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医学生网络成瘾与人格特质状况的关系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针对在校医学生,调查了解网络成瘾的情况并探究网络成瘾与人格特质状况的关系。方法 采用方便抽样的方法抽取在校医学生共300名,采用中文网络成瘾量表(CIAS-R),网络使用调查问卷和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EPQ-RSC)进行调查。采用SPSS20等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和分析。结果 医学生网络成瘾占31.85%,不同专业的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6.130,P<0.05),城乡医学生的网络成瘾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9.022,P<0.05),性别(χ2=3.293,0.006,P>0.05)等其他人口学变量的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没有差异。医学生在神经质人格纬度与网络成瘾检出率成正相关(r=0.154,P<0.05),醫学生在外倾性人格纬度网络成瘾检出率成负相关(r=-0.307,P<0.05)。外倾性对网络成瘾有负向预测作用(β=-0.300,t=-4.590, P<0.05)。结论 性格开朗、外向、积极参加各种活动的医学生更不容易网络成瘾。
  [关键词] 医学生;网络成瘾;人格特质
  [中图分类号] R749.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5654(2019)02(b)-0181-03
  网络成瘾综合证(简称IAD)临床医学上一般统称为属于病理性的网络滥用状态,广泛指因过度使用网络而给个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带来的一种精神性危害现象。随着网络的飞速发展,在校学生的网络成瘾已经越来越严重,严重影响大学生的心理健康。医学生大都为五年制,学习压力大,临床实验多,面对患者需要更多的耐心,需要本身克服的问题远远多于一般非医学专业的大学生,这些问题使医学生成为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
  每一个人在相同的外在条件下会出现不同的上网行为,必然不同与他人而且具有独特性、稳定性、统合性、功能性的模式,网络成瘾者也会有其独特的人格特质,这些人格特质可能会影响其更容易网络成瘾。
  有研究表示,沉迷与网络会影响大学生的身心健康,网络中暴力的内容会使其增激化与周围人的矛盾,增加人际困扰,对于医学生来说,更难去适应社会生活和影响将来与患者的沟通,对将来如何适应社会激烈的竞争和严格的岗位需求都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就目前来看,国内外对于医学生的网络成瘾的研究尚处于起步的阶段,医学生网络成瘾与人格特质的关系尚不明确,国内很对学者陆续开始对其进行研究并寻求解决的办法,该研究基于此展开调查,目的在于丰富网络成瘾的研究结果,探究其余人格特质的关系,以此寻求解决问题的突破。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采用方便抽样的方法选取医学院在校医学生发放调查问卷共300份。问卷回收283份,回收率94.3%,删除存在问题的问卷35份,最终获得有效问卷248份,其中男106人(42.7%),女142人(57.3%)。临床医学38人(15.3%),麻醉学32人(12.9%),预防医学35人(14.1%),口腔医学29人(11.7%),医学影像学10人(4.0%),其他104人(41.9%)。大一31人(12.5%),大二76人(30.6%),大三68人(27.4%),大四44人(17.7%),大五29人(11.7%)。农村79人(31.9%),县镇95人(38.3%),城市74人(29.8%)。独生子103人(41.5%),非独生子女145人(58.5%)。
  1.2 方法
  1.2.1 中文网络成瘾量表修订版(CIAS-R) 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最终选取白羽、樊富眠的《中文网络成瘾量表的修订版》(CIAS-R)。各因子之间的一致性系数介于0.78与0.90 之间,信度和效度良好,表内一致性系数为0.94,14 d后复测信度为0.83。
  《中文网络成瘾量表的修订版》(CIAS-R)采用4点计分(极不符合-1、不符合-2、符合-3、非常符合-4)。分值越高,则说明网络成瘾的可能性与倾向性越大。网络成瘾的划分有很多种,该文采用等级分析是采用3分类方法,即≥53分的为网络成瘾群体,46~53分的为网络依赖群体;<46分即为正常群体。在统计网络成瘾现患率是采用二分类方法,≥46分及以上分划分为网络成瘾,<46分为正常的群体,也就是可以说网络成瘾群体是依赖群体与成瘾群体相加之和,此方法被国内的大量研究普遍采用。
  1.2.2 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EPQ-RSC) 钱铭怡教授根据艾森克的人格理论修订了中国版的SCEPTRE。经修订后的测量实验,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被广泛地应用于各种测量研究中,反馈效果好。P、N、E、L 量表的内部一致性α系数分别为0.65,0.80,0.70 和0.61。
  1.3 统计方法
  整理回收问卷,删除错题漏题的无效问卷。使用SPSS 2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描述性统计、非参数检验、相关分析以及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计数资料用[n(%)]表示,行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医学生网络成瘾的检出率和人口学变量情况分析
  由调查结果显示网络成瘾的描述统计中可以看出网络成瘾水平是偏高的,只有50%的医学生网络成瘾的描述统计低于46分属于正常范围,46~53分之间的医学生占18.14%,属于网络依赖群体;有31.85%的医学院医学生网络成瘾的描述统计大于等于53分,即为网络成瘾群体。
  独立非参数检验显示,不同专业的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有差异。城乡的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有差异。城镇检出率较高。不同母亲职业的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有差异。不同性别的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没有差异;独生子医学生网络成瘾检出率与非独生子网络成瘾检出率没有差异。见表1。
  2.2 网络成瘾与医学生人格特征的关系   在神经质人格纬度网络成瘾状况相关性分析中,神经质人格纬度与网络成瘾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正相关。在外倾性人格纬度网络成瘾状况相关性分析中,外倾性人格纬度与网络成瘾之间存在着明显的负相关。在精神质人格特质中网络成瘾状况相关分析中,精神质与网络成瘾之间不存在相关。见表2。
  2.3 网络成瘾医学生人格特质回归分析
  通过相关分析发现,神经质和外倾性与网络成瘾的相关系数显著,因此通过进一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发现,只有外倾性进入了网络成瘾回归方程,外倾性对网络成瘾有负向预测作用。见表3。
  3 讨论
  3.1 医学生网络成瘾的人口学分析
  综合文献来看,自从2000年以来,大学生网络成瘾的概率约为10%左右,而目前国内大學生网络成瘾概率多为20%左右,但是在该研究网络成瘾的描述统计中可以看出网络成瘾的总体水平是更高的,达到31.85%,而有文献显示,医学生网络成瘾率能高达41.2%,综合这些数据来看,网络成瘾的概率有越来越高的趋势。该研究对象为在校医学生这个特殊的群体,医学生更容易网络成瘾,这与张丽宏[7]研究结果一致。这与医学生学习压力大、大学里面较少的约束管理和学业时间长是分不开的,同样在专业上也可以看出,医学类专业的学生比其他类的学生有更高的网络成瘾检出率。
  在母亲职业上,可以看出工人、军人、农民这一类职业比临时工作和公务员更高的检出率,这与他们职业的特点有关系,工人、军人、农民这一类职业,母亲普遍比较忙,在家时间和陪伴孩子的时间少于临时工作和定时上下班的公务员,而母亲对孩子的陪伴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至关重要,缺少母亲的陪伴和监督,加之父亲工作的繁忙,孩子更少的去接触外界环境,逐渐失去接触外界环境的兴趣,更可能沉迷于网络。调查结果与国内其他学者研究结果一致。
  另外,在城镇上有更高的检出率,原因是相比于城镇和城市,在农村更可能去关注外部环境,倾向于帮助父母劳作和同学们的交流,而且更能体会到父母的辛苦和不易,刻苦的学习,较少沉迷与网络。相同在城市,有较好的经济能力和更加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从小培养的良好的交流方式和习惯会影响其在大学的生活方式和人际交往。而城镇,处于中间,不管是在经济能力还是其他方面都是在中间水平,对于孩子来说,更多的空闲时间和不那么丰富的兴趣活动,同样会使其网络成瘾。
  男女生、年级和是否独生的网络成瘾在统计学上的差异并不显著,虽然说是男生和女生在对网络的关注点不同,但是考虑到近些年来,不同性别网络软件开发趋向平衡,男女之间的差距也在进一步缩小。无论家里是否只有一个孩子,都可以拥有各自的手机或者电脑,都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等,非独生子的各种交流也在减少,所以在是否独生上的差距就减少了。
  3.2 网络成瘾与人格特质的相互关系
  有研究为医学生网络成瘾与神经质,精神质特征正相关。在神经质上与该研究一致,在精神质上与本研究中的结果不一致。在外倾性方面,一个人的性格越开朗、外向,越容易倾向于向外寻求快乐和满足,从外界获得社会支持和成就感,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转向于外界,更不容易沉迷于网络。神经质得分高的人更加容易的失控,更加沉闷和接受到人际关系方面的挫折,更倾向于接触一个虚拟的世界,来逃避现实的世界,更加容易对网络成瘾,逃避一些自己不愿意或者害怕面对的事情。
  考虑到医学生在精神质方面的特点可能并不突出,学医的大多为成绩优秀的学生,对人友好,为了将来更好地处理医患关系,会加重对于情绪管理的学习,并且本研究所用的量表和测量的被试与其他文献并不相同,在精神质这一方面医学生的网络成瘾并不明显,在这一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研究。
  3.3 网络成瘾与人格特质的回归分析
  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外倾性维度得分低的医学生更能预测网络成瘾。有研究表示,社交退缩的程度越高越容易网络成瘾,如果想减少大学生特别是医学生网络成瘾的状况,我们需要不断添加丰富的课余生活,使其注意力更多地转向外部的世界。从小培养乐观、开朗的性格,不断接触丰富的外部世界,培养其多方面的爱好习惯。鼓励学生、特别是学习压力较大的学生多参加活动,多与同伴进行交流,用积极向上的氛围去带动医学生的活动热情,增加其社会交往,从而避免网络成瘾。
  [参考文献]
  [1] 郭玉滨.大学生网络成瘾及其干预[J].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8(3):342-345.
  [2] 雷雳,杨洋.青少年病理性互联网使用量表的编制与验证[N].心理学报,2007,39(4):688-696.
  [3] 钱铭怡,武国城,朱荣春.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国版(EPQ-RSC)的修订[J].心理学报,2000,32(3):317-323.
  [4] 贺满云,杨小丽.医学生网络成瘾者的父母教养方式及个性研究[J].中国医学伦理学,2009,22(1):76-77.
  [5] 程文香,中职生人格特征、应对方式与网络成瘾的关系[J].教科导刊,2016(33):186-294.
  [6] 白羽,樊富珉.大学生网络依赖测量工具的修订与应用[J].心理发展与教育,2005(4):99-104.
  [7] 张丽宏.医学生网络游戏成瘾与人格特质的相关研究[J].中国卫生产业,2018,15(25):178-181.
  [8] 黄乔蓉,范庆瑜,曾延风,等.大学生手机上网依赖与心理健康状况和人格特征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4):634-636.
  [9] 郝恩河,谷传华,张菲菲,等.大学生社交退缩、社交效能感对网络关系成瘾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3):449-451.
  [10] 李昊,王诗情,李含笑,等.大学生网络成瘾类型与生活事件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6,24(5):718-720.
  [11] 马东云,李妮娜,郭瑶,等.某医学院大学生网络成瘾者的冲动性人格特征及其与认知功能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8,26(1):103-106.
  (收稿日期:2018-11-08)
论文来源:《中国卫生产业》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877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