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近代九江教会学校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天津条约》的签订使得九江成为了通商口岸,随后1867年传教士创办了埠阆小学,大批的教会学校涌入九江。九江教会学校虽然是一种特殊文化背景下的产物,它反映了外国文化对我国文化的冲击,但同时也引进了先进的教育目标、教育内容、教学方法等新的教育理念,对九江的教育近代化进程产生了一定的积极影响。
  关键词:教会学校;教育;九江
  随着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外国传教士蜂拥而入,足迹所至,遍布全国,尤以通商口岸为最。九江作为江西省的北大门,在沦为列强的通商口岸时,帝国主义在这里强占租界,控制海关。洋商和传教士大量涌入使九江成为殖民侵略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据点。由此建立了一大批的教会学校。教会学校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九江本土教育,对九江地区教育的近代化产生了一定影响。
  一、九江教会学校产生的原因
  九江教会学校是多种因素促成的产物,有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订立,外国教会取得了在中国自由传教的权利,也有天主教自身向外传教的的原因。
  (一)外部原因
  外国传道士通过各国列强与中国签署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开始在九江进行传道,并寓宗教于科学开始建立一系列的教会学校。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也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通过签署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中国开始逐步由封建社会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是近代九江历史开始剧变的年代。外国列强根据1858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签订的《天津条约》增辟长江沿岸的汉口、九江、南京和镇江为通商口岸,其中第十三条的明确规定:“天主教原以劝人行善为本。凡奉教之人,皆全获保佑身家,其会同礼拜诵经等事。凡按第八款备有盖印执照、安然入内地传教之人,地方官务必厚待保护。凡中国人欲信崇天主教而循规蹈矩者,毫无查禁,皆免惩治”① 。天主教,基督教借不平等条约的保护进入了中国各地,传教士九江作为长江流域的一个重要通商口岸被传教士所侵占。传教士们在这里传播基督教义,但在传教过程中发现他们西方宗教信仰与传统儒家文化存在严重的冲突,为了更好的传播教义,也为了培养更多的中国传教士,他们开始在九江兴办教会学校。于是手捧《圣经》的传教士们,由教堂转向课堂,并将这一政策视为拯救中国人“灵魂”、传播基督“福音”之捷径。
  (二)内部原因
  基督教会天主教会自身有对外扩张的需求,他们需要更多的教徒更多的人来信奉他们的上帝。中国众多人口和漫长的不信奉基督教的历史是他们想去中国传教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为什么去中国,原因之一是在哪辽阔的土地上,每个月都有一百万人在不信仰上帝的状态中死亡另一个理由是因为中国生活着三亿不信仰上帝的人。啊,兄弟姐妹们你们能想象或者不信仰上帝吗。”② 面对如此大的不信教的人口,传教士们都想去中国传教,去吸引更多的信教徒,这是基督教天主教自身向外扩张的属性所决定的。
  二、九江教会学校的发展概况
  九江教会学校在就将成为通商口岸后开始出现,主要是小学水平的教会学校居多。“从1865年开始,作为法国侵入内地的主要工具的天主教,在九江以及赣北、鄂东各地,先后设立了天主堂、仁善堂、医院、济世中学、济世小学等十余个教会团体和学校。继天主教之后而来的是基督教。从1867年起美国基督教的美以美会,内地会,卫理公会先后侵入九江,建立了以此为中心的赣北、鄂东教区管辖甘南堂、化善堂妇女传道部、同文中学、同文小学、儒励中学、儒励小学、医院、护士学校等20多个教会团体和学校”。③ 九江的的教会学校,由于传教士,教会团体的增多逐渐增加,地区的覆盖面也越来越大,对九江的教育影响也越来越大。
  1867年美国基督教美以美会传教士赫尔利、陶理在湓甫路创办九江近代第一家教会学校“埠阆小学。”“1873年美以美会办理九江‘半日女校’,1882年美以美会办理九江‘传道女校’,1908美以美会年办理三翘小学即翘志小学、翘材小学、翘秀小学。1910年美以美会办理翘德小学”。④ 一系列的教会学校的出现说明教会学校随着侵略的加深,教会学校的发展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1867年美国基督会创办的埠阆小学最初的有十几名的学生他们大多是九江教会的信徒子弟。学习的课程有圣经、天文、地理、论语、算数等。随着学生的增加逐渐改变了以前在教堂直接教学的方式,买了一栋民家大院,开始按年级授课,教育逐渐走向正规。1873年九江半日女校开办时,最初只有两名学生,经过十年的发展人数增加到50名学生。学生为初小四年,高小3年。课程到民国前达到十五课之多,但大多还是学习西方文化以及圣经。学生的学费免收,衣食也由校方提供,每人每月还有约半银元的零用钱。为了防止学生中途退学,学生需要和校方定公约,若学生中途退学,学生需要赔偿校方所给的费用。1882年创办的九江传道女校,是专门招收未婚女子和寡妇入校学习《圣经》,学习三个月后出去传教。以后,学校发展为专门为各牧区培养女传道人员的专门学校。”⑤ 从最初的综合类的小学,到半工半读的女子学校,再到最后的专门类职业学校,教会学校的一系列的变化,表示着它在适应中国的特殊国情,在不断完善不断成熟的过程。
  三、九江教会学校的教育状况及其模式
  教会学校虽然混杂了宗教的内容而不能完整准确地反映资本主义教育的面貌,但它的基本模式,包括培养目标、教育内容、教学方法,生源状况、教师状况都值得我们研究分析。
  (一)教会学校的培养目标
  教会学校的主要目标是培养教徒,使学生成为传教士的主要助手,使更多的人信奉上帝。一位主持教会学校的传教士曾这样谈论教会学校的目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学校成为某基督教的宣传工具,从这里将培养出具有教徒般的热情和信心的青年,在这个辽阔的帝国传播耶稣福音”。⑥ 教会学校从来就不是慈善事业,它的目标从来就是为了扩展教会势力,从而培植出一批中国籍的传教助手。但随着中国国情的变化,仅仅为培养传教助手的教会学校不能满足中国人民的需求,教会学校最终也不得部改變最初的目的,更加注重专门教育职业教育,使得学生更好的适应当时的社会需求。   (二)教会学校的教学内容
  早期为了培养传教士的教会学校,它的教学内容就必须以宗教课为主,但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只有宗教课的教会学校改变了它们单一的的教学内容,后期的教学内容十分丰富。除开设基本的宗教课程外,教会学校为了适应中国的需要还开设了经学课程和一些西文西艺等课程,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课程。“教会学校开设的课程有,算数、国文、道学、地理、历史、生物、天文、体操、音乐、英语等”。⑦ 教会学校丰富的教学内容吸引了更多学生,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国人的眼界,对外国的西文西艺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学生的全面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三)教会学校的教学方法
  教会学校引进了西方近代教育理论和方法,注重知识的接受规律。学校根据学生的程度和不同情况,实行分科、分班、分级教学,教学时讲究由近及远、由浅入深,由具体到抽象,循序浙进,逐步提高。“教会学校遵循热爱儿童、尊重儿童的原则,反对注入式,主张启发式教育。教育虽然要以教科书为蓝本,但还提倡以实物示予学生,引起和启发学生的兴趣”。⑧ 在教学方法上教会学校更加注重学生的自学,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反对之前的灌输式教育塾死记硬背、囫囵吞枣、模仿作习的学习方法。
  (四)教会学校的生源状况
  教会学校的学生一般都来自于贫苦家庭或者是教徒的子弟。“19世纪中叶,教会办的学校绝大部分是小学性质的走读学校和义学,规模很小,有的只有两、三个学生,多来自贫苦人家,有的还是收容的孤儿以致小乞丐”。⑨ 教会学校的生源单一,大部分都是一些没有生存能力的贫寒子弟,即使是这样教会学校的生源还是十分紧张,基本上还是招不到学生。
  (五)教会学校的教师状况
  教会学校的教师大多数都是传教士兼任的,大部分没有专门的教师。“教会学校的教师则由传教士或者他们的妻子担任”⑩ 教师的兼任状况使教会学校的教育质量得不到保证,以传教士为教师的学校更加注重培养传道助手。
  四、对九江教会学校的评价
  九江的教会学校是在特定历史下的产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九江教育现代化的进程,但是作为一种文化侵略的手段在一定程度进行着不同程度的文化渗透,以配合殖民主义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攻势在意识形态上奴役中国人民以达到长期统治中国的目的。面对九江教会学校的复杂性,我们应该一分为二的看待它。即要承认其侵略性也不能否认其进步意义。
  (一)消极作用
  这是因为“帝国资本主义要变中国为他们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就必然要利用富有欺骗性质的传教士作为他们的爪牙;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不但需要利用宗教统治本国人民,而且需要把这种统治方式向外延伸,绝不是传教士发什么“善心”所能改变的”。? 教会学校基本立于中国体系之外,它作为一种文化侵略手段旨在同化我们的思想,从思想上奴化人民,从而达到他长期统治的作用。
  (二)积极作用
  九江教会学校在历史上虽然是作为一种文化侵略的手段出现,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教会学校在进一步加快了九江教育近代化,弥补了九江公立学校的良莠不齐,发展缓慢等问题。解决了一部份贫苦人民的子女的教育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普及了教育。同时教会学校也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教育模式,推动了中国的教育革新,对中国的近代和中国近代社会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加快了九江近代教育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的速度。教会学校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西文化交流引进了西方近代科学让中国人进一步了解了西方文明。
  参考文献:
  [1]王铁崖.中外旧约汇编章[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2.
  [2]田正平.教会学校与中国教育近代化[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
  [3]陈荣华,何友良.九江通商口岸史略[M].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85 .
  [4]陈书平. 民国江西新教学校及其基督化人格培养研究[D]. 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04.
  [5]高时良.中国教会学校史[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4.
  [6]陈旭麓《陈旭麓学术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注释:
  ①王铁崖.中外旧约汇编章[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2: 97 .
  ②田正平.教会学校与中国教育近代化[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 25.
  ③陈荣华,何友良.九江通商口岸史略[M].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85 :19.
  ④陈书平. 民国江西新教学校及其基督化人格培养研究[D]. 江西师范大学,2004.
  ⑤陈书平. 民国江西新教学校及其基督化人格培养研究[D]. 江西师范大学,2004.
  ⑥田正平. 教会学校与中国教育近代化[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32.
  ⑦田正平.教會学校与中国教育近代化[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 109.
  ⑧田正平. 教会学校与中国教育近代化[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110.
  ⑨高时良.中国教会学校史[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4:57.
  ⑩高时良.中国教会学校史[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4:57.
  ?陈旭麓.陈旭麓学术文集[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339.
  作者简介:李艺(1991-),女,江西南昌人,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教育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62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