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麝香保心丸对高尿酸血症大鼠炎症因子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观察麝香保心丸对高尿酸血症大鼠血清炎症因子(白介素-6)IL-6、(C反应蛋白)CRP和(单核细胞趋化蛋白-1)MCP-1的影响。方法:2%氧嗪酸钾饲料喂养诱导高尿酸血症模型,成功后大鼠随机分模型对照组和麝香保心丸干预组,用苦味酸法检测大鼠血清尿酸浓度,采用放射免疫法检测大鼠血清IL-6、CRP和MCP-1含量。结果:2%氧嗪酸钾饲料饮食可成功诱导高尿酸血症模型,与正常对照组相比,模型对照组血清炎症因子含量明显增加(P<0.01),用麝香保心丸干预后,大鼠血清炎症因子含量有所下降(P<0.01)。结论:麝香保心丸可抑制高尿酸血症大鼠诱导的炎症反应。
  【关键词】麝香保心丸;高尿酸血症;炎症因子
  【中图分类号】R285.5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6-0018-02
  流行病学调查和研究证实,高尿酸血症是心血管危险因素之一,可导致内皮功能障碍、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及血管钙化进程等 [1-2]。而麝香保心丸具有保护内皮功能、抗炎及抑制血管钙化等作用,在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及血管钙化等心血管疾病的治疗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3-4],但能否抑制高尿酸血症诱导的炎症反应尚不清楚。为此,本实验在高尿酸血症大鼠模型上,用麝香保心丸干预,观察血清炎症因子指标的变化。
  1 材料与方法
  1.1 实验动物 SPF级雄性SD大鼠由汕头大学医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8周龄。
  1.2 材料 2%氧嗪酸钾饲料(北京华阜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IL-6、MCP-1和CRP试剂盒购自北京华英生物研究所;麝香保心丸(批号:12050401,上海和黄药业有限公司);其余试剂为分析纯。
  1.3 仪器 Beckman Coulter AU5800生化仪购自美国。
  1.4 MS动物模型制备 取雄性SD大鼠8只作为正常对照组,普通饲料喂养;取16只雄性SD大鼠作为高尿酸血症组,2%氧嗪酸钾饲料喂养6周,尾动脉取血清检测尿酸水平,以确定高尿酸血症模型建立成功。将造模成功的高尿酸血症大鼠随机分成高尿酸血症组(8只)和高尿酸血症+麝香保心丸组(8只),均继续2%氧嗪酸钾饲料喂养,高尿酸血症+麝香保心丸组每天予麝香保心丸25mg/kg灌胃1次。4周后称重,3%水合氯醛麻醉,心脏取血,置入含有促凝剂的5mL塑料试管中,充分混匀,4度离心分离血清,-80℃保存。
  1.5 血清尿酸的测定 取血清约200μL,送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检验科,用苦味酸法检测大鼠血清尿酸浓度,具体步骤按试剂盒说明书操作。采用放射免疫法测定血清炎症因子IL-6、MCP-1和CRP含量,具体步骤按试剂盒说明书操作。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2.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加减标准差(x±s)表示,多组间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法,两两比较采用q检查。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6周后大鼠血清尿酸水平比较 经2%氧嗪酸钾饲料喂养6周后,大鼠尿酸水平明显高于正常对照组,提示高尿酸血症模型建立成功。见表1。
  2.2 10周后大鼠血清炎症因子IL-6、MCP-1和CRP水平比较 单纯高尿酸血症组血清炎症因子IL-6、MCP-1和CRP的浓度明显较正常组高,采用麝香保心丸干预4周后,血清炎症因子IL-6、MCP-1和CRP的浓度明显下降。见表2。
  3 讨论
   研究证实,尿酸是心血管危险因素之一,尤其与动脉粥样硬化关系密切,可能机制与尿酸直接损伤血管内皮细胞功能和促进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和迁移等相关,涉及氧化应激、炎症反应等分子机制[2,5-6],其中炎症反应贯穿以上病理过程的始终。IL-6、CRP和MCP-1等是体内重要的经典炎症因子和炎症细胞趋化因子,可与相应的受体结合,诱导炎症细胞聚集、激活或促进炎症反应,从而加重血管损伤[7]。因此,研究如何防治高尿酸血症诱导的炎症反应,延缓动脉粥样硬化进程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麝香保心丸在临床上常用于治疗冠心病等疾病,对改善心绞痛、心肌缺血等有显著效果,研究发现,麝香保心丸具有保护血管内皮、稳定逆转斑块、抑制炎症反应、抑制血管钙化及促进治疗性血管新生等作用[3,4-8],但是否可抑制高尿酸血症诱导的炎症反应尚不清楚。本实验观察到单纯高尿酸血症组大鼠血清炎症因子水平较正常对照组明显增加,同时观察到麝香保心丸干预后,血清炎症因子水平明显下降,提示麝香保心丸抑制炎症反应作用。
   本实验发现麝香保心丸可抑制高尿酸血症大鼠诱导的体内炎症反应,这将为血管损伤的机制研究及防治提供新的思路,具体的分子作用机制和细胞内信号转导通路尚需进一步研究证实。由于植物提取物成分和有效成分作用靶点的复杂性,中药成分对保护血管内皮功能的药理学作用尚需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Bos MJ, Koudstaal PJ, Hofman A, et al. Uric acid is a risk factor for 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stroke: The rotterdam study[J]. Stroke,2006,37(6):1503-1507.
  [2]张旭升,黄战军,曾宪钦,等. 高尿酸血症对血管钙化作用机制的实验性研究[J]. 实用医药杂志,2017,34(4):342-344.
  [3]许昌声,宁若冰,柴大军,等. 麝香保心丸对过氧化氢诱导人脐静脉内皮细胞凋亡及炎症因子表达的影响[J]. 中国动脉硬化杂志,2011,19(10):813-818.
  [4]張旭升,朱平先,黄战军,等.麝香保心丸对实验大鼠血管钙化的作用[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5,13(1):52-54.
  [5]Yu MA, Sanchez-Lozada LG, Johnson RJ, et al. Oxidative stress with an activation of the renin-angiotensin system in human vascular endothelial cells as a novel mechanism of uric acid-induced endothelial dysfunction[J]. J Hypertens,2010, 28(6):1234-1242.
  [6]Corry DB, Eslami P, Yamamoto K, et al. Uric acid stimulates vascular smooth muscle cell prolifera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via the vascular renin-angiotensin system[J]. Journal of hypertension, 2008, 26(2): 269-275.
  [7]张旭升,周小欧,黄战军,等.大鼠血管钙化模型炎症因子及其受体的表达[J]. 岭南心血管病杂志,2013, 19(3): 341-345.
  [8]沈伟,范维琥,施海明,等.麝香保心丸对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和缺血心肌中血管新生的实验研究[J].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 30(12): 1284-1287.
  (收稿日期:2019-01-20 编辑:程鹏飞)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924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