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声乐演唱中情感的运用

作者:未知

  【摘要】情感力是情感体验与情感表现的能力,是民族声乐男高音教学中对学生心理能力培养的重中之重。情感是“人对客观现实的一种特殊的反应形式,是对客观事物是否符合人的需要的一种复杂的心理反应,是主体对待客体的一种态度”。情感是包括音乐艺术在内的所有艺术的一个最为主要的特征。
  【关键词】声乐演唱;情感;运用
  【中图分类号】J616                             【文献标识码】A
  19世纪俄国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指出:“人们用语言互相传达思想,而人们用艺术互相传达感情,情感更是音乐艺术的生命与灵魂。”德国著名美学家黑格尔指出:“音乐所特有的因素是单纯的内心方面的因素,即本身无形的情感。”[1]匈牙利著名钢琴家、作曲家李斯特也指出:“……音乐是不假任何外力,直接沁人心脾的最纯的感情的火焰;它是从口吸入的空气,它是生命的血管中流通着的血液。感情在音乐中独立存在,放射光芒。”
  一、情感的重要性
  情感更是声乐艺术的生命与灵魂,尤其是我国民族声乐,更强调情感的重要性。“以情带声,声情并茂”,始终是民族声乐演唱的主要准则。从本质上分析,声乐演唱的过程,主要是一个情感传递过程,演唱者先将作品的情感转化为自己的情感,进行坦诚的情感交流,唤起情感意识。在声乐作品美妙旋律中,演唱者为情所动,为美妙的音乐所陶醉,使演唱者在情感深处与声乐作品产生共鸣,达到从声乐作品中体验到美感,丰富了情感,把这种情感传达给受众,引起受众的情感共鸣,收到以情动情的审美效果。据战国时期列御寇所著《列子·汤问》所载:“昔韩娥东之齐,匮粮,过雍门,鬻歌假食,既去而余音绕梁欐,三日不绝,左右以其人弗去。”说的是战国时韩国女歌手韩娥,在韩国被秦国灭亡后逃往齐国,途中过雍门时,因没吃的,不得已卖唱糊口。她的演唱,表达了亡国之痛,因此感动了群众,她走后歌声仿佛仍在,留下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动人故事。
  民族声乐演唱的曲目表达了中华民族的爱国情、爱民情、亲情、友情、爱情等丰富、复杂、真挚、朴实、含蓄、委婉、细腻的民族情感。因此,民族声乐男高音教学必须以情感表达作为核心与重点、生命与灵魂。具体而言,歌曲演唱中的情感表现有以下几种具体手段。
  二、旋律表现情感
  旋律是“音乐最主要的表现手段,它把高低、长短不同的乐音按照一定的节奏、节拍以至调式、调性关系等组织起来,塑造音乐形象,表现特定的内容和情感。”[2]例如,郭颂演唱的《乌苏里船歌》(郭颂、胡小石词,汪云才、郭颂曲),以优美、柔婉的旋律,表现出我国北方少数民族之一——赫哲族人民幸福、快乐、热爱生活、热爱劳动的真挚、朴实的民族情感与时代情感,凸显了鲜明的民族性特征。因此,这首歌不仅到处传唱,成为男高音经常演唱的曲目,列为我国高等院校声乐专业的教材之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亚洲及太平洋地区音乐教材。
  三、节奏表现情感
  作为音符的组织形式,节奏是音响的长短、强弱、轻重等有规律的组合,它是旋律的骨干,也是歌曲结构的主要因素,它可以表现歌曲情感的波动起伏,是乐曲最基本的表现手段。例如,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演唱的《祝酒歌》(韩伟词,施光南曲),运用轻松、快速的节奏类型,表现粉碎“四人帮”后中国人民欢喜、快乐的情感。又如男高音歌唱家蒋大为演唱的《敢问路在何方》(电视剧《西游记》主题歌,阎肃词,许镜清曲),就用4/4拍子、中速稍快的行进式节奏,表现出不怕“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的磨难,“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的英勇顽强、锲而不舍的进取精神和一往无前的思想感情。
  四、音色表现情感
  音色又称“音品”,是声音的属性之一。对于声乐艺术来说,音色就是声音的个性色彩。歌唱的音色也具有情感色彩,是歌唱者表现歌曲情感的重要手段之一,丰富多彩、千变万化的音色,可以表现各种丰富复杂、微妙细腻的情感。演唱技巧是为表现歌曲情感服务的,而不是单纯片面地展示卖弄演唱技巧。例如,利用装饰音(倚音、波音、颤音、回音、滑音等)、连音、跳音、顿音、断音、拖腔、换气等各种演唱技巧,可以表现各种不同的情感。例如,蒋大为演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邬大为、魏宝贵词,铁源曲),通过歌唱者柔润、甜美、绵长、细婉的音色,表现出对美丽的家乡无比热爱的深厚情感。蒋大为演唱的另一首歌曲《牡丹之歌》(电影《红牡丹》插曲,乔羽词,唐珂、吕远曲),则通过昂扬、刚劲、厚重的音色,表现出对牡丹花“历尽贫寒”却“把美丽带给人间”高尚品质的赞美之情。男高音歌唱家李双江演唱的《红星照我云战斗》(电影《闪闪的红星》插曲,集体词,傅庚辰曲),则运用歌唱者明亮、清脆、柔和、优美的音色,表现出“革命代代如潮涌,前赴后继跟党走”的勇敢、坚定、忠贞、顽强的革命情感。
  五、速度表现情感
  速度是音乐进行的快慢,它直接影响音乐的性格与情感,因此,速度也是表现歌曲情感的重要手段,不同的速度可以表现不同的情感。一般来说,较快的速度表现欢快、热烈的情感;较慢的速度则表现温柔、深厚的情感。例如李光羲演唱的《松花江上》(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选曲,张寒晖词曲),以3/4节拍、较慢的速度,表现出东北人民对日本侵略者的无比痛恨与对美丽家乡无比怀念、无比热爱之情。
  六、力度表现情感
  力度是音响的强弱程度及其变化。一般情况下,强力度表现强烈的情感;弱力度表现柔细的情感。例如《祝洒歌》以强力度表现强烈的喜悦之情;《松花江上》则以弱力度表现柔细的悲愤之情。
  七、用语言表现情感
  民族声乐男高音演唱同所有唱法、所有声部的演唱一样,都是“唱着说话”的艺术,音乐与语言,也就是曲谱与歌词,各占半壁江山,所以,语言便自然成为表现情感的重要手段。我国传统的声乐理论一致强调歌唱的语言问题,有所谓“依字行腔,字正腔圆”之说。宋代沈括在其所著的《梦溪笔谈》一书中说:“古之善歌者有语,谓‘当使声中无字,字中有声’。”明代的魏良辅在其所著的《曲律》(全称《魏良辅曲律》)一书中也说:“曲有三绝:字清为一绝,腔纯为二绝,板正为三绝。”也将“字清”列为歌唱“三绝”之首。因此,民族声乐男高音演唱,要特别重视准确地表现歌词的情感,注意唱好字音、字调、字韵、字头、字腹、字尾、语气、语义、语意、语势等各种语言要素。歌曲中的衬字依附于歌词之后,本身并无明显字义或字意,但是它们同样可以表现歌曲情感。例如《乌苏里船歌》中的衬字“啊郎赫尼哪”“给根”等,都充分地表现出赫哲人幸福、自由、快乐、轻松、自得等情感。歌曲中的休止符就像书法和中国画中的“留白”一样,如同戏剧表演中的“停顿”一样,都可以收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奇特攻效,同样可以表现特殊的情感。例如,歌曲《團结就是力量》(牧虹词,卢肃曲)中,几乎每句后面都有一个一拍或半拍的休止符,听来是停顿了,实则更加有力。声乐表演是声乐艺术与美学的交叉学科,它研究的视野涵盖了声乐作品的歌词、旋律、伴奏、演唱、表演的全部,具体地说,就是声乐作品歌词的语言文学美,声乐作品的旋律美,作品演唱声腔技法的美,声乐伴奏对作品表达的辅助补充和烘托的美,声乐演员舞台表演动作的美等情感表现。
  总之,歌曲的情感表现是民族声乐男高音演唱与教学的生命与灵魂,也是“最高任务”与“最终目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情感表现的程度直接决定演唱的程度。
  参考文献
  [1]自汪流.艺术特征论[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1984:146.
  [2]彭吉象.艺术学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2:17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2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