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索溪峪去

作者:未知

  索溪峪又名索溪,因溪水如绳索而得名,有独特的地质地貌和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其“山奇、水秀、桥险、洞幽”的特点使索溪峪成为武陵源风景名胜区中的一颗明珠。这么优美的旅游胜地,为什么有人说它“野”,又有人说它“不野”呢?
  索溪峪的“野”
  曹敬庄
  走进张家界索溪峪,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字:“野”。
  山是野的。索溪峪的山,是天然的美,是野性的美。这种美,是一种惊险的美:幾十丈高的断壁悬崖拔地而起,半边悬空的巨石在山风中摇摇晃晃,使人望而生畏。什么“一线天”,什么“百丈峡”,听着名就让人胆战。这种美,是一种磅礴的美:不是一峰独秀,也不是三五峰呼应,而是峰峦起伏、绵亘蜿蜒,“十里画廊”“西海峰林”,令人浩气长舒。这种美,是一种随心所欲、不拘一格的美:或直插云天,或横拦绿水,旁逸斜出,崛起巍巍“斜山”;相对相依,宛如“热恋情人”;亭亭玉立,则好似“窈窕淑女”。
  水是野的。索溪像一个从深山中蹦跳而出的野孩子,一会儿绕着山奔跑,一会儿撅着屁股,赌着气又自个儿闹去了。它尤其爱跟山路哥哥闹着玩:一会儿手牵手,并肩同行;一会儿横铲一脚,将山路拦腰截断。山路哥哥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它请树木大叔帮忙,几棵大树往索溪身上一搭,反从它身上跨过去了。山路哥哥还找石头弟弟帮忙,几块巨石一垫,山路便化成一条虚线,一跳一跳地从水中过去了。山路还有更巧妙的办法,它在河床上垫一排大卵石,从水底下一个猛子扎过去。这样的“路”,还可以过汽车——汽车吼叫着,车身摇晃着,卵石挤碰着,水花四溅,我们的心也怦怦直跳……平生没走过这么“野”的路!
  山上的动物当然更是“野”性十足了。那些大大小小的猴子,在我们头上的树枝间跳来跳去,亲热的劲头难以言状。当我们一行人中的一位年轻女同志从树下经过时,一只猴子竟恶作剧地撒起尿来,吓得这位女同胞惊叫一声,慌忙逃走了。而那个调皮的家伙,却快活地叫着,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
  在这样的山水间行走,我们也渐渐变得“野”了起来。城里戴眼镜的姑娘,一边攀缘,一边大嚼着煮熟的玉米棒;年过花甲的老人,在石块间蹦来跳去,温习着儿时的功课。遇上突然横在面前的山溪,一队人手提皮鞋、丝袜,踩着乱石,从齐膝的水中蹚过去……满山的嘻嘻哈哈,满溪的亲亲热热。人们,在这山水中返璞归真了。
  索溪峪不“野”
  李浩然
  今天,我在语文课上学习了一篇课文——《索溪峪的“野”》。由此,我想到暑假去索溪峪旅游的经历,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索溪峪真的“野”吗?
  那时正值旅游旺季,索溪峪的每个景点的缆车、客车都需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一大早,我们就赶到了天门山缆车等待区。看着那黑压压的人群,蜿蜒盘旋的长队,再加上骄阳当头,大家心里难免有些急。突然,我们后面的旅游团有两人踩着护栏翻杆而过,从队伍最后插进了我们的团队。他们就如同两枚炸弹,使我们的队伍一下子乱了套,指责声、谩骂声轰然而起。有几个性急的还和他们吵了起来,甚至差点动了手。后来经过双方导游的调解,事情虽然和平解决了,但是游客的游兴也随之一落千丈。
  第二天,我们在迷魂台游玩。大家正沉浸在优美的景色中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哎呀,真讨厌!”我扭头望去,在不远处的树杈上竟然被游客挂上了饮料瓶,引得蚊虫乱飞。“真扫兴!”又有游客低声说道。这是棵千年古松,如同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挑着这个饮料瓶展示给我们看,好像在说:“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现代文明!”我气极了,跑过去想把它扯下来。可是,我太矮了,跳起来也够不着。这时,爸爸过来把我抱起来举过头顶,我这才取下了这被人丢弃的“文明”。我们的举动引来了围观游客的掌声,还有游客给我们父女拍了照。我们用行动对松树爷爷做了承诺。
  后来,我往这只空瓶子里装了几颗小石子,一路走,一路摇,倒也好玩。几个同行的小朋友见了,也纷纷捡来矿泉水瓶,效仿我做了别致的摇铃。就这样,我们一直把这些垃圾摇下了山,扔进了垃圾箱。
  真巧,一个月后的今天,我从课本上又重温了索溪峪的美。不过,与个别游客相比,我觉得索溪峪还不算“野”。
  (作者系山东昌乐县乔官镇北展小学学生,指导老师:李康清)
  对比点评
  《索溪峪的“野”》主要讲了张家界索溪峪的山、水、野物及人的特点。作者选取独特的视角,描绘了张家界索溪峪独特的美景,突出了山野,水野,动物野,游人野,抒发了自己畅游大自然时愉快的心情及对祖国山川的热爱之情。
  既然“野”是索溪峪突出的特点,是索溪峪美的象征,那为什么李浩然同学又说索溪峪不“野”呢?习作标题中表否定意义的“不”字,犹如重磅炸弹一般,给了读者轰然一击,激发了读者的阅读兴趣。行文过程中,小作者重点选取了旅游途中见到的两个不文明现象进行描写,折射出索溪峪的美遭到了破坏,自然也就谈不上“野”了,引人深思。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84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