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别过去的阴影

作者:未知

  走近作者
   傅嘉美,中国台湾作家。她认为,只要有想象力的地方,就是文字落笔的地方。傅嘉美中学时开始接触小说,尝试撰写故事。高中蒙良师启发,开始投稿。从东吴大学中文系毕业之后,就开始了创作的旅程。
  人物剪影
   曾钧迪,爱说爱笑的阳光男孩,小时候住在乡下的爷爷奶奶家,升中学时父母才将他接到身边读书。
   许心恬,曾钧迪的同学,白净的脸上,一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向来文文静静,不怎么说话。一只脚有状况,走路跟平常人不太一样,有点儿跛。
   张东裕,曾钧迪的乡下朋友,小时候长得又瘦又高,动作灵活,常在树上跳来跳去摘水果,被朋友们戏称为“猴子”。
   孟臻,曾钧迪的童年伙伴,白白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额前覆盖着刘海,扎着两条辫子,是个很甜美的女孩。
  故事梗概
   明天就要放假,今天是结课典礼,曾钧迪开心地哼着歌将车子骑进学校,停到车棚后,往班级走去。
   曾钧迪回到座位,还没坐到椅子上,旁边的简富成就迫不及待地问他,明天要不要出去玩。曾钧迪说,他要去乡下看爷爷,顺便跟几个小学同学见面。
   曾钧迪推车回家时,不小心撞到了同学许心恬,只要看到她,曾钧迪就感到不舒服,连搀扶的手都忘了伸出去。
   苏映映跑过来,对曾钧迪的态度很生气,她说许心恬太软弱了,被欺负了都不知道。许心恬骑着自行车回家,一路上都很难过。其实,她没想要曾钧迪喜欢,也不奢望大家都像苏映映一样真心待她,但至少,可以公平地对待她,把她当成一个正常人看待。可是,曾钧迪看向她的目光,仿佛她就是一个异类,一想到这些她就难过。
   曾钧迪背着背包搭车南下,有一种流浪的感觉。他觉得他有勇气,只需要一点机会来证明自己,而他已经迫不及待了。曾钧迪在车上睡着了,到台中的时候,刚好醒来。
   曾钧迪刚出车站,好朋友张东裕就骑着自行车过来了。周明娟坐在赵广义的自行车后座上,跟在张东裕车后面。看到他们都来了,曾钧迪很感动。
   曾钧迪一直和朋友们玩到晚上才回爷爷家,受到姑姑的批评。原来,曾钧迪说三点前会到爷爷家,奶奶一大早就去买菜做饭。结果曾钧迪连饭都没回来吃,让爷爷奶奶担心了。
   第二天,曾钧迪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去小学时的校园,遇到了当年的教导主任,主任居然还认得曾钧迪。
   曾钧迪想去溪水里泡一下,周明娟和张东裕、赵广义跟在他后面,想阻止他,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曾钧迪脱掉鞋袜时,周明娟尖叫起来,曾钧迪问她,她又支支吾吾。曾钧迪把脚泡进水里,喊他们三个下水一起玩,他们的表现却怪怪的,似乎有什么事瞒着他。
   回到爷爷家,听说曾钧迪去了溪边,姑姑曾若媞告诉他,不准去溪边玩。奶奶听说曾钧迪去溪边玩,也脸色大变,提醒他不要去。
   曾钧迪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去溪边,他小时候经常去,只不过后来不去了。他记得好像有什么事,又好像没有,他也忘了。不过,他记得小时候常常跑去溪边找周明娟、张东裕、赵广义,还有谁,他想不起来了。
   曾钧迪在客厅角落里发现了一本相册,他将相册打开,津津有味地看着爸爸和姑姑小时候的照片。继续翻下去,他看到了他小时候的照片,从他出生开始,满月、周岁、上幼儿园,还有小学的照片,记录着他成长的点点滴滴。还有张东裕、赵广义、周明娟和一个小女孩。照片上,那个小女孩和他们站在一起,看起来和他们极为熟悉。
   曾钧迪去问奶奶,相册里的小女孩是谁。奶奶不仅不告诉他,还收走了相册。午饭后,曾钧迪偷偷地找到和女孩合影的照片,放在口袋里。他先去找周明娟,问她照片中的小女孩是谁,周明娟脸色大变,声音也有些抖,她不肯说。曾钧迪决定去找照片上另外两个好朋友。
   周明娟和张东裕都很机灵,只有赵广义比较憨厚,曾钧迪逼着赵广义告诉他真相。赵广义说她叫孟臻,他们的小学同学。说完就去屋里接电话,接完电话,赵广义发现曾钧迪不见了。
   周明娟他们三人跑到曾家,曾钧迪并没有回去。曾钧迪在田野里躺着看天空,一直到天黑才回去。
   为了找回失去的记忆,曾钧迪獨自回到小学。年轻的值班老师是新来的,在值班老师的帮助下,他看到了他们那一届的照片资料册。照片上,真的有孟臻这个人。既然是小学同学,为什么自己不记得呢,曾钧迪很困惑。她在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像是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
   面对照片上的孟臻,曾钧迪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努力将空气吸进肺里,却无法压下那股急速升起的不适感。曾钧迪摇摇晃晃地来到了赵广义家,追问孟臻的事,赵广义不肯说,曾钧迪生气地转身离开。
   曾钧迪向溪边走去。天空下起了大雨,穿梭在树林里的曾钧迪很快被淋湿了。曾钧迪赶快向前跑,想要跑出树林,然而,土地变得相当泥泞,没跑几步他就跌倒在地。回头看,溪水已经开始泛滥,他眼睁睁地看着水势漫延,淹过了岸边,吞噬着大地……被埋藏着的记忆忽然被就此打开——
   孟臻和周明娟一样,都是曾钧迪儿时的好朋友。有一次,曾钧迪带着孟臻他们几个去溪边玩,孟臻为了捉一只溪水中石头上的红蜻蜓,不慎跌入水中,曾钧迪想救孟臻,却差点丢了性命。
   孟臻死了,曾钧迪陷入了自责,他不能原谅自己,因为他觉得他是害死孟臻的凶手。曾钧迪全部记起来了,那次被姑姑带回家后,他整整烧了一个礼拜,而且并发肺炎,在医院足足呆了一个月。他的身体因此虚弱,就连他的那部分记忆也被抹去了。他想不起为什么他会被带离这里,跑到遥远的台北,他不记得孟臻,他失忆了!
   他的失忆吓坏了所有人,为了避免他受到刺激,在他痊愈之后,父母以最快的速度带他北上,远离这里的一切。想起了这一切后,曾钧迪无法面对他的家乡、他的童年以及他的朋友,他选择了离开。    暑期辅导开始了,曾钧迪又回到了学校。他终于明白,之所以会那样排斥许心恬,是因为许心恬和孟臻有几分神似。
   曾钧迪宁愿沉浸在书海里,也不愿让自己有空闲。只要有空闲,他就会想起孟臻,他就会被良心鞭笞,如果他那时候安分些、听话些,一切就会不同……
   许心恬喜欢将心事画在笔记本里,她正画着,班上最顽皮的同学李奇峰抢走了她的本子。许心恬想抢回来,追到讲台时,她跌倒了,并且发出很大的声响。所有的同学都看过来,趴在地上的许心恬既难堪又狼狈,四周的笑声令她心痛。李奇峰正在笑,手中的笔记本被曾钧迪抽走了。
   曾钧迪走到已经被女同学扶起来的许心恬身边,将笔记本还给她,然后扶起倒在地上的讲桌,潇洒地走出教室。等他离开后,全班一阵哗然。批评李奇峰的大有人在,安慰许心恬的人也不少,而获得最多赞賞的,是已经离开的曾钧迪。
   曾钧迪将所有的痛苦,全部告诉了许心恬。即使隔了这么多年,即使曾经失忆,因他而死的孟臻,仍然是他永远无法忘怀的。许心恬用自己小时候和哥哥一起出去玩,被车压碎了一只脚掌的事情,让曾钧迪明白,那只是个意外,并不是他的错。
   虽然没有办法完全释怀,但许心恬的话起了作用,曾钧迪觉得自己慢慢从封闭的世界中走了出来,开始可以面对孟臻的事情了。
   李奇峰又找许心恬的麻烦,被曾钧迪制止,并受到了曾钧迪的警告。张东裕他们要从台中过来,曾钧迪邀请许心恬陪他一起去见他们。因为她,他才有勇气面对过去,所以他想请许心恬陪在他身边。
   许心恬看着他,开心地笑了。这是她从前认识的曾钧迪,那个开朗的男孩回来了。虽然他曾经在黑暗中迷失过一阵子,但他终于走出来了。
  佳句集锦
   1.如今罪恶感重新袭来,一直以来的处罚依旧疼痛难忍。
   2.意外什么时候会来,没有人知道,事情就是走到那一步了,无法改变。
   3.那个意外,原本应该可以避免的,只要我们遵守一些规则,它其实是能够保护我们的。但是意外既然已经发生,再钻牛角尖也没有用,不如敞开心胸,接纳过去,其实,日子并没有那么难过。
   4.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它是和过去连在一起的。有了过去的历练,才能体会到未来的珍贵,所有痛苦的经历,都将成为肥沃的土壤,在未来会孕育出新生的枝芽。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8822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