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一带一路”视域下推进高职教育国际化的探索

作者:未知

  摘 要 “一带一路”给高职教育国际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高职院校必须从实际出发,发挥自身优质教育资源的优势,加强高职教育“供给侧”结构改革,提升顶层设计、培养模式、专业建设和师资建设等的国际化水平,切实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建设提供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支持。与此同时,政府、学校、企业应密切协作,协同发力,建立机制,为职业教育资源输出提供保障。
  关键词 一带一路;高职院校;教育资源输出;国际化
  中图分类号 G719.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3219(2019)05-0016-03
  高职教育与经济发展具有极为紧密的相关性,如何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抓住发展新机遇,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职业教育交流与合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建设培养技术技能人才,尤其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人才支撑是当前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一、高职教育服务“一带一路”的机遇与挑战
  “一带一路”沿线涉及65个国家和地区,且绝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内容是实现“五通”,即政治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其中民心相通最为根本。根据“一带一路”发展倡议,中国将与沿线国家共同发展、优势互补,将带动沿线国家基础设施的建设、产业发展和贸易往来,这将为资本与优质产能“走出去”提供极为广阔的天地。无论是“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还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都需要大量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的技术技能人才。《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均提出,高职院校要配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助力优质产能“走出去”,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职业教育合作,主动发掘和服务“走出去”企业的需求,培养中国企业海外生产经营需要的本土人才[1][2]。
  同时,高职教育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如自身存在顶层设计不够到位、专业建设、课程设置、培养模式、师资团队国际化不能达标等问题,高职院校需要紧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才需求,对本校的专业、课程、师资、教学技术等进行基于教育资源输出的“供给侧”改革,根据需求侧努力建设国际公认的课程标准,运用线上线下现代教学技术和手段,建设一支具有国际视野与国际交流知识素养、能在国际专业平台有话语权的师资团队,为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和通晓国际规则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做好准备。
  二、以国际化建设为核心的高职教育“供给侧”改革与实践
  高职教育要服务“一带一路”倡议,须通过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建设培养人才来实现。人才培养的对象既可以是国内的,也可以是本土的。无论是培养国内人才还是本土人才,都涉及到教育的国际化问题。
  (一)顶层设计国际化
  顶层设计国际化是“供给侧”国际化改革的起始点与关键。顶层设计国际化要求决策者须做到咨询国际化、观念国际化、行为国际化。具体地说,咨询国际化意味着决策者必须具备国际化视野,对“一带一路”国家具有充分的认知,要了解整个沿线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法律、环境、风俗习惯等各方面的情况,特别是要了解“一带一路”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与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状况,这样才能做到高屋建瓴、统盘思考,准确把握高职优质教育输出的目标领域与目标国家。观念国际化指的是要从既有的人才培养观念中解放出来,高度认识到为“一带一路”培养的人才是国际化人才,而培养国际化人才必须通过实施国际化教育来实现。行为国际化,指的是決策者在与合作对方进行具体的项目谈判时,能够暂时搁置或调整深深植根于中国文化的思维方式以及语言与非语言行为,以正确、合适的语言与非语言行为来传达信息。
  (二)培养模式国际化
  培养模式国际化,即要为“一带一路”视野下的经济建设培养高质量的技术技能人才。一要围绕高职院校的专业比较优势,以及当地“一带一路”重点产业项目,选择相关联的专业,同时在充分调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国企业,并与中国企业合作,采用“订单班”培养模式,共同培养国际化技术技能人才,满足“走出去”企业对人才的需求,同时为我国高职院校学生提供高水准的就业机会。二要扩大招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留学生,以满足服务当地国家和“一带一路”建设企业的人才需要,并提高当地学生就业水平。三是开展境外办学,与境外院校合作开办专业,双方共同制定人才培养方案,共同授课,共同考核。除了注重专业课程的授课外,还应把传播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作为重要内容。四是采用校企共建培训中心的模式,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资企业培训员工,校企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开发培训教材,实现员工职业技能的提升,以满足岗位能力需求。
  (三)专业建设国际化
  专业是实现国际化培养目标与教育资源输出的载体。随着“一带一路”向纵深推进与“中国制造2025”等概念的涌现[3],高职院校要积极对接产业变化,推进国际化专业建设,实现精准供给。首先,要淘汰落后专业,把不符合市场和社会需求的僵尸专业淘汰。其次,积极改造传统优势专业,需要根据新形势新需求做内容调整。第三,要配合“一带一路”倡议,打造国际化优势专业,适当调整、增加内容,实现全外语授课,为招收留学生、培养国际化技术技能人才做好准备。
  (四)课程建设国际化
  课程国际化就是要将国际化因素整合到教学的每个环节,既要融合到教学内容中,又要体现在教学理念、教学手段和课程的实施中。教学理念国际化是前提,然后做到课程内容国际化,打造职业教育课程包。课程包构建的基本策略:着眼于东道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着眼于全球对人才的要求;着眼于职业教育的内在教育规律。课程包应该具备系统性、实用性、时效性、可操作性、开放性的特点。
  (五)师资建设国际化
  职业教育要有效输出,师资队伍是关键。高职院校师资队伍普遍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语言沟通能力不过关;师资团队以外语构建专业知识体系的能力不高;师资跨文化意识不强,跨文化人格也不够健全[4]。从高职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需求出发,需切实提升师资英语或外语语言沟通水平、非语言能力沟通水平、话语策略水平、用外语构建专业知识体系水平和跨文化移情能力,打造包含学校外语教师、专业教师、外籍教师和企业导师国际化师资团队。   (六)国际化实践案例
  酒店管理专业是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省级特色专业和省级示范院校建设专业。长期以来,学校深耕餐饮酒管领域,重视专业建设,积极开展社会服务,人才培养成绩斐然。尼泊尔拥有丰富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旅游业、酒店业相对发达,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学校根据尼泊尔对酒店业的人才需求,并根据学校专业特色和比较优势输出酒店管理专业教育资源,招收尼泊尔留学生共计101名。学校还积极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与浙商集团雷迪森旅业合作推进现代学徒制为尼泊尔酒店业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保障项目的办学效果,学校构建一支拥有汉语语言教师、专业教师、文化导师、企业导师的国际化师资团队,并且还为该项目打造了“汉语课程+酒店管理专业理论课程+中国传统文化课程+跨文化交际课程+酒店管理岗位实践课程”国际化课程包。该项目突出校企双主体共同育人,强化了实践教学,通过线上线下“互联网+”教学模式,为尼泊尔酒店管理专业人才培养模式创新提供了样板。
  三、“一带一路”背景下的职业教育输出保障机制
  (一)政府层面
  政府要搭建平台,搭建诸如职业教育联盟、产教联盟、区域联盟、文化联盟、商科职教联盟等平台,加强人文交流,联盟的工作各有侧重,但又协同发力,有利于打通职业教育国际化直通路径。要建立境外输出协同机制和输出质量保障机制,建立品牌保护机制、国际平台谈判协商机制、专利保护机制等相关制度,进一步规范和约束教育国际化行为。针对高职院校的教育资源输出,政府层面要逐步形成境外办学质量保障与监督机制,并设立统一的跨境教育质量保障机构,加强跨境教育质量和过程监管,确保教育资源境外输出质量的国际声誉,维护好国家形象。
  (二)学校层面
  高职院校要根据学校自己的实际,积极审慎地推进境外办学,避免一窝蜂现象。要基于学校的专业结构和专业基础重点研究想做什么,能做什么,需要了解输入方的真正需求,还需要考虑政治风险、国有资产流失风险、当地法律法规与习俗的适应等问题。一旦确立境外输出倡议,学校应围绕输出专业,通过“引进来、走出去”培养国际化师资队伍,打造全外语课程包,打造中国传统文化课程包,培养教师用外语讲述中国故事的能力,为传播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做准备。成立输入国国别研究中心,对该国的文化、经济、法律法规、教育等方面进行重点研究,还要走访输入国的中资企业并了解企业对人才的需求,这些都将有利于人才培养方案的制定且能保证所培养的人才真正解决企业所需。要以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为依托,整合校内资源尤其是国外院校的外教资源,切实提升专业教师的外语水平和跨文化交际能力。也可与有合作基础、具备相同或相关专业背景的国内外院校组建联盟,共建共享国际化人才培养平台。
  (三)企业层面
  企业要和高职院校紧密合作,给高职院校提供人才需求清单,并和学校共同培养企业所需的高素质技术技能国际化本土人才。一方面,高职院校要根据“一带一路”沿线国的职业需求,与企业共建境外培训机构,共同开发培训课程包,共同培训本土员工。高职院校通过深度了解中国“走出去”企业的人才需求以及未来需求,做到精准服务,向境外输出培训、专业、课程、人员等。另一方面,“走出去”企业也需积极承担培训任务,与高职院校的师资团队共同完成人才培养任务。“一带一路”沿线的建设企业对人才的持续需求和变化,也将反过来助推高职院校对课程体系和专业设置进行适时调整与变革,最终提升高职教育国际化水平。
  参 考 文 献
  [1]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Z].国发[2016]19号,2016-04-19.
  [2]教育部.关于印发《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 年)》的通知[Z].教职成[2015]9 号,2015-10-19.
  [3]张旭刚.高職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维透视:逻辑、内涵、路径及保障[J].职业技术教育,2016(19):8-13.
  [4]贾玉新.跨文化交际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0386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