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见校园,云胡不喜

作者:未知

  晨光熹微,峰峦雾润。青岩山在一剪鱼肚白中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山的轮廓阴影起伏跌宕,颇有斑驳的水墨中写意的潇洒与自然随性之感。须臾,蝉翼般的薄雾面纱缓缓褪下,如玉的颜容渐渐显露。耀眼的绿遍地铺陈开来,盎然的生气苍翠欲滴。轻风拂来,绿树摇曳起袅娜身姿,舞起灵动的水袖,风致更见,悦目赏心。密密匝匝的叶子窸窣作响,初听杂乱无章,细闻则嘈嘈切切,错综有致,犹如浸透生命高贵气息的大道梵音一般,云水禪心,淡泊宁静,荡涤人的心神,洗尽铅华,任时节如流,永葆心中的灵台清明。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静气,便处变不惊、步履从容了。当凛冽的北风挟着雪片飞来,山便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素色精灵漫空来,缱绻淡淡的香气触处似花开,不多时,便繁花满树、花海醉人了。
  山前的白彦湖,波澜不惊,静水流深,宛若智者,无言,饱含着学者的高韬与风骨,有不论顺逆成败的超然。水波温柔,映照着杨柳绰约的风姿,映照着弄巧的纤云和无垠的蔚蓝,映照出残阳铺水的日暮黄昏,映照出清寒钩月高挂与棋布星辰低悬。若逢细雨绵绵,银丝入平湖泛起层层涟漪。点点清波漾,是白彦可人的笑靥;锦鲤跃水响,是它脉脉含情的低语。在夏蝉低吟浅唱的时节,浅碧深红,莲叶接天,荷花映日,它是世间最奇妙的精灵。任狂风骤袭,它自岿然不动,静立如山;任暴雨突来,它依然禅定,雨淋不着痕;任飞霜压枝,它犹铁骨铮铮,桀骜不驯,不肯摧眉折腰。荷花的非凡气韵,启迪着来往的师生,任何时候都怀揣跨过“句点”,另起一行的勇气,不骛虚声,葆有一份素心来经营岁月,留有谦卑与桀骜去笑迎苦难。
  教学楼里,墨韵书香。琅琅书声余音绕梁,袅袅不绝于耳。一支粉笔,三尺讲台,六千桃李,九州芬芳。岁月流转,粉笔的浮尘染白青丝,但老师不改初心,探索更高质量的教学境界,其精益求精的品质在时光长河中熠熠生辉。学生则用课堂上的冥思苦想,去整理生生不息的渴望,用夜色背后的曙光,去照亮前程的路,用飞扬的青春去追寻星辰与风的影子,正如王蒙在《青春万岁》序诗中写的:“在生活中我快乐地向前,多沉重的担子我不会发软,多严峻的战斗我不会丢脸。”经历高考的战斗,我们的青春闪闪发亮。
  熄灯铃响后的寝室,流动着安谧而略显疲态的黑色。
  静卧于硬板床上回想着昨日的不甘,品味着今天的汗水,期待着明朝的美好,望着窗外深邃的夜。远处悬浮着一米清光,是路灯,是梦寐以求的学府,是更高层次的人生理想,引领着“不待扬鞭自奋蹄”的莘莘学子砥砺前行。
  手表上的指针嘀嗒不止,呼吸着紧张却又洋溢激情的空气,沉沉进入梦乡……
  时光作桥,眉目成书,幸得识卿桃花面,你好,我的菁菁校园!
  (指导教师:李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703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