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美

作者:未知

  幼时住在太婆家。就我这么一个曾孙女在她家,太婆自然对我宠得很。我只要想要什么了,跟太婆說了,她总会替我找到。太婆的绝活是用苇叶扎纺织娘。太婆平日佝偻着身子,看起来沧桑老态,可当她扎起纺织娘的时候,手指翻飞,灵活巧妙,神采奕奕。每逢此时,外婆就会笑着说:“这哪是八十多岁的人嘛!分明就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嘛!”
  太婆教我扎纺织娘,她说用红线扎了纺织娘,一辈子都会丰衣足食的。暮色覆盖的护城河边,太婆看着鎏金色的河水,折来一根苇叶,一翻、一插、一结、一勾,一只纺织娘便成了!儿时幼稚,自以为太婆教会了我,她便不会再扎纺织娘了,所以我硬是赖着不学。其实,我追求的不是一只红线纺织娘,也不是缺吃少穿的生活,而是鎏金河畔一老一少相偎絮语的好时光。
  走过鎏金河畔的美好时光,我才瞳得人生的一份静美。
  别了纺织娘,七岁光景我被接到外婆家。外婆是个早已解散的合唱团的领唱,只唱《茉莉花》。大约期冀有人继承衣钵吧,外婆每每晚饭吃罢收拾完桌子,便拉开灯,向桌上投射一抹摇摇晃晃的橘色灯光,屏息敛气,猛然间启开了嗓子:“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不得不承认外婆实力雄厚,想必外婆当年领唱的时候,亦是个如茉莉花一样水灵灵的人吧!
  外婆看我不唱,便推我说:“唱啊,娃,唱啊。”我如蚊蝇一般挤出一丝小小的声音:“好一朵——”便再也唱不下去了。外婆眉开眼笑,“好呀,娃!咱不急,慢慢学。”其实那首歌我在学校里早学会了,只是饭后的橘色灯光很暖,让人不忍打破,所以我才假装不会,每每和外婆演起了戏。
  走过茉莉花香的美好时光,我才懂得人生的一份安好。
  别了茉莉花,我被妈妈接到城里。妈妈因为工作缘故,有时不能接我放学,便让我自己走回家去。已不记得是第几次,当我走回家时,楼道口总是亮着白炽灯,门边则倚着妈妈。见我回来,妈妈就掏钥匙开门。有时我良心发现,问她等了多久,妈妈讪讪地说:“也没多久,我也才刚到。”
  下一次,楼道口的白炽灯依旧白亮,门边依旧倚着等我归家的妈妈。
  走过白炽灯下的美好时光,我才懂得人生的一份温暖。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太婆、外婆和妈妈便是沿途可贵的风景,她们用爱为我渲染出一份人生的美好与诗意。走过那些时光,我才懂得——生命竟然如此之美。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064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