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杨军

作者:未知

   主持人语:在君主集權统治下,帝王个人的性格、情感对王朝政治存在明显影响,因此,帝王成为传统史学的研究中心也是具有一定道理的。自年鉴学派兴起以来,史学研究关注的重点由传统的政治史转向社会史、经济史等领域,在重视长时段的进程、结构、规律的同时,个体的人逐渐淡出历史学家的视野,在增强历史的理性的同时,历史研究也在丧失其应有的情感与温度。历史是人的历史,毕竟不仅包括大写的人,也应该包括个体的人。理解帝王的情感世界,也许是我们审视历史尤其是政治史的应有的、独特的视角。
   本期推介辽代帝王的情感世界文章四篇:
   税玉婷《耶律阿保机的情感生活与辽初政治》一文,指出耶律阿保机的妻子述律平在辽朝建立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前提是耶律阿保机对她的深厚情感。他们夫妻及其三子的关系,颇能留给我们一个温馨小家庭的印象,然而,契丹建国过程中的重大历史事件却皆导源于这个小家庭,草原本位还是汉化、南下还是北进以及帝位接班人的选择等重大抉择,根源却是温馨家庭内部夫妻见解的不同。可以说,本文为我们理解契丹建国史提供了新的视角,使我们对那段历史有了不同的感觉。
   刘丽影《辽景宗的情感世界与辽朝中期政局》一文,指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景宗在位期间都可以说是辽朝的转折时期。帝国的大船在转轨的过程中,由于景宗的宠爱,萧燕燕在不知不觉中被扶到舵手的位置。值得为契丹人庆幸的是,景宗虽然是从个人情感出发作出的下意识选择,但后来的历史进程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因此,与其说是景宗影响了辽朝转型,莫不如说是景宗的情感深深地影响了辽朝的转型。景宗去世后,在执掌帝国的过程中,重用汉官成为萧燕燕的必然选择,由此诱发的她与韩德让之间的另类情感生活,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本文的研究,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澶渊之盟背后的故事。
   王征《辽道宗的情感世界与辽朝后期政治——以萧观音案为中心》一文,指出契丹君主多与皇后感情深挚,但辽道宗却是一个另类。可以说,是道宗的婚变导致了萧观音案,皇后与太子竟被大臣诬陷至死,堪称千古奇观。对辽代政治影响更为深远的实际上并不是耶律乙辛的专权,而是在萧观音案之后出现帝位接班人的危机,这才使得天祚帝有机会登上辽朝帝位。从这个角度说,道宗的薄情不仅毁了自己的家庭,还间接葬送了契丹人的帝国。本文使我们重新品味大历史背后的小线索,那自然也是另一个世界。
  王金秋《天祚帝的情感世界与辽朝灭亡》一文,指出也许每位亡国之君的身上都存在某种性格方面的缺陷,至少在辽朝末帝天祚帝的身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只不过在本文之前,学界似乎并没有将此问题作为一个课题单独进行研究。天祚帝性格的养成与其家庭生活的经历密切相关,既具有偶然性,也具有必然性,虽然天祚帝经历的家庭变故具有偶然性,而传统帝王生长环境的共性是否会使帝王的性格也因此必然地具有某些缺憾呢?这是本文引发的思考。
   吉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杨军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5507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