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6个樱花Cerasus spp.品种在华南地区嫁接引种试验初探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Study on Introduction of 6 Northern Cerasus spp. Varieties by Grafting in South China
   摘要:以华南乡土樱花钟花樱桃Cerasus campanulata为砧木,选取关山C.serrulata ‘Kanzan’、普贤象C.serrulata ‘Albo-rosea’、八重红彼岸C.×subhirtella ‘Yaebeni-higan’、八重红枝垂C.spachiana‘Plena Rosea’、红手毬C.serrulata ‘Benitemari’和东锦C.serrulata ‘Azuma-nishiki’6个北方樱花品种进行嫁接试验。结果表明:1)八重红枝垂和八重红彼岸跟钟花樱桃嫁接愈合能力极差,死亡率极高;2)6个北方品种生长势弱,病虫害严重。普贤象等这6个北方樱花品种在华南地区表现非常不佳,种植和应用需谨慎。
   关键词:樱花;引种;嫁接;成活率;亲和性
   中图分类号:S68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9)02-0069-04
   收稿日期:2019-02-12
   翠芦莉在得能湖公园的应用
   Abstract: In this paper, six northern Cerasus spp. varieties, such as C. serrulata ’Kanzan’, C. serrulata ‘Albo-rosea’, C.×subhirtella ‘Yaebeni-higan’, C. spachiana ‘Plena Rosea’, C. serrulata ‘Benitemari’ and C. serrulata ‘Azuma-nishiki’, were grafted on C. campanulata which is native in Southern China.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C.×subhirtella ‘Yaebeni-higan’ and C. spachiana ‘Plena Rosea’ had high mortality rate, for poor healing ability with C. campanulata. Moreover, all of the varieties grew weakly and had serious diseases. The low survival rate and bad growth performance showed that these six varieties grow very poorly in southern China and their cultivation and application need to be cautious.
   Key words: Cerasus spp.; Introduction; Grafting; Survival rate; Affinity
   68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櫻花Cerasus spp.是指蔷薇科Rosaceae樱属植物的通称,是世界著名的早春木本花卉,其树姿洒脱飘逸,花色丰富,花期整齐,具有观赏性强、园林应用形式广泛[1]、附加价值高等特点,不仅可用于园林绿化,还能用于制作众多衍生产品,开发前景广阔。
   我国野生樱花资源丰富,有50余种,占世界野生樱花种类的1/3[2],但已开发利用的仅有少数几个种,如钟花樱桃C.campanulata、高盆樱桃C.cerasoides、迎春樱桃C.discoidea等[3]。近年来,国内掀起樱花观赏热潮,樱花的引种栽培倍受关注,樱花园、樱花观赏基地不断增多,但所栽培种多为适宜北方种植的日本品种。湿热的华南地区现有樱花主要为钟花樱桃,过于单一的品种难以满足华南市场对樱花品种多样化的需求。通过对现有适生樱花资源进行选育和新品种创制等方式,难以在短期内满足市场需求,而引种筛选可在较短时间内缓和供需矛盾,但在引种过程中,多存在如下问题:1)不重视针对推广种植区的气候环境来选择恰当砧木繁育苗木;2)缺少引种驯化培育和区域性栽培试验,导致引种品种无花可赏、病虫害严重、大量死亡等现象发生,尤其在夏季高温高湿的华南地区表现更为严峻。广州、从化多地早在2000年,从山东等地区大量引种种植关山C.serrulata ‘Kanzan’、染井吉野C.×yedoensis ‘Yedoensis’等北方品种,死亡率>90%[4]。造成这种引种苗大量死亡的原因有:砧木不适应华南地区的气候(因为引种的是嫁接成苗,砧木采用的是北方当地品种);或接穗不适应华南地区的气候。因此,本研究排除砧木因素的影响,以华南乡土树种钟花樱桃为砧木,选择6个常见北方观赏樱花品种进行引种嫁接试验,调查观测其生长表现,以期为北方樱花品种在华南地区引种提供参考。
   1 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地概况
   本试验设在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城郊街西和村天适樱花悠乐园内,地处低纬度地带,属亚热带季风气候,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年平均气温19.5°C~21.64°C,日极端气温记录为38.1°C和–7°C。年平均雨量1800~2200mm,年平均相对湿度为79%。四季气候为春季冷暖多变,阴湿多雨,偶有“倒春寒”天气;夏季以晴热天气为主,时有大风和暴雨;秋季气爽少雨,常遇干旱和“寒露风”;冬季多晴天,气候干燥,常有霜冻。
   1.2 试验材料
   供试砧木为一年生钟花樱桃实生苗。供试品种6个,分别是关山、普贤象C.serrulata ‘Albo-rosea’、八重红彼岸C.×subhirtella ‘Yaebeni-higan’、八重红枝垂C.spachiana ‘Plena Rosea’、红手毬C.serrulata ‘Benitemari’和东锦C.serrulata ‘Azuma-nishiki’,其中关山、普贤象、八重红彼岸和八重红枝垂接穗均采自广州天适集团山东基地,红手毬和东锦接穗采自武汉东湖磨山管理处樱花园。选择生长健壮、无病虫害、腋芽饱满、处于休眠期的一年生枝条作接穗。    1.3 试验方法
   本试验嫁接于2017年1月2日开始,1月8日结束。采用切接法。各品种嫁接数量详见表1。
   1)接穗。将所选枝条切成长约2~3cm、带1~2个芽的枝段作为接穗。自着生芽相应芽稍下方削一平直光滑的平切面,内切深度以削去韧皮部、露出木质部为宜,再于其另一侧下端成45°削成短斜面。接穗与砧木应随切随接,以防削口失水过多,影响愈合。
   2)切接。在砧木离地面5~6cm位置,用枝剪剪断,保持截面平滑,用嫁接刀从切口近垂枝方向沿形成层稍偏内切入,比接穗长切面切口稍深。将削好的接穗嵌插入砧木切口,芽朝内,使接穗切口与砧木切口吻合,形成层对齐并紧密接触,再用嫁接膜将砧木与接穗包严包实。其中腋芽仅用一层嫁接膜包被,防止因包被层数过多致腋芽不能撑破嫁接膜,从而无法生长,最终死亡。
   3)后期管理。水分管理直接影响嫁接成活率,定期对苗木进行观察,保证水分满足生长需要。当嫁接苗接口处的嫁接膜限制接口生长时,及时解除嫁接膜。待嫁接苗长至高约30cm时,立木棍支撑以防被风吹倒导致接口处断裂。定期抹除砧木上的萌蘖。于2018年5月薄施有机肥和复合肥。于2017年5月10日(即嫁接后122天)、2017年10月19日(即嫁接后281天)、2018年1月27日(即嫁接后384天)分别对6个品种成活情况进行统计,并于2018年1月27日从各品种中分别随机抽取30株苗进行株高和接口径统计。于2018年1月28日分别从嫁接成活的各个品种中挑选长势最好的30株苗进行定植栽培,栽植密度为2m×1.5m,于2018年4月5日统一在株高1.2m处进行定杆处理。于2018年8月17日(即定杆后132天)对定杆植株的死亡率、接口径和抽梢情况及生长表现进行调查统计,并于2019年1月25日(即定杆后290天)再次统计死亡率。
   2 结果与分析
   由三次统计的6个品种嫁接后成活情况(表1)可得,各品种的嫁接成活率不同,且均随时间的推移而降低。截至2018年1月27日(即嫁接后384天),东锦的成活率最高,为60.89%;其次是红手毬,成活率为56.25%;关山的成活率为53.39%;普贤象的成活率为52.60%;八重红彼岸的成活率为33.62%;八重红枝垂的成活率最低,仅为23.16%。调查发现,八重红彼岸和八重红枝垂嫁接愈合情况远差于其它各个品种,这也是导致八重红枝垂和八重红彼岸成活率低的主要原因。各个品种的生长情况不一,其中平均株高和平均接口径均以八重红彼岸最高,达212.34cm和2.06cm;其次為关山,达207.11cm和2.05cm;而红手毬最低,分别为164.03cm和1.72cm。
   从定杆后4个月各品种生长情况(表2)可见,八重红彼岸的死亡率最高,为41.33%,其次为八重红枝垂,为23.33%。后续调查发现八重红彼岸和八重红枝垂即使在嫁接2年后,嫁接口依然愈合不好,这是导致八重红彼岸和八重红枝垂出现高死亡率的主要原因。各个品种的平均接口径相差不大,其中以八重红枝垂最大,为2.87cm;而红手毬最小,为2.50cm。各个品种抽梢数和抽梢长度均不理想,并且表现差异大:东锦的单株平均抽梢个数为7.74,而关山的单株平均抽梢个数仅为0.95;普贤象的平均抽梢长度最长,为24.79cm,而关山的平均抽梢长度最短,仅为7.89cm。
   调查发现,关山等6个品种生长势弱,均有不同程度的褐斑病和穿孔病发生,尤其在夏季高温季节,有的品种或出现叶片变黄、稀少、丛枝现象,或出现顶芽枯死现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6个樱花品种均有不同程度的死亡现象发生(表3),其中八重红枝垂死亡最多,死亡率由2018年8月17日(即定杆后132天)的23.3%上升到2019年1月25日(即定杆后290天)的46.67%。调查发现死亡率与嫁接口愈合情况密切相关。
   3 结论与讨论
   樱属植物种或品种间可嫁接,但成活率不同,这与砧木和接穗之间的亲和力密切相关[5]。一般认为,嫁接亲和力与植物间的亲缘关系极为密切,亲缘关系近的亲和力强,亲缘关系远的亲和力弱[6]。钟花樱桃属钟花樱种系,原产于我国广东、福建等地[7],关山和普贤象属山樱系园艺栽培品种,东锦和红手毬属江户系园艺栽培品种,而八重红彼岸、八重红枝垂为江户彼岸系园艺栽培品种[8~9]。本试验中江户系的东锦和红手毬的嫁接成活率最高,山樱系的关山和普贤象的嫁接成活率次之,而江户彼岸系的八重红彼岸和八重红枝垂的嫁接成活率最低,该结果表明砧木钟花樱桃与江户系的亲缘关系最近,而与江户彼岸系的亲缘关系最远。但值得注意的是,本试验研究中各个樱花品种的嫁接成活率最高的仅为60.89%(截至2018年1月27日),这也侧面反映了这6个品种与钟花樱桃的亲缘关系均较远。
   各个樱花品种的生长表现不尽相同,随着试验时间的推进均有不同程度的死亡情况发生。同时,存活的各个品种苗木均生长缓慢,抽枝能力弱或极弱,顶芽枯死,并伴有多种病虫害发生。分析其原因是从化属亚热带气候,夏天为高温高湿天气,本试验的6个北方樱花品种在从化不能顺利越夏,从而导致生长不良和病虫害发生严重,乃至大量死亡。
   此外,由于本试验时间短,未能观察到各个品种的开花情况,因此,后续还需要对各个品种存活植株的开花情况进行观测记录,详细记录各个品种的开花时间、花量、花色、花型、花期和花径大小等。
   樱花因其非常高的观赏价值而广受国内外人民的喜爱,但樱花引种栽植一定不能盲目跟风,特别是在夏季高温高湿但冬季冷量不够的华南地区,樱花引种栽培一定要试验先行。
   参考文献:
   [1]陈雨婷.樱花品种分类及园林应用研究[D].南京:南京林业大学,2016.
   [2] LI CHAOLUAN, BRUCE BARTHOLOMEW. Cerasus in Flora of China 9 [M]. Beijing:Science Press, 2003:404-420.
   [3]王贤荣,黄国富.中国樱花类植物资源及其开发利用[J].林业科技开发,
   2015,15(6):3-5.
   [4]叶超宏,陈家艳,胡晓敏,等.广东适生樱花及其园林应用[J].广东园林,2014,36(5):59-61.
   [5]何爱华,孙李勇,王贤荣.樱属植物嫁接繁殖技术概述[J].江苏林业科技,2018,45(3):43-45.
   [6]聂超仁,段庆明,张凯,等.‘关山’樱花高接换种技术研究[J].湖北林业科技,2016,45(4):36.
   [7]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中国植物志:第38卷[M].北京:科学出版社,1986.
   [8]大場秀章,川崎哲也,田中秀明.新日本の桜[M].東京:山と溪谷社,2007.[9]王青华,柳新红,徐梁.中国主要栽培樱花品种图鉴[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5530.htm

服务推荐