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古樟之下

作者:未知

     我是一棵年代悠久的樟树,学生们都叫我古樟。我在这所学校里见证了一届又一届学子的成长,迎接他们走来,又目送他们离去。
     小鸟在清晨搅了我清梦的下一秒,宿舍里的号角便吹了起来。整个宿舍陷入一种整齐的忙乱。不消多时,便有一群黑白红相间的中式校服往操场上涌去。我极目远眺,她每天都会来和我说上两句的——我在等她。
     高马尾十分精神,她出来得还算早。她路过我的身边,携着早晨温柔的阳光,清脆地唤声:“早上好”,便匆匆地跑向操场。
     做完操,学生们又一股脑地钻进了教学楼,校园里传出此起彼伏的琅琅书声,我被读书声吸引,猛地一惊,是下课铃。
     冲在最前面的一定是体训生吧?至少得是个短跑种子选手。有时枝头的鸟儿会被惊起,被卷进一场莫名其妙的短跑比赛。要不是我够结实,也许也会被他们带起的风连根拔起。
     她来的不太早也不算晚,身边总伴着三两好友,真不知大清早哪有那么多话要讲。
     食堂的饭菜香逐渐消散时,大概是早上八点。校园重新回归宁静。说实话,我挺喜欢这样的宁静,也喜欢宁静里夹杂的老师的授课声,还有学生的齐读与欢笑声。
     中午时,她如约而至,虽然我和她并没有约,但她每天中午都会来我这里,在绿荫下的小石凳上,有时带上一本书,有时与我聊聊天。
     艷阳高照的午后,早晨的场景重现,虽然多了几分悠闲,但脚下的速度并未减缓,毕竟那是走向梦想的速度。我凝望着一个个背影,凝望着他们走向诗和远方,走向光芒的那头。
     太阳斜斜地下滑,人影疏散,仿佛一张充满着暖色调的油画。小道上散落的几个身影,操场上零落的几个影子,还有依然坐在石凳上的高马尾女孩。
     她依旧是轻声地,仿佛在自言自语,有时是喜悦的语调,有时是低低的啜泣。开心无非是又拿到了好成绩之类的,不开心的原因则大致是考砸了、做错事了。我想安慰她,想告诉她没关系。也许是我心里的祈愿传入了她的耳朵,她离去的背影总是信心满满。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她大概早已进入梦乡,也许会梦见拿到心仪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欣喜若狂的自己吧。
   我不知道树是不是也会做梦,我依稀看到  她拿着录取通知书,给我留下一张字条——
     高中时代是我人生一条重要的分割线,将过去与未来相连。
   古樟树下穿梭的日子,是我宁静而生生不息的高中时代。
论文来源:《科教新报》 2019年1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85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