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消费升级视角下的中国居民消费结构研究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F713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对消费升级视角下的我国居民消费结构的探索是积极拉动消费升级的前提和基础。我国是一个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特点十分明显的国家,城镇和乡村居民收入差距显著存在,近年来甚至出现了越来越大的趋势。基于此,本文基于城乡家庭消费结构统计的角度对消费升级视角下的我国居民消费结构进行研究。
  关键词:消费升级   居民消费   城乡家庭   消费结构
  研究模型与数据来源
  (一)城乡家庭消费结构计量模型。
  本研究采用经典的扩展线性支出系统模型(ELES)估计各种系数和弹性,扩展线性支出系统模型(ELES 模型)是 Liuch 对线性支出系统模型(LES)的改進,它们基于的效用函数为:。
  其中,i=1,2,……, n,qi为商品 i 实际的需求量,yt为商品 i 的基本需求量, γi是商品的加权系数。ELES模型认为理性消费者将总收入 I 分配到基本需求和超越基本需求上,消费者只有在满足了基本需求的情况下才会考虑以某种消费倾向来分配更高层次的需求。其基本的需求函数为:
  其中, 是总的基本支出,βi是商品 i 的边际消费倾向,满足 0≤βi<1, 。将(1)式展开,得到:
  令 ,得到:
  (3)式可以被视作计量经济模型:
  可以利用最小二乘法对αi、βi进行估计,则对αi的公式进行两边求和可以得到基本需求支出:
  可以求出商品i的需求收入弹性:
  对(2)式分别求导带入弹性公式,即可得到各商品的交叉价格和自价格弹性系数。
  (二)数据来源与处理
  本部分的数据来源于我国历年统计年鉴。在对微观数据进行分析前,首先剔除了收入或支出为负数的家庭,本文按照国家统计局对居民八大类消费支出的最新细项规定,对每一分项支出进行了分类和加总,得到了调查期间标准统一的家庭消费支出情况。
  计量与计算结果分析
  (一)城镇家庭消费结构的计量分析
  1.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首先,本文对城镇家庭ELES模型进行估计(由于篇幅所限,估计结果未列出),计算后得出的总边际消费倾向如表1所示。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在2008年后基本保持在0.27-0.28的水平。从细分支出来看,食品的边际消费倾向稳定在0.06左右,衣着的数据有所下降,2011年为0.02,而其后稳定在0.015左右;交通通信的边际消费倾向在2013和2015年的下降后2017年有明显提升,达到了0.06的水平;传统文教娱乐的数据在下降,2013年后的整体水平都远低于2011年,但其他类文娱消费的边际消费倾向有明显上升,较2011年的0.0053上升到2017年的0.0445,扩大了近8倍,这也符合前文统计性分析中城镇居民文娱消费向新兴产品倾斜的趋势。
  2.居民边际预算份额。表2显示了模型估计的城镇居民边际预算份额。从表2中可以看出,食品的预算份额除了在2015年有过比较明显的上升,其他时间都稳定在 20%左右。交通通信的比例从降到升,在2017年达到 22%,虽然2011年的交通通信比例也有19%,但由于高铁技术的普及、智能通信产品的发展,交通通信方面的支出内容其实和2011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家庭设备与日用品2013年有一次明显的上升,甚至影响到了 2015 年的数据,说明了在2013-2015年,我国家庭耐用品、家具、室内装饰等出现过一次升级,这可能要归因于我国上一轮房价激增,居民购置新房有关。
  3.城镇居民需求收入弹性。城镇家庭需求收入弹性估计如表3所示。相比以往的研究来看,各类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收入弹性都有明显下降,说明各类产品和服务逐渐从“奢侈品”向“正常品”的过渡,基本支出相关的食品、衣着的收入弹性都有明显减小。时间维度比较上来看,2011 年相同程度的收入上涨,城镇家庭倾向于消费更多于传统文教娱乐、衣着和交通通信,6 年后,更多收入导致的消费支出分配显得更加均衡,特别是文教娱乐的弹性从 2011年接近于1下降到了2017年的0.37,变化比较突出,说明传统文教娱乐对于城镇家庭都不复“高端需求”的特征,更具有生活必需品的特征,结合其他文娱消费的收入弹性增加,也和前文中城市家庭对传统文化娱乐的兴趣减小相符合。 食品、家庭设备和日用品、医疗的弹性一直比较稳定,说明城镇家庭对于在面对收入上升时,对这三类支出的边际消费分配比较稳定。
  4.城镇居民需求自价格弹性。城镇家庭需求自价格弹性估计如表4所示。样本期内,八大类主要消费支出的自价格弹性都呈现绝对值逐年减小的状态,即使价格提升,城镇家庭放弃消费的数量也在减少,说明城镇家庭对食品、衣着、居住、家庭设备和日用品、医疗、大类文教娱乐消费的价格提升显示出越来越不敏感的趋势,对涨价的容忍度在提高。如果聚焦于同一年各类支出的互相比较,2013年食品的自价格弹性绝对值甚至排在第二(绝对值为0.065),仅次于交通通信(绝对值为0.067),说明针对相同程度的价格提升,为了保持其他消费的正常水平,城镇家庭倾向于放弃更多的食品、交通通信类支出,这与2011年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2011年城镇家庭自价格消费弹性绝对值前两位分别为传统文教娱乐(绝对值为 0.39)和交通通信(绝对值为0.27),说明城镇家庭已经显示出即使放弃一部分食品支出也要维持其他类消费的趋势。如果考虑演变路径,各类居住支出价格弹性的绝对值在 2013 和 2015 经历了有升有降的过程。例如食品类支出,从2011年0.14大幅降到2013年的 0.05,然后回升并稳定在0.065 左右;而衣着的绝对值则是在2015年有了一次大幅下降。
  5.交叉价格弹性。本文计算了从2011年至 2017年调查期年份内,城镇家庭各类支出的交叉价格弹性估计(由于篇幅所限,交叉价格弹性表未列出)。从总体上看,城镇家庭各类支出价格的上升对其他类支出的影响比较稳定,食品类价格上升的影响最大。但有以下几点变化值得注意:第一,随着年份增加,食品类价格上涨对传统文教娱乐的负向影响在减小,而对新兴的、高端的文娱消费负向影响在增加,这也说明了传统文娱和新兴文娱消费在城镇家庭消费中的分化。传统文娱的边际支出比较稳定,更具有正常品的特征,对于城镇家庭,传统文娱活动可能成为了生活消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新兴文娱活动消费正在取代传统文娱的地位,成为一种新的“高端支出”,更易受到食品价格上涨的影响。第二,居住类消费的价格上涨在 2015年对各类消费都形成了非常大的冲击,所有数据都有一个非常大的跃升,2015年的居住类消费甚至成为各年、各类消费支出价格上升中最能影响食品类支出的一项,这可以从侧面说明房地产市场对于家庭消费的巨大影响,也间接提示了稳定房地产市场价格的重要性。第三,其他类支出(也就是新兴文娱类支出)对另外七大类支出的影响在2017年有了一次全方位的突升,大大高于以往历年水平,而传统文教娱乐对其他支出的影响历年处于一个较为稳定的状态。家庭设备和日用品、交通通信受到的影响最大,首先说明新兴文娱消费的地位在提升,其次也说明在面临新兴文娱消费价格提升时,城镇家庭会主要放弃家庭设备和日用品以及交通通信方面的支出。   6.城镇家庭消费结构演变趋势总结。第一,总体上看,城镇家庭收入不断上升,消费意愿有所增强,用于储蓄或者非消费性的支出在减小,边际消费倾向保持在0.27-0.28的水平,对食品、衣着、居住、家庭设备和日用品、医疗、大类文教娱乐消费的价格提升显示出越来越不敏感的趋势,对涨价的容忍度在提高,而2015年的一轮房价上涨对城镇居民消费的负向影响非常明显。第二,基础消费各方面都在减少。如食品和衣着的消费份额在下降,这两类收入弹性都有明显减小,而且从自价格弹性分析来看,城镇家庭显示出即使放弃一部分食品支出也要维持其他类消费的趋势。第三,服务类消费得到城镇家庭青睐。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和其他类消费在内的大类服务消费经历2015年房价暴涨的影响后,在2017年上升到了总支出比例的40%。细分来看,交通通信方面支出在 2017 年的上升十分明显,和 2011 年的消费相比,高铁技术的普及、智能通信产品的发展,使得交通通信方面的支出内容其实和2011年发生了很大变化。交通通信的边际消费倾向在2017年也有明显提升,达到了0.06的水平;大类文教娱乐消费也在提升,而且城镇家庭的传统文娱消费和新兴文娱消费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分化。从消费支出比例上看,传统文教娱乐的比例轻微下降,其他类服务消费则大幅上升,同时传统文教娱乐边际消费倾向在下降,2013年后的整体水平都远低于2011年,但其他类文娱消费的边际消费倾向有明显上升,较2011年的0.0053到2017年的0.0445,扩大了近8倍。传统文教娱乐的自价格弹性从 2011年接近于1下降到2017年的0.37,说明传统文教娱乐对于城镇家庭都不复“高端需求”的特征,更具有生活必需品的特征。食品类价格上涨对传统文教娱乐的负向影响在减少,而对新兴的、高端的文娱消费负向影响在增加,其他类支出(也就是新兴文娱类支出)对另外七大类支出的影响在 2017年有了一次全方位的突升,这些事实也说明了传统文娱和新兴文娱消费在城镇家庭消费中的分化。
  结合以上事实可以认为,2015 年以后城镇家庭的消费结构升级是十分明显的。
  (二)乡村家庭消费结构的计量分析
  1.乡村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同理,本文首先估计乡村家庭 ELES 模型,继而计算得出总边际消费倾向。总体而言,乡村家庭总的边际消费倾向呈现出和城镇居民比较大的区别。在调查前期,乡村家庭的总边际消费倾向稳定在 0.19左右,而在2015年有了一次很大的上升,达到了0.33,但是 2017 年这一比例出现了迅速下滑,甚至下降到2011-2013 年水平的一半不到——大约0.07,而2015-2017年的平均边际消费倾向为0.2,和 2011-2013年的平均水平几乎相同,可以合理猜测,乡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实际上在0.2左右波动,并且乡村家庭的消费倾向有回归的趋势:经历了2015年的大幅上调后,2017年的下降使得总边际消费倾向回到一般水平。细分来看,乡村家庭的食品消费倾向呈现出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在调查期的数据分别为0.03、0.05、0.08、0.015,2017年的食品支出消费倾向较2011 年下降了一倍,这是2015年数据上升所导致的;家庭设备和日用品方面与食品消费倾向趋势相似,也是呈现出先上升后下降的态势;衣着方面的边际消费倾向在0.01-0.02内波动,2017年则大幅下降到0.003左右;交通通信、医疗保健和大类文教娱乐的总边际消费倾向在 2015 年达到高峰,2017年都出现了明显下滑。总体来看,乡村家庭的边际消费倾向波动非常明显,存在跨期关联和长期回归的特征,说明乡村家庭的支出倾向容易受到影响。调查期内,乡村家庭的规模比城镇家庭大,但收入水平一直远低于城镇家庭,这种边际消费倾向的“不稳定”,其实是一种“脆弱性”,说明乡村家庭需要不断调整消费倾向以符合预算约束,以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
  2.乡村家庭边际预算份额。居住、家庭设备和日用品的预算比例存在波动的特征,而且由于它们的波动,其他预算比例也受到了影响。在 2013年由于食品、家庭设备和日用品比例的上升,交通通信、大类文教娱乐的比例都有所下降,说明2013年较2011年消费结构并没有提升,甚至下降;2015年由于居住方面预算的大幅提升,明显挤占了大类文教娱乐的预算支出。2013年消费结构有了明显的改善,交通通信、大类文教娱乐和医疗保健服务的支出比例大幅上升,前三者的比例甚至达到了 45%,四者总的预算比例超过了54%。从预算结构演变来看,乡村家庭的消费结构在2013和2015年受到居住类消费冲击的影响后,2017年有了明显改善和提升。
  3.需求收入弹性。如前所述,由于乡村家庭的消费在2015和2017年有过很大的波动,而且呈现出一种回归的态势,所以在乡村需求收入弹性估计中增加这两年的平均值以分析综合趋势。从2015和2017收入弹性的平均值与以往年份的数值比较来看,乡村家庭在2015年后整体各项支出的收入弹性,除了居住类支出外,都较2011和2013年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尤其是食品、家庭設备和日用品、传统文教娱乐消费,这说明乡村家庭在提升基本物质消费的同时,也希望尽可能增加文娱等享受性消费的倾向。医疗药品等收入弹性比较特殊在于,即使不看2015和2017年的均值,其总体都呈现出一种不断上升的态势,这和城镇家庭比较稳定的医药收入弹性形成对比,说明对于乡村家庭来说医疗服务仍属于生活必需品,随着收入的增加,乡村家庭还是倾向于分配更多的消费以增加医疗服务,不论是质还是量。
  4.自价格弹性。首先将调查期首尾的各类自价格弹性绝对值进行比对,八大类主要消费支出的自价格弹性也呈现绝对值逐年减小的状态,说明乡村家庭对涨价的容忍度也在提高,也侧面说明了乡村家庭的收入增加、消费状况改善、生活水平提高。从同一年各类支出的互相比较,2017年交通通信和食品的自价格弹性绝对值最高,分别为0.02 和0.016,这和城镇家庭的趋势是一致的;但在 2011 年相同的价格提升,乡村家庭倾向于放弃更多的居住类和交通类消费,数值也更大,分别为0.23和0.15,说明乡村家庭在收入增加的过程中对食品等物质型消费自由度更大、自主性更强,愿意并且可以减少食品消费。在演变路径上,乡村家庭的自价格弹性呈现出一种整体波动特征,乡村家庭的自价格弹性绝对值在2011-2017年期间,从 2011年的一个比较高的起点开始,都呈现出“起点-下降-上升-下降”的波动状态,说明乡村家庭的收入弹性存在跨期关联的特征,而且如果呈现逐年相反方向调整的趋势,乡村家庭的自价格弹性显示出一种跨期依赖。   5.乡村家庭交叉价格弹性。第一,食品类价格对别类支出的影响程度是显著高的,而且食品、衣着、居住和家庭日用品这些物质型支出价格的上升对其他支出的影响随着年份增加呈现出先增加然后在2015年后大幅下降的趋势,特别是食品类价格上涨对大类文娱消费的影响是在逐年减小的。显示出乡村家庭在平衡预算约束的同时,也在尽力将消费向文娱类消费倾斜。第二,传统文教娱乐对其他各类的影响力在2017年有一个大幅下降,形成对比的是,其他类文娱的影响则显著上升了,这和前文的统计性分析相一致,说明乡村家庭对其他新兴文娱消费有一个显著的兴趣增加。第三,衣着、居住、设备与日用品、医疗和传统文教娱乐的价格上升对交通的负向影响在 2017 年显著减小,而且是小于以往任何一年的水平,也说明交通消费在乡村家庭消费中地位的显著提升。
  6.乡村家庭消费结构演变趋势总结。乡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实际上在0.2左右波动,有回归的趋势,细分项的边际消费倾向波动也非常明显,自价格弹性都呈现出一种整体波动特征,存在跨期关联和长期回归的特征,说明乡村家庭消费情况容易受到影响,稳定度远远低于城镇居民,这种“不稳定”可能是一种“脆弱性”,说明乡村家庭需要不断调整消费以符合预算约束,以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医疗服务仍属于生活必需品,随着收入的增加,乡村家庭还是倾向于分配更的消费以增加医疗服务,不论是质还是量。虽然乡村家庭的消费情况不及城镇家庭,但乡村家庭也显示出了消费升级的特征。首先,从消费结构和自价格弹性分析来看,乡村家庭消费结构的演变和城镇居民十分类似,在食品、衣着等方面的支出比例下降更快,交通通信和食品的自价格弹性绝对值最高。其次,从边际消费倾向上看,食品、家庭设备和日用品、传统文教娱乐消费提升说明乡村家庭在提升基本物质消费的同时,也希望尽可能增加文娱等享受性消费的倾向。再次,食品、衣着、居住和家庭日用品这些物质型支出价格的上升对其他支出的影响在2015年后有大幅下降的趋势,特别是食品类价格上涨对大类文娱消费的影响是在逐年减小的,显示出乡村家庭在平衡预算约束的同时,也在尽力将消费向文娱类消费倾斜。其他类文娱价格上升的负向影响,说明乡村家庭对其他新兴文娱消费有一个显著的兴趣增加,交通通信消费在乡村家庭消费中地位也有显著提升。 所以,乡村家庭的消费结构可以说是在不稳定中呈现出消费升级的迹象。
  (三)城乡消费结构演变的对比分析
  对城乡消费结构演变进行对比可知,两者的相同之处在于城乡消费总的趋势是在2015年以后,消费结构出现了大幅提升。从城乡消费结构来看,城市和乡村的结构演变具有明显的一致性,以食品和衣着为代表的物质型、基本型消费支出比例明显减少,以交通通信、大类文教娱乐支出为代表的服务型、享受型支出比例大幅上升。同时,城市和乡村消费结构也有明显的不同,最大的分野在于城市消费结构演变的趋势性强,而乡村消费结构演变的波动性强,还呈现出明显的跨期依赖特征。从各项细分支出的收入弹性、价格弹性的时间维度比较来看,城镇家庭的消费明显呈现出逐年提升的态势,其演变预期的结果就是进一步向服务型、尤其是新兴文娱消费倾斜;乡村家庭的消费结构比较脆弱,容易受到影响,需要根据上一年的消费情况调整家庭的偏好和预算分配,同时尽力向传统文化娱乐以及其他文娱消费倾斜。另一不同在于,城镇总的边际消费倾向要显著高于乡村家庭,自价格弹性绝对值整体要低于鄉村家庭,收入弹性整体高于乡村家庭,受到居住类冲击的影响大于乡村家庭。这说明城镇家庭的消费意愿更强,对价格波动的抵御能力更高,但对居住类价格波动比较敏感,这与收入不平等、城乡居住环境差异有绝对性的关系。
  参考文献:
  1.张敏.我国城乡居民文化消费比较研究——基于虚拟解释变量模型应用和消费升级视角[J].调研世界,2017(12)
  2.王青,张广柱.城乡居民消费升级对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影响比较——基于SDA分析技术[J].商业经济研究,2017(20)
  3.耿献辉,江妮.消费升级对产业结构调整影响研究——进口产品质量对国内企业研发能力的分析[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7(4)
  4.宋平平,孙皓.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三维度趋同”特征[J].改革与战略,2017(8)
  5.王军,詹韵秋.消费升级、产业结构调整的就业效应:质与量的双重考察[J].华东经济管理,2018(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1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