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使投资市场规模、发展现状和政策建议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天使投资是我国中小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纵览国内外的文献资料,汇总相关数据,探究了我国天使投资市场的规模,并分析了当前我国天使投资市场实际发展现状与未来的发展趋势,并从政策层面给出了中国天使投资的发展建议。
  关键词:天使投资;市场规模;发展现状;政策建议
  一、中国天使投资市场规模
  伴随着天使投资的市场规模不断地拓展,市场主体形态持续变化。20世纪90年代后期,美国硅谷以及128号公路地区涌现出了数量庞大的天使团体,这不单可以显著提升天使投资效率,同时也能够为学者研究天使投资提供一定的数据采集渠道。
  我国天使投资市场有着一定的区域性特征,经济实力相对较强的地区投资通常会比较的密集。自从2008年以来,我国天使投资的案例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浙江、广东以及江苏等地区,来自这五个地区的总投资案例数量在总案例中的占比为78.8%,在总投资金额中的占比为87.0%。其中北京的天使投资金额共计18.4亿元,位居各个地区首位,广东以及上海地区分别为3.2亿元、4.1亿元。我国所成立的天使投资组织也大多分布在这些地区。所以,我们需要对上海、北京天使投资团体进行了电话调研,通过对各个组织中会员人数和披露可投资金额进行了全面的了解。消除了注册会员的研究机构、中介组织等非投资会员以后,有意愿投资的会员人数共计1000人,其中潜在的投资规模在50亿元-100亿元。除此之外,我们按照投中数据库的相关资料,统计了当前天使投资基金,这类基金现在管理资本额为80亿元左右。所以,我們能够估算出上海以及北京地区所有天使投资的市场规模大约为130亿元-180亿元,现在京沪天使投资市场的规模在全国占比为50%左右,所以,我们能够推断出我国天使投资的潜在规模大约在300亿元。
  二、中国天使投资发展现状
  我国天使投资形态可以分成三种主要的类型:第一,天使投资人,包括了创业成功企业家以及高净值富人,他们通过个人形式把富余资金完全投入到早期创业企业以及种子期创业企业中;第二,天使投资机构,包含了政府参股/主导的各种基金和完全市场化的机构、基金。例如上海大学生基金会所运作的天使投资基金以及徐小平真格基金等;第三,天使投资团体。包含了天使投资人所组织的创业沟通以及交流平台,例如深圳天使投资俱乐部以及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等组织。
  按照《中国天使投资市场发展报告》的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天使投资发展主要呈现出了下述特征:第一,投资行业高度集中,不管是从案例数量还是从投资金额上看,电信、互联网以及增值业务三大行业中的天使投资金额在总规模中的占比为80%。第二,投资区域高度集中,当前主要集中在广东、上海以及广东等地区。第三,投资主体趋于多元化,不仅有职业天使投资人,同时也有风险投资人,还有部分娱乐明星。除此之外,很多天使投资人组间投资团队。
  从未来的发展趋势上看,第一,投资的规模将会持续扩大,伴随着高净值群体规模以及资产规模的持续扩大,再加上国家以及地方性的鼓励政策相继出台,创投环境的不断优化,能够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更多高净值群体开始入驻天使投资行业;第二,投资区域不断分散,伴随着国家以及地方政府相关利好政策的持续出台,很多天使投资人开始将目标转移到了北上广之外的其他区域,东部沿海福建、江苏以及浙江等地区将会成为天使投资的未来主战场,湖北、重庆以及四川等内陆地区也会成为天使投资青睐的地区。第三,投资主体趋于机构化,受到个人精力、财力以及经验的约束,天使投资人投资的风险较大。所以,很多天使投资人开始成立投资基金,部分大型企业也将基金模式作为投资的主要参与模式,部分政府部门还专门出资创设天使投资基金。能够预见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投资主体将会趋向于机构化。
  三、推动天使投资发展的政策建议
  基层政府按照本地的实际情况,出资成立“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借此弥补社会天使投资本身所存在的市场失灵问题。政府资金不将盈利作为根本目标,主要为了充分发挥杠杆作用,有效引导天使投资机构实现集聚发展。从财政资金市场改革的背景下,建议引导资金依据专业化、国际化以及市场化的基本原则,使用参股基金模式实施投资运作。当前,政府引导资金主要是委托事业法人或者是国资平台操作,在市场化运作机制层面进一步探索与创新。
  首先,对市场化管理机制进行创新。利用公开招标的形式,委托满足条件的市场化天使投资机构为管理机构,具体负责筛选拟合作的天使投资机构,对机构实施尽职调查,拟定出相应的投资方案。
  其次,决策机制的创新。政府不成立相应的理事会负责引导基金出资决策,取消对市场的干预租用,任由受托机构自主决策。
  最后,考核机制的创新。政府在协议当中设定天使机构准入条件、收益分配、投资区域比例等相关内容。比如,从投入方式上看,天使投资引导基金的投资期限通常在8年以下,天使子基金的出资比例低于资本总额30%,同时低于1000万元,不能够成为实际控制人以及第一大出资人。从退出形式上看,五年内投资退出可以使用“成本+利息”的基本模式,五年以上投资退出按照市场化的形式加以确定。从考核指标上看,可以约定企业获得天使投资资金总额以及吸引罗湖的天使基金数量。
  参考文献:
  [1]王胜楠,龙子午.中国天使投资研究回顾与展望[J].呼伦贝尔学院学报,2018,26(01):59-62+45.
  [2]顾铭,牛华伟,苗苗.国内外天使投资研究:文献回顾与研究趋势展望[J].金融教育研究,2017,30(04):68-75.
  [3]王佳妮,刘曼红.天使投资的行为、组织与政策研究综述[J].经济问题探索,2014(11):168-177.
  作者简介:
  罗道文(1985.3-  ),男,四川安岳人,本科,研究实习员,研究方向:经济管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194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