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独钓三江春秋

作者:未知

  雨霁山青,江流滚滚逝去;雾满横江,古城独钓春秋。三江径流,山水相拥,峭壁千寻,有雄关岿立于此。漫道逡巡,隔岸望:屋舍万间,良田千顷,钟鸣鼎食人家;天地氤氲,万物化淳,灵山空水多妩媚。
  踏过青苔古道,此地,树木丛生,花草扶疏,摇曳着春秋烽烟的历史痕迹;近水,春风拂面,梨花带雨,挥洒几滴清泪,碧波萬顷,如镜净倒映青峰;远山,江流挟着几分似醉非醉的迷幻,青山的翠影明灭不定,似春梦婆娑,抒发几分小憩的韵味。
  江水潺湲,群山无语;玉阶空伫,宿鸟归飞;平野天荒,金戈铁马;一字城墙,时隐时现。1
  忽而,天堑上拔地而起一座城门,名曰:护国门。上书:“城号钓鱼,三江送水开巴堑;寺名护国,孤嶂飞云控蜀江。”
  登上古栈道“上天梯”,钓鱼台便静默在山巅之上。俄顷,阳光从云雾中绽现,霎时雾间斑斓生光。于是,云开雾散,霞光似春的眼波,望穿秋露,柔情绵长。
  侧身,独钓中原的牌坊矗立,笔走龙蛇的飘逸也褪去了墨色,只有那一笔一画镌刻着一股浩然的气势和垂钓一竿的沧海桑田。
  尽了山道,却又现古刹一座,弥勒佛伫立古寺,宝相庄严,人道是,“飞来寺”。拜立佛前,梧桐送别。
  独坐钓鱼台,思人间兴亡事,尽入渔樵闲话。洪荒年间,巨人垂钓钓鱼台,挥竿入江,便是渺茫在灾难中的一缕曙光。甘闰筑寨,余玠筑城,钓鱼城将一个衰微的南宋撑起,虽未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亦有“东方麦加城”“上帝折鞭处”之誉!
  遥想南宋年间,蒙古铁骑踏遍中原,席卷欧亚大陆,一鞭横扫,倚天万里,将积弱的南宋“百万雄师”弹指间击穿,无往不利。巴渝之地,蒙古大军蔽江而来,黑云压城,甲光向日。弹丸钓鱼城,誓撑半壁江山,岿存民族尊严。
  王玠张珏,屹立城头,长剑出鞘,斜指西北;兵马齐备,白羽雕弓,兜鍪并进,甲胄生光;弩车万架,火炮千尊,滚石飞流,灰飞烟灭;城池一角,战旗扬风,黄尘滚滚,硝烟蔓延。三十六年之固守,数代名将之轮替。蒙哥客死北温泉,悬空卧佛钓鱼城。历来兴废事,有客空悲切!八百年后,洗尽铅华钓鱼城,在翠色盈城的生机盎然中重生。2
  神归视之,古城墙上,条石堆砌,依傍着料峭的山势,不知有多少支白羽曾飞驰掠过。在这里,连一粒尘埃都仿佛经历了历史的厚重。
  匆匆作别,钓鱼城在目光中渐行渐远,残存几分天际的云彩。突兀地泛起一点黯然销魂的余味。有一人一竿一扁舟,似轻烟般在山水交际处漂泊而去,徒留下一江的春雾萦绕。清风阵阵,吹起箫声一片,千古兴亡多少事,转眼浸入江水中,随波而逝。
  如苏子言,逝者如斯,盈虚者如彼。独钓三江春秋,纵论千年历史。何不释怀,超脱于人生无常的悲戚,携一缕清风,赏山间之明月。3
  1 勾连日常阅读积累,化用众多名家名句,似信手拈来,却深思熟虑,既创新了语言,又提升了思想,读之齿颊生香。
  2 再现钓鱼城之战的恢宏画面,内容丰富,语言精练,整散错落有致,气势贯通,颇有气冲霄汉的力量美。
  3 文章先写景,后凭吊历史人物,抒发对历史兴亡、人生际遇的感慨,节奏波澜起伏,让“情、景、理”有机融合。此外,文章词汇丰富,语言优美,想象丰富,颇得苏东坡《赤壁赋》之妙。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135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