:您的生活态度还真是自由自在啊,除了写文,你平时都有些什么爱好啊?
  欧阳修:当然是和朋友们一起喝酒啊!我喜欢喝酒,我还会酿酒,苏轼、黄庭坚都喜欢喝我家的酒呢!和三五好友在一起饮酒写诗作画,多舒畅。说到写诗作画,有一次刘敞送了我十张羊脂般细腻的白纸,我一看,澄心堂纸啊!澄心堂纸是南唐后主李煜派专人特制的适合书画的纸张,随着南唐覆灭,这种纸更是难得一见,百金难求!我抓住刘敞问还有没有,结果他找个理由就跑了!
  OC仔:哈哈,好玩!那后来呢?
  欧阳修:后来刘敞自己写诗漏了底——“当年百金售一幅,澄心堂中千万轴。流落人间万无一,我从故府得百枚。”他有一百张,才给我十张,是不是兄弟!我一边骂刘敞小气,一边送了两张给好友梅尧臣。梅尧臣得知来历后,和我抱团骂刘敞,还写下了《永叔寄澄心堂纸二幅》这首小诗。看,我这群朋友都是有趣的人吧!
  欧阳修端起酒杯,说道:“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尊前。”莫要笑话满头白发的老翁头插鲜花,我还要随着委婉动听的《六幺》琵琶曲调,频频交杯换盏。人生万事,何不对酒当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57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