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PTH和ALN对去卵巢大鼠骨密度的影响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随着目前骨质疏松发病率的增加,因骨质疏松导致骨折病人增多,骨质疏松已严重危害大众健康,影响人们生活质量,使生活更加艰难。这其中女性更年期所导致的骨质疏松的患者数量较多。所以通过评测甲状旁腺素和阿仑磷酸钠药物效果,来找到现实生活中最佳的治疗药物。方法:使用甲状旁腺素、阿仑磷酸钠,对去卵巢大鼠进行皮下给药,给药后进行骨密度扫描来测量骨密度。利用SPSS 20.0 统计软件进行定量分析。通过得出的骨密度的相关数据,得出结论:两种治疗骨质疏松的方法,甲状旁腺素使动物的骨密度提升明显。
  关键词:骨质疏松;甲状旁腺素;阿仑磷酸钠;骨密度
  据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全球数以亿计的人患骨质疏松症,在全球常见疾病中占比很高。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人口的增多和老龄化加快,骨质疏松患者日益增多。尤其女性绝经之后,由于激素的下降导致骨密度的下降的病人数量越来越多。人体骨骼也同其他组织一样不断地进行新陈代谢, 即骨的重构。成年人的骨重构率约为每年5-15%[4]。成骨细胞负责骨的形成, 破骨细胞负责骨的吸收。两种细胞在骨表面同一部位相继进行活动。雌激素缺乏相关性骨量丢失的机制是由于单核细胞或成骨细胞产生的各种细胞因子的增加,它们促进破骨细胞生成和破骨细胞活化,导致骨形成减弱。雌激素缺乏引起的骨丢失导致骨髓腔增大,骨皮质变薄,骨小梁量减少,最终引发骨质疏松。
  1.0實验与方法
  1.1实验设计
  将32只SD大鼠分为4组。第1组为Sham组,第2-4组为OVX组,分别给予药物为:生理盐水、甲状旁腺素、阿仑磷酸钠。在手术之前通过DXA骨密度仪进行骨密度检测,扫描部位为SD大鼠腰椎2-5节,右股骨中段。将扫描后的骨密度数据和动物体重通过软件进行分组,共产生4组,手术前分组数据请看表1。结果显示:在0天时,4组对比无显著差异,实验可以如期进行。在实验开始后每个月对动物进行腰椎和股骨的骨密度测定。最后通过SPSS 20.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1.2 手术阶段
  动物分组后进行手术,手术中使用呼吸麻醉机进行麻醉,待动物麻醉后,使用剃毛器对腹部进行剃毛。剃毛后,动物置于手术台上使用无菌手术器械将动物腹部切开1-2cm切口,首先找到子宫,宫角末端可见包裹卵巢的脂肪团,找到双侧卵巢,对输卵管进行结扎后将卵巢摘除,闭合伤口。假手术组(Sham组)大鼠不摘除卵巢而是去除卵巢周围的一块与卵巢大小相同的脂肪。
  1.3 DXA扫描阶段
  手术后每隔半个月每组动物随机抽检两只进行DXA扫描,和分组时的DXA数据进行对比,通过骨密度的对比来观察动物的骨密度是否还在快速上升,如果骨密度还在快速上升说明动物的雌二醇下降不明显。这时动物自身还是含有一定量的雌二醇的,此时不利于实验进行。同时也说明了,雌性大鼠卵巢摘除后,雌二醇不会第一时间流失,而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在该批动物手术后2个月,我们通过DXA扫描,发现卵巢摘除(OVX)动物骨密度下降明显,并且体重出现快速上升。
  1.4实验进行阶段
  通过手术前和术后DXA数据分析,可以判断,腰椎骨密度下降差异明显,有统计学意义。根据实验设计,第1组(Sham)和第2组(OVX)分别给予安慰剂生理盐水,给药剂量1mL/kg。第3组(OVX)给药甲状旁腺素(PTH 1-34),给药剂量40μg/d。第4组(OVX)给药阿仑磷酸钠(ALN), 给药剂量10mg/d.
  1.5骨密度分析阶段
  我们的DXA扫描从给药后1个月、2个月、3个月、4个月进行。体内实验结束后我们通过对大鼠腰椎和股骨骨密度进行生物统计来判断组间的差异。
  2.0 骨密度分析结果
  综上所诉,在整个实验体内治疗阶段。给予PTH(1-34)药物的3组和给予ALN药物的4组,在卵巢摘除大鼠的骨密度增加的效果上优势强于第二组。而且其治疗效果从开始给药之后的较短时间即显现出来。同时经过4个月治疗的3组与给予安慰剂的1组比较发现,给予PTH(1-34)药物治疗的动物骨密度已经与未手术动物骨密度水平持平。所以通过骨密度差异的判断,我们发现PTH(1-34)药物更加优秀。
  3.0结论
  本试验条件下,通过去卵巢手术,成功的构建了骨质疏松模型,模型组动物的BMD改变率、骨体积分数等指标水平与假手术组有显著性差异。为实验继续顺利进行提供对照标准。
  两种测试药对比发现在受试剂量范围内,均可改善去卵巢模型动物的BMD及BMD改变率,提高动物骨密度。其中甲状旁腺素和阿仑磷酸钠治疗效果十分明显。可以看出药物起到了很好的治疗效果。二者对比中,甲状旁腺素(PTH 1-34)更为理想,治疗效果各方面表现十分突出,是临床的最佳选择。
  参考文献:
  [1]Doggrell SA.Recent important clinical trials of drugs in osteoporosis.Expert Opin Pharmacother,2004,5(7):1635.
  [2]ZHANG Jun,GE Ning,HUANG Xiao-li,et al.Review of drug treatment for osteoporosis.Chinese journal of practical internal medicine,2006, 26(4):313-315.(in chinese).
  [3]骨质疏松症诊断与微创治疗 赵维彪 2017年 10月 第一版.
  [4]Njeh CF,Boivin CM,Langton CM.The role of ultrasound in the assessment of osteoporosis: a review. Osteoporos Int. 1997;7:7-22.
  [5]骨质疏松14问 高勇军;-《医药与保健》-2011-09-01
  [6]骨质疏松,最难将息 赵勇;-《人民周刊》-2016-11-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77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