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当尼采哭泣

作者:未知

  许政阳
  男,17岁,射手座,现就读于江苏省泗洪中学。实在想不到一句很拽的话来作为自我介绍的开头,况且我这个人亦非三言两语即可蔽之,正如我爱读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样。我喜欢波德莱尔身上的颓废气质,更爱叶赛宁眼里闪烁的狷狂不羁、马克思的一腔热血,又常常沉浸在石川啄木的俳歌所营造的悲哀之雨里,想着昨日走过的废诗和旧梦、黄昏与断桥……不过,我现在想的是这样的自我介绍到底能不能让你们对我有所了解?
  哪里有坟墓,哪里就会有复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钢笔在纸上停滞了很久。
  我还是在犹豫着,不过是常人眼中的一个疯子、一个恶魔,真的有必要去写这样的一个人吗?就算是写了,大家又会懂吗?与其写他,还不如……
  我不知道。可是,当我翻开他的书,偶像的黄昏就霎时破碎,黑色的闪电点燃之后便是“高于人类和时代六千英尺”的曙光乍现,也许他正双脚流血等待着什么,期待着什么……好吧,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要这样写:
  已经是黄昏,被孤独折磨许久的尼采蹀躞在都灵的街上。突然,他瞧见一个凶悍的马车夫在用鞭子虐打一匹病马。伴着马痛苦的嘶鸣,他疯狂地冲上前去,一把抱住马的脖子。随后,整条街都听见了他撕心裂肺的呐喊:“我受苦受难的兄弟啊!我懂你!”
  泪水夺眶而出,他终于疯了。
  而我就是街上的一位路人,正巧目睹了这场悲剧。伫立良久,我还是走开了。只是从此往后,我再也不愿意去给孤独唱赞歌了。诗人们最爱赞美孤独,尼采也是。他们说,孤独是迷人的,要么孤独,要么庸俗。可是我却分明瞧见像尼采这样的哲学家,他曾经在永恒星辰的照耀下,大胆地探索,用赤裸的灵魂去发现人类的奥秘,并不惜与上帝为敌。就是这样一个热情无比的人,十年独自漂泊,得到的全是冷眼和嘲笑。这不是一时的孤独,这是思想者的百年孤独。
  这种孤独就是孤寂与死灭,就像一颗星宿独自燃烧着,熄灭了,直到世纪转换,我们才能望见它的光芒万丈。这是令人心碎的悲剧,让生者肃然起敬。
  当尼采哭泣,我再也不会赞美苦难。大伙儿最爱赞美苦难,“苦难是成功的垫脚石”“失败乃成功之母”,甚至连尼采也说:“凡是不能杀死你的,都只能使你更强。”我不是想否认苦难的意义,我只是觉得,有些太深重的苦难并不值得赞美。
  考试的惨痛失败、事业的屡屡不顺、失恋的痛彻心扉……也许几碗心灵鸡汤就能够治愈,然后我们又可以奋然前行。可是,如果面对的是不可战胜的命运女神,正如我们不可手摘星辰那样,死是唯一确凿无疑的事情。如果与她为敌,那么苦难就并不应该作为成功的手段而去赞美。况且,一种痛苦到疯的痛苦,又是怎样的痛苦?
  当尼采哭泣,我会去想,一个人,无论是被恶龙撕碎了还是屠杀了恶龙,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选择了与恶龙殊死一战。倘若如此,他就不再是喜剧舞台上一个滑稽的小丑,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悲剧英雄。
  而我们的这位思想英雄,手指落日和天空,眼含尘土和热血,扶着马头倒下……
  我愿意稱它为亘古以来一切悲剧之中最为壮美的悲剧。
  尼采说:“我是目无上帝的隐士,狂放不羁的猩红色王子,与魔鬼相对成二人。”
  但是我们都知道,眼泪是上帝给人们的礼物,魔鬼从来就不曾哭泣。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1355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