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不忘初心苦尽甘来

作者:未知

  前言:
  音乐人类学之实地考察是从人类学承续下来的基础工作和基本方法。它不仅仅是对音乐发生现场的记录和描述,而是一种以达到人与人之间交流为目的的现场工作,研究者是构成这一交流的媒介,在考察的同时也把自身作为研究对象的一部分,从而在互动中认识与阐释音乐文化现象。
  而音乐人类学长期专注于农村而忽略城市,主要研究民间乃至原始部落的音乐。但随着城市与城市化进程以及城市各族群日益受到现代西方音乐文化的影响,这一切都激励我们的领域开始全力以赴的研究城市环境。
  基于以上田野调查和城市人类学的各种资料积累下,展开了此次访谈和现场工作。新东西乐团,成立于1996年夏天。建团二十二年,广西最老牌的原创乐队之一。是目前公认的广西现场live演出领域里,风格最独特、最有观众缘、最具号召力的乐团之一。二十多年的各类live现场表演经历,民谣,流行,爵士,布鲁斯,R&B,拉丁,摇滚,音乐演奏类型丰富多样,舞台效果独树一帜。同时,拥有自己的音乐基地—新东西酒吧、live house、录音棚、音乐学校。
  2018年6月28日,笔者以南宁新东西乐队的创始人—罗春阳(以下简称罗氏)为考察对象,进行了一次两个小时的访谈以及其音乐酒吧的实地考察。本文运用民族音乐学参与观察方法,侧重考察了访谈者、被访谈者、听者三个方面,同时关注歌坛场地、运作、收入、周边环境等相关内容。了解采访对象、设计采访问题、选择考察手段是实地考察前的必要准备,而在每一次选择和设计背后,常带有学术理论和研究方法的支持。此次考察中,笔者综合运用了访谈、观察两种种手段,以期达到对新东西乐队长达22历史表演与运作行为的深入理解。本文主要以采访新东西乐队创始人及主唱—罗氏,从其发展概况、我的思考这两部分进行阐述。
  (一)发展概况
  新东西乐团,成立于1996年夏天。至今已有22年历史,在历史发展中主要和其当时的经济、社会、文化相关联。主要分为四个阶段:
  1、初始阶段
  据罗氏回忆,他于96年夏天开始着手准备乐队的成立。在此之前,93年刚刚毕业的他已经进入了有编制的公司工作,但因为音乐的喜好,辞职开始投入音乐行业。早年音乐演出行业的收入多是不稳定的,但单场的报酬较高,大概每场85元左右。人员的组合也都大多来自高校(如广西艺术学院),也有与罗氏一样的音乐爱好者,但甚少。不乏显示出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和认真。
  说到乐队名称的来源,罗氏娓娓道来:“很多人都会问道,新东西乐队的名称来源是因为东西书社吗,是否是想蹭蹭某人的名气?其实不然。”笔者认为暂新的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打开了一片新的天空,新东西由此而来。
  2、盛行阶段
  仿佛是打开了一个新的音乐世界,越来越多专业的,或者业余的乐队开始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原创音乐迎来了新的春天。罗氏脸上洋溢的是幸福开心的微笑,说道:“那真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那家伙,作为一个业余的音乐人,深切感到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还记得98年那会儿,第一届原创户外音乐会开展了,几乎每个乐队每人都可以拿到800-1000的报酬,当然不同乐队之间风格的对峙是非常令人激动和紧张的!”笔者感到一丝敬畏,从罗氏身上看到了他对于艺术价值的追求和对音乐的坚持。回忆起那时的我才垂髫时期,记忆中家里的客厅一个小盒子里总是装着流行的磁带,一卷一卷。
  在笔者印象中,97 、98 、99那几年是令人振奋的几年,香港澳门相继回归,流行音乐百花齐放。人民的娱乐生活方式更加多样化。在报纸媒体的曝光度下,许多原创乐队组织得到了大幅度的曝光,原创音乐的市场需求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
  3、低迷阶段
  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一样,原创音乐陷入了低迷时期。罗氏无奈的摸摸腿,陷入了沉思。03年后,南宁过度涌现的原创乐队,但市场却出现了供需不平衡的状态,无法继续支付高额的报酬给原创乐队;同时商家的选择更加多样化。之后大多乐队解散、转行,仅留下了几个乐队继续坚持创作。
  新东西乐队也在此时受到了重创,乐队到了入不敷出的状态,但罗氏依旧利用空余時间去赚钱,来维持乐队的运营和创作。坚持自己所热爱的原创音乐,创作符合大众所喜爱的、先锋的、潮流的音乐。
  4、保持阶段
  至今,乐队在罗氏的组织下,加入了一大批新鲜的血液。乐队主要以举办小型音乐会、酒吧表演以及商业性质的演出为主,音乐会的场地主要在桂声堂。同时,随着流行音乐的风格多样化,乐队所吸收的音乐元素逐渐多样化,但本质还是保持自己初心的风格。
  (二)我的思考
  此次田野调查主要以访谈者(吴宁华教授)、被访谈者(罗氏)以及旁观者(学生)三者为主。以局外人的角度去探求新东西乐队历史之发展过程,以局内人之角度去阐释其存在原因。
  以局外局外相结合的角度我对此次访谈所看见的是对音乐的一种追求和坚持,是对自己喜爱的音乐的探寻的自我价值的认同。所谓认同,“认同”一词来源于心理学。指体认与模仿他人或团体之态度行为,使其成为个人人格一个部分的心里历程,亦可解释为认可、赞同。“认同”这个词是心理学家埃里克·埃里克森在20世纪50年代的著作中提出并使其成为这个领域的专有词汇,从这之后“认同”问题就在欧美受到青睐,尤其是在美国这一发达的大国。由于民族音乐学带有跨学科的交叉特征,显现出边缘学科的本质。在民族音乐学的研究中,我们意识到社会发展的多元化,需涉及到相近学科的先进的理念与发展内涵,借鉴并运用到自己的领域,来进行自身的提升,充实民族音乐学的视野。虽然此次调查只进行了为期一天的采访,但在本次的微观个案中可以看出认同所对一个人产生的影响是具有长期性、稳固性的。其中间杂着社会利益的追求,但其本质主要还是建立在对个人自我认同的基础上,并逐渐影响到一小部分人。另外,其周边共生或非公生文化亦对其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音乐实践的主体—人,罗氏所表达出所带有南宁本地音乐文化的发展历程以及与文化多元碰撞的时代属性。我们如何去理解在历史中与当下认同的差异性或趋同性,其中涉及历史中与当下认同的转换,我主要分为以下两个原因
  1、社会发展变迁;这是属于客观原因。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不同新鲜的事物或多或少的影响着文化的发展与融合,文化转变的特性带着国家性、民族性、区域性以及个人性开始受到限制、或者追捧。新东西乐队成立到现在发展所表达出来的音乐态度,以及所呈现出来的民谣音乐文化都是带有社会属性的,更可以说是带着社会发展变迁印记的一个产品。
  2、个人审美转变;这是属于主观原因。主要来源于其创始人罗氏所受到的来自历史的与现代的音乐文化风格的影响,以及其本身的音乐审美所选择的。
  综上,笔者认为,随着社会历史进程的推进,在音乐多元化越来越普遍。音乐研究中,特别是音乐人类学中,更加需要细致的个案来对其进行描述与阐述,同时,要打开眼界,各种音乐都应统一对待,研究其存在的价值及发展过程,这应是音乐学者该做到的。
  作者简介:张承嘉(1995.2—),女,汉族,籍贯:重庆万州人,广西艺术学院,17级在读研究生,专业:音乐与舞蹈学,研究方向:民族音乐理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40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